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日落:阿卡围攻战与十字军东征的彻底结束

subtitle 冷炮历史08-14 17:23 跟贴 29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291年,当西方的基督教王国们正忙于各自的争斗时,十字军国家在东方最后的重要据点阿卡城最终沦陷。这标志着地中海东岸十字军诸国的血腥日落。

1.黑云压城

今天依然是不错港口的阿卡城

在十字军国家的最后岁月里,随着圣战理想的衰退和教皇权威被质疑,圣地的沿海城市也逐渐丧失了军事活力。1244年,耶路撒冷王国失去了其国号的来源--耶路撒冷城。后来其国王将首都迁移到了塞浦路斯岛上,以便回避复杂的政治斗争和穆斯林大军的侵袭。其他两个十字军国家也是情况微妙。好在阿卡城等港口的商业依旧十分繁荣,可以吸引意大利商业共和国的关注。

根据阿卡城内权贵的盘算,自己已失去主动进攻能力,对于马穆鲁克已经不是主要威胁。所以穆斯林强权只会向自己索要更多的土地和财物的,而不会真的摧毁十字军在亚洲的最后据点。因为马穆路克苏丹国也十分依赖和意大利航海共和国的贸易关系。但如果依赖如此一厢情愿的计划,只能证明此时的十字军国家已经过于衰败。事实上,他们依旧被开罗宫廷视为蒙古帝国的潜在盟友,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存。而且阿卡城所在的沿海地区虽然领土狭小,但是因为频繁的贸易往来而非常富裕,足以让人垂涎三尺。

萎缩最快的耶路撒冷王国 反而存活更久

1289年,当壮志雄心的马穆鲁克苏丹拿下了的黎波里城后,仅存的阿卡才开始警惕起来。城中的一则风流韵事则加重了紧张的气氛。一个法兰克的富家小姐和穆斯林私通,结果被丈夫捉奸在床。结果,奸夫的同伴和丈夫的朋友打成一片,穆斯林们大都被打死打伤。

于是,兼任耶路撒冷与塞浦路斯国王的亨利二世开始向着西方同胞求救。但是根据意大利商人带来的消息,马穆鲁克大致能预料到他们无暇东顾。此时爱德华一世统治下的英格兰王国刚刚收服威尔士,正在与苏格兰进行边境冲突。由于晚祷起义而爆发战争,法国、阿拉贡王国正陷入与西西里王国的矛盾。何况马穆鲁克苏丹已经与阿拉贡王国签订了条约。如果十字军王国打破了和马穆鲁克的和平协议,那么阿拉贡王国就不会发兵支援。中欧的匈牙利王国对于遥远的圣地缺乏足够的认识与兴趣,边上的拜占庭帝国正在与希腊半岛上残存的十字军势力作斗争。威尼斯和热那亚两大商业巨头的据点也纷争不休。

有能力支援圣地的欧洲国家都陷入混战之中

到头来,在教皇格里高利十世的号召下,只有很小规模的援军抵达圣地。其中有25艘船来自威尼斯、20艘来自托斯卡纳和伦巴地,还有5艘来自西西里王国。相比之下, 马穆鲁克苏丹已经与南方的基督教努比亚势力议和,断绝了西欧联合东非的基督教王国抄自己后路的可能性。

不仅,来自伦巴地的圣战志愿者,又因缺乏纪律约束和军饷而四处屠杀穆斯林,和长相看起来像穆斯林的本地基督徒。他们在1290年8月左右杀害了一些穆斯林商人,给了苏丹以充分的开战借口。

意大利船只成为晚期十字军国家的主要依靠

2.战前准备

围攻战前数月 马穆鲁克大军就开始准备集结

当年10月,马穆鲁克军队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总动员。由突厥裔军事精英担纲、波斯-阿拉伯文官系统组织的战争机器开始运作。随着传令人员送出一道道指令,来自叙利亚和埃及本地的军事力量开始大规模集结,不断地出现在从开罗到阿卡城的征途上。

不得已之下,十字军主动放弃了次要防御据点和军营,集中精力保卫有着12座巨型塔楼的阿卡。这些最后的十字军,早已和当年的先辈有很大不同人。由于贵族男性的大量损失,十字军国家领土的日益萎缩。越来越多的土地册封被金钱补助取代,守土有责的耶路撒冷世俗骑士成了住在城市中的雇佣军人。他们的俸禄也是上下波动,并不十分稳定。为了避免力量的过度衰退,十字军贵族在15岁时就要被封为骑士,以便应对敌人的军事威胁。但这种竭泽而渔的做法无法挽救本地世俗骑士战斗力的下滑,所以很多大封建主选择直接使用来自欧洲的雇佣军或者狂热的武装朝圣者。

