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霍克尼展的华丽与缺乏思考,AI艺术模棱两可

澎湃新闻09-04 10:04

正在北京展出的“大卫·霍克尼:大水花”以100余件作品呈现大卫·霍克尼的艺术生涯,从展品上看可谓华丽至极,但在策展上却缺乏思考;北京现代汽车文化中心的“撒谎的索菲亚,嘲讽的艾莉克莎”则重在探索人工智能的话题,但大部分作品没有明确涉及机器类人和人工智能仆从在艺术层面的多义性和哲学思考,呈现出一种貌合神离的特殊观感。

大卫·霍克尼:大水花

展期:2019年8月30日-2020年1月5日

地点:北京木木艺术社区

票价:220元

点评:以一场与英国泰特美术馆合作的在世艺术家累积拍卖市场价格最高的重磅作品收藏展,来揭幕位于北京皇城根下、故宫旁全新开放的艺术社区,可谓名利双收,也是赚足眼球的网红级别当代艺术机构的惯性套路。美中不足的是,缺乏逻辑而零散分布的霍克尼泰特馆藏似乎没有在展厅新址得到足够专业的空间规划和策展选品,牵强植入的中国古代书画展品给人一种时空穿越的荒谬之感,霍克尼与中国的“对话”显得华丽商业而缺乏思考深度。相比之下,二层展厅里循环播放的BBC霍克尼纪录片具有不俗的研究水准,或许能为前来打卡拍照的观众们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评星:三星半

8月29日,当今最具影响力、最受欢迎的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David Hockney)以一朵激荡的“大水花”宣告,本年度木木美术馆兴建隆福寺改造全新钱粮胡同分馆的重磅展览。“大卫·霍克尼:大水花”由木木美术馆与英国泰特联合主办,是艺术家在中国首个大型展览。展览以100余件作品呈现大卫·霍克尼从20世纪50年代持续至今的充满创造力和探索精神的艺术生涯:如他对于将现实风景二维化的图像再现;焦点透视的观察;以及最近对于数字技术媒介的实验。

展览选择了霍克尼具有标志性的“泳池”系列作为主推的展出作品。该展延续了2017年泰特美术馆霍克尼回顾展的主视觉元素——大水花。那次回顾展创下47.8万观众买票参观的纪录(打破达明·赫斯特2012年在泰特现代美术馆创下的46.3万观众纪录),成为泰特美术馆最受欢迎的在世艺术家个展。展览随后于法国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巡回展出。此次展出的作品包括泰特美术馆的珍贵馆藏,也是大卫·霍克尼标志性的系列性杰作,如《更大的水花》、《我的父母》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展览现场《更大的水花》

霍克尼1937年出生于英国布拉德福德,1961年,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举办的“当代青年”(Young Contemporary)艺术展中,霍克尼的作品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并一举成名。至此以后,他就一直深受的世界欢迎,也一直吸引着批评家和公众广泛的注意力,热度延续至今。

上世纪60至70年代,霍克尼以平日所见的人物和熟悉的地方为主题进行创作,一台35毫米宾得相机辅助创作,让他更专注于作品在表现光影、人物、空间与景深等方面的自然感。与此同时,他仍将素描视为精确观察周围世界的媒介。

1964年,为了追求阳光、海水和躁动的美式生活,霍克尼前往洛杉矶圣莫尼卡。在那里,当红的艺术新星霍克尼拜访友人、与其他艺术家交流、参观服装秀、充满激情的作画、毫无节制的饮酒、狂欢……对着沃霍尔的采访镜头,霍克尼说:“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当个艺术家。”这些作品在本次展览第三部分“洛杉矶”中得到充分体现,石版画《放水进泳池,圣莫尼卡》《由线条、蜡笔着色和两种蓝色波浪组成的水,没有绿色》并置,虽分属不同年代,却展现出霍克尼眼中的“泳池”印象。

