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宵诡谈:"猪"唱主角的古代灵异故事

网易历史02-04 07:58 跟贴 1266 条

作者|盛文强,著有《海盗奇谭》《渔具列传》《海怪简史》《岛屿之书》《半岛手记》等。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故事发生在冬季,十二月,草木早已凋零,荒野中的野兽无处躲藏,齐襄公率众去姑棼(今山东博兴)围猎。正在飞马奔驰之际,前方斜刺里跑出一只野猪,拦住了齐襄公的去路。襄公的随从们说:“这是公子彭生。”

彭生是齐国有名的大力士,膂力过人,曾在齐襄公的指使之下,杀死了鲁国的鲁桓公。鲁桓公的妻子文姜是齐襄公的亲妹妹,齐襄公兄妹早有不伦之恋,妹妹和妹夫鲁桓公到齐国来,齐襄公留妹妹同宿,招致鲁桓公的不满,于是才有了齐桓公指使彭生杀妹夫的闹剧。鲁人前来问罪,齐襄公便把彭生当作替罪羊给杀了。

在围猎之际,野猪出现,襄公的随从发现的这只野猪的动作和神态与彭生类似,不觉大吃一惊,而齐襄公怒道:“彭生竟敢来见我。”于是抽弓搭箭去射,这只野猪“人立而啼”,用两只后腿着地,像人一样站起来大叫,襄公受惊,从车上掉下来,伤了脚。这次事件成为导火索,襄公所作所为本就为人不齿,围猎时遇到彭生鬼魂变成的野猪,更使得襄公的威信扫地。他的臣属公孙无知等人趁机作乱,杀死了襄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猪王之神,云南纸马

猪妖的出现,导致了齐国的一场灾祸,引起一连串的动荡。彭生是齐国的宗室,后人认为他死后鬼魂附着在野猪身上,来向襄公索命。这段轶事见于《左传》,后来又以稍异的形式收录在《史记》《搜神记》等书中,成为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与之相似的,还有《晋太康地志》所记的怪兽媪:“秦文公时,陈仓人猎得兽若彘,不知名,牵以献之。”这头形状像猪的怪兽,人们不知其名,路遇两童子,童子说:这只怪兽名叫“媪”,常在地下吸食死人脑,想要杀它,除非用柏树枝插它的头。媪也开口说道:这两个童子名叫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能双足站立、能开口说话,这样的猪已被视作妖怪,显然是猪妖的初级形态——蒙昧已开,成为精怪。

《山海经》中有豕身人面神:“苦山之首,自休与之山至于大騩之山,凡十有九山,千一百八十四里,其十六神者,皆豕身而人面。”这里有十六位山神都是人头猪身,已经有了变幻为人形的趋势,然而只有怪异的形象,而不知其行迹。

豕身人面神,清刊本《山海经存》
豕身人面神,明刊本《山海经绘图全像》

唐代牛僧孺《玄怪录》中有母猪迷惑人的故事,尹纵之住在中条山,月夜里鼓琴,有女子前来,自称是山下王氏之女,听到琴声,前来相见。尹纵之见此女“仪貌风态, 绰约异常,但耳稍黑”,夜间便留宿,第二天女子告辞,尹纵之要留下她的一只鞋,锁在柜子里,女子索要不得,愤愤而归。女子走后,尹纵之闻到床前有腥气,开柜子一看,女子的鞋已不在,而是一块猪蹄壳,地上有血迹,顺着血迹追到一猪圈中,见一大母猪,后右蹄无壳,见了纵之怒目而走,纵之让人将其射杀。猪妖迷人的故事,似乎与狐狸精迷人的故事大同小异,异类与人的交往多以悲剧收场,物类之间界限森严,各自属于不同的世界。

猪将军,新罗金庾信墓

《玄怪录》中还有一则乌将军的故事,却是一头野猪成精,不过这个野猪是公猪,也能变幻成人形,到人间作祟。故事说的是唐玄宗时的名臣郭元振年轻时即有勇有谋,一次夜行回家,见一座大宅,门户虚掩,东阁有女子哭泣之声。郭元振便问何故哭泣,女子说,本乡有乌将军神庙,乌将军是本地的神,能招致祸福,每年乡里都要挑选美貌少女嫁给乌将军,不然,灾祸便会降临。郭元振听了大怒,要为本地除去这一害。不多时,乌将军降临,火光照耀,车马煊赫,仆从甚众,郭元振出来相见,说愿给乌将军的喜事帮忙,乌将军高兴,趁着乌将军吃肉的时候,郭元振抓住了乌将军的手,挥刀斩断了手腕,乌将军逃走,他的仆从也四散而去。这时郭元振再看这只断手,居然是一只猪蹄。天亮之后,郭元振率领乡民,循着血迹前去寻找,血迹在一座荒冢前消失了,冢上有一破洞,人们扔进火把去照明,见一头大猪卧在血泊中,左前蹄齐根断掉,还在滴着血。这头大猪就是乌将军了,它冒着烟火冲出,却进入众人的包围圈,被当场击毙。人们对郭元振的勇猛和谋略都十分敬重,降妖除魔的经历成为郭的履历中闪光的一环。

