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不神圣同盟:欧洲内斗养肥了土耳其?

网易历史02-09 10:47 跟贴 154 条

本文节选自《伟大的海:地中海人类史》,作者:[英]大卫·阿布拉菲亚,译者:徐家玲等,校对:徐家玲,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甲骨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针对土耳其人势力范围向西地中海的扩张,基督徒的应对措施有两种:直面迎战或妥协和解。法国国王法兰西斯一世(Francis I,也叫弗朗索瓦一世)打算与土耳其人合作,招致许多对手的毁谤;不过,在西班牙,与奥斯曼人的斗争被看作基督徒过去抗击摩尔人的伟大十字军运动的延续与强化。查理五世寻求“我们造物主的帮助与指导”,希望在神的祐助下,能够成功地“对巴巴罗萨发起最有效的攻击”。在热那亚舰队司令安德里亚·多利亚(Andrea Doria )的指挥下,基督徒发起了反击战。在过去的数百年间,多利亚所在家族涌现出多位热那亚的著名海军将领,安德里亚就是他自己的主人:他没有亲自参加法兰西斯一世在公元1528年发起的对那不勒斯的攻击战,表现出他的自主意识,然后又从法兰西斯的阵营投向查理五世。不过他为查理五世效劳,很可能主要是出于金钱的诱惑而非原则问题。他经营着自己的舰队,但他仍可使用家乡的造船厂;他还雇用志愿者作为水手,并招纳了形形色色的罪犯;他的成功使得更多的人自愿投奔而来,即便他实行了严格纪律,其中亵渎神明的行为被严格制止。在许多方面,他就是海雷丁·巴巴罗萨的翻版,既有一定程度的独立性,又愿为圣战事业奋斗。1532年,他受命去攻打希腊,向新主人充分证明了自己的价值,漂亮地完成了任务,夺取了伯罗奔尼撒半岛南端科伦(Coron)的海军基地。让敌人意料不到的是,多利亚突破土耳其人的封锁,并派自己的军队驻守那里。在繁盛期,科伦与莫顿(Modon)曾是“威尼斯帝国的双眼”,保护着自爱奥尼亚海向东的贸易路线。从土耳其人手中收复科伦是一场具有战略意义的胜利;苏莱曼派遣60艘帆桨船组成远征军,意图收复这里,但多利亚成功地将其击退。

公元1537年,苏莱曼派遣2.5万名士兵,交由海雷丁指挥,对科孚岛发动攻击,自此,苏丹对西方的关注开始加强。土耳其人对科孚的围攻自然对西方构成了威胁:奥斯曼人拥有该岛意味着获得了对意大利发起攻击的平台,还能够控制通往亚得里亚海的交通。在教宗的支援下,神圣同盟(Holy League)在尼斯成立,将多利亚、西班牙人和威尼斯聚集到一起,其中威尼斯在传统上对“高门”总是采取比较审慎的政策。1538年初,海雷丁对威尼斯人在东地中海的几处基地发动了一系列攻击,其中包括伯罗奔尼撒半岛的纳夫普利翁(Nafplion)和莫奈姆瓦夏(Monemvasia)。这不单纯是一对一的抗争,威尼斯人所控制的岛屿和沿海据点为西方船只提供了补给线和保护。奥斯曼人宣称他们从威尼斯人手中夺走了二十五个岛屿,有时实行洗劫,有时则是征收贡赋。多利亚在神圣同盟大军行动中的糟糕表现充分说明了他是自己的主人这一性格特征。这支神圣同盟军队包括:36艘教宗的帆桨舰,10艘医院骑士团的战舰,50艘葡萄牙的战舰,以及61艘热那亚战舰。1538年9月28日,这支联合舰队在科孚海域的普雷韦扎(Preveza)战斗中与海雷丁指挥的奥斯曼舰队相遇。当多利亚发现西方的舰队处于下风时,他竟然选择撤退而非继续战斗。作为热那亚人,他对保护威尼斯人的利益毫无兴趣,而且——尽管充分意识到苏莱曼与海雷丁造成的威胁——他仍然优先选择保护西地中海。当时的一位法国观察家曾将多利亚和巴巴罗萨比作从不彼此撕咬的狼,或者是“从不互相啄食对方眼睛的”乌鸦。

