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闷棍——打蒙英国海军的克罗默角夜战

点兵堂02-03 10:14 跟贴 123 条

1939年12月6日晚上,在英国诺福克郡克罗默角附近的海面上,轻风徐徐,月黑星稀。这里是英国东海岸的重要航道。由于海岸线外不远处就有大片浅滩沙洲,威胁着航船的安全,所以英国人在靠近海岸一侧的浅滩处设置了灯塔船。南来北往的航船,都必须借助这些灯塔船的导航,才能确保自己沿着浅滩之间的狭窄海峡行驶,避免触礁搁浅。但是既然有船舶密集出没,那么在战时也就成为德国海军的理想攻击目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克罗默角夜战的位置,见箭头所示意

接近凌晨时分,两个黑影在飘散着薄雾的海面上时隐时现。其中,开在前面的是德国海军Z10号驱逐舰。紧随其后的,则是Z12号。由于实力对比悬殊,德国人当然不敢在大白天跑到英国人的家门口撒野。因此他们组织了这支单薄的小舰队,趁夜来此布设水雷——由Z10护航,Z12布雷。

这些德国驱逐舰素以吨位大、火力强、速度快著称。但各种机械故障层出不穷。其中大多数故障都与其采用的高温高压蒸汽轮机有关。这种动力系统在性能上有明显的优越性:从冷启动状态到达到最大输出功率,最快只需要45分钟。但是另一方面,这种动力系统故障频繁。最常见的就是因高温蒸汽导致的锅炉管道爆裂。此时,德国水兵不得不关闭锅炉,然后穿着厚重的防护服,匍匐潜入逼仄的锅炉舱,将爆裂的管道拆卸下来,然后在破洞上简单的打个补丁。同时,通过将新鲜空气引入锅炉内为其降温。如果一切顺利,两三个小时之后,这台锅炉即可重新启动。但是即便如此,这个修理过程也意味着舰船至少暂时要丧失部分动力。可以想象,如果在敌方水域出现这种事情,后果难料。

德国舰队的旗舰,负责护卫的Z10号驱逐舰。

于是乎,每一次出海作战时,德军官兵都要提心吊胆。他们不仅要做好随时与敌人战斗的准备,同时还要随时应对任何机械故障。事实上,就在几个小时之前,这支德国舰队还有3艘驱逐舰。但是在启航后不久,另外一艘负责布雷的Z11号就因为一根锅炉管道爆裂,不得不放弃任务,中途返航。结果,这支小部队手中可用的布雷兵力瞬间减半。

所以,这次布雷行动是一件需要鼓足勇气的事情。毕竟,偷偷摸摸溜到敌人的大门外,一旦暴露行迹,后果凶多吉少。而且既然要在英国人的灯塔照耀下布雷,被发现的概率也很大。为此,两舰上的所有官兵都已进入战斗岗位,随时应对任何不测。

在Z10号驱逐舰上,一名瞭望哨突然报告道:“左舷10度出现亮光。”正在舰桥内观察海图的导航军官立即意识到:“那是灯塔发出的灯光。”与此同时,声纳兵也传来报告:声纳探测显示,当前水深24.5米,海底地形平坦。基于海图的计算,以及当前的观察结果,这名导航军官得出结论:舰队已经接近目的地;一切正在按计划进行。唯一的疑虑在于,灯塔发出的光亮并不像原先预想的那么亮。要么是海上的雾气阻挡了视线;要么就是英国人已经有所警觉,故意降低了灯塔的光亮。如果是前者,那还好说。而如果是后者,就不太妙了。

负责布雷的Z12号驱逐舰立下战功。

就在导航军官陷入沉思之际,身后传来了第4驱逐舰支队指挥官埃里克·贝中校的声音:“事情进展如何?”“一切正常。长官!”双方的语气都很平静,与此时此地的气氛完全不相称。事实上,整个舰队上下都处于紧张的气氛中。

