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饭店曾见证小米诞生 如今被京东27亿元收购当办公楼

环球时报-环球网02-11 16:45 跟贴 380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环球网科技综合报道】据了解,北京京东尚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尚科”) 27亿元受让了北京翠宫饭店有限公司100%股权,京东尚科已成为北京翠宫饭店的唯一股东。

工商信息显示,本次的收购方京东尚科为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刘强东。

关于此次收购后的具体用途,京东公关副总裁宋旸向亿欧表示:"就是办公楼,西边研发人才多,便于招聘。"

而京东则表示,收购翠宫饭店基于长远布局和发展,未来该项目将改造成以科技研发、商务办公为主,成为京东集团在海淀区产业发展的载体空间。海淀区智力资源密集、创新资源丰富,京东希望依托海淀的区位优势,发挥京东集团的创新引领带动作用,助力海淀建设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

据天眼查显示,北京翠宫饭店于2018年11月26日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已为其二度挂牌。挂牌转让方为海淀国资经管中心,转让底价为26.83亿元。

据工商资料显示,翠宫饭店成立于1987年,注册资本4.8亿元,翠宫饭店隶属于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曾经是集客房、餐饮、娱乐、购物、写字楼于一体的五星级商务酒店。目前翠宫饭店五星级资格被取消。

此外,业绩亏损以及高额负债成为翠宫饭店被抛售主要原因。

相关阅读:

曾见证小米手机诞生的那家饭店要卖了

来源:新京报快讯 时间:2018年12月28日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编辑 徐超 校对 范锦春

陈华(化名)坐在翠宫饭店大堂深处,左后侧一张办公桌的后面。作为翠宫饭店曾经的大堂经理,他在饭店整体歇业后留了下来,看守着现在的一室冷清。“我不是北京人,一直在这工作,觉得还可以,就在这留着了。”陈华说,至于其他员工,该走的早已都走了。

距离开业已过去了20年,翠宫饭店前途未知。2018年11月底,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告显示,北京翠宫饭店有限公司以26.83亿元的价格挂牌转让100%股权及相关债权。12月15日,有接近交易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还未有意向受让方报名。12月21日,北京翠宫饭店有限公司100%股权及相关债权转让项目结束信息披露。

“据我们的测算,该项目几乎没有什么收益的可能性。”酒店产权网联合创始人冯少辉告诉记者。一年多前的2017年10月,翠宫饭店首次挂牌转让未果。曾在2017年接触过翠宫饭店项目的冯少辉告诉记者,当时曾有一家壳公司有意接手,但最后因种种原因没有成交。翠宫饭店的股权关系随后在今年1月由原先的首创集团变更至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后者即翠宫饭店此次出售的出让方。记者致电该中心,对方表示关于翠宫饭店项目不接受对外采访。

雷军、林斌、冯鑫、周鸿祎、陈欧的人生片段

12月14日,翠宫饭店大堂没有开灯,中央垂下的四盏宫灯造型吊灯空悬。左面的墙上,挂着做成地图样式的世界时间显示屏,本该是亮红色的数字暗淡已久,时间如同已从这个空间抽离。

陈华记不清这座饭店决定性时刻发生的日期,只能给出大致时间,例如它是在至少两年前停业,又是在2017年年初后拆除了所有客房设置。

20年前的1998年,翠宫饭店开业。其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76号,地理位置优越,西接“中国硅谷”中关村,东邻商务办公区亚运村,北边是号称“宇宙中心”的五道口,周边航天高校和互联网企业如云。作为一家高档五星级酒店,翠宫饭店开业就吸引了大批高端客户。

翠宫饭店大楼非常显眼。无论沿着哪个方位靠近,从远处即能看到这座18层饭店顶部中央的传统样式屋顶——重檐歇山顶。尤其在夜间,翠宫饭店流光溢彩,是当地的一个知名坐标建筑。

中国铁建承建的这座饭店曾获2000年国家优质工程银奖。饭店的设计出自清华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庄惟敏之手。至今在清华建筑设计研究院官网还能找到翠宫饭店的案例展示,其设计被描述为:“悬宫滴翠,玉宇澄清”。

2002年夏天,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第二次访华,停留北京期间下榻于翠宫饭店。2008年,翠宫饭店作为奥运签约酒店,曾接待了多国媒体人员和游客。

曾在翠宫一楼底商开了十年豹王咖啡的杨菲菲告诉记者,会有非洲国家的驻华大使在周末放弃使馆车牌的专车接送,不惊动安保,独自打车来翠宫饭店喝咖啡,带上一本书,点杯咖啡度过夜晚时光。

在豹王咖啡,杨菲菲和丈夫申涛认识了雷军。当时雷军头衔还是金山的总裁兼CEO,也在做天使投资人。有些创业的年轻人听闻雷军是豹王咖啡的常客,会上门碰运气,向杨菲菲打听雷军什么时候来。杨菲菲往往让他们留下资料和联系方式,答应帮忙转交给雷军。“其实有时雷军就默默坐在角落里,但他们不认识,我也不会主动告诉他们那是雷军”。