法兰西斯一世

关于如何应对土耳其人,法国国王给出了完全不同的方案。法兰西斯一世深陷于同查理五世的纷争,他们都对意大利的米兰公国以及那不勒斯王国提出继承权的诉求,此前,法兰西斯的前任路易十二也曾对米兰公国提出同样的要求,而查理八世和路易十二都曾入侵那不勒斯王国。当查理五世已经把公元1495年对那不勒斯的征服视为他所领导的十字军朝着最终夺取君士坦丁堡和耶路撒冷的胜利迈出的第一步时,从1498年到1515年统治法国的路易十二的眼界却相当狭隘。他的确对莱斯沃斯岛发起过一次远征,却成了一场灾难,打消了他对东地中海的所有野心。1507年,他投身于业已混乱不堪的热那亚事务,镇压城中发生的一次起义,但其目的依然是巩固在意大利西北部的统治,而非发起一场法国人抗击土耳其人的伟大运动。他低估了阿拉贡的斐迪南在意大利北部调动反对派的能力。1511年在拉文纳的失利迫使路易撤出意大利;然而,其继任者法兰西斯却决心为法国向哈布斯堡的对手报仇,他先是收复了米兰,然后推行更加庞大的计划,最后导致1525年在帕维亚(Pavia)大战中的惨败,自己也被俘虏。当他从马德里监狱被释放后,法兰西斯迅速放弃了与邻居哈布斯堡人和平相处的承诺,因为法国周边的所有土地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向查理五世表示效忠。这些地区中有一些并不特别忠诚于查理,法兰西斯也没必要担心他会被这些邻居包围,但他知道若想实现自己在意大利建立帝国的梦想,就只有向哈布斯堡施压。

法兰西斯想通过干涉西班牙人与土耳其人在西地中海的战争来解决自己的困境。从根本上来讲,他与土耳其人缔结盟约的目的不是带来和平,而是施加灾祸。公元1520年,他派遣一个使团前往突尼斯,策动海盗们“给身在那不勒斯王国的皇帝制造更多的麻烦”,这一计划表明法兰西斯毫不关心他想要成为其宗主的南意大利人民的利益。那时,法国人与土耳其人的结盟还属于秘密交易,大多数交涉都在巴尔干半岛进行,法国的代表还鼓动当地基督徒领主与土耳其人一起攻击哈布斯堡辖下的领土。1529年,法兰西斯派使者前去求见苏莱曼,目的是想对安德里亚·多利亚的背叛实行报复;就在同一年,法国提供的火炮被用来攻打了阿尔及尔海港入口处的西班牙堡垒。七年后,查理五世收到报告,得知法国人与奥斯曼宫廷达成共识要同时进攻哈布斯堡治下的领地。查理想通过建立针对土耳其人的神圣同盟的方式,使法兰西斯陷于被动,因为如果神圣同盟建立起来,那么法国国王就必须在基督徒统一体与土耳其同盟之间公开做出选择;对于法兰西斯来说,权力的平衡才是最要紧的,他想象着,奥斯曼人可以被用作压制哈布斯堡家族的筹码。人们不禁要问:如果1529年苏莱曼攻打维也纳取得成功的话,法兰西斯将如何反应?1532年,向苏丹派去的使团十分清晰地阐述了法兰西斯的意图:苏莱曼应该集中力量攻打意大利,而非匈牙利和奥地利。法兰西斯想象着:苏莱曼的军队能够将哈布斯堡人赶出意大利半岛,之后他就可以打着基督的旗号,作为神指定的救世主进驻意大利。然而,苏莱曼再次由于同波斯国王的冲突而转移了注意力,将地中海的战争事务交由北非的海雷丁·巴巴罗萨负责。法国国王的表现给人们的印象是十足的玩世不恭。到1533年时,法国人与土耳其人的盟约已完全不是秘密:法国准备招待海雷丁派来的使者,数月之后,11艘精美的土耳其帆桨船抵达法国,带来了苏丹本人派遣的使团。双方的协商最后落实为“治外法权条款”(the “Capitulations”),这份商贸和约掩饰了其政治联盟的实质。

