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春节见闻:用力活过的十八线小城镇

虎嗅网02-04 18:29

我的家乡在大西北的一个偏僻的小城镇(科克库勒镇)里面,而我上学的地方是祖国的最东边。今年回家的交通工具采用的飞机,机票花了两千多,来回的话就得要四千多,每次买完回家的机票心里就要肉疼好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更加不幸的是去年十月份的时候天津航空公司做出调整,行李收取托运费,于是到了乌鲁木齐转机的时候又花了将近四百块钱,大西北的孩子回一次家真的挺不容易。

之前我坐火车回来过,花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沿途的风景从绿色草原一点点向荒漠过渡,手机的信号更是由4/G信号超棒,一直到慢慢的打不了游戏,最后到了西北那一块就变成了2G,后来有一节干脆就没有了信号连电话也打不出去,大西北地形复杂是诚然,但现在互联网时代了,科技发展的那么迅速,施工难度也大大降低,可是西北孩子回一趟家依然要比别人难上许多,真是让人无奈。

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下了机场又坐了三个小时的汽车才回到家里,路上打开手机发现网速慢的要死,一直是2G,后来据说外地的卡就是2G,本地的话就是3G,还有一些人就是4G。不是说西北早就是4G了么?之前又听说西北限速不给4G,现在部分地区又解除限制放开网速,反正不管怎么弄,这网速依然是有所延迟的。

回家以后免不了聚餐,一次和朋友一起吃火锅的时候,听朋友的姐夫说,西北这两年发展还是快,特别是西北的南方地区,一直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我在讨论声中不由得想起来这些年家乡的变化。

互联网能挣钱,还能讨媳妇

“你知道吗?你哥哥讨媳妇了。”妈妈乐呵呵地跟我提到这件事情,而我一脸诧异,因为哥哥之前谈了好几个女朋友都分手了,原因无外乎是没有稳定收入,这几年哥哥家里地红枣价格都很低不说,还有很多卖不完的剩下的,本地的竞争力太大了,大家家家都有地,卖红枣的地也多,这市场竞争就大,人口还少。

“你哥哥在网上开了一个网店,今年的红枣全卖出去了,按照这进度,没两年就能买房了。就连讨得媳妇儿也是网上认识的呢。”我立刻淘宝搜了一下果然能搜到,销量不低价格中上,但是差评有点多,大都是吐槽物流和服务之类的,毕竟这边交通确实不太好。

我想起来自己高中的时候班里经常有人买三只松鼠的干果,我也买了100多的,结果到货了以后发现就是我大西北产出的,而这些东西去外面买只需要一半左右的价格不到。

外地人卖西北的产品能把市场口碑都弄得这么好,西北本地却没有几个走出去的,主要应该还是对互联网的把握能力不够,地形偏僻思想也比较慢一些,互联网算是打开了一个缺口,看到了外部世界,冲击着旧思想的同时也看了差距。大伯算是这边种植者中思想较为先进的了,哥哥说卖的贵主要是因为邮费太贵了,他这样赚的也不多。

其实现在很多人都知道了网购这个东西,除却母亲那样不会玩智能机不会使用的人以外,依然很少有人网购,主要就是西北及偏远地区不包邮。我想买个小桌板,桌板10元,邮费就要50,买个辣条加上邮费要八百。

尽管有很多不利之处,互联网依然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周围人的经济发展,而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在努力进步,别人以更高的平台在更加迅速的进步,这样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乡里人的审美——没有洞的破洞裤

“妈,你这是干啥!?”还记得几年前的今天,我拿着一条被缝起来洞的破洞裤气急败坏问道,而我妈一脸生气地说,“你那裤子这一个洞,那一个洞地丢死人了穿出去,不知道还以为我们家穷的没裤子穿了。”当时的我不管怎么解释妈妈都是一脸嫌弃,我一己之力实在无法改变妈妈强硬的态度。

但是今年走在街上真得感慨现在的人越来越潮了,满大街时不时地都会响起“3,2,1,爱就像蓝天白云......”“我要送你99朵玫瑰!.......”抖音神曲不光征服了青少年,也征服了我家乡的父老乡亲们。

我的妈妈甚至可以接得住我抛出的“抖音梗”,以前连黑色都不让我穿的妈妈也会摸着我网购的衣服,说质量还不错,样式价格很划算让我再给她买一件。

“欢迎一九一九,今天的直播晚了,给大家唱首歌吧......”我的一个同学居然做起了主播,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我现在的粉丝快上万了呢。”她的娃娃音很受欢迎,穿着时尚身材娇小,经常会发一些美图,“我爸妈当然很反对了,他们那些老古董根本不懂什么嘛是时尚。”

乡亲们虽然变得越来越潮了,但是我知道我们永远也追不上时尚的脚步,在这个纷繁嘈杂的互联网世界,时尚下一秒就会变,但我依然相信有些经典是无法忘怀的,是历久弥新的。

就像美一样,每个时代对美的定义不同,所以流行的事物不同,但是翻开十年前二十年前甚至更早的书本我们看出,它总是会有规律的,就像我们今天看王祖贤的旧电影里的穿搭仍然不会觉得土,就像每隔几年格子样式就要流行一次。我想互联网时代也是有所规律的,软件和软件之间的规律,信息和信息之间的规律,把握了本质才能以不变应万变。

有网没网,回家过年

“来来来,小君这是你大姑,叫大姑好!看这个,这是你二舅......”

