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守自盗:民国年间的故宫惊天舞弊案

团结报文史e家01-31 11:09 跟贴 157 条

1933年8月,国民党政府司法院副院长张继的夫人崔振华,控告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秘书长李宗侗等涉嫌非法侵占、盗卖故宫古物。一时舆论哗然,轰动全国。当时的各大报刊纷纷连续报道此案,《北洋画报》则独辟蹊径,撰文介绍了该案中两主角易培基和李宗侗,字里行间无不透露出对他们的痛恨和厌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33年9月16日《北洋画报》中《故宫案中案之主角》一文

案情始末

接到控告后,监察委员周利生经过多方调查,认为故宫出售的金器有问题:一、出售金器理事会并无决议,行政院也未批准;二、出售的金器是进贡物品,成色高,而处理时售价太低;三、出售了有历史艺术价值的金八仙碗等;该院秘书长李宗侗利用职权,曾先后三次以低价购得该院物品3000余件,牟取私利。

1933年10月14日,易培基正式辞去了故宫博物院院长职务,李宗侗也随即辞职。1934年10月,江宁地方法院检察官对易培基、李宗侗等人提起公诉,指控易培基“陆续将保管之珠宝部分盗取真珠1319粒,宝石526颗,以假珠调换真珠者9606颗,以假宝石调换真宝石3251颗,其余将原件内拆去珠宝配件者1496处”。1935年12月,法院聘请书画家黄宾虹协助鉴定故宫书画真伪。黄宾虹于次年先后在京、沪等地鉴定,并将认定的赝品、伪作几十箱封存起来,作为易培基盗宝的罪证。据此,法院认为,故宫藏品不应有假,有假即为易培基等人以伪易真所致。

1937年9月30日,江宁地方法院检察官对易培基、李宗侗和故宫博物院秘书吴瀛3人提起公诉。但因当时易培基已经去世,且上海战事正酣,南京政局危急,国民政府主要机关忙于西迁,无暇顾及此案。

1948年1月9日,《南京人报》刊登一则题为《易培基案不予受理》的消息,文称因“业已赦免”,“李宗侗、吴瀛免诉;易培基部分不受理”。

新中国成立后,该案数名当事人以不同形式承认易培基在故宫盗宝案中是冤枉的,这起案件实为故宫院长易培基与副院长张继之间的一场权利纷争。

李宗侗其人

1933年8月24日《北洋画报》发表了署名“我闻”的《关于故宫案中之李宗侗》一文,披露了李宗侗与易培基、李石曾等人的关系。

1933年8月24日《北洋画工画报》中的《故宫案中之李宗侗》一文

因故宫舞弊案嫌疑被指控和通缉的故宫博物院秘书长李宗侗,字玄伯,河北高阳人,为清朝名臣李鸿藻之孙、南皮张之万外孙。其父李符曾为李石曾兄长,与袁世凯、徐世昌结拜兄弟。李符曾以逊清名臣之后自居,颇不以李石曾奔走革命为然。为此,李符曾的几个孩子亦多讳言李石曾。只有李宗侗“目光独远,早即攀援石曾”,并且襄助李石曾的革命事业,李石曾遂倚之为股肱。民国初期,李宗侗毅然随俭学会留学法国,负笈西行。该学会发起人即为张继、李石曾、汪精卫等人。学会内颇多显贵,其中最为著名者,有汪精卫的秘书、时任铁道部次长之曾仲鸣,曾任上海审判厅厅长女律师郑毓秀,曾任京市工务局局长的汪精卫舅弟陈扬杰等。

留学巴黎时,李宗侗不修边幅,常冠多年破帽,帽带汗迹斑斑,领结与袖口亦均破裂不堪,所着皮鞋时常裸露乞食之足趾,衣裤之敝旧更是不堪入目,虽不蓄长发但因懒于修理而蓬头垢面,指甲之端常镶黑边。周围之人以其为富家子而竟至如此,亦多感莫名其妙。

1924年,李宗侗回国,执教于北京大学、中法大学。1928年6月北伐军进占北京后,曾任华北政治会议委员。桂军李宗仁率兵而至时,当时很多人误以为李宗侗与李宗仁原为兄弟,实亦不察之甚。此后,李宗侗地位渐趋显赫,以一身而兼南北职位多达十七八种。有人曾为其计算过月薪,可达七八千元。其后,李宗侗曾任开滦矿务局督办,也是一个美缺。直至1928年,东北军入抵平津,李宗侗才不得不让贤而屈就故宫博物院秘书长一职。而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时为李宗侗的岳丈大人。李宗侗对故宫工作颇有心得,曾在《故宫周刊》上以“玄伯”署名发表《玄武笔记》一文。