骑士团 雇佣军与本地仆从是晚期圣地的主要兵源

此外,十字军国家还能获得一些微弱的外部支持。除了来自各国的骑士团成员,还有奇里乞亚的亚美尼亚人和意大利商业城市的民兵。之后是叙利亚马龙派的基督徒提供的轻步兵和轻骑兵和带有突厥血统的混血后代。皈依基督教的突厥人会组成突科波利斯轻骑兵,是重要的辅助性力量。至于海对岸的塞浦路斯,也能动员来250名骑士和他们的扈从。

在一番紧锣密鼓的调兵遣将之后,阿卡城内的军民最多依然不过40000。守军包括有1000名骑士、重骑兵和骑马军士,以及14000各种类步兵。这些人中有比萨、热那亚和威尼斯的城市民兵与工程兵部队,专门负责保卫城墙的南段和本国移民社区。十字军一方的投石机也由他们操作。当年路易九世留下的法国驻军仍旧存在,这支约700-1000人的队伍是绝对精锐。英王爱德华一世也派来小队英格兰骑士参加大战。

少量援军根本不足以在野战中逼退对手

3.勒紧封锁

抵达阿克城下的马穆鲁克军队

马穆鲁克苏丹于4月5日来到了阿卡城下,并故意在城东一片属于医院骑士团的花园和葡萄园里设立指挥部。在此之前的3月末,轻骑兵已经在城郊频繁出没,驱逐当地的基督教居民,收集谷物和材料,在城市外围搭建简易的草料堆和粮仓。这迫使城郊的男性居民逃入城中居住,老弱妇孺被送往海对岸的塞浦路斯避难。

十字军由于没有足够的兵力用于野战,于是被迫龟缩于城内。他们在城墙上无奈地目睹对手围绕着城墙扎下一顶顶白色的大帐篷,并从容地构建工程营地。除了围着城墙挖掘封锁壕沟,还在壕沟后树立起防御箭矢的屏风和掩体。最后在马木鲁克军官的斥责和皮鞭的监督下,奴隶们如工蚁般迅速搭建起起各种各样的弩炮和投石机,并将投射方向对准了城墙。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阿克围攻战

4月11日开始之后的一周里,攻守双方进行了一系列规模不大的对射战和前哨袭扰,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的火力。围攻者在两天时间里搭建好了各种投石机,最大1枚石弹被精准地命中了城墙上的诅咒塔。整段城墙都有震感,掉落的瓦片和碎砖让守军印象深刻。城墙上的另一座国王塔也在前哨战中被直接摧毁。十字军方面也毫不示弱,意大利人向城外发射最大的石弹重达45公斤。除此之外,比萨海军还在自己的运输船上搭载了投石机和掩体,轰击岸边的马木鲁克营地。

在投石机的轰击掩护下,马木鲁克军队也在日夜收拢包围圈,如同给临刑的犯人收拢脖颈上的绞索。每到夜里,他们就会向前推进防御屏障,填满之前的壕沟并挖掘新的封锁壕沟。为了保证有充沛的精力和足够的注意力应对反击,全军被分为四波人轮番作业。守军由于兵力捉襟见肘,只能强打精神,密切地注视着围攻者的最新动态。

比萨人甚至从海上轰击马穆鲁克营地

城上的弓弩手们试图射杀越来越近的敌人。但移动掩体后站着的是很多下马步战的重骑兵和重装弓箭手。这些人有着不错的锁甲和扎甲,强弩之末的箭矢很难对他们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们也可以用复合弓与城头的弩手对射。十字军使用投石机和弩炮破坏对方的移动掩体,但是穆斯林在移动掩体前又额外竖起了木条、稻草捆、湿兽皮等障碍物,吸收石弹的冲击力。即使有的掩体被摧毁,凭借丰富的资源和奴隶迅速的劳动,被砸开的缺口会被迅速填补完毕。