每次逢年过节的时候,我都得经历这么一番,不过现在可是有所不同了,因为网络视频已经可以打破空间的限制,将千里之外地大姑二舅和我们相连接,哪怕他们已经吃饭,而我还在睡觉。

现在过年全家人都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吃团圆饭过吉祥年,期间一定会有一个人打着视频跟远方的亲人视频直播年夜饭有多么丰盛,然后手机一个个地传过去,一个个地打招呼问候新年好,这样的过年也挺有意思的,毕竟在以前大家远隔千里,只能打个电话,信号还经常不太好,现在就方便多了。

“请赐我一张敬业福。”“主人快回来,有人揍你小鸡。”而蚂蚁森林也显示,忠臣(爸爸)在七点零三分来过,并偷走了我20g能量,谁能知道平时不苟言笑地父亲还会有这样的一面呢。

“哇,你看看你们!夫妻俩刚结婚能不能有点交流!有点沟通!背对背玩手机,你们这样沉浸在各自的世界多伤人心啊!”然而在我愤愤不平的吐槽声中,人家回了一句,“我们在打双排。”

网络的盛行使我家增加了不少新的娱乐模式,大众传媒的特点之一就是以其低廉的成本占用我们太多宝贵的时间,以前我当小学生的时候都在和朋友玩砸沙包,跳皮筋,现在的小盆友都在打王者荣耀和刺激战场。

我们无法判断这种娱乐模式的增加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主要还是要因人而异吧,因为网络和跳皮筋本质上有所相同,玩嗨了都会上瘾,都会耽误正事,所以有一颗坚定的信念很重要,玩游戏而不是让游戏玩你。

有了手机,感情变深?

“挂了挂了,长途话费贵,以后我们再聊吧,你多节约点钱,照顾好自己。”随着嘟嘟声以后,留下的是我无尽的惆怅和叹息。

当时央视过年的时候还有一个很好玩的广告,一个年轻人说,“爸爸妈妈新年快乐,祝你们万事如意寿比南山,我这边一切都很好,你们不用担心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你们也要多出去走走,春节就不回去了,这边太忙我明年一定回去,祝您二老身体愉快......”然后挂断电话,显示通话时间00:59。

现在网络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因为语音通话很大程度上取代了电话的使用,我们还经常可以三个人一起开个好友房斗地主,网络的普及让妈妈在地里也有网,可以随时保持联系。而我其实有时候很喜欢这种有点距离的亲情,比如我和爸爸见面的时候听到他唠叨总是会不耐烦,情绪都写在脸上,但是在微信上聊天好像这种不耐烦减少了很多,相反有些话反复地多看几遍还觉得很有道理。

仍然会有很多人吐槽互联网使原本亲密的亲情变得疏远,隔着机器的问候显得苍白,但是我认为苍白无力的从来不是网络或别的事物,而是人,不管是什么样的渠道,他都有它自身的弊端,同时也会有优点,但我相信只要你用心付出的一番心意,父母总是可以感受到的。

杂七杂八的背后

现在的时代进步发展太快,从没有手机到WiFi覆盖全村,从打不出去电话到现在视频直播,我们家在互联网的影响下改变很大,父母的知识储备都在增长着,而我们年轻一代却有很多人在这庞杂的信息当中失去了方向。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我们所处的互联网时代也是这样,网络的娱乐性使我们很难在大数据的情况下准确吸入对自己发展真正有意义的信息,更多的人被网上的别的诱惑所吸引,网络使太多的事情娱乐化,很多当红明星都是靠流量存活下来的,更有新型职业主播的诞生,但是钻研学问的人却越来越少了。

西北现在的发展相比十年前进步发展可以算是飞速了,但是距离内地依然还有很大的差距,网络为人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但是更深层的应该是思想观点的转变,很多人有了智能机依然改变不了内心深处的传统,比如最近刷爆朋友圈的《啥是佩奇》,爷爷为了给孙子过年制作了小猪佩奇的鼓风机,但是用上智能机的他依然在电影院里面大声地讲电话。

同时我们生活在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网络使得信息的可塑性大大增强,但同时也加深了我们与真实世界的距离,我们在网络上接触到的世界是经过太多的处理和加工之后的,很多信息的真实性也值得怀疑,我们不得不擦亮眼睛,在信息的海洋中搜索自己想要的。

例如我们刷了半天的手机,但是停下的时候,你会发现这半天刷的手机跟你今天一天的计划也许没有半点关系,也可能会有人说自己有在吸收知识,可是这样的吸收知识太过于低效,所以我希望使用网络的时候能够不忘初心,带着目的性去使用网络这个辅助工具,而不是被它所支配。

互联网为大西北的发展带来市场的同时也增加了挑战,国家对西北的扶持政策措施有很多,由于“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才都流出了西北,就使得西北地区没有人才,那没有人才,又何来的发展?这样的恶性循环不知道何时才能打破。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