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甲江南&盖章狂人:和他比盖章,乾隆同学还嫩了点

博物馆|看展览01-29 11:07 跟贴 255 条

在《国家宝藏》第一季中,乾隆同学的农家乐审美引起了众人狂欢式的吐槽。而之前大热的《延禧攻略》,又让他以「大猪蹄子」的身份涨了一波话题量。

这位在互联网上热度极高的皇帝,早已转型成为网红,一提到他,好像总有吃不完的瓜。

除了审美与佳人以外,网红历历的另一爱好也经常活跃在大众的视野之中:在书画上疯狂发弹幕盖章。

但要说盖章,乾隆同学的功力再高,也比不过接下来咱们要说的这位朋友——

项元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没错,就是大佬坐姿

就拿唐代褚遂良临摹的《兰亭序》来说,曾有人统计过上面的钤印,大概一共有鉴藏印215方,又半印4方。其中明朝项元汴印章占98枚,北宋2方、南宋7方、米芾一人7方,而大家熟悉的网红历历有十几方。

《兰亭序褚遂良本》(局部)

是的,乾隆盖了十几方,而项元汴盖了98枚

虽然不知道是否真的有98枚这么多,但小编截取标注了一小部分,发现…还真是刷了屏。

黄色高光部分都是项元汴的钤印

乍一看项元汴好像也就出现了2次,但天籁阁、神品、墨林、子京、香严居士、蘧庐、檇李……其实都是他。

看一下这位项先生的名字号:

项元汴 (1525-1590),字子京,号墨林,别号墨林山人、墨林居士、香严居士、退密庵主人、退密斋主人、惠泉山樵、墨林嫩叟、鸳鸯湖长、漆园傲吏等,浙江嘉兴人。

果然,别号跟印章一样多。

项元汴的鉴藏印大约有一百枚左右,常用印有「项元汴印」、「项氏元汴」、「项氏子京」、「子京」、「项子京家珍藏」、「墨林」、「墨林山人」、「墨林项季子章」、「墨林秘玩」、「项墨林鉴赏章」、「天籁阁」、「项叔子」、「神品」等。

小编在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上找了一部分项先生盖的章子,大家来品一品。

元代赵孟頫《鹊华秋色图》中项元汴的部分钤印

在他面前,乾隆的战斗力简直就是渣渣。也难怪皇阿玛要把印章盖到正文上去了,实在是没有地方可以盖了。

其实项先生并不是只会盖章,他的兴趣爱好跟大多数当时的文人没什么区别,非常擅长绘画、书法。山水画学的是元代黄公望、倪瓒,尤其醉心于倪瓒,笔致疏秀,神合处辄臻胜境,亦擅长梅兰竹石。董其昌曾称赞其画「遐思闲情,独饶宋意」。

他自己画完一幅画后定会先欣赏一番,再题首诗,但他作诗的文采似乎不太受人待见,辞句十分累赘,和钤印繁多的习惯一样。因此有些来找他求画的人便会多出一些银两来贿赂他身边的书童,让书童等项先生画完以后马上拿走,防止他写诗。久了人们便称这笔钱为「免题钱」。

明 / 项元汴《山水图》/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当然,他和其他的文人朋友们也有一点点不同,就是他特别有钱。看到什么喜欢的画,买!

同时代的笔记著作《五杂俎》有这样的记载:

项氏所藏如顾恺之《女史箴图》等,不知其数,观者累月不能尽也。其他墨迹及古彝器尤多。其家累世富厚,不惜重赀以购,故江南故家宝藏皆入其手。

就是说他的藏品非常丰富,家里很有钱,常常不惜花重金去收购书法古画。

买的书画多了,就形成了一个数量庞大、件件精品的收藏。项元汴为自己的藏品建了库房,当时他正好获得一把晋代古琴「天籁」,便将此楼起名为「天籁阁」。

随着天籁阁藏品不断丰富,无数文人墨客慕名前来拜访,希望有机会欣赏这些难得的古玩书画。而项元汴也因此结交了许多朋友。

比如我们熟知的仇英,曾在他家住了好几年,遍临古画,揣摩鉴赏,画技日益精进。董其昌年轻时也曾受他的照顾,饱览天籁阁收藏,大获古人启发。与文徵明交好,其子文彭、文嘉和他关系也非常好,项元汴在收购书画时,常常会请他们来帮忙一起鉴画。

