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短道遭当众扒裤者:感受到奇耻大辱,心灵受重伤,靠安眠药入睡

澎湃新闻06-28 17:40 跟贴 4183 条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单一项目的所有运动员被集体从运动员村驱逐,这在混乱的韩国体育历史上尚属破天荒的头一次。

由于黄大宪在攀岩训练过程中被林孝俊扒下裤子,镇川运动员村主任申致荣对短道速滑全队作出处罚,将全队男女各7人共14名运动员驱逐出运动员村一个月。

但随后该事又再曝出猛料:林孝俊虽然以自己开了过激的玩笑向黄大宪道歉,不过同时辩解称,事情发生时是休息时间,黄大宪当时也很自然地拍打了其他女选手的屁股。

目前,大韩冰上竞技联盟尚未对该事做进一步的处罚,只是韩国体坛历来暴力、性骚扰等丑闻频发,问题的根源究竟是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林孝俊。

扒裤子是开玩笑?

在大韩冰上竞技联盟作出处罚之前,愈演愈烈的“扒裤子门”已经开始往罗生门的方向演变。

事件最初发生在当地时间17日,韩国短道速滑队男女队运动员共同进行攀岩训练的过程中,当时黄大宪爬在前面,林孝俊便在后面拽下了黄大宪的裤子,由于当时前面的黄大宪还挂在2米高的岩壁上,所以无法用手作出挽救措施,致使下半身处于暴露状态。

黄大宪向教练组诉说了这一事件,随后教练又将该事件上报至大韩冰上竞技联盟。

事件发生后,镇川运动员村率先作出处罚决定,由于“短道速滑队整支队伍纪律涣散,纲纪不严,问题严重”,将短道速滑队男女各7人共14名运动员逐出运动员村1个月。

随着该事件持续发酵,林孝俊通过经纪公司发表致歉声明,表示自己的本意是开玩笑,如果对方感到不快,那么可能玩笑开得有些过分,向黄大宪表示歉意。

但在道歉的同时,林孝俊也辩解称,当时并不是训练时间,而是休息时间,大家都是在一个开心的氛围中;黄大宪也只是暴露了半个臀部,黄大宪还很自然地拍打了其他女选手的屁股。

而黄大宪方拒绝接受林孝俊的道歉,并且其所在的经纪公司表示,该事件让黄大宪感受到奇耻大辱,虽然接受了心理辅导和咨询,但还是心灵受到伤害,只能靠安眠药入睡。

沈石溪(左)在平昌冬奥会前惨遭教练殴打。

丑闻接连发生

事实上,在韩国体坛的历史上,施暴、性侵、侵吞奖金等丑闻层出不穷。

早在2010年,教练全载茂为了扶持自己派系的选手,强迫冬奥会冠军李正秀弃赛。

当时韩国媒体爆料,李正秀被全载茂威胁,“冬奥会1000米既然你滑了,世锦赛你就别想再滑,好处不能都给你一个人。”

5年前,速滑名将安贤洙改籍俄罗斯,原因就是受到队内排挤,安贤洙没有“靠山”,逐渐在国家队被边缘化。

去年1月,速滑选手卢善英控诉韩国冰联,因为韩国冰联工作失误,让她失去参加冬奥会的机会,并且她的弟弟——同样是速滑选手卢珍圭,被检查出患有“良性肿瘤”后,被韩国冰联耽误病情,致使卢珍圭病情恶化,23岁就英年早逝。

去年3月,艺术体操国家队教练李庆熙称,在2011年至2014年间遭到大韩体育协会前高层人员猥亵。

卢珍圭病情恶化,23岁就英年早逝。

而就在去年11月,在平昌冬奥会获得银牌的韩国庆尚北道体育协会女子冰壶队公开指认,主教练金敏贞及其父亲和丈夫辱骂队员、排挤选手以及私吞奖金。

令人震惊、无底线的丑闻接连在韩国体坛发生。

今年1月,短道速滑名将沈石溪控告前国家队教练赵载范对自己有长期猥亵和性侵行为,并且在这之前,沈石溪还曾出庭指证,在平昌冬奥会前惨遭教练殴打,甚至被打成脑震荡……

韩国国会议员金荣珠在今年年初公开一份材料,显示过去5年韩国体育界涉及暴力、性侵、辱骂等行为的惩戒案件总计124件,其中性暴力案件16件,两起案件的受害者是未成年人,大韩冰上竞技联盟涉及性暴力的惩戒案件最多,5年内共有5起。

当时韩国文体部副部长卢泰刚还公开道歉,表示将“对防治体育界性侵事件进行重新、全面检讨,并实施由民间主导的特别调查”。

一系列恶劣事件甚至引起韩国总统文在寅的重视,表态将敦促体育界做出根本性变革,反省成绩至上的运动员培养风气。

安贤洙只能改籍俄罗斯。

派系林立,教练掌握“生杀大权”

但事情的根源或许并不仅仅是成绩至上的风气这么简单。

安贤洙当年改籍俄罗斯一事闹得沸沸扬扬,事后安贤洙的爸爸安基元在接受韩国媒体《中央日报》采访时曾经解释过原委:

“那个时期,安贤洙因为‘派系’问题受了很多委屈,在世锦赛上曾出现队内选手干扰安贤洙的情况。”

“我将韩国冰协内部派别的问题说了出来,受到了许多责骂。结果导致了安贤洙无法继续训练和比赛。当时韩国对安贤洙不管不顾,认为安贤洙废了,俄罗斯方面收留了安贤洙。”

派系之争,确实是韩国体坛的一大现象,这就导致即便是韩国运动员内部,也时常有恶劣的竞争事件发生。

“体大派”和“非体大派”长久以来就是韩国体坛的两大派系,运动员是否来自于韩国体育大学,决定了他们的阵营归属,甚至在平昌冬奥会开始前,运动员还依据两大派系的不同,被划分到不同的场地接受训练。

而大韩冰上竞技联盟只要能够保证运动员获得金牌,对于两大派之争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进一步地说,“体大派”和“非体大派”的派系之争,根源更是在“韩国滑冰界教父”全明奎身上。

从1988年担任韩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到2002年任韩国体育大学教授,2009年任大韩冰上竞技联盟副会长,多年在滑冰界掌权,全明奎早就成为了运动队中翻云覆雨的人物,掌握着运动员的“生杀大权”。

运动员为了得到全明奎派系中人的应允参赛,有时不得不面临性侵、施暴等一系列遭遇,成为了利益交换的牺牲品。

韩国媒体以及体育界业内人士也曾说过,韩国体育界教练等少数人掌握队员“生杀大权”的集权式管理,以及体育界内部相对封闭的结构,才是问题根源所在。

韩国体坛是时候该反思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