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银行悬疑劫案:人质自觉服毒,"凶手"疑被冤判

SME科技故事01-29 10:46 跟贴 47 条

71年前,日本发生了一起惊天银行抢劫案。

劫匪光明正大地让银行员工心甘情愿喝下毒药,取走巨款。

最后抓捕的罪犯却是一名对毒物不甚了解的画家,他入狱39年后被认为“含冤”死去。

这背后隐约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压制住了案件中重重疑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二战结束后,日本作为战败国,无论经济还是政治都饱受重创。

人民在缺粮、断电、高物价的水生火热中艰难生存。

而美国政府实施“单独占领日本”的政策,在日本东京都建立了盟军最高司令官总司令部(GHQ)。

GHQ掌管了对日本的军事占领,手中掌握的权力份量甚至比日本政府还重。

图:GHQ大楼

1948年1月26日,帝国银行椎名町支行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惨案。

15名银行职员和1名孩子同时服用了剧毒的氰化物,其中12人当场丧命。

劫匪采用如此残忍的手法毒杀众人,盗走了银行17万多日元的资金。

但奇怪的是,案发当时受害者们是自愿服下毒药的。

这起悬疑案件被称为帝银事件。

下午3点半左右,银行职工准备收拾结束一天的营业。

这时,一位穿着得体,甚至算得上华贵的中岁男子走进了银行。

这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男子一身适身的衬衫、领带、长风衣,强大的气场让职员怯于驱赶。

最重要的是,他左臂的臂章上赫然写着“厚生省东京都防疫班”。

还没等职员表露疑惑,男子就率先递上名片,名片上写着“厚生省技术官医学博士 山口二郎”。

随后,他下达了一个全员集合的命令,像是有紧急情况要宣布。

确认是政府人员后,当时在场的15名职员以及行长8岁的儿子也就乖乖集合了起来。

山口二郎言简意赅又不失威严地说明了此行意图。

他说最近痢疾肆虐,在附近就有4人不幸感染上,而其中一人在一个小时前曾经来过这家银行。

于是GHQ要求他来给大家派发预防痢疾的药物并监督服用,过后相关人员会再来进行消毒。

战后街道上一片衰败,由于脏乱差导致细菌滋生,引发痢疾似乎也说得过去。

而当时经济形势严峻,要是不小心再患个病可就无形加重了生活负担。

山口二郎带着预防药的出现,就成了职员们眼中的救命绳索。

他从包里拿出两瓶药剂,解释说盛装透明液体的是预防药,相对浑浊的一瓶是中和剂。

先要喝下味道浓烈预防药,一分钟后再喝中和剂,才能达到预防效果。

首先他自己先用滴管取了一些预防药,用舌头缠扰药物的怪异姿态亲自喝下以作示范。

然后他给16个杯子都盛上,让职员们服用。

他还细心地叮嘱要一口服下,不要让药物触及牙齿,否则会损害牙齿中的珐琅质。

职员们服下第一种药物后,果然一股强烈的灼烧感在喉咙中滋生,甚至还会出现恶心、头痛等症状。

但这都和山口二郎先前描述的症状一致,唯一的缓解办法就是忍受一分钟,然后赶快服用中和剂了。

然而服用中和剂之后,痛苦并没有按照山口二郎所说的减轻,反而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

