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瓦岗寨探微:程咬金真是猛挥板斧的莽夫吗?

网易历史02-03 09:54 跟贴 261 条

本文节选自《唐开国》,作者:于赓哲,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李密和翟让完全是不同层面的人。李密心高气傲,天然带着关陇集团子弟的骄傲感,并且始终持有逐鹿中原、称霸天下的雄心抱负。而翟让则如黄君汉所说,表面看起来有英雄气,实际上却是个胸无大志、骨子里缺乏霸气的人。他的目标也很简单,就是在战乱中拉起一支队伍来求活命,而不是夺取江山。所以翟让做事格局不高,也没有李密那么狠,这一点在平时也就罢了,但在战乱年代却是要命的。

李密的心思是进入瓦岗军,并且想掌握大权。他劝说翟让夺取天下那些话,翟让一口回绝。但是回过头来又百味杂陈,要说想法吧,说有也有,要说胆量吧,还真欠点,尤其对于这个李密,翟让不知道该接纳还是拒绝,李密来了,要么树大招风,招来隋军疯狂攻击,要么帮助瓦岗军壮大,而自己能力、出身又低于此人,该怎么办?

翟让身边有军师贾雄,贾雄善于占卜,这个人说话翟让都听,于是翟让将贾雄找来商议。他不知道,贾雄已经暗地里与李密结交。贾雄听翟让说完就说:李密的主意很对,吉不可言。但是要实现这样的大业,您一个人不行,必须有李密这个贵人相助。

翟让问:如果此事能成,那么蒲山公(李密)自立好了,为什么要来找我?

贾雄说:这您有所不知。您姓翟,翟的意思是水面湖泊,李密家封号是蒲山公,蒲是水草,无水不活,所以他需要您。

贾雄这番话用意在于劝说翟让接纳李密,既赞成李密的雄伟计划,又给翟让吃定心丸,即李密不能僭越你。

翟让听了这番话,终于下定决心,完全接纳了李密,而且与李密之间关系也越来越好。这一期间,李密为瓦岗军做出了巨大贡献,主要的功绩有两个:

其一,歼灭张须陀。

李密在瓦岗军期间最出彩的一件事情就是和张须陀的大海寺战役。张须陀是隋末农民起义过程当中官府军队这边涌现出来的一颗将星。农民起义刚起来的时候,地方官无力弹压,人心怯战。但是张须陀不一样,此人是一员悍将,打起仗勇猛无比,而且深受部下爱戴。他胆量过人,见敌必战,甚至曾一个人率五个骑兵挑战对方两万人,差点丢了性命。当时整个中原地区,官府军队将领里表现最抢眼的就是他。兵锋所向,农民起义军无不胆寒。他手下还有两员名将——罗士信、秦琼,这两人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干出来的。张须陀曾率领军队与农民军首领卢明月率领的十余万大军对峙,张须陀这边只有一万余人,不出奇兵无以制胜,于是张须陀决定佯败,将敌军主力吸引走,然后以一千精兵奇袭敌军大营,罗士信和秦琼主动请缨,指挥这一千人。

正面阵地上,张须陀率军队佯装粮尽退兵,卢明月果然紧追不舍,罗士信、秦琼率领一千人埋伏在芦苇中,等敌人主力过去了立即直奔敌人大营,大营栅门紧闭,罗士信、秦琼身手敏捷,爬上敌楼,格杀数人,敌人大乱;两人一路砍杀来到大门前,将门打开,将士们蜂拥而入,并且四处放火,卢明月又想回军拯救大营,结果被张须陀在背后追杀,最后只剩几百人逃脱,隋军大胜。秦琼在这场战役里一战成名。

此时张须陀奉命进攻翟让,翟让曾经被张须陀击败过,非常害怕,想逃到远处去。李密说:“须陀勇而无谋,兵又骤胜,既骄且狠,可一战而擒。公但列阵以待,为公破之。”(《旧唐书·李密传》)结果双方交战,李密率军埋伏在大海寺以北密林中,翟让正面接敌,张须陀一看是翟让,手下败将,非常轻视他。翟让佯装败北,张须陀在后面紧追不舍,李密从密林中冲出,袭击隋军背后,张须陀大败,李密将张须陀部队包围起来,张须陀本来已经杀出重围,但是为了救部下,又跃马重返包围圈冲杀数次,最终战死。张须陀的阵亡对隋王朝来说是个巨大的损失。他的部下伤亡惨重,但是秦琼和罗士信都逃了出来,投奔另一个隋军将领裴仁基。

