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 关于乡村慢生活的一场具象化实验

澎湃新闻02-05 00:12 跟贴 4 条
一路跟着乞食的小狗,终于确定了我这个游客背包里连半根火腿肠也没有,便在白云源景区大门掉头离去。管理员一边撕下票根,一边告诉我,从夏季开始,它的口粮就会充足得多。那时开车前来避暑、玩水的游客,会让这里变成一个人丁兴旺的小村庄。

我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只要看一看白云源外那条10多公里的便道上开满的精品民宿、农家乐和餐馆,便可以想象旺季时这里的盛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冬季的白云源颇有几分仙气

浙江多山水。紧挨着富春江的白云源,其所在的高山与峡谷地带,人迹罕至,一千多米高的深山里森林密布,深潭碧水、溪水长流。但与陶渊明描述的桃花源不同的是,白云源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入世的地方,作为连接浙西浙东的交通要道,这里是浙西唐诗之路的起点,而唐代著名诗人方干也出生在景区里的白云村。

从富春江漫出的一条小河,一路蜿蜒,一直汇入白云源中那如镜的碧绿湖泊中。穿过长满青苔的石头,跟着溪流逆行向上,不多时便听到了瀑布的隆隆水声。冬季虽是枯水期,但大小龙门两条瀑布依然声势浩大,水流在石头的缝隙中彼此追赶、拍打,激起一片白色水雾,随即坠入深潭,一切又归于宁静。

小龙门瀑布

或许被“岩石上朵朵水花”的意象打动,2014年,三个决定在白云源开民宿的年轻人,将他们的房子取名为“岩朵山宿”。

他们的初衷很简单,都喜欢玩音乐,因此希望有个地方,能让他们无拘无束地弹弹琴唱唱歌,也能偶尔举办一些小型音乐会和分享会。“这几年我们也举行了一些活动,去年台风夜我们就办了场小型音乐会,本以为天气糟糕,活动怕是要泡汤,没想到大家都来了。他们说,很享受在山里唱歌听歌的感觉。”山宿的管理者Jason告诉我。

岩朵有各种年轻人喜爱的元素

这是当地诸多农家乐型民宿中,不太一样的一家。轻工业风格的三层小楼,有大大的落地窗和无印风的原木家具,在底楼不大但温馨的公共空间里,有音乐听,有电影看、有各种明信片和特产贩卖,也有可以摊开电脑和资料的大工作台,是年轻人喜欢的调调。开业几年来,虽然价格在白云源不算具有优势,但因其设计和品质一直很受自由行游客的欢迎。最近,岩朵的第二家店也在距白云源车程约十五分钟的石舍村开业,这是两间临江的白色客房,不设前台没有餐饮,预定事宜都在爱彼迎平台上搞定。

与白云源不同,石舍村的风景要开阔一些。这个有4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是富春江镇最偏远的行政村。疏落的村舍依山而建,有村里盛产红茶、毛竹和药材,胡庆余堂的药材基地就建在这里,不过游客最直观的感受恐怕还是村里保存完好的石舍古街与大量明清建筑群。这些老建筑如今已通过保护和修葺,配以统一的解说牌,以“旧瓶装新酒”的模式对游客开放,或是一处历史博物馆,或是一家特色餐厅,让村庄的历史与故事,以某种鲜活的方式,娓娓道来。

石舍村的道路都经过了统一铺整

白云源与石舍村都属于桐庐县富春江乡村慢生活体验区的一部分,这片总面积约为62平方公里的地方,还包括附近的芦茨村、茆坪村,以及严子陵钓台、江南龙门湾等景区。这也是浙江省政府批准的首个乡村慢生活体验试点区。

在体验区管委会的腾主任看来,富春江慢生活的特色在于人和山水之间无缝隙的接触和无芥蒂的交流,人能够直接地体验山水之美,乡野之趣。这是一种完整的生活方式,不是靠单一的住几天民宿吃一顿农家饭就能体验的。

乡村生活的慢与美究竟还是要落到细节上。在石舍村,我见到沿江道路被修整一新,配上了统一的垃圾桶和说明牌,所有的景点都可以通过微信扫一扫来收听语音解说。腾主任介绍,慢管委秉承着“规划引领、基础先行、生态保护、项目带动”的理念在管理和发展这一片区域。为改变体验区仅有嬉水、登山、步行等传统旅游项目,慢管委逐步引进了亲子运动、农业体验、手工作坊、文化创作等内容,同时利用体验区内农村文化礼堂、宗祠、书院等设施,引入电影、书吧、茶吧、咖啡吧等业态,目前已经开发形成蓝染、花道、茶道、瑜伽、乡村图书馆、禅修等20余项文化创意产业和旅游产品,每周末还会举办乡村集市,从而营造一种慢休闲、深度假的旅游氛围,增加游客停留时间,也进一步拉长餐饮、住宿等相关产业链。

冬季,芦茨湾的游船也休息了

几年来,这样的发展模式不仅使本地的旅游业蒸蒸日上,也促使不少走出去的当地人回归再创业。三村中规模最大的芦茨村,从十几年前就已是上海、杭州等地中老年人的农家乐后花园,尤其是夏天旺季时,定点班车每天清晨从上海人民广场发车,满载一车车游客而来。生意固然红火,但芦茨村也陷入了度假模式单一化的怪圈。忆松树岭民宿的老板看到了其中的商机。他本来在杭州做丝绸生意,在看到家乡发生的巨大变化后,于2016年回乡创业,把老房子改成了民宿对外营业。与芦茨村占比绝大多数走低价路线的农家乐不同的是,忆松树岭主张走高端路线,每间客房的定价都接近千元/晚。尽管收费不菲,还是吸引了不少讲究品质的自由行客人,在村里属于生意比较好的。自这家民宿开张以来,村里也陆续出现了好几家走精品路线的民宿,从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芦茨村住宿业被中低端农家乐垄断的局面。

马岭古道

一个成熟的业态,必定有多种模式多种选择,住宿餐饮是这样,风景亦是如此。冬季的芦茨村绝非旺季,芦茨湾的水虽碧绿生波,看着却也寒意刺骨。但比起夏季四处下饺子的盛况,或许也只有秋冬季,才更能感受到富春山居图里空灵的水墨意境。

走过晃晃悠悠的吊桥,便是建造历史也无从记载的马岭古道的起点。这条20多公里的古道,古时为连接金华和严州的主要驿道,客商市贾无不来往于此。古道蜿蜒于桐庐、建德、浦江三地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中,或穿行在竹海,或起伏于茶园,终点则是浦江县虞宅乡马岭脚村。

这是一条时而土路、时而鹅卵石铺就的古道,宽度不过1米出头,一旁是悬崖,一旁是一条深不见底的水渠。路虽有些窄,但胜在平坦好走。冬季又无人,唯有林间潺潺水声,声声鸟鸣。走了半刻钟,便有一处栏杆围起的危处。底下刀削斧凿的崖壁上悬落小股瀑布,直接坠落到碧绿的江水中,几十米的落差令人有几分头晕目眩。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芦茨村,快到蟹坑口的地界了。

芦茨湾一景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