“某”即易培基

1933年9月16日《北洋画报》刊载《关于故宫案中之主角》一文中的“某”,明眼人一望便知即指易培基。想必作者对易培基尚存余悸,因此才在文章开头写明“传其轶事,有如下述,惟事实滑稽,未足深信,姑做齐东野语读之可耳”。

故宫舞弊案喧沸全国,该案主角某,尤为人所注意。某外貌虽属忠谨,但却工于心计。初为贩古董客。1913年8月初,李纯率领第六师打败江西都督李烈钧,占领南昌,督理江西全省军务,威权煊赫。一日,传达通报有一湖南书生请求谒见,李纯遂见之,此书生即某也。当时献上一颗李广之铜印,向李纯鞠躬曰:“家藏此物多年,欣逢将军扑灭国民党,功盖万世,堪与古代李广媲美,特献此印,为将军寿。”李纯大悦,遂重用之,是为某发轫之始。后某至北平,得知李征五将军富有计谋,且能接近国民党要员,从之必得光明前途。此后,某日日周旋于李征五左右,大为李所赏识。适值段祺瑞执政时代,李征五任教育总长。李征五素喜作后台客,即向段执政推荐某,于是某由政客一跃而为农矿总长。某对李征五无以为报,其时因李之子年龄尚幼,只得退而求其次,以爱女嫁其侄,缔结秦晋之好,亦为攀附之计。

1928年国民政府成立后,北平数所国立大学合并为华北大学,公推蔡元培以大学院长资格兼领华北大学校长,决议已定。时某为谭延闿的秘书,因无以报李征五,乃私书一“任命五爷为国立北平师范大学校长”纸条,暗塞谭延闿皮包内。及至开会决议华北教育时,谭打开皮包,忽见此条,莫名其妙,遂问蔡元培,蔡亦不知所来。蔡以为李佂五本人有此运动,深怪其何不直接商议,反以谭高压。当即向谭曰:“我的大学院事繁忙,不如将华北整个教育让五爷代劳吧。”从此北方教育有蔡与某之分。1933年春,李征五在北平尚与师大某教授言曰:“实在我与蔡先生本人毫无意见。记得有一年在法国时,蔡先生在海滨劝我替他办教育,意极诚恳,想不到某人在南京一时感情冲动,破坏到这样子。”

某为农矿部部长时,多年伏处上海江湾私宅,采集古物,筹销洋庄,仅交一小戳与参事代次长之陈某,即算尽责矣。1930年冬,农矿、工商两部合并改组实业部,当时蒋介石为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着意改组,某央其戚某院元老要求做实业部长。但蒋对某之放任不尽职责,早怀不满,未予理睬。迨至孔祥熙执掌实业部的饬令下达后,某遂懊丧出都。

1931年春,蒋介石决心整顿北方教育,决意任命沈尹默为师范大学校长,沈因出身北京大学,突掌师大,恐起误会,遂力辞。李征五乃荐某为师大校长。蒋介石大为不悦,与陈布雷言:“你看李五爷还荐某人呢!”陈布雷曰:“不妨敷衍李五爷面子,让他再试验一下。”蒋终不允。于是某自知南京政治生命断绝,遂匆匆北上,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开始了他的摩挲古物生涯。某久居显职,视故宫院长之职大有五岳归来不看山之慨。一二八淞沪战事即起,某在上海江湾私宅,为炮火所毁,逢人便告毁去古物价值数十万。自此,对故宫古物尤为爱惜矣。

1933年7月27日《天津商报画刊》刊登的《无结果之故宫舞弊案》一文,表达了作者“憨儿”对该案不了了之的不满。

故宫舞弊案,虽然闹得满城风雨,但是雷声大雨点小,法院虽然传问,而当事人不到,也就没有了办法。这件事的无结果,早在一般人意料之中。闻故宫理事会又请法院停止进行,从此该案遂可不了了之。然而理事会的权力竟然超越法院之上,这也是一件新鲜的事。

据北平各报载,故宫调换的古物可以查明者,已达一千数百件,这件事如果不查不办,古物的前途固然不堪设想,而法律的威权、国家的威信,更不知会怎样。然而事实是这件案子,后来便不了了之了。

作者:周利成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