这一仗,李密击败了翟让从未战胜过的敌人张须陀,不仅使隋朝官府军队蒙受了巨大损失,而且也让翟让心服口服。从此翟让让李密单独建牙,其部队番号是“蒲山公营”。李密充分展现了自己治军的手段与魄力。他恩威并用,平时生活俭朴,获取了财宝都转手赐给将士们,人人为之所用。而且号令严明,即便是盛夏季节,听到蒲山公军令,将士们都如同寒冬里一般瑟瑟发抖。

翟让部队与李密部队不断有小摩擦,但是李密约束甚严,将士们不敢和翟让部下起冲突。翟让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复杂心理,对李密说:现在军粮资储都有了,我想率领部队回瓦岗,你要想跟着来就来,如果不来,听凭你自由行动,咱们从此就告别了。

于是他率领着部队向东撤退。而李密却引兵向西,一路攻城略地,更加壮大。翟让不久后悔了,又来与李密会合。翟让这样做,充分体现出他目的性不明确、做事优柔寡断的弱点,而且三来两去,让自己的权威也受到了损伤。

其二,攻克兴洛仓。

当时隋炀帝已经退居到江都。洛阳有越王镇守。李密就与翟让谋划,想袭击洛阳,一举拿下。并且事先派人前往洛阳侦察虚实。没想到被洛阳方面察觉,加强了戒备,并且派使者前往江都汇报隋炀帝。李密对翟让说:事已至此,不得不发。如今最重要的是粮食,老百姓没粮吃,人心惶惶。距离东都约百里有兴洛仓,素无戒备,兵力也不多,不如攻击那里。获取了粮仓,我们也就有了最大的资本,百万之众,一朝可集!

翟让听了,敬佩不已。他请李密为前军,自己为后军,拣选了七千精兵,长途奔袭兴洛仓。

兴洛仓位于今河南省郑州市巩义河洛镇,土层高厚,是建立粮仓的理想地点。它储存的主要是利用大运河自华北和南方运来的粮食。从这里顺洛河逆水而上可达洛阳,地理位置十分关键。隋大业二年兴建兴洛仓,仓城周围二十余里,共有三千口地窖,设兵千人防守,当时全国有六大粮仓,而兴洛仓是最大的粮仓。

李密和翟让顺利攻破了仓城,占有了所有粮食。中原地区的老百姓听说之后,拖家带口赶往兴洛仓。隋朝靠横征暴敛聚敛起来的粮食被李密分发给大家,据说只要体力能跟上,拿多少无人阻拦,老百姓欣喜若狂。此时瓦岗军抓住时机扩军,结果大批民众加入队伍,部队日益壮大,已经发展为当时全天下屈指可数的大武装集团。此役李密功不可没。

瓦岗军在洛阳城外围如此大张旗鼓,使得镇守洛阳的越王侗感到不安。他想趁瓦岗军立足未稳,抢先攻击。于是派出刘长恭、裴仁基等率军两万五千讨伐李密。当时洛阳城内情报不灵,很多人对瓦岗军的实力没有清醒的认识,以为瓦岗军和其他流民武装一样,不过是因为饥饿而抢劫官仓的乌合之众罢了,所以出师的时候颇有轻敌之心。而且国子三馆(隋以国子、太学、四门为三馆)学士、贵族子弟纷纷加入队伍,想博取点军功,以求日后飞黄腾达。军队浩浩荡荡开出洛阳,锣鼓喧天,衣甲鲜亮,直奔兴洛仓而来。

李密和翟让决心正面迎敌。他们充分利用地形,精选精锐,分成十队,以六队吸引敌人,四队埋伏。隋军轻敌,不顾本身又累又饿,对翟让发动了进攻。翟让佯败,吸引对方追击,而李密率领伏兵从横侧方向冲入敌阵,敌人阵形拉得太长,首尾不得相顾,被瓦岗军分割成几个部分,分别歼灭。刘长恭脱掉将帅军服逃走,士兵死亡十之五六。经此一役,瓦岗军在洛阳城外围站稳了脚跟。

至于隋军另一个将领裴仁基,他所率领的部队迟到了,没有及时赶到战场,这在战时是大罪,而且裴仁基与监军御史萧怀静素有矛盾,裴仁基清楚,萧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整死自己。就在此时,李密派人来秘密联络,裴仁基最后决心投奔瓦岗军,于是他在虎牢关举事,杀死萧怀静,将虎牢关献给了瓦岗军。

