踏入新加坡 就是一份大师级的见面礼

澎湃新闻09-06 10:16 跟贴 3 条

一踏入新加坡,就是一份大师级的见面礼。樟宜国际机场一号航站楼外的“宝石”(The Jewel,星耀樟宜)在盎然绿意和潋滟水光中闪闪生辉。这是加拿大籍以色列裔建筑师莫瑟·萨夫迪在岛国的最新作品,今年4月份开张,彼时,新加坡自己人都蜂拥而至。圆滚滚的‘宝石“内,有个全球最高的40米室内瀑布,通往各个机场航站楼的列车在“人造的森林”里穿梭,画面十分超现实。设计师说,他的灵感来自科幻电影《阿凡达》。莫瑟·萨夫迪更广为人知的代表作是位于滨海湾的金沙酒店,酒店和城市融为一体的无边际泳池,早已经成了打卡胜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星耀樟宜 本文图除署名外均为 叶孝忠 摄

擅长驯化大自然的新加坡,总能将人工和自然巧妙地结合于一体。
来新加坡旅行,就自然不能错过岛上各处大师级的精彩作品。自2008年开始举办世界建筑节以来,新加坡已经有三个建筑项目获得年度建筑大奖,2012年和2015年的世界建筑得主是滨海湾花园和公寓大楼Interlace(翠城新景),2018年的得主是本地建筑师Woha为新加坡老年人口提出的住房方案——海军部村庄。这个独特的住宅小区集养老、医疗、休闲于一体,到处种满了Woha签名式的绿意,通过设计让年长者的生活更便利和丰富。

获得世界建筑奖的本地公共住宅,为人口老龄化而设计的海军部村庄。

建筑是用石头和钢铁所书写的历史。市中心的殖民行政区,各种雄伟的英式建筑挤眉弄眼,原大法院、圣安德烈大教堂、亚洲文明博物馆和邮政总局等,这些傲立百年的建筑,是英殖统治者为这座远东繁华都城所设立的地标。如今,老建筑们完成了原有使命,行政机构迁移后,就都被改造成美术馆、餐饮娱乐设施等。
任职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莱佛士于1819年登陆新加坡,随即和当地的马来统治者签订条约,取得了在新加坡开发商港的权利。后来,他逐渐意识到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将新加坡设为自由港,吸引了外地商人前来经商,为新加坡作为中转贸易站的角色奠定了基础,同时也间接塑造了新加坡多民族和文化的特色。
东印度公司于1824年向当地苏丹买下了新加坡,开始大刀阔斧地规划这座城市。目前,新加坡的城市规划依旧能看出两百年前的设计。在当时的规划中,新加坡河的南岸被设为商业区,现在依旧是新加坡的金融区,耸立了各大银行及企业的总部。河畔老仓库和店屋,则经过细心的保留和修复,进驻了餐厅和酒吧,现在已经成了著名的休闲娱乐场所驳船码头。在过去,这些仓库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商品农产。
这些商住两用的店屋,在东南亚、台湾及广东都能轻易见到,据说这是源自荷兰的设计。因为过去政府是以房子的门面面积来征税的,因此店屋的设计面窄进深。
新加坡的店屋大多建造于20世纪初期,主要集中于市区内的三个历史族群保留区,如牛车水、甘榜格南和小印度。

20世纪初建造的商住两用店屋,源自荷兰的设计。

脱离英国殖民统治,结束了短命的马来亚合并阶段,新加坡于1965宣布独立,百废待举的城国开始发展金融业。
上世纪70年代初,新加坡的企业开始向海外著名建筑师征集建设大楼总部方案。1976年落成的华侨银行大厦,矗立于新加坡河畔,楼高近200米,曾经是东南亚的最高楼。大厦设计带有70年代流行的粗野主义风格,当地人戏称它为计算机,那是已故著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的作品。贝聿铭还设计了个像玉米一样的政府大厦莱佛士广场,这栋结合购物、办公及酒店的综合大楼,多年占有“全球最高酒店”的头衔。

贝聿铭早期设计的作品华侨银行

距离华侨银行几步之遥的大华银行,有着冷静的风格,大楼建筑底层为八角形,寓意美好,楼高280米,多年来是新加坡最高楼,在2016年才被丹绒巴葛中心所取代,建筑师丹下健三还设计了新加坡的室内体育馆,以及规划了南洋理工大学校园。
值得一提的是,华侨银行大厦底层设有新加坡唯一的“地下回教堂”,回教堂的原址离大华银行大厦不远。当时,大华集团准备发展这个地区,经过协商,回教堂和华侨银行换得了大厦底层的空间,并建成了能容纳800名信徒的回教堂。建筑大堂和周围也摆设了不少世界级的街头雕塑作品,包括超现实主义大师达利的《向牛顿致敬》和波特罗·费尔南多象征和平的《肥鸟》。

