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租友”看似为应付父母 实则主动放飞自我

subtitle 羊城晚报01-29 17:41

被污染的“过年租友”是个高危选项

春节一天天临近,为了应付家人催婚的租友市场,再次“火”起来,各大社交平台相继出现租女友、租男友的相关信息,租友网站、租友APP也火热起来。然而在众多受访者中,多数人都有过被骗定金、路费的经历,相关的报道也时常见诸媒体。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租友平台几乎不审核用户信息,充值为会员后还可对原本保密的他人信息进行查看,一些平台甚至暗藏色情服务信息。(1月28日《新京报》)

“租友过年”的新闻年年都有,甚至往往还能形成一组连续报道。比如说,年前关注“租友”现象、“租友”市场,年后则曝光“租友”所引发的案件、纠纷等等。从不同的时间点和视角切入叙述,媒体渐渐为公众勾勒出了“过年租友”的全貌。而梳理过去几年的相关报道,我们很容易就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租友”最初被表述为是“新奇产品”“创新服务”,而最近则更多被称为“陷阱”“骗局”,这本身就很能说明问题。

“过年租友”,之所以被说成是陷阱,主要是基于骗财、色情服务等等事实。尽管我们说,并不是所有的“过年租友”都是骗局,但其是“骗局”的概率的确变得越来越高。这一结果,一点也不难理解。毕竟,最初的“过年租友”只不过是少数“前卫人士”略带行为艺术和幽默色彩的创意活动,相对还比较纯粹。而近些年来,“过年租友”则彻底被做成了生意。一方面许多组织化的商业机构进场参与,批量供应各形各款、明码标价的“租赁对象”;另一方面,外围的婚介、色情、诈骗等产业也渗透其中,从根本上污染了原生的“租友”文化。

经过数年的演变,“过年租友”早就不是原来的模样。之于此,一个典型的标志是,关于“过年租友”,业已衍生出了一整套“黑话”“行话”,比如说“绿色租友”“非绿租友”等等……时至今日,变得复杂、暧昧的“过年租友”,对普通人而言越来越成为一个高危选项,能够将之“消化”的,更多还是圈子内的资深玩家。小白想玩转“过年租友”的难度越来越大,一不小心,还有成为他人猎物的风险。

“过年租友”年年被谈及,但其社会评价,则是一年比一年走低。这种以“应付爸妈”和“善意谎言”作为逻辑出发点的离奇举动,正加速滑向那些险恶的算计、露骨的交易与低级的欲望。“过年租友”的市场需求真有那么大吗?父母的催婚真有那么可怕吗?除了欺骗再也没有办法好好沟通了吗?又或者是,太多人都在偷懒,都在将错就错,都乐在其中?说到底,这哪里是被动应对父母,而根本就是主动放飞自我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