从某种意义而言,翠宫饭店是中关村的创业舞台之一。在创业者们不断群集又云散的知春路,它不仅是一座地理意义上的地标。

用微博检索“翠宫饭店”,可以看到曾在此举行过的多场发布会、培训和活动,有些机构仍在,有些机构已不知去向。2004年,首创集团前董事长刘晓光曾在翠宫饭店三楼的振英厅开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第一次筹备会议。

金山软件公司早年即在西侧的翠宫饭店写字楼办公,直至2003年搬离。许多金山人都记得那段日子。现任金山词霸CEO王欣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雷军带着他们在翠宫饭店一层咖啡厅头脑风暴;暴风影音创始人、原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冯鑫回忆到,金山毒霸在翠宫饭店开过很多发布会,他自己则经常和雷军还有后来创立了蓝港互动的王峰在一楼咖啡厅聊业务,并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周鸿祎。冯鑫还提了一句,“我无比喜欢‘知春路’、‘翠宫饭店’这样的名字,很好听”。

杨菲菲最乐于讲述的是,在豹王咖啡,他们作为观众见证了小米的诞生。在小米手机还只是一个想法时,雷军曾带着林斌还有其他人来店里,摆开一堆手机研究。她提到一个细节,当时送茶的服务员不小心将茶洒在雷军他们摊着的电脑上,雷军第一时间跑来和她打招呼“小杨你别骂她”。将办公地点搬走后一段时间,雷军仍然每月回豹王咖啡坐一坐。

另一个故事是,据媒体报道,聚美优品创始人陈欧2007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徐小平,两人在翠宫饭店喝过一次茶后,陈欧获得了徐小平的投资意向,后者自此成为他的创业导师。

老牌饭店以装修为名停业

在杨菲菲的印象中,翠宫饭店是很典型的老牌国有饭店,管理严格而中规中矩,管理层基本是60后,作风严谨却不难说话。

在北京地价剧烈变化的这些年,豹王咖啡的租金一直维持在2006年开业时的水平——每平米3元左右。除租金之外,翠宫不再向外包商户收取其他管理费用或分成。

所谓管理严格,杨菲菲记得最深刻的是翠宫的质检部门每月会来店内检查,细致到吧台清洗杯子所用84消毒液的配比。当时质检部门的经理姓李,因为要求严,每次查验时杨菲菲和豹王咖啡的店员都会开玩笑地喊他“警察”。

在翠宫,底商不能张贴或悬挂外墙招牌。杨菲菲觉得这宛如某种天然的屏障:只有愿意走进来的人才会看到这里有家咖啡厅,而中关村与航天卫星单位构成的文化高端圈子聚集了一批他们想要的消费者。

翠宫饭店的辉煌似乎在2012年之后开始走下坡。杨菲菲记得从2012年开始,参加翠宫饭店年会得知的每年整体上报的亏损金额大致都在两千万到三千万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1998年开业的翠宫饭店,曾经在2003年和2007年分别进行了一次装修。在此之后,装修往往是经营不善的一种托词。2016年,翠宫饭店以装修为名停业,此后一直未开业。

在携程网上,一位2015年入住的顾客如此评价翠宫饭店:“第一次住翠宫饭店,包括预订,一切还记得的。对这家酒店的还是很有记忆!酒店旧了,不过还是很好。”还有一位顾客评价称:“在知春路上面,和清华以及物理研究所比较近,旁边就是10号线地铁,非常方便。酒店的设施十分陈旧,不愧是快20年的老5星,搞了半天才弄懂那个古旧的床头控制台的使用方法。”

地理位置好、交通方便、房间宽大、床铺舒服是大多数顾客的评价,同时也有不少人表示酒店设施陈旧、服务人员态度冷淡。

在这些评价背后,翠宫饭店持续亏损。

翠宫饭店的财报显示,2016年的总营收为2124.67万元,净亏损3918.24万元。截至今年9月30日,翠宫饭店实现营收1801.78万元,净利润亏损4710.47万元。总资产总计为7.31亿元,负债总计为7.84亿元,所有者权益亏损5361.81万元。

取消五星级资格后转型未果

如果从眼下回顾翠宫饭店后期的颓势,一个会被提到的事件是2013年年初,全国旅游星级饭店评定委员会取消了翠宫饭店的五星级资格。

翠宫饭店一位前员工告诉记者,五星评级是之前主导翠宫管理的国外托管集团为与国际接轨拿到的,管理移交到首创集团后,出于不同经营理念未再继续争取五星评级;摘星后的一段时间内,没有给翠宫饭店客流带来明显影响,客房满房率依然很高。

亏损依然是翠宫常年面临的痼疾。

最晚于2015年年末,翠宫饭店转型的命运已有定论。首创集团官网一篇资讯显示,2015年10月30日,北京翠宫饭店有限公司第三届职工代表大会在翠宫饭店举行,会上翠宫饭店董事长、总经理殷燕海代表饭店经营班子宣读了《翠宫饭店转型工作报告》。报告具体内容没有公开,资讯中提到了员工安置问题,原则为“全员安置、自主选择”。