这时候一名职员想去漱口减缓不适的感觉,刚迈开步子却还没站稳就瘫倒了。

其他人才意识到中招了,逃离眼前这个杀人凶手成了当务之急。

但毒药攻心,他们连银行的门都走不出去就纷纷倒下。

当警察赶到现场时,发现16人杂乱地躺在地上,有11人已经死亡。

还有1人在送往医院的途中也不治身亡。

图:案发现场示意图

此前谁也没料到,原来来自防疫班的关怀背后暗藏着死亡的威胁。

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痢疾危情,在那个年代也还没有研制出预防痢疾的药物。

他们误以为服下的救命药,其实是置人于死地的毒药。

而号称技术官的山口二郎,分明是个为了抢劫银行而大开杀戒的杀人犯。

当职员通通倒下后,他拿走了银行里的16万日元现金和一张1万7450日元的支票。

这起事件轰动一时,残忍的杀人手段和大规模的谋杀触目惊心。

警方迅速投入了搜证调查。

通过在现场残留的药剂来看,凶手使用的所谓“预防药”其实是具有剧毒的氰化物。

而“中和剂”的主要成分也只不过是普通的水。

图:这个量的氰化钾晶体就足以致死

这么看来,凶手非常了解氰化物的毒性原理。

他既知道多大的剂量能让人致死,又巧妙设计了服毒1分钟后再服用中和剂的谎言。

这就避免了中毒者立即察觉不妥而立即寻求援救。

拖延的时间几乎足够让他们愣在原地静待死亡。

这条线索让嫌疑犯的范围缩小了许多。

因为在那个年头,能够熟练使用氰化物的人不多,而要获得氰化物也不容易。

于是具有化学、药剂学背景的医护人员,或者是曾在军队特务机关工作的人员成了主要怀疑对象。

而要说运用氰化物熟练杀人出了名的,还数原731部队的成员。

图:731部队

731部队是二战期间日本一支主要开展研究为目的的部队。

他们在战场幕后研发生化武器,还曾在我国哈尔滨、宁波等地开展过残忍的人体实验。

而把氰化物作为化学武器,用精准的剂量对敌方进行毒害攻击也早有先例可循。

于是原731部队的成员一度成为了警方的重点怀疑对象。

图:哈尔滨731部队侵华遗址

其实就在案发第二天下午,凶手还把抢劫得到的支票兑换成了现金。

但这时警方还没来得及在支票兑换的方向做好拦截,就此错过了一个好时机。

而当时凶手兑换支票所用的姓名和地址都是虚假的,也无从追查。

警方只得到了根据目击者描述拼凑出的模糊画像。

图:嫌疑人画像轮廓

但正当警方沿着这条逐渐明晰的线索追查下去时,却突然遭到权威的阻拦。

GHQ下令停止对原731部队的前特务机关人员进行排查。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要保护原军方人员曾经在战场上留下的记忆创伤。

迫于GHQ的强权压制,警方只好放弃这个方向,再寻找案件突破口。

原来这起案件不是个例,曾经也有两起试图用类似的手法抢劫银行的事情发生。

第一次在三个月前,一名持有“厚生省技术官 医学博士 松井蔚”的男子出现在安田银行。

他同样声称出现痢疾疫情,要求服用预防药。

但或许是因为剂量太小,服用后银行职员并没有出现异常。

所以在受害者误以为真的服用了痢疾预防药后,凶手未得逞而离开了。

第二次就发生在帝银事件前一个星期。

他依然拿的是山口二郎的名片,到三菱银行行骗。

然而在场的银行职员并不相信他的说辞,没有喝下毒药。

于是他装模作样地往地上撒了些透明液体,就离开了。

三起案件手法如出一辙,合理推测前两次事件或许是凶手在为最终的犯罪进行的练习。

而两张不同的名片,也成为了案件的侦破口。

凶手机智地选用了的两张名片都确有此人,或许是想到把嫌疑转移到名片主人身上。

但通过检验,证实“山口二郎”的名片是凶手刻意伪造的。

所幸的是,“松井蔚”的名片确实是由松井蔚本人派发的,这也成了最关键的线索。

根据求证调查,松井蔚原本印刷的100张名片中派出了94张。

其中有32位接收过名片的人称名片已经遗失,而只有24人能提出明确的丢失证据。

经过排查,最终嫌疑犯锁定在剩余8张失踪名片的持有者中。

在帝银事件发生7个月后,警方追踪到了北海道的一名画家,平泽贞通。

图:平泽贞通

平泽几乎符合案件的一切嫌疑特征。

他与松井蔚曾交换过名片,名片却丢失了且没有证据能证明;

他称案发时在家和妻女在一起,但直系亲属的不在场证明不具效用;

最关键的一点,是在案发之后两天,他的银行账户中多出一笔来源不明的18万存款,这与被劫走的17万7450日元十分接近。

于是警方对平泽贞通实施了抓捕。

但这名最可疑嫌疑犯的出现,反而让案件增添了许多难以解释的疑团。

即便看似与案件一致契合的罪证摆在面前,平泽也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帝银事件的凶手。

11名目击者的指认比对中,5人表示平泽与犯罪者相貌相似,而有6人认为他们不是同一个人。

几乎相等的指认比例也难以确定平泽的嫌疑犯身份。

而民间一些专业人士也都认为平泽一案有冤情。

最显著的可疑点还是落在氰化物的使用上。

作为画家的平泽此前并没有使用氰化物的经验,而氰化物在市面上也并不是轻易能买到的。

再结合对毒药用量和时间的精确把控,这么一个毒药高手的形象似乎与平泽完全不着边。

然而经过一个月的艰难审讯,警方的口供记录显示,平泽贞通承认了这起罪行。

但一波三折的案件到此还没有停止反转。

上庭之后的平泽再次推翻了之前承认的口供,案件又再陷入僵局。

直到1950年,法庭一审判处了平泽死刑。

此后五年间,平泽仍坚持不懈地提出上诉,却无一例外地通通被驳回。

1955年,法庭才最终确认了死刑的判决。

但审判的结果显然不能让大众信服,当时日本许多专业人士也都对裁决强烈质疑。

甚至有声音直接把罪名指向神秘的731部队。

于是平泽的死刑始终没有落地执行。

图:731部队侵华罪行

背负着罪名的平泽贞通在狱中度过了39年。

他始终不承认自己是帝银事件的凶手,还以3次自杀未遂的行为企图以示清白。

而他的死刑也延缓了32年都没有执行,这创下了世界最长的记录。

1987年,95岁高龄的平泽贞通因为肺病死于狱中。

半个世纪过去了,帝银事件中的平泽贞通是否蒙冤的真相已经无从查证。

但在人们对于真相的追求,也催促着办案手段往更加严谨与科学化的方向发展。

罪恶与正义这杆标尺从来就不该有失偏颇。

*参考资料

帝银事件. 维基百科.

帝銀事件とは【731部隊は関与しているのか?】. NAVER まとめ, 2014.08.27.

帝銀事件を歩く. 東京紅團,2001.10.20.

青柳雄介. GHQ支配下で起こった12人毒殺の冤罪「帝銀事件」はまだ終わっていない【大量殺人事件の系譜】[J]. 日刊SPA, 2016.08.26.

作者:SME情报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