对于李密来说,收降裴仁基还有个惊喜,那就是得到了秦琼和程咬金。秦琼在张须陀死后一直追随裴仁基,此时秦琼加入了农民军。史书记载说:“密得叔宝大喜,以为帐内骠骑,待之甚厚。”(《旧唐书·秦叔宝传》)封官赏赐,给了很高的礼遇。李密选军中最精锐的士兵八千人分给四骠骑,号称“内军”,常说:“此八千人足当百万。”当时他手下有所谓四大骠骑将军,秦琼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人就是程咬金。

疑问之一:程咬金的真实形象是否是《隋唐演义》里描绘的混世魔王?

程咬金因为《隋唐演义》的缘故家喻户晓。在民间文学里,程咬金是完完全全的草根出身。说他家住济南,幼年丧父,跟着母亲逃荒到了山东历城,后来还贩过私盐,打死过官府的捕快,坐了大牢云云。那么真实情况呢?

程咬金是山东人没错,他的墓志已经出土,根据墓志记载,他的曾祖名叫程兴,祖父名程哲,都是北齐官员,尤其是他爸爸程娄,是北齐济州大中正。这个官名说明他家是地方豪族。为什么呢?因为“大中正”这个官职负责点评地方上的人物,评定他们的等级,朝廷根据他们的评判任命官员,而这个职务历来是给地方豪族留着的。《新唐书》说大中正“皆取著姓士族为之,以定门胄,品藻人物” (《新唐书·柳冲传》),这就说明程家是济州地方大族。

北齐被北周灭了之后,程家家道败落,到了程咬金这一辈,可以说是完全的草根出身。隋末农民大起义的时候,程咬金挺身而出,《旧唐书》记载说他“聚徒数百,共保乡里,以备他盗”。在那个战乱年代,能够拉起一支人马的往往都是些地方上有身份、有名望的人,程咬金如此顺利就聚集了数百人,可能与他家很久以来积攒的名望和社会地位有关。

民间文学里的程咬金有一个外号——三板斧。据说程咬金善于用板斧,见到敌人就劈将过去,就三招,但是真实情况呢?《旧唐书·程知节传》说:“少骁勇,善用马矟。”也就是说程咬金善于用长矛,而且是骑马作战。没有记载说程咬金善于使用板斧这种很有江湖气息的武器。

瓦岗军就这样发展壮大成中原地区第一大起义军。翟让此时已经甘居次席。他推李密为主,上尊号为魏国公,设坛场即位,称元年。请大家注意,此时的李密还是不敢称帝,原因很简单——称帝树大招风,不仅是隋朝,天下各路义军也会把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所以李密还是没有公开打出取代隋朝的旗号。魏公府称行军元帅府,设置三司、六卫,这实际上是在模仿朝廷设置。拜翟让为上柱国、司徒、东郡公,以单雄信为左武侯大将军,徐世勣为右武侯大将军,《资治通鉴》记载说:“于是赵、魏以南,江、淮以北,群盗莫不响应。”鼎盛时期,河南大部分州县都落到了瓦岗军手里,兵力多达数十万。

疑问之二:同时期的李渊在做什么?

隋炀帝从雁门城解围脱险之后,动身前往东都洛阳,不久又前往江都,直到死在那里。离开雁门城的时候,他下令让李渊率领太原兵马,与马邑郡守王仁恭一起镇守北部边境,防御突厥。

在马邑,李渊和王仁恭兵力加起来不过区区五千人。王仁恭怯战,而李渊则胸有成竹,认为兵贵精而不贵多,他对王仁恭说:突厥所长乃是骑射,机动力强,风驰电掣,居无定所,出没无常,所以我们与之作战罕有胜绩。但是,如果我们模仿他们组成一支部队,揣摩其动机,预测其规律,他们也就没有便宜可占。现在圣上远在江淮,我们若不发奋自强,恐怕死无葬身之地。王仁恭听了频频点头。

于是李渊在五千兵马中挑选了善射、骑术好的两千人组成一支新型部队,他们从武器装备到饮食起居都模仿突厥,逐水草而居,并且远置斥候,掌握突厥动态。有时遇到突厥侦察兵,李渊也不动声色,继续驰骋射猎。李渊善射,箭无虚发,常常引得自己人和突厥侦察兵惊叹。

