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勇者:马其顿—波斯战争中的海军较量

subtitle 冷炮历史08-29 14:04 跟贴 4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公元前334年,当马其顿国王的亚历山大选择出征波斯时,他并没有任何海上经验。父亲菲利普二世只留下很小的舰队规模,并顺带赐予了更多即将到期的债务。而马其顿军队即将面对的波斯,却是当时世界上的最强海军拥有者。以至于在战争的前期阶段,亚历山大都需要为海岸与补给线的控制权而忧心忡忡。

1混沌的初期尝试

战争之初 马其顿依靠希腊盟友维持海军规模

战争爆发之初,亚历山大咬牙维持着有160艘三列桨战舰组成的舰队。主要由科林斯同盟的各希腊城市提供,包括前海上强国雅典的20战舰分队。至于建造成本,也由各自城邦自行负担。此外,在渡过赫勒斯滂海峡时,马其顿人还使用了大量的运输船只。这同样是一笔价格不菲的花费。

由于马其顿军队的发兵准备时间很短,所以并没有遭到任何波斯海军的截击。直到赢得格拉尼科斯河战役后,波斯人的战争机器才开始完全动员起来。除了规模庞大的陆军,他们还在腓尼基、塞浦路斯和乞里西亚沿海集结舰队。由于控制诸多有深厚航海传统的区域,波斯舰队的总数可以达到300-400之间。只是由于部署分散和地域矛盾,已经很难被真正捏合为一个战场上的整体。

马其顿人的船比大部分希腊城市的要小

在公元前334年夏的米利都湾,首批波斯海军与亚历山大的希腊同盟舰队遭遇。双方的实力大致相当,以至于任何一方都没敢主动发起进攻。亚历山大的舰队只需要保证沿海的水源地不被占领,并协防陆军对希腊城市米利都展开围攻。波斯人则外围坐视米利都被慢慢攻克,最后为了补给而撤到数英里外的麦卡勒。结果,亚历山大对海军的作用产生误判。为了省去每月100-250塔伦的维护费用,解散全部的160艘战舰。只保留20艘雅典战舰和一些马其顿人原有的小型船只。其中前者还是出于政治胁迫目的,基本上不承担主要的军事职责。

这个决策无疑是并不明智的。在这年秋季的哈利卡纳苏斯围攻战中,缺少海军支持的恶果马上显现出来。由于无法施行海上封锁,哈利卡纳苏斯的港口成为接收补给与援军的最大通道。米利都城下的速胜,在这里演变为漫长的消耗作战。虽然波斯人依然是出动了部分海军力量,却已经让只有陆军的马其顿人打的异常吃力。不少守军在城破后从海上撤退,成为可以继续威胁东征行动的有生力量。

哈利卡纳苏斯城抵抗了9个月之久

负责在小亚细亚地区作战的雇佣军统帅门农,是海战经验丰富的罗德岛人。在亚历山大正式解散舰队后,他就打算充分利用这个弱点,从海煽动和资助希腊地区叛乱。由于马其顿人在海上自废武功,所以门农几乎是在不受阻拦的执行既定步骤。波斯海军先后占据了爱琴海上的开俄斯岛和科斯岛,并博得了殖民萨摩斯岛的雅典人支持。虽然有个别岛屿不愿协助波斯,但也只能以小邦之力硬抗数万希腊佣兵。加之马其顿军队无力增援,最后还是要开门投降。

门农的进展神速,让已经深入小亚细亚内陆的亚历山大无法再无动于衷。依靠洗劫和征收来的资金,亚历山大开始指派赫格罗科斯和安佛特洛斯去重组马其顿海军。他们带着刚到手的500塔伦预算重新招募舰队,在公元前333年的春季便初露端倪。其中,赫格罗科斯负责看守赫勒斯滂海峡,保护欧亚大陆之间的交通补给线。安佛特洛斯负责反攻爱琴海上的群岛,断绝波斯海军与希腊反对派的勾兑企图。至于留守马其顿本土的安提帕特,也从亚历山大那里拿到了600塔伦组建自己的舰队。

海上安全一度让身处内陆的亚历山大不安

2把握机遇

亚历山大被迫改变决定 重组海军力量

随着1100塔伦的预算被迅速烧完,马其顿海军开始在爱琴海地区向门农的扩张发起挑战。波斯海军则忙于围攻垂死抵抗的米提利尼,大量兵力和时间都受到了牵制。同时,波斯国王大流士三世已决心以陆战解决亚历山大。他命令门农将麾下的大部分希腊雇佣军交给侄子齐蒙达斯率领,返回亚洲去准备后来的伊苏斯之战。舰队也护送部队而瞬间减少了200艘船只。

到公元前333年的6月,门农本人也在米提利尼城下病逝。临终前,他把舰队指挥权交给了另一名外甥法纳巴佐斯掌管,后者也不得不放弃对米提利尼的围攻。由于赫格罗科斯已经巩固了对赫勒斯滂海峡的控制,所以波斯海军也很难再轻易威胁东征军的补给线。至此,马其顿人的海上劣势得以磨平,但关于海权的争夺却远未结束。

波斯海军转而寻求同斯巴达人合作

几乎在同一时间,由10艘船组成的分遣队被派往西佛诺斯,以便建立与斯巴达国王阿基斯三世的同盟关系。当时的斯巴达已经从霸权宝座上完全跌落,却因为不受其他希腊城市的待见而暂时独善其身。尽管他们不属于马其顿为首的科林斯同盟,却希望能够拿回对大部分希腊地区的话语权。斯巴达人的加入,也让一度已经濒临中止的波斯海军战略得以起死回生。

