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系列专访|"墨兰"施诗:这届网友很理智 片中撒娇是挑战

网易娱乐专稿01-29 11:23 跟贴 20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网易娱乐专稿1月29日报道 因为在《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饰演“墨兰”,让演员施诗被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片中,墨兰作为林小娘的女儿,并不讨喜,一度让观众“恨得牙痒痒”,但随着 “墨兰”出嫁,很多观众突然又同情起了墨兰,因为她的大婚场面冷清,父母又都不是真心祝福,争了半生落得凄凉下场让人可悲可叹。但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施诗却不觉得出嫁那场戏“惨”,她也没有往“惨”的方向演,“有时候就是那样去演,反而大家不觉得你可怜。大家都能看到你的未来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你自己还兴致勃勃,踌躇满志的往前跳,其实我觉得这才是人和角色可怜的地方。”施诗说道。

片中的墨兰被调侃为“鼻涕兰”,动不动就哭鼻子撒娇卖惨,不过施诗坦言,自己的性格跟“墨兰”完全相反,“我生活中,因为这一面太少了,什么哭啊、撒娇啊、装柔弱啊、卖惨啊,卖嗲呀,这个在我生活中太难碰上了,所以说(这一面)对于我来说还是蛮需要挑战和积累训练的。”

不过,虽然戏中大家都打打闹闹的,但是私下在片场,还是其乐融融的。施诗经常会带很多零食与大家分享,她更透露连“爹爹”、“林小娘”也都十分喜欢自己的零食。对于众多网友们关心的后面是否还会有“墨兰”的戏份时,施诗笑称:“有啊,给了我那么多片酬,我可得多演几集。”

接演“墨兰”没顾虑 施诗:这一届网友很理智

网易娱乐:其实像墨兰这个角色也是蛮有挑战的,因为她可能不算特别的讨喜,甚至很多网友还说恨得牙痒痒,你当时接的时候有没有一些顾虑?

施诗:其实我接戏的话,我对于角色的好坏没有太多的顾虑。因为当你塑造一个角色的时候,你就是那个人,你可能是杀人犯,可能是流浪者或者种种种种,所以当你去接了这个戏,你就是她的时候,又有什么顾忌呢?就像你在做你自己,你也没有什么可顾忌的东西呀。只能说拍完播出的时候,看到有人骂你,看到有人说你的时候,可能心情上会有点起伏,但是你在做这个事情的过程当中,我是没有考虑过这些的。

网易娱乐:现在你会看弹幕吗?

施诗:我会呀,我觉得弹幕的这个网友们,他有时候关注的点其实还挺有意思的。我们拍的时候我们也会想很多戏上的点,怎么去塑造,怎么去丰富她。但没想到有时候播出以后,观众看到的是另外一些点,我还蛮愿意去看弹幕的,还挺有意思的。

网易娱乐:哪怕是说你这个角色招人恨,你看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

施诗:说实话,一开始,因为我也没有演过这么口碑风评这么差的角色,所以要播的时候,公司的经纪人、宣传他们都会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会被骂什么的。因为我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但是播到现在,我发现这一届的网友还是蛮理智的,虽然有骂的,但是很少有那种谩骂的,或者人身攻击的。经常会在我留言说,讨厌墨兰,但是我喜欢你,我说哎,你分的还挺清楚的。我之前心理做的那些建设,那些准备,好像也没有什么用武之地了。

网易娱乐:前两天有墨兰出嫁的戏播了,从墨兰这个角色的角度还是比较惨的,当时你拍这场戏的时候有什么感触?

施诗:墨兰出嫁惨是吗?其实这场戏当时给我的感觉是,我没有把她往惨了演。因为我当时还不知道那是我跟我小娘最后一次见面,我在戏里面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演的是那种,虽然有点难过啦,就是觉得爹不疼娘不爱了,大娘子也不爱,也没有什么值钱的嫁妆带出去,但是毕竟它是一个新的生活,我也达到了我的一个终极目的,所以我走的时候还是就像我在花絮里说的那种“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去你们的吧,我要开始我的新生活了,我要去这个宅子以外大施拳脚了”我当时是把这个有想多刻画一些的,我反而没有说想我很可怜,有时候就是那样去演,反而大家不觉得你可怜。大家都能看到你的未来是万劫不复的深渊,你自己还兴致勃勃,踌躇满志的往前跳,其实我觉得这才是,就是人和角色可怜的地方。

网易娱乐:墨兰之后还有没有出场?

施诗:有啊,有啊,给了我那么多片酬,我可得多演几集。

现实中喜欢有才华的男生 片中撒娇卖惨是挑战

网易娱乐:你作为女性,在戏中墨兰是那样的一个选择,现实中你自己会建议怎么样去选择另一半?

施诗:我建议女生?嗨,这事我自己都没弄明白呢。我是觉得,因为可能我生活中性格是比较刚强的,可能受了委屈,或者出了问题,我习惯性自己第一时间去解决,而不是求助于他人。所以我觉得感情也是这样的。我是那种如果感情中出现了问题,我会第一时间想去解决它的。然后我还是一个蛮勇敢的去爱,蛮勇敢的去分开的一个人,所以这个东西我很难给出大家建议,因为每个女生不一样。

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要特别清晰地看到自己的优缺点,有时候人说人在爱情里会盲目,这个盲目不是说看不到对方的优缺点,有时候自己的优缺点也看不清楚了,所以我觉得人还是,尤其女孩子,在感情里面要看的清晰一些。但是有的人又说难得糊涂,我也不知道了。听老人家的,不要听我的

网易娱乐:你现实中会喜欢什么样的男生?

