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绝路上的阿富汗:沙俄撑腰,是靠不住的!

网易历史02-07 09:49 跟贴 277 条

本文节选自《无规则游戏:阿富汗屡被中断的历史》,作者:[美]塔米姆·安萨利,译者:钟鹰翔,审校:朱永彪,出版社:浙江人民出版社·好望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878年,欧洲列强之间的斗争进入了新的阶段。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铁血宰相”俾斯麦的辅佐下,将中欧的德语邦国合并组成了统一的国家。这个新兴的民族国家介入了英、法、俄三国旷日持久的争霸局面。俾斯麦宣称:当代的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而是要用铁和血来解决。俾斯麦的目标直指法国,法国总统路易 · 拿破仑三世那打过蜡的胡须两边飞翘,一直延伸到两颊。他那滔滔不绝的吹嘘在铁血政策前将变得不堪一击。

确实如此。俾斯麦耍弄手腕,引诱法军主动开战。普鲁士军队突破边境,轻松瓦解了法国人的防线。而后,他又通过和约,攫取了阿尔萨斯和洛林。这两个地区盛产铁矿石,对工业发展具有重要价值,德国由此跻身世界强国之列。俾斯麦和威廉二世开始环顾世界,寻找海外殖民地。

然而,法国战败让英国迎来了进一步扩展的契机。当时,英国占领了全球23% 的土地,算上殖民地人口,世界上1/4的人口都是大英帝国的臣民。英国本土仅有世界2% 的人口,但其工业产值却达到全球总产值的45%。当时,英国消耗的能源是美国的5倍,俄罗斯的155倍。大英帝国的国力让历史上任何一个大国都相形见绌。不过,崛起的德国却可能动摇英国的全球霸主地位。

德国的崛起也让沙俄大惊失色。当时的沙俄虽然领土广阔,却落后原始,没有现成的港口,因此,沙俄在全球争夺殖民地的浪潮中步履蹒跚。20年前,沙俄在克里米亚战争中遭遇惨败。随后的条约阻止了沙俄对日益衰落的奥斯曼帝国的扩张,削弱了沙俄海军在黑海的军事存在。如今,俄国人试图卷土重来。黑海上的港口正在重建,如果不能进入巴尔干半岛,那么沙俄将沿着传统方向向东扩张。奥斯曼帝国行将灭亡,欧洲列强虎视眈眈,都想从中分得一杯羹。在地中海东岸的黎凡特(Levant),欧洲列强之间的争夺被称作“东方问题”;在高加索以东的中亚地区,“大博弈”再次上演。

1865年,沙俄军队占领塔什干。两年之后,古城布哈拉也落入俄军之手。次年,他们的势力进一步拓展到撒马尔罕。1873年,希瓦汗国被迫接受沙俄“保护”。这是帝国主义扩张的委婉说辞。三年后,随着浩罕汗国沦为“保护国”,沙俄的势力已经扩张到阿姆河沿岸地区。如今,雄心勃勃的沙俄和虎视眈眈的英国之间,仅有阿富汗这一缓冲带。作为一个小国,这样的地缘环境真是糟糕。

希尔 · 阿里在阿富汗的统治稳定下来的同时,威廉 · 格拉德斯通(William Gladstone)率领的自由党在英国执政。自由党实行重商主义政策,这一点和19世纪的美国共和党颇为相近。他们对可能导致动荡的海外冒险保持警惕,因为那可能危及英国的商业利益。至于殖民地事务,自由党人秉持“得过且过、维持现状”的原则。在奥克兰之后的几十年,一个含糊不清、自治的阿富汗在很好地服务于英国的利益。因此,格拉德斯通认为维持现状是最好的。他的印度总督诺斯布鲁克勋爵(Lord Northbrook)和首相意见一致。

不过,1874年的选举让英国政坛变了天。以本杰明 · 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为首的保守党获得胜利上台组阁。作为上流社会的代言人,保守党以大英帝国和女王的荣耀为名,大肆鼓吹海外军事冒险,以扩大他们在工人中的影响力,争取更多选票。迪斯雷利政府用利顿勋爵(Lord Lytton)取代了诺斯布鲁克。和奥克兰一样,利顿勋爵也是“前进政策”的坚决拥护者。

迪斯雷利政府认为,一个自命中立的缓冲国居于印度河和乌浒河之间,似乎还不足以抵御俄国的威胁。希尔 · 阿里的态度尤其让他们难以心安。他们怀疑,到了紧要关头,希尔 · 阿里能否阻止俄国人进入他们的国家,毕竟沙皇看起来咄咄逼人。于是,迪斯雷利政府决心在沙俄将阿富汗变成其另一个“保护国”之前,把阿富汗牢牢控制在手中。“前进政策”的新篇章始于英国人干涉阿富汗的王位继承人问题。当时,希尔 · 阿里已经指定阿卜杜拉(Abdullah)作为王储。另一个儿子亚库布(Yaqub)曾经造反作乱,自然不受希尔 · 阿里的待见。国王不但讨厌亚库布,甚至还把他囚禁了起来。