4月15日夜晚,为了摧毁马木鲁克军中的一台大型投石机,主力是法国人的圣殿骑士和由英国资助的圣托马斯骑士团合力出击。他们从城墙中段的圣拉扎鲁斯门杀出,破坏那座城门外的一架马木鲁克的巨型投石机。为了尽可能多地造成破坏,这支精锐部队特意携带了希腊火投掷器。但是在施放希腊火的过程中,使用者因为胆怯和技术不熟练而导致火油泄露,结果引发了过大的动静。这一不慎惊动了其他的穆斯林军队,而且在有众多帐篷的营地中驰骋时,还有的骑手因为马蹄被绳索绊住而马失前蹄。最后这支小队损失了18名重骑兵,其中还有人落马后不慎坠入污水沟中被群起攻之。第二天,马穆鲁克们把斩下的法兰克人首级,绑在俘获的战马上献给了苏丹。十字军为了避免士气受损,于是将阿卡城中的穆斯林战俘带上城墙游行示众,并展示了夜袭中缴获的军号、战鼓和战旗等战利品。

十字军数次在夜间发起反突袭

接下来的两天夜里,十字军又接连发动夜袭。第一次由医院骑士团担任主力,圣殿骑士提供辅助力量。这次行动极为隐秘,骑士们直到披甲上马才被告知行动计划。而且当晚的月色非常朦胧,比较有利于夜袭。但是马穆鲁克军队已经因为之前的夜袭而自动警觉了起来,从掩体后举起了一排排火把。根据生还者的回忆,战场瞬间变得亮如白昼,许多人的战马都被击伤,最后带伤而还。

4月20日夜晚,圣殿骑士团计划以穆斯林俘虏作为肉盾。让他们在前排挡箭,然后推着他们去攻击马穆鲁克大军的左翼。但是计划被城内一个秘密改信伊斯兰教的叛徒察觉。他向城外放了一箭示警,让整个突袭都功亏一篑。

骑士团成员与马穆鲁克骑兵的厮杀

4.最后时刻

耶路撒冷与塞浦路斯国王 亨利二世的银币

正当全城守军逐步丧失信心的时,国王亨利二世在5月4日率领200名骑士和500名步兵赶到战场。虽然是带病之身,但他依旧以身涉险,前往城外的苏丹营帐中谈判。

马穆鲁克苏丹傲慢地问他是否带来了阿卡城的钥匙。但是鉴于亨利二世的勇气可嘉,所以如果十字军现在投降,苏丹就愿意饶全城居民不死。但是和亨利通行的圣殿骑士们当场表示反对,营长外的穆斯林阿訇和马穆鲁克骑兵也纷纷抵制议和。恰巧,1枚石弹落在苏丹营帐附近。于是马穆鲁克人以十字军违背了谈判期间不得动武的原则为由,当场终止了任何和谈。这意味着两军只有血战到底。

十字军时代的阿克城地图

在空前的重压之下,凭借着尚存的海上运输通道,阿卡的指挥官们一边从周边的基督教地区求援,一边疏散了很多城中的非战斗人员。从而尽可能多地节约给养,也避免这些人因为忍受不了战斗的残酷而在精神上受刺激,进而动摇军心。

截至此时,由于不间断轰击和工兵对城墙地基的破坏,阿卡城的英格兰塔、布鲁瓦伯爵夫人塔、圣尼古拉斯塔,以及圣安东尼门的塔楼纷纷出现了墙体裂缝与地基动摇。到了5月15日,由于连日的轰击,位于城墙南段位置的国王塔外墙坍塌。十字军弓弩手们迅速赶往缺口,站在上面放箭投掷石块,全力阻止敌军的入城。马穆鲁克的工兵们就趁着夜色在废墟中开辟了一条通道,并在上面搭建了临时掩体。他们还用吊车支撑起一叠厚牛皮阻挡守军火力,方便己方士兵们进入。但是这个缺口背后,有着战斗力较强的法国军团防御,所以进攻者暂时没有进一步扩大战果。但是不安的情绪已在城市中弥漫开来,城外的马穆鲁克大军则士气大振。