手头宽裕了,人们更愿意为设计买单。房地产是大财主,自然有钱聘请明星建筑师设计公寓,以明星效应刺激销售。叫的出名字的建筑界过江猛龙们,都先后在新加坡留下了作品。擅长于“伤痕建筑”的丹尼尔·里伯斯金,算是明星建筑师们的先驱,他于2011年设计的映水苑,矗立于南部的吉宝海滨,几栋高低交错的公寓楼,如一扇扇开往未来的风帆,曲线条的设计,让每个房型都能拥有不同的视角。

已故著名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将她温柔的流线条,让d’Leedon公寓楼打破了阳刚的天际线。为安缦度假村设计了不少经典酒店的凯利·希尔,早在1970年代就在新加坡成立设计事务所,他认为,热带的阳光不应该是建筑的天敌,而是应该被邀请的对象,他所设计的楼盘Martin 38号把度假的心情融入日常生活中,曾经获得不少设计奖项。

英国建筑师赫斯维克位于乌节路上豪华公寓Eden,灵感显而易见来自新加坡政府提倡的“花园中的城市”愿景,亮点是种满了热带植物的阳台。他也是上海世博英国展厅的设计师。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内的明星大楼The Hive,被当地人戏称为“小笼包”和“点心楼”,也出自他的手笔。

英国建筑师赫斯维克设计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内的明星大楼The Hive,被当地人戏称为“小笼包”和“点心楼”。

在众多大师级的公寓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无疑是张曼玉前男友奥雷·舍人所设计翠城新景(Interlace)。这栋公寓的造型十分独特,并非一般的摩天大楼,而是以31栋各长70米6层楼高的楼房,以积木的形式和特定的角度堆叠起来,据说,这能添加住户之间的私密性,同时不受阳光的直接照射,促进空气的流动之余,也能让房子拥有不同的采光,住户窗外的风景也会更为多元化。这栋有趣的怪建筑曾获得2015年世界建筑节的年度建筑大奖。

翠城新景

一向致力于向世界靠拢的新加坡,国民从小就被灌输要有“国际化的眼光”,也因如此,新加坡建筑的本土风格并不强烈。
不过或许,所谓的本土风格,更应该摆脱表面直接的象征意义,放在新加坡作为大都会所面对的问题并积极给予答案的脉络中来审视。
这几年,环保、绿化及更符合热带生活和气候的建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并受到政府的鼓励。国家公园局也设立了“花园城市基金”,用来建设公园的垂直绿化项目,其中的资金来自开发商、非政府机构和私人赞助等。
人口密集,土地资源缺稀,导致新加坡“向上发展”。植入垂直绿化和空中庭院的元素,无疑让钢骨水泥建筑看起来更赏心悦目,同时它们也是环保的装置,能减低室内温度。到新加坡旅行的游客无不对建筑内外大量的绿化留下深刻印象。现如今,空中花园庭院、垂直绿化、集水设施等,都已经成了不少建筑的标配。从商业高楼、政府组屋、机场到公共建筑,甚至厕所、车站、高架桥等,你都能找到空中绿化的足迹。


滨海盛景 图片来源 archdaily

位于市中心金融区的滨海盛景(Marina One),是集办公楼、公寓和商场的综合项目,乍一看似乎没什么特别,一旦走进,如同进入森林。大楼中心最昂贵的地段,让位给一个巨大的公园,精心种植了各种热带植物。从鸟瞰的角度,整个滨海盛景如同梯田,层层叠叠的绿意,覆盖了商务区原本的“冰凉感”。园里小路曲径通幽,让人如同置身于丛林,偶尔听见水声,闻到花香,还有蝶影翻飞,这一切都在德国建筑师Christoph Ingenhoven的设计之中,园内的瀑布制造了置身于丛林中的错觉,园艺师选择的都是希望能吸引昆虫前来的花木,而整个滨海盛景种植的植物多达16万株,品种共有350种,再过一段时间,这里的树木会更茁壮,也将更有野趣。

原标题:新加坡花园城市建筑巡礼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