7日凌晨1点14分,Z10号上的了望哨再次报告:“左舷方向出现一艘亮着灯的商船。航向东南。”很快,又有两艘敌船被发现,只不过它们的航向正好相反。这些观测结果表明,德国人已经闯入了繁忙的英国商业航线——这也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不过,这也意味着岸上的灯塔有可能会照亮他们。为了力求隐蔽,德国人熄灭了船上的所有灯火。甚至连雪茄烟的火苗都被掐灭。唯有船尾被螺旋桨搅动之后的浪花和尾流,依然有可能令其暴露。这个问题只能通过减速才能稍有缓解,不可能完全消除。

埃里克·贝。德国海军中的驱逐舰专家。最终于1943年圣诞节随“沙恩霍斯特”号战沉。

因此,贝中校毫不犹豫地下令道:“呼叫古斯塔夫,减速至15节。”“古斯塔夫”是Z12号驱逐舰的代号,此时它正跟随在Z10号身后。两艘军舰转向向南,航行了50分钟,前往布雷行动的起始点。凌晨2点05分,Z10号上的瞭望员已能清楚看到,英国人的灯塔船距离自己只有3海里。他们算是真正算是闯入了英国领海。与此同时,Z12号驱逐舰发现身后有异常。一名望哨报告称:“两艘商船正在由北向南,接近中。”但是很快,他再度报告称:“他所发现的商船正在转向,原路返回。”舰长施密特少校立刻紧张起来。难道被发现了?以至于这些商船接到了警报正在逃离?要知道,根据常识,在15000米距离上,英国人要想看见全身漆黑的德国驱逐舰,几乎是不可能的。

迟疑不决之际,德国舰队已经于2点12分抵达布雷起始点。既然没有出现新情况,德国人还是决定按计划开始布雷。两舰同时转向,由南往北。同时Z10号转至外侧,以掩护Z12号。在后者的甲板上,76枚水雷整齐地排放在轨道上。技术人员已经对这些水雷做了最后检查。随后,一个6人小组奋力将这些有一人高的水雷在轨道上拖行,直至推入舰尾的波涛中。在寒冷而颠簸的军舰上,这无疑是一个为危险的脏活。

正在装载水雷的德国驱逐舰

就这样,一个接着一个,水雷无声无息地沉入海底。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直至13分钟后。当投放第61个水雷时,突然出现紧急情况。在距离船尾一百米开外,一声巨响,火光冲天。巨大的水柱腾空而起。爆炸如此强烈,以至于船上的每一个人都下意识地紧紧抓住扶手。许多人以为船只被鱼雷或者水雷击中。许多人立刻猜测:是否刚刚投放的水雷未能以正确姿态沉入海床上,以至于被引爆了?

无论如何,各部门很快传来消息:包括引擎在内,船上所有设备一切正常。这无疑让大家松了口气。但是在海岸上,事情就不妙了。刚才的爆炸显然引起了英国人的注意。灯火闪耀,汽车喇叭声时有所闻。德国水兵甚至能够清楚看到,在海岸公路上行驶的汽车全都停了下来。人们下车驻足观看——而车灯正对着海面!船上的所有人都认为,这些灯光很快就会照亮军舰。他们的神经因此紧张到了极点。舰长施密特少校唯有对手下安慰道:“他们会以为那是一场空袭……就算他们看到了我们,他们也会以为我们是一艘英国驱逐舰。他们决不会想到,我们竟会来到他们的眼皮底下。”所以“别担心!继续布雷。”

但是在2点36分,又有一枚水雷爆炸。这次由于距离灯塔如此之近,岸上的英国人终于敲响了警钟。对德国人而言,暴露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了。好在布雷行动已临近尾声。德国水兵匆匆将最后一颗水雷丢入水中。然后,Z12号立即离开海岸,前去与旗舰会合。它们以26节的速度一路向北,打算绕过长长的浅滩,尽快抵达开阔海域,然后返航。

此时的海面上的雾气已经消散,云淡风轻。月亮在东方的天际中时隐时现。就在德国人准备收工之际,敌人不期而至。2点54分,Z12号的了望哨突然发出警报:“120度方向出现两个黑影。距离5海里。”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很快,了望哨再次报告:“敌方领航舰已经打开尾灯。”很明显,英国人在自家门口航行,因而颇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在夜间航行时开灯,以避免与后方的船只发生碰撞事故。又观察了几分钟,德国人发现,目标与自己的相对位置没有改变。那就是说,他们与自己保持着平行航向,而且同样是在高速航行。显然,民船是不可能以如此航速行驶的。所以眼前的目标必定是敌舰。在Z12号上,火控军官通过自己的观瞄系统最终确认,目标是两艘英国驱逐舰。