自1999年起就在翠宫饭店工作的张扬(化名)告诉记者,翠宫后来就员工分流提供了几种选择:留下等待转型,拿补偿金自谋出路,或是在家待业相当于提前内退;员工分两批完成分流,第一批在2016年年底至2017年年初,第二批在今年年初。张扬选择在第一批拿补偿款离开,他希望趁还年轻多闯一闯。

杨菲菲第一次预感翠宫饭店将要出售是在2015年年底。她去财务交房租时碰到了当时的饭店领导,对方用开玩笑口气问她,还准备做多少年,随即提到有时一些决策会让人痛苦,希望她心里有个底。杨菲菲之后了解到的,翠宫方面当时并不希望出售,他们期望的最好的方案是改制,即将饭店整体改为写字楼,所有权仍归属首创集团。

相应的准备工作也在同步展开。中国国际招标网公开信息显示,翠宫饭店于2016年1月发布了装修改造工程的项目招标,后于2016年5月公布了中标候选人。

这次装修改造的成果,据翠宫饭店原大堂经理陈华(化名)的说法,是拆除了客房设备,每层楼全部打通,并就此维持打通清空后的原样,“现在整个是空楼了”。他猜测是要根据买家的意愿再做装修。

据北京交易所公示的信息,截至今年6月30日,翠宫饭店债权金额合计为7.56亿元,其中借款本金7.35亿元,利息约为2020万元。

“管理层尽心了,但他们不是生意人”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的看法是,翠宫饭店至今亏损必然存在投资阶段的先天性原因,可能是酒店股本金与土地成本在总投资中的占比不均衡:一般来说,酒店的股本金占比应在30%至60%以避免还本付息压力过大,土地成本占比应在30%至40%以避免投资成本过高。此外,若酒店银行贷款比例较大,在经营利润率低于银行贷款利率的情况下,负债会持续上升。

杨菲菲表示,翠宫饭店如同走向没落的贵族,“可以说翠宫饭店的管理者都尽心尽责了,但他们也都不是生意人”。

冯少辉提供了另一个角度的说法——翠宫在经营场所之外,还曾是稳定就业的重要业态。早年翠宫饭店的用工曾超过1200人,远远超出这个规模酒店的实际所需。而原国有企业的酒店转向市场化后,或将不得不在经营压力下做出调整转型。

面向未来的不确定性让翠宫饭店的身影在北方冬天里显得萧瑟。翠宫饭店西侧写字楼一楼负责接待的陆琦(化名)告诉记者,目前写字楼只有二楼还有一家公司在照常办公,其余各层租户从去年起已陆续迁出;写字楼准备装修,但她也不了解更具体的情况。

陆琦部分验证了冯少辉的说法。她6年前因为听说翠宫是个好单位而进入餐饮部工作,在翠宫员工分流阶段待业了一年,之后被分配到这里。对话中她时而紧一紧袖口,写字楼的一楼没有暖气。

据前台的立牌告示,曾租下8楼至14楼多层办公室的北京国双科技有限公司已于今年11月搬至海淀区另一大厦。注册地址曾设于翠宫饭店的首创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首创股份亦于今年9月将地址变更至北京市西城区。

目前唯一留在翠宫饭店写字楼办公的是一家网络科技公司。这里还能看到翠宫饭店装修前的身影,整个大厅铺着柔软的红金色地毯,缩在中央的一排排简易蓝色格子间隔出工位,有雕饰的木门上贴着打印出来的公司名称和标识。

一名负责人接待了记者,话语间流露出一些不安,说公司与物业签订了长期的租赁合同,虽然其他各层的公司都先后搬走了,但他们没有收到物业通知。

“酒改写”面临种种挑战

关于翠宫饭店的未来,改造为写字楼是目前外界猜测最多的方向。但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对这一可能的转型方向并不看好,因为翠宫受限于酒店建筑特点,改造后的效果会逊于一般办公楼;而即使“酒改写”真的实现,翠宫依然将面临种种新的挑战。

翠宫是北京单体老牌酒店遇冷的一个缩影。据酒店产权网的搜索结果,目前北京地区在售的五星级酒店达七家。冯少辉告诉记者,能公开查询到的酒店出售项目只是很小一部分,目前北京有不少酒店资产仍在国有企业名下,未加入市场行为。

怀念翠宫的人怀念的或许是一个行将逝去、不可再来的时代。离开翠宫饭店去了其他企业工作的北京人张扬(化名)说,他再也没有在其他单位遇到老国企翠宫那种老北京的人情味儿。

对于留下的,或是涉身其中的人来说,未来将走向何方仍是未知数。“做一天算一天吧。”留在翠宫写字楼朝九晚五的陆琦说。

对翠宫饭店更合理也更俗套的归因方式是新旧交替之间的阵痛。赵焕焱向记者分析了北京住宿业今年前三季度的市场结构和经营指标,认为整体情况向好,且增幅较大。

不过冯少辉不认可“酒店突围”的说法。或许是出于长痛不如短痛的原理,他认为对市场最好的支撑是让该被淘汰的个体尽快淘汰,“我们天天讲突围,真正突围的酒店有几家?寥寥无几。”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 编辑 徐超 校对 范锦春

原标题:京东27亿元受让北京翠宫饭店100%股权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