施诗:比较喜欢有才华的,做事比较认真、勤勤恳恳的。我不太喜欢花里胡哨的、油嘴滑舌的男生,哪怕嘴笨一点我都没有所谓,但是真诚和有担当这很重要。

网易娱乐:现在看你在微博自己调侃自己是“渣渣兰”。

施诗:对。

网易娱乐:你觉得你和墨兰这个角色,和林小娘谁更渣?

施诗:我这个渣,不是人渣的渣,是技术渣的渣,就是可能技术上我是那种“渣渣”,就是比较渣的那种。

网易娱乐:是战斗力不行?

施诗:战斗力比较渣,不是人比较渣。而且像小秦氏、康姨母这些,她们的戏份非常多,但是跟我们的对手戏不是很多,所以虽然我看过小说原著和剧本,但是我不知道她们演的有多坏,所以在整部戏演完的时候,她们演的很多是我们看不到的吗,她们演她们那部分,我们都不在现场,也不知道她们演的诠释成什么样,你光看剧本,总觉得自己是最坏的那个,你知道吗。然后等到戏慢慢播出来发现,我很渣的,我这个技术,我这个白莲,我这个作根本不算什么的,我都是基层你知道吗,金字塔端的底层,所以我说的渣渣兰。

网易娱乐:屡战屡败。

施诗:对呀,你看其实我没有胜过,对不对,我都是,就只是说栽赃嫁祸,但是我没有胜过谁。谁都可以怼我两句,谁都可以笑话我两下那种。

网易娱乐:在片中经常哭哭啼啼,或者撒个娇那种的,这种技能是需要接到剧本以后练习一下吗?

施诗:对于我来说需要。我生活中,因为这一面太少了,什么哭啊、撒娇啊、装柔弱啊、卖惨啊,卖嗲呀,这个在我生活中太难碰上了,所以说对于我来说还是蛮需要挑战和积累训练的。然后我就多观察身边的女孩子啊,这样的,就是那种。

墨兰如兰cp感强 施诗自曝跟张佳宁爱互怼

网易娱乐:这次片场拍戏的时候,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

施诗:挺多的,你看我们的花絮,每天都是这样,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因为演的是一家人的事情,所以大家就真的像兄弟姐妹,长辈和晚辈这样的,蛮和谐的。而且大家的创作氛围也很好,导演也很可爱,天天逗我们开心,天天在监视器前面嗑着瓜子看我们演戏。但是这个东西很奇妙的一点就是,大家虽然用一种很轻松,很和谐的方式去演戏,但是同时大家又是用一个高度专业、高度集中的这种注意力去演戏,就是一个很奇妙的一个化学变化。不是说我们嘻嘻哈哈的,我们拍出来的也嘻嘻哈哈的,你看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所以是一个蛮难忘的一个经历。

网易娱乐:不拍戏的时候,大家会做什么?

施诗:大家一般是各忙各的,但是有时候会爹爹组局吃饭啊,如兰会组大家打麻将啊,然后长柏哥哥喊我去打羽毛球啊,长枫哥哥喊我去打游戏啊,反正因为人多吗,就总会能凑上局,两个人就打羽毛球,三个人就上网吧,四个人就打麻将,五个人就吃火锅,就看能凑上几个人。因为晚上可能我们没戏,别的演员第二天戏量很大,所以也不可能说天天喊大家吃喝玩乐,就逮上今天有几个闲的就凑一块那种。

网易娱乐:刘琳老师前两天接受采访的时候说,你零食是最多的,是吗?

施诗:其实我生活中不太吃,但是拍戏的时候我喜欢备一点,因为拍戏经常会不按整点吃饭,有时候真的会饿,然后我就会背上一点。而且大家一块吃嘛,这个零食就也拉进演员彼此之间的距离,我就经常给他们。其实我带零食主要是想给什么长枫、长柏、如兰、明兰我们几个吃,我真的没有想到这帮长辈们也很爱吃我的零食,那我以后就多带一点,就这样。

网易娱乐:戏中你跟如兰一直是斗得不可开交,问题是很多人还会觉得你们俩还有那种CP感。

施诗:可能是因为我们生活中关系就比较好,我们生活中就经常发微信,然后聊天那种,出去玩什么的,所以。而且其实这也正常,因为我们演的是一个宅子里面长大的孩子们,肯定这种熟悉感是肯定有的,你不能说我们戏里演姐妹,私底下我们不认识彼此,我觉得这个也,那种默契会差很多。她戏里戏外都很爱埋汰我,所以这种怼我的东西,可能是不自然的流露,演起来就特别的真实。

网易娱乐:所以你们俩还产生化学反应,还会觉得你们这一对还挺萌的。

施诗:因为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恨,都是姐妹之间的那种讨厌,还没有到恨,所以大家可能也不会对这种情感关系、人物关系有那么大的厌恶感。

网易娱乐:那佳宁平时会怎么怼你,怼你什么?

施诗:她就觉得我像男演员,我像男孩子,我平常演戏,导演说娇柔的坐下,我就娇柔的坐下,然后她就,“啊,我受不了了,你不要这样,我要演不下去了”。我说导演要我演的,就是这样。

网易娱乐:你会怼回去吗?

施诗:我不太会,我不太会。但是我有时候会逮准了一个机会就施展一下,但是日常中,她虽然比我大,但是她生活中就跟小公主一样,所以反而显得我还有点让着她。因为我生活中是那种怎么着都可以的那种。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