当希尔 · 阿里收到利顿勋爵命令他废黜阿卜杜拉、改立亚库布的信时,可想而知希尔 · 阿里当时的沮丧。英国人为何钟情亚库布 ?信中并未明确。也许,他们曾和亚库布有过私下接触,王子的谈吐和思想让英方觉得孺子可教。

这封信还警告希尔 · 阿里,千万不要指望俄国人的帮助,正如利顿勋爵在信中所说:“在俄国的军队到来之前,我们会向你的国家投入一支军队。”信中还说,如果国王是友好的,英国会对他进行保护。如若不然,英方可以“轻而易举”地推翻其统治。信的结尾,利顿告知希尔 · 阿里,一位特使将前来与国王商谈相关事宜。

希尔 · 阿里自然不会待见英国人颐指气使的态度,这叫他忍无可忍。无忧无虑的黄金时代,看来已经过去。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回信告诉英国人,他更愿意自己决定接班人问题,而且不打算接待英国特使,相反,他将派使者到加尔各答,双方可以就任何问题展开协商。

当希尔 · 阿里的特使到达加尔各答,得到的并不是一场谈判,而是英方列出的诸多条款:英国特使长驻喀布尔,由英国控制阿富汗边境;英国公民可以在阿富汗境内自由来去,受英国法律保护,而不受阿富汗的法律约束;英国商人可以在阿富汗境内自由贸易。希尔 · 阿里若能答应如上条件,英方就允许其自行选定王储。而且,英国政府还给他和他的继承人一笔丰厚补贴,并向阿富汗提供抵抗沙俄势力所需的顾问和军事援助。

英国人开出的条件,叫国王大为恼怒。希尔 · 阿里可不像多斯特 · 穆罕默德那般圆滑,他立即口述了一封回信,大意如下:“不 !我会坚决捍卫阿富汗的主权,哪怕流干最后一滴血也在所不惜。”不幸的是,沙皇俄国正在阿富汗北部集结,就在希尔 · 阿里告诉英国人不能进入阿富汗的时候,一个俄国外交“代表团”却径自跨过阿姆河向着喀布尔前发。希尔 · 阿里频繁警告对方立即停止前进,打道回府。俄国人却对此置若罔闻。他们不但进了城,还在那里住了下来,甚至进宫面见了希尔 · 阿里。俄国人说,“我们是来交朋友的”。

那个时候,国王正在经历一场家庭变故。他最喜爱的儿子、心爱的王储阿卜杜拉因病不幸身亡。王室都沉浸在悲痛之中。希尔 · 阿里一向看重亲情,爱子故去,让他备受打击。他独自一人待在宫中舔舐伤口,丢下朝政完全不理。有人再次见到国王时,发现他眼圈红肿,显然是刚刚哭过好几场。这时,利顿勋爵的又一封书信递到国王手中,他希望希尔 · 阿里做好接待驻喀布尔英国使团的准备。国王下令阻止英国人入境。于是,当一小队英国外交官及护卫队抵达阿富汗边境时,边境指挥官却对他们下了逐客令。“我只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才对你们如此客气。否则,我会立即杀了你们。”

虽然英国使团遇阻返回,但希尔 · 阿里此举让他们怒不可遏。很快,利顿勋爵就向国王发来了问罪信,希望希尔 · 阿里道歉。可是,对方只是装聋作哑,没有回信。利顿便集结了军队准备开展行动。第一次英阿战争期间,英印当局曾经派出2.5万人赴阿参战。那次战事给了英国人一个深刻教训:区区一支孤军,不足以奠定胜局。于是,他们召集了三支部队,规模是第一次英阿战争投入人数的3倍。

此时的希尔 · 阿里感到痛苦不堪。俄国人不请自来,英国人再次入侵,王储不幸离他而去,除了亚库布这个可恨的逆子,他无人可以托付王位,希尔 · 阿里决定投靠俄国人。但前往沙俄面见沙皇之前,他得先释放亚库布,并将国家托付与他。对此,希尔 · 阿里别无选择。英国人一路攻城略地,已经开进开伯尔口、波伦山口、库拉姆山谷,虽然阿富汗军队在三个地方都抵挡住了,但不知能坚持多久。

希尔 · 阿里来到阿姆河边,沙俄却不允许他入境,毕竟大国关系远比阿富汗这个国家来得重要。沙皇掂量再三,觉得这并不是正面对抗英国的最佳时机。于是,沙皇无视希尔 · 阿里的请求,任凭他被围困在阿富汗。可怜的希尔 · 阿里当即便一病不起。他发起了高烧,不吃不喝。医生劝他补充能量,他完全置之不理。逃亡中,他受了腿伤,却又拒绝接受任何治疗。伤口日趋恶化,国王却只想听之任之。几周以后,亲切和蔼的希尔·阿里国王在凄惨中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当时,他只有54岁。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