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的抗战将领,如何度过一个艰苦的春节?

网易历史02-05 08:01 跟贴 24823 条

作者|胡博,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者,民国军事史学者,著有《哀将》,《抗战阵亡将领录》,《中缅印战区盟军将帅图志》,《太原保卫战》等。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1939年是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第三年,在经历过前两年的艰苦抗战后,战局逐渐转入相持阶段。在此情况下,军中将领们会怎么度过他们人生中的第二个抗战春节呢?我们不妨通过日记来一窥八十年前的年三十(2月18日)和年初一(2月19日)他们都是怎么度过的吧。

第二战区司令长官要投敌?

军令部部长徐永昌注定无法过好这个春节,这到并不是因为办公室工作忙碌所致,而是他在年三十下午四点与蒋介石报告工作时得知第2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有与汪精卫“携手对日妥协”的消息。阎锡山负责山西一省抗战事宜,如果他要叛变投敌,那整个山西都将沦为日占区,陕西、绥远,乃至整个大西北都将陷入危机。如此消息,怎能使徐永昌不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军令部长徐永昌在密苏里号上接受日军投降

不过此时的徐永昌对这一消息仍持怀疑态度,他认为“决其无,并不主以此谣言告阎先生”。随后他转过话题,在战局方面向蒋介石提出“需要持久胜,不求日本之速败……防守县前往亟需政治工作,其能加强游击力量颇举”,此外,他还认为目前派驻军队中的“政工人员应重政治工作,不应重监视部队,应加给部队长以督饬政治工作之责”。

虽然徐永昌向蒋介石表达了自己对阎锡山投敌消息的怀疑态度,但万一是真的呢?因此他在年初一又马不停蹄地在“午前”召开军事会议,在会中重点讨论了驻第2战区的中央军“统系问题”,“午后”又对战事正酣的绥西战局进行讨论,以防阎锡山生变。

阎锡山

接着,徐永昌又将关注焦点放到苏联和日本是否会开战上。在会中,徐永昌根据苏联军事顾问的介绍,判断目前苏联“决不寻战”,日本军队则“已具南进决心……取悦德、意……必不更惹俄以求不利”,因此北方战局只要第2战区不生变,应不会有较大变化。

最后,徐永昌感叹近几年的国际局势和中国战局,认为最近三年可概括为五个字,那就是——“流氓成功年”。

与委员长在军礼堂吃“年夜饭”

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冯玉祥在抗战全面爆发后的第一年曾担任过两个战区的司令长官,但因是“杂牌军”,从1938年开始就始终被蒋介石排斥,只得从事校阅和督训工作。这一工作直到1939年的年三十依然在进行着。

比如这天早上七点,冯玉祥就早早地跑去“沙坪坝督练第三营官兵”,一直忙到中午才得空一个半小时,随后又要会客商讨时局,并准备引见苏联军事顾问“布尔林”给蒋介石。

冯玉祥

晚上八点,冯玉祥接受蒋介石的邀请,前往军事委员会的“军礼堂会餐”。委员长和副委员长虽然同处一室共度1939年的新年,但两人心思所想完全不同,只能说些客套话。据蒋介石日记所载,蒋在脑中“回忆起幼年在家度岁,团叙天伦之乐事,而今则兄妹俱亡矣,痛哉”。只是不知当时同坐的冯玉祥有没有看出来呢?

冯玉祥在年初一便重新投入到工作中,他又开始在“督练军队事”上操劳起来。与此同时,冯玉祥还不忘接受国际宣传处的“海外义卖献金事,写对联四幅”,并认为“抗日工作,不可一日稍懈也”。下午在与“布尔林”会面讨论战局,两人通过“在黑板上解释”,得出了“中国必胜,日本必败”的结论。

凭什么不能过春节?

陆军大学教育长万耀煌是坚定的“欢度除夕”主义者。由于国民政府曾下达过不过农历春节,只过公历元旦的公文,但实际上大部分军政要员在忙完年三十的工作后,依然在晚上或与家人、或与同僚欢度除夕。

万耀煌便是其中之一,他认为这个规定“只是表面文章,公务人员不能不服从政令,然每个家庭,都在过年,公教人员身在办公室,心神仍在家中,似乎任何人都不例外。”对此,万耀煌主张“旧年乃民间习俗,历代相传,应顺乎自然……不必勉强硬性禁止过‘旧年’”。有鉴于此,万耀煌在年三十这天下令陆军大学所有教职员生下午放假半天,年初一放假一天,到初二再“照常上课”。

万耀煌

当天晚上,万耀煌与同僚在陆军大学的食堂一起欢度新年,第二天一早则前往办公室独自办公。看着空旷冷清的陆军大学,万耀煌不禁想念起自己的妻子,想起她“喜欢热闹,只要有她在,就热闹非常”。然而“今年情形特别,大有触景生情之感”。

委座要我去“陪客”

作为蒋介石的亲随,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上校参谋唐纵在年三十依然不得歇息,这主要和2月17日新成立一个专门负责情报整理的第6组有关。这个组是侍从室第2组组长于达向蒋介石申请成立的,但在呈送报告时,于达不仅署了自己的名字,还把唐纵的名字加了上去。这就迫使唐纵不得不“拟写一个整理情报的办法”,结果获得蒋的认可,成为第6组组长的三名候选人之一。

正在视察抗日官兵的蒋介石

或许是蒋介石认为三名候选人资历尚浅,因此任命于达兼任组长,但第6组的工作,蒋介石实际上还是指定由唐纵负责,之后更是提拔他成为真正的第6组少将组长。

在年三十这一天,唐纵主要从事的就是第6组的筹备工作,尤其是在挑选参谋和秘书人员上颇费心思。但一天后,也就是年初一这一天,唐纵的角色就被完全改变了,因为这一天向蒋介石拜年的宾客络绎不绝,因此唐纵从上午11点开始,就被蒋命令“上去陪客”,如此这般一直忙碌到下午才得歇停。

享受了难得的两小时“懒床”

与高级将领相比,时任预备第2师中将师长兼衡山警备司令的陈明仁着实过了一回“团拜年”。

陈明仁

身为军人,尤其是战时军人,陈明仁像往常一样在早上七点就前往司令部“办公”,随后在下午前往县长公署和县党部拜访,一直忙到晚上七点才结束工作。随后他“请警备部全体职员来寓聚餐”,使自己的家人和部属,能在这个不平凡的战时新年中共贺新年。

年初一下雨了,陈明仁则懒了他一生中十分罕见的两个小时的床,直到九点才起床与前来拜年的友人会谈。春节的欢愉是短暂的,尤其是战争时期,因此到下午两点,他重新回到司令部开始办公,又继续回到了忙碌的战时工作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