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拆致贫”村出路在哪?安亭17个村联合成立公司

上观新闻02-09 09:03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过去两年,嘉定拆除存量违法建筑约2000万平方米,其中安亭镇的拆违量占全区近两成。违建拆除以后,不少长期依仗违建租金维持运转的村必须直面一个现实:随同违建一同消失的,还有大量租金收益。

“面子”和“里子”难道只能选择其一?安亭镇不这么认为。通过联合17个经济欠发达村成立上海安亭联投经济发展有限公司,一个个昔日“穷村”终于“破茧成蝶”。

村里违建弊大于利,拆违势在必行

安亭镇邓家角村党总支书记邓军没想到,年年略有盈余的“安逸日子”,到2017年戛然而止。

轰轰烈烈的拆违行动过后,邓家角村消失的不止是12.6万平方米违建,还有230万元租金收入。都说年关难过,邓军算是真真切切体验了一回。岁尾,他和村干部们算了账,满打满算来年可支配收入仅有130万元,而村民福利、社会治理等各种开支在360万元上下。

感到难熬的何止是邓军。与邓家角村隔吴淞江相望的泥岗村,10万平方米违建被夷为平地后,300多万元租金收入打了水漂;嘉松北路旁的老宅村,1万多平方米违建拆除后,每年300多万元可支配收入拦腰斩断。在安亭,“入不敷出”的村不是个案。

据统计,2017、2018两年,安亭拆除存量违法建筑392.67万平方米,占全区总量近两成。拆违对村级经济无疑是一次重创——全镇42个村中17个村戴上了“经济欠发达村”的帽子,每年可支配收入不足300万元。

要说村干部没有半点为难情绪,那不现实;不过在安亭镇党委书记陆强给他们算了几笔账后,不少人心结慢慢打开。“首先,无证村级物业日租金仅0.4元/平方米,不到工业厂房租金一半;其次,违建带来的环境恶化以及埋下的安全隐患,大大降低了村民的感受度和满意度;而且,拆违后腾出的土地,为后续发展留出了空间。”

邓军细细琢磨这番话,觉得句句在理。与青浦区华新镇相邻的邓家角村,2000余名常住人口中本村户籍的仅有700多人,大量外来人口导入,使得社会治理成本常年高居不下,每年光是卫生保洁费就要30万元。“村里和30多家企业签订了租赁合同,层层转租之后竟然又多出50多家企业。”邓军说,“一间2000平方米的厂房挤下了10多家小作坊,一家人就是一家公司,有个机床就能生产。”他坦言,这种不可管控的局面让他整天提心吊胆,怕发生重大事故。

邓家角村不是特例。据统计,安亭镇每年仅垃圾处置费就高达1亿元。这背后与违建横行带来的人口激增问题有着密切联系。以长远眼光看待拆违,其利弊一目了然。但有个问题不得不回答:那些“因拆致贫”的村,出路在哪里?

成立联投公司,是创新更是信心

伸手要钱的滋味不好受,安亭镇西元村党总支书记朱海滨深有体会。

2012年上任以来,朱海滨每年有个“常规动作”,那就是年底时向镇里打报告申请财政托底:“村里靠违建收租都覆盖不了全年支出,拆违后更不用谈了。”

“后拆违时代”的村级经济,该何去何从?对此,安亭镇党委政府其实早有谋划。2016年12月28日,安亭实业公司出资6000万元,联合17个经济欠发达村组建而成的上海安亭联投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一场镇域内的“脱贫攻坚战”就此打响。作为村级资产经营平台,联投公司统筹管理和运营经济欠发达村可出租的资产、资源及闲置资金,收购各类优质经营性资源,以此提高村级组织收益。

联投公司的成立,让经济欠发达村完成了从依靠“输血”到“自我造血”的转身。用朱海滨的话说,是“要钱的日子终于要到头了。”

事实上,安亭有财力的村不少。比如年可支配收入高达1亿元的塔庙村,早已通过各种投资渠道实现“钱生钱”,村级经济水涨船高。不过也要看到,经济欠发达村资金量有限,加之缺乏投资渠道、信息不畅等原因,通过资产收购、股权投资等方式增收几无可能,只能将结余资金存入银行,长此以往,必然“坐吃山空”。

从一个村“单打独斗”到17个村“抱团取暖”,老宅村党总支书记张瑞明将其形容为一根筷子和一把筷子的区别,“一根筷子势单力薄,一把筷子绑在一起就很难折断。”对经济欠发达村来说,加入联投公司就好比找到了“靠山”。原先,各村就像一条条“断头河”,缺乏水动力;联投公司的出现,将这些“断头河”一一打通,支流汇成大河,自然豁然开朗。

在张瑞明看来,以这种方式盘活村级经济,打破了各村在资源、格局、专业等方面的局限性。“听说要加入联投公司,村民代表一致表决通过。有镇政府背书,村干部和村民心里都有底。”

年底晒成绩单,“联投”不负众望

2019年春节前夕,联投公司交出了“经营总收益8413万元,实现利润总额5626万元”的“2018年成绩单”,初步估算17个经济欠发达村平均可分得约250万元的股东收益,“摘帽脱贫”不成问题。

细究联投公司的经营之道,善于盘活存量资源是其成立仅两年就实现盈利的关键所在。联投公司副总经理钱军介绍,公司眼下主要瞄准安亭范围内的土地、厂房资源,通过收购、租赁、共同开发等方式与产权方合作,在取得开发建设权后为优质项目定建厂房,收取租金及物业管理费用。他补充道,接下来安亭将加大力度清理整治落后产能企业,通过联投公司整合资源、盘活资产,在确保资金安全运作的前提下,采用组团式、多元化的投资方式,争取在较短时间内取得较高且稳定的收益。

而在安亭镇党委、政府的规划中,因拆违而生的联投公司还能起到“一炮双响”的作用。陆强说:“首先,这为壮大集体经济提供了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平台;其次,这为安亭地区汽车智造与健康医疗并进的产业转型愿景提供了一个有力载体。”

作为中国汽车零部件电机电器行业龙头企业,已在安亭落户的科世达-华阳这些年一直在寻觅增资扩产的机会,为此考察了上海周边26个园区。得知此事后,联投公司整体租下漳浦村一家工贸公司的地块,为科世达-华阳三期项目定建5.1万平方米厂房,去年8月底交付使用后,每年租金收入约4000万元。除去经营成本外,这笔钱将一分为二,一部分是支付给漳浦村的租金,结余用于联投公司股东分红。这个项目不但提升了漳浦村的租金收益,经济欠发达村还能分一杯羹,安亭也留住了优质企业。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联投公司在镇政府支持下,关停了落后产能企业黄渡助剂厂,为上海轨道交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提供1万余平方米试验基地,已于去年底交付使用;联投公司与南安村园国拉丝厂和吕浦村万顺工贸合作,将厂房拆除后为细胞集团定建8.6万平方米冻存库,计划今年5月开工建设……在土地资源已经触碰“天花板”的当下,如何提升经济密度是安亭的当务之急。陆强说,这些年安亭一直致力于向存量资源要增量价值,有了联投公司这样一个“助理”,使得“腾笼换鸟”工作实现了从零敲碎打到统筹实施的转变。据统计,去年联投公司总计收购、收储土地约520亩,厂房约25万平方米。这些资源在手,为安亭后续发展蓄足了势。

作者:陆晓峰 茅冠隽

原标题:“因拆致贫”村出路在哪?上海安亭17个村联合成立公司,“穷村”破茧成蝶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