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堇年:写作之外的斜杠人生 我想做个探险家

subtitle 网易声音图书馆09-04 16:40 跟贴 157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网易声音图书馆对话七堇年

本期人声重磅推出声图第七期vlog,畅销小说作者七堇年做客本期节目。在平凡的碎片之中找寻情感的共鸣,在静态的写作之外探寻动态的人生。人生如路,须在荒凉中走出繁华的风景,听七堇年讲述,青春的光与影。

动听的声音有温度,声图也将继续为大家带来有温度的vlog,通过“人声”听见人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初见七堇年,非若脑海里一度刻画的温婉文艺青年女作家形象,即便踩着高跟鞋,裙摆飘扬,温和地对每一个人微笑着说谢谢,你依然能从她健康的肤色、笔挺的腰板和溢着阳光的眼神中看出特别。

正如她在《灯下尘》里写道的:“亲爱的,穿着高跟鞋走好每一步,你才能知道换上跑鞋的时候,要去哪里。”因此,当她语调欢扬地说出自己对滑翔伞、潜水和探险的热爱时,只觉得恰如其分,并不意外。

七堇年,一位可爱的“斜杠青年”,一位用“青春”书写“青春”的作家。

“青春”,一个在某些角度中备受争议,又在某些认知中难离泛滥的话题。

塞涅卡说:“青春不是人生的一段时期,而是心灵的一种状况。”也许我们仍需要有一群人,去思考青春,在一切幼稚与成熟、美好与伤痛中,将成长抽丝剥茧,给青春以宽容。

七堇年善于书写关于成长故事,于细腻雕琢的文字中展现一切或朴素或复杂的感情,笔触轻盈,内容深重。人民日报曾评论她道:“七堇年,80后中罕有的严肃文学派作者,后安妮宝贝时代的代表作家。其文风成熟稳健,阒静通透,充满灵性且艺术感极强。在她看来任何艺术形式的终极追求都是表达内在外在的美,由此反对以词藻堆砌为由批判年轻作者的表达。”

所谓“青春文学”的标签,于七堇年而言并非是一种负担,而或许是一份幸运。她将此看做人类无可厚非的一种认知方式。也许我们都习惯于把一个事物先概念化和分类,但青春有千姿百态的面貌和经历,无法一言概之,仍值得我们的思考与探寻。

所以今天,让我们与七堇年相遇,去探寻生活的多样性,去拥抱正值年轻的心灵。

访谈实录

声图君:可以谈谈您的青春吗?

七堇年:就挺普通吧,和大家一样,就上学,也会遇到工作,也会有和家庭的烦恼,恰好可能是这种平凡和共通性让我有更多的一些共鸣吧,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很美好的,因为人往往是在最年少的时候收获最真诚的友谊。

声图君:您眼中青春最好的样子是怎样的呢?

七堇年:尽兴所为吧,这个挺奢侈的,因为大部分孩子可能有很多无奈的作业要做,有很多困惑的问题,但是我觉得年轻可能还是在于一个心态吧,然后现在抱着一个很青春的心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声图君:请问您对“斜杠青年”这一类人群的理解和定义是怎样的?

七堇年:我觉得现在还是一个蛮个性化的时代,更鼓励大家在自己的主业之外有越来越多的爱好和追求,我觉得但凡听说一个人是“斜杠青年”,你多少会对他更有一些兴趣,会觉得他是非常有趣的人,我身边有不少这样的朋友,我自己也非常致力于成为一个“斜杠青年”,就是说我们短暂的一生当中融合更多的体验和爱好吧,我觉得这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应该有的追求。

声图君:请问您觉得年轻人应该去追求怎样的一种生活方式?

七堇年:这个其实我觉得看个人吧,我其实不赞成有某一种生活方式被大家所鼓励,或者被大家觉得你应该这样,因为这个完全是因人而异的,我觉得这个听从你自己内心的。如果你想过一个内向的朴素的生活,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我希望能看到生活的多样性吧,各种各样的职业,各种各样的选择,我觉得这才是让这个世界有趣的地方。

声图君:那您在“斜杠青年”这样的标签下做过的尝试有什么?