马穆鲁克利用各种工事阻挡守军的反击火力

5月17日时,鉴于穆斯林军队已经在城墙南端打出了缺口,指挥官们判断总攻将不日开始。所以负责给城头运送给养和饭食的军属们被遣散回家。第二天清早,城外的300名骆驼骑手开始大敲战鼓。他们吹起中东风格的笛子,故意制造出恐怖压抑的氛围。这次进攻重点是城墙中段的诅咒塔到城墙北端的圣安东尼门。这些薄弱环节,主要由条顿骑士团和塞浦路斯王国的国王卫队把守。最后在马穆鲁克精锐的狂攻之下,诅咒塔的外墙壁被打出缺口,随后被打开的是圣安东尼门。最精锐的马穆鲁克手持塔盾为全军开路,后面跟着的穆斯林士兵带着手持式希腊火发射器、标枪与弓弩的轻步兵。

诅咒塔是全城防御的中心点,这里的沦陷标志着防线的崩溃的开始。随后,其他的马穆鲁克士兵纷纷欢呼着从这两个缺口处涌入城中。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试图夺回诅咒塔,但却操作马穆鲁克人的燃烧类武器杀伤。在穆斯林科学家的改进下,早期极不稳定的希腊火被改造为更安全的投掷罐和远距离喷射器。马穆鲁克还装备了配有火油的箭矢,标枪,乃至能燃烧的狼牙棒。这些早期的燃烧武器给末代十字军造成了巨大的心理震慑。生还者事后回忆道:一旦被希腊火发射器烧到,就只能等着火焰将目标完全烧完,最后自己熄灭。

马穆鲁克是那个时代的燃烧类武器大师

在这一地区的混战中,圣殿骑士团团长由于没有持盾,其护甲的衔接处被一支标枪重伤。侍从们将团长救下后送往后方,他本人的旗帜也跟着后退。其他人误以为团长已经撤出战斗,结果导致了附近的防御崩溃。

在城墙的南端,以国王塔为防御重心的意大利民兵和英法骑士依旧稳稳守住防线。直到马穆鲁克工兵撬开了国王塔下一处封死的入口,才将大队骑兵放入城中。但这里的抵抗依旧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直到法国军团的指挥官让-德-格拉伊负伤,他的部下们才用船将他运到阿卡城南端的圣殿骑士城堡里修养。那里还聚集了很多其他负伤的指挥官,所有的幸存者也纷纷躲到三个骑士团的武装修道会里避难。此时,几乎成条城墙防线都落入了穆斯林手里,他们发泄性地焚毁了十字军的投石机,而且大肆破坏几个骑士团留下的营帐。因为这些人给他们进城制造过最大的困难。

城墙被突破后 十字军在城内依然顽强抵抗

5.阿卡的末日

中世纪手抄本上的阿克城陷落

由于圣殿骑士团长和法国军团长,以及塞浦路斯王国的高级指挥官们纷纷受伤或者重病,于是骑士团的船只开始提前转运骑士团的显贵人物和主要战斗人员。还有的骑士团船长开出天价船票,趁机大赚一笔。那些买不起船票的人只能自求上帝保佑或者乞求敌人的仁慈了。

最后城中的幸存者和没来得及撤退的战士们,全都退到了几个坚强的据点里作最后的抵抗。塞浦路斯王国的士兵撤到阿卡城堡的主堡,一些亚美尼亚人撤到了医院骑士团的武装修道院里,还有人以条顿骑士团的武装修道院里继续坚守。但是在彼此被穆斯林孤立,而且几个据点彼此缺乏联系。在有太多非战斗人员的情况下,这样的硬气很难持久。

残存据点的守卫者 几乎战斗到全部阵亡

在明确获得了不加害俘虏的保证之后,这几个据点里的守军陆续降旗。但是进入这些据点的穆斯林使者与武装人员马上开始抢劫在此避难的妇女与儿童,这引发了守军和他们的激烈冲突。最后,第一波进入的使者们被杀,也给了马穆鲁克苏丹以大肆屠杀法兰克俘虏以充分的理由。他将法兰克俘虏们引到城外的平原上大开杀戒,杨言这是报复第三次十字军时狮心王理查对穆斯林俘虏的屠杀。在穆斯林的血腥报复下,圣殿骑士堡垒一直坚守到了5月28日左右,才在穆斯林工兵动摇了地基之后被拿下,其中的圣殿骑士全部死斗到最后一刻。

随着阿卡的陷落,其余残存的十字军据点也相继被放弃或攻克。此后,除了塞浦路斯和巴尔干半岛上的小块封地,十字军国家将不再拥有任何圣地领土。历史上最轰轰烈烈的十字军东征阶段,也永远的落下帷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