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用嘴呼吸,真的会变丑吗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9-03 17:58 跟贴 832 条

前段时间网上有一种特别火的一根手指鉴别美女的方法。像这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

食指连接下巴和鼻子,食指碰不到嘴唇,那就是美女。

其实,它测的就是你的鼻子够不够挺、嘴巴有没有外凸以及有没有下巴后缩。

其实,长期口呼吸就可能会让我们凸嘴,下巴后缩,像土拨鼠一样越来越丑。

有些姑娘不惜花十几万去整形医院,削骨、填充、换脸。

却不知道,整得再完美,长期张着嘴巴呼吸,也可能让我们变成门牙外凸、没有下巴、随时在咆哮的土拨鼠!

用嘴呼吸真会改变你的脸型

最早发现用嘴呼吸的危害的,是来自日本的科学家,而且是在猫身上发现的[1]。

堵住猫的气道,猫缓缓露出了目光呆滞、嘴唇半开的呆萌表情,但下巴的咬肌等肌肉活动明显减少[1]。

我们人也一样。长期用嘴呼吸,会对脸型的发育产生影响[2, 3, 4]。

这种影响对发育期的儿童和青少年尤其明显,长时间嘴呼吸会改变呼吸模式,我们舌骨、牙齿位置也会发生改变,甚至可能变成大长脸[3, 5]。

但用嘴呼吸和脸型发育两者之间,绝不是简单的、必然的因果关系。

首先,我们在出厂时,基因会设定好一个脸型[6],相当于打基础。

再加上后天因素,才决定了你的脸型最后是升级版,还是低配版[7]。

总之,我们的脸型是综合因素影响的结果。

今天,我们主要聊的是张嘴呼吸(后天因素),会如何改变我们的脸。

呼吸间无形的脸型杀手

首先,看看你有没有类似的症状:

1、嘴巴一直闭不上(配合呆滞的眼神,想想还有点萌)

2、上排牙齿有龅牙

3、下巴后缩,而且下巴的平面和水平面的角度很大

4、凸嘴看着像原始人:

为什么口呼吸会让我们变成这样?

口呼吸改变脸型的过程可以说是"毒"物细无声,尤其是对儿童和青少年的影响更明显。

首先,我们最直观看到的就是嘴唇外翻。

长期的用嘴呼吸的人,嘴唇肯定是没办法自然闭合的,而且嘴唇附近的肌肉都是松弛,跟小时候比,嘴唇变得很厚。

然后是鼻子。

原本我们正常的呼吸方式,气流经过鼻子。

你现在强行让它改道,鼻腔就慢慢用进废退了嘛,鼻子内侧没有气流力量支撑,鼻腔变窄、鼻孔变小,甚至通气功能都会减弱。

就像一条路走的人少了,慢慢地就长满野草,变得越来越窄了。

接着,就是口腔了。

我们用鼻子呼吸的时候,口腔里是很少有气通过的。

来,先用舌头舔舔上颚前侧,有没有感觉硬硬的,还有血管分布?

那就是我们的上硬腭。

你再张嘴呼吸。气流进我们嘴里,会一直冲击上硬腭,时间一长,它就拱起来了。

让你想到了什么?没错,猿人的大凸嘴。

再到我们口腔里的岗哨——牙齿。

平时我们用鼻子呼吸的时候,舌头是自然顶住上颚的,更重要的是顶住了我们嘴唇和两颊的肌肉。

但你用嘴呼吸,舌头就得给气流让出通道,只能下垂。

嘴唇和两颊肌肉失去了舌头的支撑,就会不断压迫我们的上排牙齿,挤压变窄:

最后的结果,就是“牙擦苏”咯:

长期用嘴呼吸,甚至会直接影响骨骼的发育。

前面我们已经讲过,张嘴呼吸,突然要进来一大波气流,还有一个大舌头耷拉在下巴上,下巴会突然“压力山大”。

这时候,我们人类的本性就暴露了,有压力就想偷懒,就会不断地退缩,慢慢下巴缩到就不见了。

所以,长期张嘴呼吸,可能会让我们变成一种上牙往前突、下巴往后长的大长脸[2]。

长期用嘴呼吸可能是种病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出现口呼吸呢?

其实,用嘴呼吸原本是我们身体的一种自然的反射性为[2]。

毕竟嘴巴的通道要比鼻子大,比如你运动或者焦虑喘不上气,或者鼻塞的时候,嘴巴都会来临时搭把手。

更重要的!长时间用嘴呼吸,可能不止是习惯的问题,还可能提示着某些疾病。

一般来说,病因主要有下面四种[9, 10]:

感觉鼻子堵了或者喉咙有东西

其实是上呼吸道出现堵塞,腺样体、扁桃体肥大、鼻炎等等,都会迫使你张嘴呼吸[11, 12]。

有些病人切掉腺样体、扁桃体之后,呼吸方式会恢复正常,脸型也慢慢长回来了[10, 11]。

但这并不适用于所有患者,如果你真的有这样的症状,你要仔细咨询医生,详细地做检查。

牙齿歪歪扭扭各种畸形

牙齿畸形和用嘴呼吸其实是互为因果的,因为很难确定最早的病因是哪个[13]。

而且,受影响的主要是小孩,成年人的牙齿和骨骼畸形,跟张嘴呼吸之间没啥关系[14]。

好消息是,成年人通过矫正牙齿,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变凸嘴:

③打呼噜打到一半突然没声儿了

这在医学上叫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确实是一种病!有这种情况的朋友一定要尽早就医。

基因遗传等决定的“大长脸”

这个没辙啦,只有整形手术一条路。

所以,如果你有长期用嘴呼吸的习惯,最好及时检查诊断口呼吸的病因,越是早期的治疗越是有效[13, 10]。

有时候为了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可能需要耳鼻喉科、口腔正畸科的医生共同参与,甚至还需要风湿免疫科医生的意见。[13]。

如果你在医院检查后并没有前面提到的那些病,医生告诉你,你只是习惯性用嘴呼吸,不要慌!

咱们也有专门针对你们的治疗方式[15]。

专家们强调通过患者自己习惯的养成,来达到肌肉功能治疗的目的[15]。需要掌握好以下两个tips哦:

第一,给我闭嘴。

在呼吸时,尽量下意识地将双唇轻闭,这有利于对唇部肌肉的塑形[15]。

第二,做上颚的舔狗。

别误会啊,是舌头,在你不用的时候,强制它往上舔上颚[15]。

希望大家能掌握好这两个小技巧,慢慢的控寄自己,告别用嘴巴呼吸的坏习惯~

在文末,这里还有一个小福利,送给最近还没时间去医院专门检查又担心自己有口呼吸问题的朋友哦~

日本学者Masahiro等人制作了一个简易的口呼吸筛查问卷[16],大家可以通过这个评分来检测一下,你是不是也有口呼吸的问题呢?

参考文献:

[1] O. T, I. Y, K.T.J.A.j.o. orthodontics, i.c.s. dentofacial orthopedics : official publication of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Orthodontists, t.A.B.o. Orthodontics, Inhibition of masseteric electromyographic activity during oral respiration, 113 (1998) 518-525.

[2] 严冬, 车.J. 北京口腔医学, 口呼吸对颅面生长发育影响的研究进展, 24 (2016) 113-115.

[3] C.-R. A, C.-D. ME, D.-R.A.J.J.d. pediatria, Breathing mode influence on craniofacial development and head posture, 94 (2018) 123-130.

[4] 杨凯, 曾祥龙, 俞.J. 中华口腔医学杂志, 口呼吸与鼻呼吸儿童颅面形态差异的研究, 37 (2002) 385-387.

[5] Y. K, Z. X, Y.M.J.Z.k.q.y.x.z.z.Z.k.y.z.C.j.o. stomatology, A study on the difference of craniofacial morphology between oral and nasal breathing children, 37 (2002) 385-387.

[6] C. A, N.-F. P, M.-V. GA, R. AGC, D. B, S. AM, S. F, O. MA, R. AS, T. EC, L. SC, A. MC, M. MAN, R. FL, A. LAA, C. DJD, S. R, A. LS, V. AR, K.E.J.A.o.o. biology, Genetic variants in ACTN3 and MYO1H are associated with sagittal and vertical craniofacial skeletal patterns, 97 (2019) 85-90.

[7] B. I, P.P.J. HNO, [Effect of breathing mode and nose ventilation on growth of the facial bones], 44 (1996) 229-234.

[8] B. AP, G. ZC, V.M.J.B.j.o. otorhinolaryngology, A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outh breathing and facial morphological pattern, 73 (2007) 500-505.

[9] M.J.J.T.A. orthodontist, Hypoplasia of the middle third of the face -a morphological study, 46 (1976) 260-267.

[10] Z.-W. L, F. CM, L.-A.S.J.E.j.o. orthodontics, Changes in dentofacial morphology after adeno-/tonsillectomy in young children with obstructive sleep apnoea--a 5-year follow-up study, 28 (2006) 319-326.

[11] C. PB, S. E, R. MA, S. CI, R.J.J.J.d. pediatria, Assessment of the body posture of mouth-breathing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87 (2011) 357-363.

[12] L.N.J.L.O. francaise, [Nasal obstruction and mouth breathing: the ENT's point of view], 84 (2013) 185-190.

[13] Z. AM, A. F, N. P, R. A, D. M, M. A, M.G.J.E.j.o.p. dentistry, Oral breathing and dental malocclusions, 10 (2009) 59-64.

[14] R. RC, R. NJ, R. NJ, Y. HK, P.S.J.P.i. orthodontics, Dentofacial characteristics of oral breathers in different ages: a retrospective case-control study, 16 (2015) 23.

[15] K. D, M. M, P. N, Effect of orthodontic management and orofacial muscle training protocols on the correction of myofunctional and myoskeletal problems in developing denti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rthodontics & craniofacial research, 21 (2018) 202-215

[16] S. M, S. S, K. H, A. K, A.M.J.B.o. health, Proposal for a screening questionnaire for detecting habitual mouth breathing, based on a mouth-breathing habit score, 18 (2018) 216.

作者:张芮豪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