明 / 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留心,大家就会发现,在一些经项元汴收藏的作品中,会出现一个与作品内容毫不相关的字。比如韩滉的《五牛图》,画面的右下角就有一个「此」字;王蒙《葛稚川移居图》中则有「圣」字;米友仁的《云山图》是「龙」;倪瓒的《虞山林壑图》是「岂」。

韩滉《五牛图》(局部)

王蒙《葛稚川移居图》(局部)

米友仁《云山图》

(局部)

倪瓒《虞山林壑图》

(局部)

这就是项元汴独创的「千字文防伪系统」

他将自己收藏的所有作品按《千字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的顺序,进行编号,一幅作品对应一个汉字。

这样,每幅经藏的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不仅成为风格独特的个人标记,也可以防止他人作伪。

民国时期,翁同文在整理故宫博物院的库房时,发现在许多书画上都有这些千字文编号,他通过千字文的序号推算出了项元汴的书画藏品总数,大约为2190余件,接近当时故宫书画收藏的一半

而项元汴的收藏不仅数量多,质量还很高,随随便便拿几幅出来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书画界的扛把子。

比如东晋顾恺之《女史箴图》、唐代韩滉《五牛图》、唐代韩幹《照夜白图》、元代赵孟頫《鹊华秋色图》、东晋王羲之《兰亭序》(冯承素本)、唐代李白《上阳台帖》、唐代欧阳询《梦奠帖》、唐代怀素《自叙帖》、五代杨凝式《神仙起居法》、北宋米芾《蜀素贴》等。②

唐 / 韩幹《照夜白图》/ 美国大都会博物馆藏

可见,在收藏之风重元贬宋的明代,项元汴除了收藏当时受欢迎的元明书画作品以外,也抱着一颗尚古之心,收藏了大量宋代、隋唐甚至魏晋的书法和古画。

这些书画都曾藏于他的天籁阁之中,可以说是撑起了书画史的半壁江山。而项元汴本人,也成了我国书画史上最大的私人鉴藏家。

你一定很好奇,收藏了这么多画,项元汴项老板到底有多有钱呢?

就…特别…特别特别有钱。

有钱人到底有多有钱,难道你我穷人还想象得到吗?

用四个字来简单概括一下,就是富甲江南

当时的一位戏曲理论家何良俊在写笔记《四友斋丛说》时,曾描述了自己去嘉兴拜访友人项元汴的经历:

尝访嘉兴一友人,见其家设客,用银水火炉金滴嗉。是日客有二十余人,每客皆金台盘一副,是双螭虎大金杯,每副约有十五六两。留宿离中。次早用梅花银沙锣洗面,其帷帐衾裯皆用锦绮。余终夕不能交睫,此是所目击者。闻其家亦有金香炉,此其富可甲于江南,而僭侈之极,几于不逊矣。

项家宴请宾客,用银水火炉来热酒菜,用金酒壶来装酒。当时来了二十几位客人,每位客人都配了一套金餐具,而且杯子还是双螭虎大金杯,每套大约十五六两。

宾客们饮酒尽兴后直接留宿项家,客房的帷帐被子等床品全部都是绫罗绸缎,第二天早上起床用梅花银沙锣来洗脸。听说他们家还有金香炉。

何良俊也许是受了刺激,躺在布置奢华的床上一整晚都没有合眼,不禁感叹有钱人实在是太过分了。

当然,项元汴这么有钱,与他祖辈的积累和个人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项氏是嘉兴当地的望族,达官显贵辈出。家族里的人要么是地位显赫的官员,要么就是才华横溢的文人,都十分有钱,而且品德高尚。

而项老板的父亲则颇具商业头脑,善于经营,为人节俭,累积起了十分可观的财富留给三位儿子。

项老板自己从小英敏,博雅好古,研读文史,醉心翰墨,是一位鄙夷官场的风流人物。明代万历年间,神宗曾特赐玺书征他出来做官,他却不愿赴任。

因为他要继承父亲的家业,这样就可以一边赚钱,一边放舟欢歌于历代水墨之中了。

项老板的确非常擅长经营,家业在父辈的基础上稳步发展,同时还通过买卖书画,赚了很多外快。他虽然有钱,但从来不胡乱挥霍,十分节俭朴素,甚至偶尔还被人吐槽「为人鄙吝」。