七堇年:其实我可能和一般的新代作家不太一样吧,我喜欢运动,非常喜欢羽毛球、探险、滑翔伞、潜水......其实非常想做一个探险者,写作是职业的很大一部分,但是我觉得只是单纯的做一个静态的人生,困在书房的话,我觉得是很局限的,所以其实很希望自己是个运动员吧。

声图君:您能谈谈自己对青春文学的看法吗?

七堇年:其实,可能因为自己写东西比较早,所以青春文学应该是一个早就打上的标签和烙印。其实我发现可能同行都很反感标签,都很不愿意被归类为是什么,后来想这是人类的认知方式,我们都是把一个事物先概念化,先分类,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格式化,一个认知的对象,所以我觉得无可厚非。

但是自己会明白,其实我写的不局限于所谓的青春文学这个东西。其实我和我们这一批,我当时那一批80后的作者其实现在差不多,大家写的都是零零碎碎吧,其实是在渐渐接近中年人的生活了,所以青春是个我们经历过的一个状态,它有千姿百态的面貌和经历,就不太好一言以概之,而且大家写的东西其实不太一样,可能是个阶段性的现象概括,但是其实如果你想要讨论谁的作品,作者还是要具体例子具体分析吧。

我觉得它是现象级的涌现,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幸运与契机吧,就是借这样一个机会被读者所熟悉,鼓励更多读者自己去创作。

声图君:那在您创作这么多作品里面,您觉得自己最喜欢的或者说最有代表性的东西是什么?

七堇年:我自己比较喜欢《平生欢》吧,是几年前的一个作品,但是它是一个有很亲近,比较有代表性的地方,算是个人这个比较喜欢的地方。

声图君:最近有很多书改成影视剧,您目前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七堇年:《平生欢》的影视版权已经在发了,我自己也在参与剧本,这是一个学习过程,还有新书《晚风枕酒》的网剧的剧本在开发。我觉得这当然是个好事,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我的作品,反正这个东西不是绝对的,而且也有不少影视作品的改编超越了原著,而且影视化的语言、电影语言与文字语言是不同的载体,所传达的东西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我更尊重文字由我架构,导演再创造,演员再创造。对我来说,我还蛮佛系地看待这个事情,有也很好,没有也无所谓。

声图君:请问您有没有想过做一个人生的转型?

七堇年:有时候也会想吧,就是,因为写作是个非常灵活的职业,它不影响我做任何事情,有时候大不了就是进度放慢一点。其实我觉得这是很幸运的,说转型的话,有的人可能转行做生意,或者做老师。多多少少可能会回归写作吧。对我来说,我确实很想做探险家,但是那是另外一部分生活。但写作就是一大部分,它环伴终生。

声图君:之后有什么题材可能想尝试的,会是探险这一块吗?

七堇年:对对对,我真的会写一个关于探险的一部,因为我发现这个真的完全是空白,一部户外探险的小说。因为有悬疑,还有涉及作案的那种类型,但是我发现也有散文,或者游记,关于探险,但是真正的我觉得这个类型的小说,它算是一个空白吧。但是上一部作品《无梦之境》算是一个悬测小说。悬是悬念的悬,测是测试的测,大概就是指的是一个架托在乌托邦类型的世界下面去想象怎么样的事情会发生。对,这也是一些尝试,可能就是你习惯某一种look,但是某天你换了一身可能不适应,我觉得没有关系。我很敬重的一个作家说,一个好的作家不仅要敢于写好的作品,也要敢于写失败的作品。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机会。

声图君:如果让您给年轻人推荐三本书的话,你会选择什么?

七堇年:我应该会推荐史铁生老师的作品《我与地坛》。然后是我最近在读的《我的探险生涯》上下两册,是一个一百多年前的瑞典探险家写的,叫斯文·赫定。另外的话,其实我很推荐叶嘉莹先生讲中国诗词的所有作品,那是一个很长的系列,还有课程的。我真的觉得读叶嘉莹先生讲中国诗词的那种,就不仅是获得对诗词的理解,更多的是对人生观的那种滋润和拓展。

欢迎搜索小程序及新浪官方微博“网易声音图书馆”

或订阅网易云音乐电台

用声音给视障孩子以视觉想象

让更多人听到你的声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