法国人对土耳其人的支持可谓厚颜无耻。公元1537年,12艘法国帆桨船出航,为100艘土耳其战舰提供二次补给,他们在地中海中部四处寻找海雷丁舰队的位置,闪避着马耳他骑士团的舰队。1543年,当海雷丁的舰队劫掠南意大利的海岸、掳走雷焦总督的女儿时,同行的还有一名法国大使。苏丹甚至还提出可以将巴巴罗萨的舰船借给法国国王。巴巴罗萨的舰队在响亮的号角和民众的欢呼声中抵达马赛。法兰西斯欣然盛情款待土耳其人,不仅举办盛宴欢迎土耳其海军的到来,还为海雷丁的舰队提供补给,这样一来,“他将成为海洋的主人”。于是,土耳其人对法国东部的沿岸地区发动侵袭以作消遣,这些地方并不属于法国,而属于皇帝的一位封臣,即萨伏伊(Savoy)公爵:尼斯遭到围困,昂蒂布(Antibes)的修女们被俘获成为奴隶。

海雷丁

就在这时,法国与土耳其人联盟的怪异历史中最重要的事情发生了。法兰西斯向土耳其舰船开放了土伦港(Toulon),邀请海雷丁的手下在那里过冬。法兰西斯还送给巴巴罗萨一座钟和一面银盘。三万名土耳其人散居于城镇及郊区,土伦大教堂也被改成了清真寺,还建立起奴隶市场,因为土耳其人继续从周围地区抓捕男人和女人,强迫其中一些男人到船上工作。土耳其钱币取代了法国钱币在当地流通。市议会抱怨土耳其军队消耗的橄榄太多,在这个自然资源不是很丰富的地方,食物和燃料供应都出现了短缺。巴巴罗萨也充分意识到他待在法国这件事引发了纷争,也担心食物供给的问题;他劝服国王送给他八十万枚金埃居(écus),并在公元1544年5月离开。新的掠夺又开始了,而且更加野蛮,当巴巴罗萨离开土伦时,他说服法国舰队与他一起行动:托斯卡纳沿海的塔拉莫内(Talamone)被洗劫;伊斯基亚岛拒绝向入侵者提供金钱、男孩与女孩,后被摧毁;法兰西斯的使节勒波林(le Paulin)窘迫地见证着所有这一切。1544年底,法兰西斯羞愧地与查理五世签署和约,承诺与西班牙联合对抗土耳其人,但事实上,法兰西斯与其继任者亨利三世(Henry Ⅲ)并没有因他们与土耳其舰队和柏柏尔海盗联合攻击他们的共同敌人——哈布斯堡王朝——的疆土而感到内疚。例如,16世纪50年代末,法国海军与阿尔及尔人联合攻击了易受攻击的梅诺卡岛以及距离那不勒斯不远的索伦托。

查理五世其实也没有那么固执地不肯与穆斯林统治者,尤其是与突尼斯统治者,在地中海上进行任何合作。传统上,威尼斯也会与奥斯曼人妥协以谋取商业利益。杜布罗夫尼克通过向“高门”缴纳贡金来维持着自己的中立。但相比其他基督教统治者,法兰西斯谋取自己利益的方式更加残酷无情,他这么做只是希望为自己赢得意大利的领土和作为一名军事指挥官的荣耀。查理五世更为冷静、谨慎地制定自己的政策,他在很大程度上是被动的:他关注着伊斯兰教在地中海的扩张,以及新教在欧洲的扩张,而法国却在挑战他所掌管的神圣罗马帝国以及西班牙诸王国的霸权。查理的政治热情取决于他与苏莱曼大帝以及马丁·路德及其后继者间的冲突。在他去世前不久,即公元1556年他宣布退位时,地中海内部的势力平衡仍很微妙。在此后十六年间发生的三件大事将最终决定伟大的海在相对较小的基督教西方与较大的伊斯兰东方之间的分裂,这三件事是:马耳他围城、奥斯曼人征服塞浦路斯和勒班陀战役(the battle of Lepanto)。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