猪八戒,禄是遒《中国民间信仰》

乌将军变成人形,蛊惑视听,已然是妖邪之流,而它的神通似乎并不太高,凡人也能出手将其击毙,其力量还是比较弱的。到后来《西游记》里出现了猪八戒,这是知名度最高的猪妖,也是法力高强的猪妖,据八戒的丈人高员外介绍:“初来时,是一条黑胖汉,后来就变做一个长嘴大耳朵的呆子,脑后又有一溜鬃毛,身体粗糙怕人,头脸就象个猪的模样。食肠却又甚大,一顿要吃三五斗米饭,早间点心,也得百十个烧饼”。猪八戒可不像乌将军那么好对付,与孙悟空打斗,从二更天达到了东方发白,才败回老巢去。猪八戒本是天蓬元帅,自然与寻常妖怪不同。在猪八戒身上,有着诸多人性的弱点,却出乎意料地赢得了人们的喜爱,因为这些弱点使他更像一个世俗中人。在乌将军与猪八戒之间,似乎存在某种隐秘的传承关系,比如贪淫好色,强抢民女,还有乌将军的痕迹。

六道轮回图,禄是遒《中国民间信仰》

南宋洪迈《夷坚志》认为岳飞是猪精下界,令人大跌眼镜。相传岳飞年轻时在相州做游徼,是掌管巡察缉捕之事的小吏。当地有一位舒翁善于相面,见到岳飞来,必然烹茶设宴相邀,席间神神秘秘地对岳飞说:“君乃猪精也。”说得岳飞一惊,舒翁继续说:“精灵在人间,必有异事,他日当为朝廷握十万之师,建功立业,位至三公。然猪之为物,未有善终,必为人屠宰,君如得志,宜早退步也。”其大意是说,你本是天上猪精下界,不久之后将带兵十万,为国家建立功勋,而猪的宿命难免被人宰杀,当得志之时,应该及早退身。岳飞听不以为然。岳飞后来被押在大理寺,大理寺卿周三畏夜间在大理寺走动,忽看见“古木下一物,似豕而角”,周三畏大为惊恐,停步不敢向前,眼见着“此物徐行,往狱旁小祠而隐”,后来又见到一次,据说这就是其真身。这种传闻应是后人穿凿附会,若按此逻辑,历代被杀的功臣,岂不都是猪精下界?

杜小雷,清刻本《聊斋志异图咏》

在古代志怪故事中,又有人变为猪的故事。《聊斋志异》中有《杜小雷》一篇,青州人杜小雷的母亲双目失明,杜虽然家贫,但对母亲极为孝顺。有一天,他要外出,买了肉交给老婆,让老婆包饺子给母亲吃,可这老婆最忤逆,切肉时居然掺进了屎壳郎,老母亲觉得恶臭,便把饺子藏了起来,等儿子回来,就拿出来给他看。杜小雷见了,回屋里就要打老婆,但又怕母亲听到,就上床躺着想办法。他老婆也自知理亏,不敢上床,在床下徘徊。过了一会儿,杜小雷听到床下有粗重的喘息,起来点亮蜡烛一看,一头猪在床下,两只脚还是人脚,才知道是妻子变成了猪。县令听说了,便派人将猪牵去游街示众,以警告世人。在山东这种礼教大省,自古便有劝人向孝的故事,与之相似的,还有《夷坚志》中的《潍州猪》,潍州即今山东潍坊,该地屠户在一块猪皮上发现了六个大字:“三年不孝父母”。人们争相传观,据说这猪的前世是人,因为不孝父母转世为猪。这类故事的教化倾向极为明显,已近乎咒骂,所谓的“现世报”,从叙事艺术的角度来说,这类故事往往是最差的。

清代聂璜的《海错图》中有一种水路两栖的猪妖,它在岸上时是野猪的样子,喜欢吃田里的稻谷,据说其前世是懒婆娘,因此农民将织布的机杼和缝补衣服的针线放在田里,野猪看到后就会迅速离开——这曾是它最为厌恶的活计。当野猪入海之后,身体会发生剧烈的变形,这种跨物种的变形在古人眼中简直是常态:“入海化为巨鱼,状如蛟螭而双乳垂腹”,这种怪鱼还保留了女性的特点,名曰“懒妇鱼”。在一系列复杂的转化之中,可以看出人们对野猪的认知,对野生动物的妖魔化由来已久,尤其是生性凶恶、相貌丑陋、为害一方者,更是难逃妖魔化的厄运。

妖豕兆灾,清光绪石印版《点石斋画报》

到了晚清,又有诸多猪生怪胎的传闻,也被视为猪妖。清光绪年间的《点石斋画报》中有不少这样的传闻,比如《妖豕兆灾》一篇,说的是安徽芜湖有一农夫李朝龄,他家有一头母猪,产下一胎,有小猪若干,其中有一只“人首猪身,双目灼灼”,令人看了心生畏惧,全家人都很害怕,认为这是不祥之兆。不多久,村里遭了火灾,全村的房屋都被焚毁。这种怪胎同样在出现在牛、羊、鸡、鸭等家畜家禽之中,应是“天人感应”思想在民间的泛滥。其说源于《尚书·洪范》,认为天与人相互感应,天能干预人事,人亦能感应上天,天子违背了天意,不仁不义,天就会出现灾异进行谴责和警告,如果政通人和,天就会降下祥瑞以鼓励。后来经董仲舒的宣扬,灾异和祥瑞成为历代不断上演的闹剧。而在民间,猪生怪胎也会被认为是不祥之兆。

值得注意的是,晚出的猪妖故事中,家猪似乎越来越多,而早期故事中以野猪居多。人类生存空间的扩张,山野猛兽的地盘愈发逼仄,孔武有力的野猪成精的故事,也鲜有出现,日常生活中的家猪成为故事的主角,惊心动魄的精神体验不再,而代之以日常琐碎,这是一种古老野性的衰微。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