这个判断相当准确。走在前面的是英国驱逐舰“朱诺”号,紧随其后的则是驱逐舰“泽西”号。由于两个月来不断有船只在英国海岸遇袭,皇家海军认定是德国潜艇所为,所以决定加强海岸线附近的夜间巡逻。这两艘驱逐舰正是巡逻兵力的一部分。但是英国人做梦也没想到,发动袭击的,其实是德国驱逐舰,而不是潜艇。所以被刚才的爆炸声吸引过来的时候,它们对于近在眼前的危险仍然毫无察觉。

Z10号驱逐舰在战斗中的艺术画

另一方面,德国人这边的气氛也相当紧张。为了保持隐蔽,贝不能通过灯光信号与身后的Z12号联系。他只能冒险打开短波无线电,以协调两舰的攻击行动。而且,在距离敌人海岸如此之近的敌方,根本不能开炮射击。那样无异于自我暴露。鱼雷是德国人唯一的武器。

德国舰队加速至36节,同时不断微调航向,以便获取有利的鱼雷发射阵位。到3点15分,他们已经追上了目标。而后者直至此时仍然蒙在鼓里。贝毫不犹豫地下令攻击。在Z12号驱逐舰上,鱼雷军官开始设定参数:“目标航速26节。方位角80度。距离5300米。鱼雷航速40节;深度设定3米。散布值5。”最后一个参数意味着当4枚鱼雷发射并航行了1000米时,彼此之间的横向距离为50米。最后,当一切准备就绪,最后一道命令就是:“发射!”

一旦鱼雷发射完毕,德舰立即转向向东,试图从英舰身后横穿而过,溜之大吉。与此同时,他们也在焦急地等待着结果。按照计算,鱼雷在射出之后3分钟,就应该命中目标。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又过了30秒,一切仍然如故。就在德国人准备放弃之际,敌舰队中的第二艘军舰突然发生爆炸。显然,德国人对于距离估算有误。实际距离要比观测值更远,以至于鱼雷又多跑了一会儿。能够命中多少有些运气的成分。

双方战斗态势图

在英国这边,倒霉蛋则是驱逐舰“泽西”号。该舰是于1939年4月刚刚服役的新舰。舰上官兵也明显缺乏经验。事实上,该舰的声纳兵此前已经监听到了鱼雷航行的声音。但是辨识声音耗费了关键的两分钟。直至鱼雷进至距离军舰约100米处,英舰上的瞭望哨才注意到鱼雷的尾迹。他立即发出警报。军舰也随即全力左转。但是为时已晚。鱼雷命中了左舷后侧舰体。爆炸本身的损伤并不严重。但是由于部分燃料被引燃,舰体后部陷于火海。火焰窜至超过百米的高度,以至于周围的海上都被照亮。而军舰本身也瘫痪在了海面上。

直至此时,英国人仍然搞不清楚状况。在“泽西”号中雷前的一刻,“朱诺”号的瞭望哨曾报告说自己看到了某个黑影。正当舰长准备进一步关注这个报告时,身后传来的爆炸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迅速指挥“朱诺”号展开反潜搜索。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而趁此机会,德国舰队消失在了夜幕中。

倒霉的英国驱逐舰“泽西”号

至此,战斗以德国人的胜利告终。他们不仅有惊无险地完成了布雷任务,还暗算了一艘英国驱逐舰。“泽西”号在海上漂了几个小时,直至天亮才被救助拖船拖回基地。全舰共有10名官兵阵亡。军舰不得不大修9个月。

更重要的是,德国人成功保住了秘密。可以想象,如果德国人的攻击再稍微晚一会儿,英国人很可能就会察觉出德国驱逐舰的蛛丝马迹。但在毫厘之间,英国人错失了发现德国驱逐舰的机会。以至于后者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又实施了六次布雷行动。所有这一切甚至到等到战后才能真相大白。

作者:孙晓翔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