大卫·霍克尼,《放水进泳池,圣莫尼卡》

时至今日,81岁的他仍充满好奇心与创作热情,并不断带给观者惊喜。照相机、打印机、手机和iPad都可以成为他的创作工具,足见这位老人的开放的创作思维和接纳的心态。

展览现场

令人遗憾的是,木木美术馆这场与英国泰特美术馆合作的在世艺术家累积拍卖市场价格最高的重磅作品收藏展,缺乏逻辑而零散分布的霍克尼泰特馆藏似乎没有在展厅新址得到足够专业的空间规划和策展选品,牵强植入的中国古代书画展品给人一种时空穿越的荒谬感。(从展览本身来说,并未清晰阐述霍克尼从中国古代书画中所得到的启发。)霍克尼与中国的“对话”显得华丽商业而缺乏思考深度。

相比之下,二层展厅里循环播放的BBC霍克尼纪录片具有不俗的研究水准,或许能为前来打卡拍照的观众们答疑解惑,指点迷津。

撒谎的索菲亚,嘲讽的艾莉克莎

展期:2019年7月12日-2019年10月21日

地点:北京 现代汽车文化中心

票价:免费

点评:代表机器生命的两个当代隐喻“索菲亚(Sophia)” 与“艾莉克莎(Alexa)”并没有如策展人形容的那样,以生动的文本及声音“对话”形式贯穿展览。展览大部分作品没有明确涉及机器类人和人工智能仆从在艺术层面的多义性和哲学思考,因此呈现出一种貌合神离的观感。

评星:三星

这一探索人工智能与机器类人的一场高科技艺术展“撒谎的索菲亚,嘲讽的艾莉克莎”呈现16位国际艺术家的12件作品。

展览现场

在《撒谎的索菲亚和嘲讽的艾莉克莎》中,“索菲亚”(Sophia)与“艾莉克莎”(Alexa)分别为两个角色,化身成AI程序(GPT-2模型)所生成的文本及声音,以三层“对话”的形式呈现在导览手册上,意在讲述AI这个内含重重悖论、指向未来多种可能的课题;展览还邀请艺术家与研究者,透过多元化的视角,探讨AI对全球技术政治洗牌、资源和地质改造、量化感情的荒诞、用真人训练“人性”算法的黑色劳动和AI 的媒介化包装等议题。

被授予沙特国籍的机器人“索菲亚”是一个具有高度拟真容貌、机敏回复能力,甚至懂外交的行走于我们之间的类人,也被阐释为媒体和技术企业共同撰写的“暧昧骗局”;艾莉克莎则是拥有机器外形、存活于私家角落的“仆从”,曾被报道发出“可怖笑声”,而这样的笑声象征AI“黑盒”的不透明性和具有潜在窥伺与不可控的一面。他们共同处于一种不明朗的、或真或假处境,正如在安德烈·塔科夫斯基的《潜行者》里“区”的概念。令人感到唏嘘的是,“索菲亚”和“艾莉克莎”两个机器类人符号的存在感略显微弱,如果观众不仔细阅读此次展览的导览手册,可能会完全注意不到两者对展览作品的犀利而幽默的AI评论。两个当代隐喻“索菲亚(Sophia)” 与“艾莉克莎(Alexa)”并没有如策展人形容的那样,以生动的文本及声音“对话”形式贯穿展览。然而,展览大部分作品没有明确涉及机器类人和人工智能仆从在艺术层面的多义性和哲学思考,因此呈现出一种貌合神离的特殊观感。

展览作品

在展厅中不停喷吐纸张的打印机,恰恰是作品《爱丽丝和鲍勃》的一部分。这是由艺术家安娜·瑞德尔和数字艺术家达莉娅·叶罗勒克一起创作的装置,原理在于用物理学论文训练神经网络,发现相同语言在不同学科语境中的解释空间,从而写出永不重复的“情书”。另一件与之相似、也不停喷吐纸条的机器是拉比特姐妹的作品《数据油田:快闪流量税和黑客运动》。这是一件基于互联网的艺术装置,也是一个大数据时代的批判工具,由一群在推特上刷流量的社交机器人和线下装置产生互动。

由此可见,当人工智能已经不再是一个纯粹的科幻概念时,当基础科学的发展不断扩展我们认知的边界时,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一切。尽管AI已经普遍运用于芯片、处理器、数据收集与分析层面,形成全球技术竞争的新前线,对普通人来说,它依然不可知、模棱两可,是艺术家在大众媒体的信息包裹里最好讲也最难讲的故事。

作者:Naomi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