虽然波斯人的先遣队被马其顿舰队伏击,但依然有2艘船在完成任务后向主力赴命。法纳巴佐斯把大部分战船都安排在列斯波斯岛和米提利尼港,随时威胁有马其顿驻军的米利都。同时,留守在哈利卡纳苏斯卫城内的雇佣兵也再次杀出,夺回了对城市的控制。斯巴达使节便顺利前往亚洲会见大流士三世,准备对马其顿势力发起同步攻击。然而,随着伊苏斯战败的消息传来,以上谋划中的大部分事情都已显得不再重要。波斯人不仅损失了大量希腊佣兵,还再次将巨额战争资金落入敌手。这些事情反过来也成功限制了海军的进一步行动。

波斯陆军在伊苏斯的失败 也消耗了海军兵力

无可奈何的法纳巴佐斯,只能先交给斯巴达国王以30塔伦军费和10艘战舰。自己率领12艘战舰坐镇开俄斯岛,并让副将奥托弗拉达特斯率领其他75艘战舰防御哈利卡纳苏斯,等待王室的进一步指令。此时,爱琴海域的波斯舰队仍有大约100多艘规模。但伊苏斯会战的结果,还是让很多腓尼基和塞浦路斯城市都将部队召回。至于从埃及赶来的分队,也因为雇佣兵的损失而近乎自动瓦解。

于是,整个爱琴海地区的天秤开始发生逆转。赫格罗科斯和安佛特洛斯现在集结起160艘战舰,相继收复了列斯波斯岛、开俄斯岛和科斯岛。米利都的安全得到保障,哈利卡纳苏斯港的控制权也自动回到马其顿军队手中。至于接受联合的斯巴达国王,却因为援助金额不足而苦于无法及时招募更多部队。

马其顿阵营的舰队逐步反攻各爱琴海岛屿

3 全面反攻

马其顿军队的胜利 又为自己争取到更多海军同盟

一直到此时为止,许多波斯境内的非希腊舰队都处于出工不出力状态。无论是黎凡特沿海的腓尼基人,还是岛上的塞浦路斯居民,都在之前遭到过波斯大王的疯狂镇压。由于自身缺乏航海积淀,所以波斯军队主要依靠希腊人为其作战。有的偏师甚至完全由希腊佣兵和战船组成。这也让腓尼基与塞浦路斯地区都时刻处于观望状态。

当伊苏斯战役的尘埃落定,许多腓尼基城市就瞬间倒向了亚历山大。其中就有曾遭到波斯镇压军屠杀的西顿。但实力最强的提尔还是选择了坚决抵抗。亚历山大的军队花了整整9个月时间,才终于将此前无人拿下的岛屿城市占领。期间,不仅有其他的腓尼基舰队赶来援助,整个塞浦路斯岛也瞬间跳反。加上慢慢接受亚历山大统治的希腊城市出兵,完成了对提尔的海上封锁。

腓尼基与塞浦路斯舰队帮助亚历山大攻克提尔

此时,马其顿海军除了原有的160多艘舰船外,还一口气又增加了240艘亚洲战舰。各类大型的海上攻城塔被建造出来,协同填海造陆的陆军一起杀入提尔。波斯海军的威胁,也基本降到了最低水平。

最终,马其顿人海陆并进,直抵埃及的尼罗河三角洲地区。由于原有的驻军已经损失殆尽,也长期遭到波斯镇压的埃及人便选择投诚。至此,波斯海军的全部本土基地都落入亚历山大之手。一个曾经的世界头号海军强国,如今已几乎没有舰队存在。当年由门农一手组建的海水力量,现在只剩下8000名佣兵和少量舰船。他们从伊苏斯战役中死里逃生,赶往斯巴达投入阿格斯三世麾下。在公元前331年春天,正是他们协同斯巴达人控制了克里特岛,并准备在伯罗奔尼撒地区掀起反马其顿战争。

兵力不足的斯巴达人 也得到了波斯海军的残部支持

针对这个最新情况,亚历山大命令安佛特洛斯率领160战舰的大舰队从提尔出发,支援留守本土的安提帕特。无论来自什么族群,很多战舰在前一年还在波斯人效力,现在又成为马其顿海军的组成部分。加上亚历山大以释放人质舰队为手段,继续稳住雅典不与自己的世仇联合,波斯舰队的残余空间便越来越少。当克里特岛被亲马其顿派夺回后,剩余的希望就全部寄托在陆战上了。

公元前330年春季,波斯海军的最后残部都走上了梅格洛波利斯战场。他们和阿基斯三世的晚期斯巴达士兵站在一起,迎接几乎两倍于自己的马其顿-希腊联军。讽刺的是,被安提帕特用于雇佣部队的资金,不少是原本会提供给对手扩军备战的。波斯人的慌不择路,也让自己选择了全希腊都不待见的斯巴达。马其顿王国则瞬间从征服者化身为反抗暴政的保护人。最终,安提帕特将从海上赶来的敌人全部歼灭。

马其顿陆军的不断获胜 也从侧面削弱着波斯海军

此时的波斯陆军,也已经在前一年的高加米拉战役中遭到惨败。也就是说无论斯巴达人表现如何,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挽救整个历史进程。虽然亚历山大在海军问题上犯过大错,却一直用自己的坚毅和勇气加以抵消。每当他的陆军向前推进,波斯对手的神经就会变的更为脆弱。随之而来的一系列失败部署,最终成就了亚历山大的伟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