有时候李渊的部队走在草原上,突厥人远远望去,觉得衣着、行为都像是自己人,所以常常不戒备。后来李渊趁突厥人放松警惕,发动突然袭击,突厥人败北,被斩首近千人,特勤所乘马匹也被李渊俘虏,李渊部队士气大振,而突厥人长时间不敢南下。

当时太原附近有一股号称“历山飞”的武装力量,在上党、西河一带活动,阻断太原通往长安和洛阳的道路。大业十三年(617年),隋炀帝任命李渊为太原留守,总负责今山西地区的军事行动。这是一个重要职务,李渊心中窃喜,对儿子李世民说:“唐固吾国,太原即其地焉。今我来斯,是为天与。与而不取,祸将斯及。”(《大唐创业起居注》卷一)山西地区上古称唐,李渊家世代封号唐国公,所以被封到此地担任留守,李渊心花怒放,认为是天意。

疑问三:隋炀帝真的对李渊放心了吗?

其实形势有微妙之处——微妙在隋炀帝同时委任了王威、高君雅为李渊的副手。这两人并不是李渊的人,而是效忠隋炀帝的人,换句话说,隋炀帝任命李渊为太原留守,是因为李渊的才略胆识可以应对突厥,但是隋炀帝对李渊的猜忌并没有因此减少,所以在李渊身边布置这两人,以充当眼线,并行监督之事。

李渊开始剿灭历山飞。历山飞兵力多达数万,机动性强,而且善于攻城,不仅攻破上党城,还在太原附近击败隋军潘长文部,并将潘长文斩首,士气大振。李渊率领军队前来镇压,在雀鼠谷与敌人遭遇,当时历山飞有兵力两万余人,而李渊只有五千,王威及三军将士均面有难色,李渊安慰他们说:敌众虽多,却是乌合之众,尤其是接连战胜,已经成了骄兵,我们与之斗智不斗勇!

李渊将部队分为大小两部分,大部队由王威率领,位居阵地中央,李渊自己率领数百人,分为左右队,部署在大部队两侧。尤其令人不解的是,他将自己的私人旗帜放在了大部队中央。

战斗一开始,历山飞认为李渊在中军,于是以主力攻击中央,精锐尽出,王威支撑不住,不断后撤,敌人杀入了李渊部队的阵地,发现了大批粮草辎重。这些人都是草莽出身,本来就爱财好财,看到这么多财物,竟然不顾战场纪律,纷纷下马抢夺辎重。李渊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他一挥手,左右两队包抄敌后,向乱哄哄的敌军射过去一阵箭雨,敌众大乱,李渊指挥部队跃马扬刀冲入敌人阵营之中,历山飞大败,死伤众多,拖家带口投降的多达数万人。

但是李渊兵力太少的缺陷很快就给他惹来了麻烦。就在他对付历山飞的同时,突厥得知消息,知道李渊率兵南下了,于是趁机进攻马邑,王仁恭和高君雅负责马邑防守,但是力不从心,多次战败。隋炀帝得知消息,认为李渊和王仁恭镇守边关不力,理应法办,于是派遣使者来到太原,将李渊拘捕,而王仁恭被认为是战败的直接责任人,竟然被皇帝要求处死。

在此之后,李渊、王仁恭可能是通过某种运作逃脱了处罚,但是李渊还是心有余悸。他觉得,自己名应图谶,又来到太原这个重镇,一定是遭到很多人尤其是皇帝的猜忌。当时长子李建成在河东,身边只有二子李世民,李渊悄悄对李世民说:“隋历将尽,吾家继膺符命,不早起兵者,顾尔兄弟未集耳。今遭羑里之厄,尔昆季须会盟津之师,不得同受孥戮,家破身亡,为英雄所笑。”(《大唐创业起居注》卷一)。他已经下定决心,要举事了,否则夜长梦多,隋炀帝早晚还会有针对自己的举措,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放手一搏。他对李世民表示,隋朝德运已终,自己已经下定举兵的决心,他决心把儿子们派出去,汇集天下英雄。“羑里之厄”借用了周文王典故,指的是自己与周文王一样在暴君手里遭受牢狱之灾,“盟津之师”借用了周武王的典故,暗示他要让儿子们分头行动,召集各地人马,共同举事。

事已至此,李渊已经别无选择,他要求李建成和李元吉在河东招纳豪杰,让李世民在太原密招友军,又派人前往长安,秘密通知自己的女婿柴绍赶往太原协助举事。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突然一个消息传来——有人泄密,并且已经赶往江都,去向皇帝汇报李渊谋反,李渊闻听大惊失色。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