每次收购书法名画时,他都会在卷末记个帐,题一笔自己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向谁买了这幅画,花了多少钱。

比如他在《烟江叠嶂图诗卷》后面写:1555年2月,从杭州小丁那里花了四十两买下来了,开心。

明嘉靖三十八年春二月,购于钱塘丁氏,墨林项元汴真赏。原价肆十两。(其千字文编号为「宠」)

赵孟頫

《烟江叠嶂图诗卷》

(四十两)

张渥

《竹西草堂图》

(二十两)

文徵明

《漪兰竹石图》

(十二金)

王羲之《兰亭序》神龙本

(五百五十金)

杨凝式《韭花帖》

(三百金)

万历丁丑(万历五年)七月,项元汴花了五百五十金买下了《兰亭序》神龙本。明清时称白银为金。根据《宛署杂记》的记载,万历五年白米的价格是:

……大廪给每分白米六升,银四分八厘……小廪给每分白米一斗,银八分……

换算一下可知,在当时购买1石白米,需要0.8两银(1石=10斗=100升=1000合;1两=10钱=100分=1000厘)。也就是说,买这本帖子的钱可以买到688石左右的白米。

按照明代1石=现在153.5斤的算法换算一下,大概就是105608斤白米吧。

明末清初的一位藏书家姜绍书,在他的《韵石斋笔谈》中这样解释项元汴记账的目的:

不过欲子孙长守,纵或求售,以期照原值而请益焉,贻谋既周矣。

项老板不仅是自己记录,也是希望告示子孙后人:

你们老爷子我当年花这么多钱买的,卖出去的时候要是敢低于这个价格,我就从坟堆堆里爬出来敲掉你这个败家子的脑袋!

回过头去看,项元汴十六岁左右开始进行收藏活动;到三十岁左右收藏已初具规模,大部分元代佳作收入囊中;五十多岁已收集大量高古名画,入手晋唐及两宋精品。

他有一枚印,叫「子孙永保」

项元汴「子孙永保」印

我们不知道他是希望子孙保住这幅画的价格,还是希望这些珍藏之物能够被子孙长守。

但无论是哪种目的,似乎都实现不了了。

随着清兵南下,天籁阁的珍藏或被兵匪劫掠,或被战火销毁,或辗转成灰。

项氏几世累积之财富,墨林一生经营之收藏,自此轰然倒塌。

他的孙子项圣谟在《三招隐图》的题跋中曾这样描述这段颠沛流离的生活:

禾城既陷,劫灰熏天,余仅孑身负母并妻子远窜,而家破矣。凡余兄弟所藏祖君之遗法书名画,与散落人间者,半为践踏,半为灰烬。

而姜绍书在《韵石斋笔谈》里感慨:

百余年来,嘉禾被燹,项氏累世之藏尽为千夫长王六水所掠,荡然无遗。讵非枉作千年计乎?物之尤者,应如烟云过眼观可也。

物之尤者,应如烟云过眼观可也。

天籁阁光景不再。这些纸张绢帛在战火中损毁了大半,但仍留下来许多。有些被收入清宫,成为重要的宫廷收藏;也有些流散世间,辗转于不同藏家的手中。

如今,我们可以在博物馆里欣赏这些珍贵的古代书法绘画作品,甚至打开电脑就能在屏幕上看到高清大图,实在是这个时代的幸运。

参考文献:

清 姜绍书《韵石斋笔谈》

明 何良俊《四友斋丛说》

明 沈榜《宛署杂记》

明 谢肇淛《五杂俎》

陈行一《嘉兴项元汴及其天籁阁传世书画考略》

李万康《项元汴旧藏书画之千字文编号统计》

李万康《<汉宫春晓图>二百两及相关问题》

李勇华《明代项元汴私人收藏研究》

叶梅《晚明嘉兴项氏鉴藏家族研究》

作者:谈咸鱼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