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自曝与吴秀波谈了7年的姑娘,不仅要坐牢可能还要退钱

subtitle 案理说01-25 14:46 跟贴 569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本文系网易法院频道栏目《案理说》第三十五期。

没想到今年春节前还有一个大瓜。那个2018年中秋节期间自曝与吴秀波绯闻的姑娘陈昱霖被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拘留了。

1月19日早晨,吴秀波妻子何震亚通过吴秀波工作室发布声明,称报警决定考虑了很久,因为他们被威胁和恐吓,索要几千万的巨额财产,他们在规劝和忍让后才决定报警,并表示捍卫的是一个家庭和家人正常生活的权利,希望家人孩子不被威胁恐吓。

起因是18日晚,陈昱霖父母以女儿账号发布公开信答疑解惑,公开信指出去年中秋节女方保留吴秀波及其经纪人、律师要求陈昱霖出面澄清并愿意以经济方式补偿,双方达成协议女方到国外安心养病。直至2018年11月4日吴秀波主动让陈昱霖回国,次日女方便在机场被公安局带走,理由为被吴秀波指控涉嫌敲诈勒索罪,她父母因为发公开信寻求帮助。

随后,吴秀波方发律师声明,声明指出该公开信内容不属实,已将此情况反映给公安机关,并将追究发表人的法律责任。

吴秀波与陈昱霖的这些事情,吴秀波有错,陈昱霖有罪已经属于板上钉钉的事情。错自然有错的处罚方式,罪且有罪的惩罚方式。

案件第一瓜:吴秀波重婚罪?基本不存在的

据这位叫陈昱霖的姑娘在朋友圈爆料,自己从18岁那年开始与当年43岁的吴秀波恋爱,如今已满7年,一直被这位国民女婿“佛经洗脑”,精神被控制,感情被玩弄,惨遭抛弃。自己还曾在吴秀波拍摄《军师联盟》之时为他333天,每日不间断洗衣做饭,自己就是这样一个什么都不要的姑娘,7年里没有工作啥也没有的陪伴,吴秀波为何忍心如此对待自己。

有人问道吴秀波是否涉嫌重婚罪?笔者想说的是,即便姑娘所有爆出的属于既定事实,这不但不会给吴秀波造成罪名,而且自己才是真的在罪名上劣迹斑斑。根据姑娘的自述,吴秀波不存在重婚罪的问题。这不符合我国刑法对于重婚罪的规定。

重婚罪必须有两种情形:

1、有合法的妻子/丈夫,又与其他人结婚;

2、明知对方有妻子/丈夫,仍然要与其结婚。

所以,重婚罪的前提,一定要是对方与之结婚。根据资料背景来看,吴秀波老师,是有妻子的,34岁结婚,妻子大他3岁。没错,吴秀波老师有合法的妻子,但是吴秀波与这位爆料的90后女演员(据陈昱霖母亲称其出生于1988年),根本没有结婚,怎么可能犯重婚罪呢?

当然,这是婚姻法的解释。可是婚姻法与刑法是不同的。婚姻法规定,结婚就是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刑法的解释为,不是夫妻,却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也按照“结婚”理论出。

1994年年底,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一个批复,明确规定:

1、有配偶的人,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按照重婚罪定罪处罚;

2、明知他人有配偶,还与之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也按照重婚罪定罪处罚。

但是,目前很难搜集到,这位90后女演员是否与吴老师“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而且司法实践中,判断两个人是不是“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标准是,看他们是否公开,这点非常重要。虽然他们同居一室333天,但是我们仍然不能断定他们是否公开的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事实不清楚,暂时不能确定,但是这个可能性也极其微小。

案件第二瓜:姑娘的敲诈勒索罪一定是实锤。

姑娘犯罪,是肯定的,而且敲诈勒索罪的罪名一定成立,预计刑罚在七年及以上。

2018年9月24日,陈昱霖发朋友圈透露自己与已婚男演员吴秀波属于恋人关系。

2019年1与18日,陈昱霖父母在社交平台发文称:自去年9月24日,女儿曝光与吴秀波绯闻后,吴秀波以及其经纪人、律师要求陈昱霖出面澄清所发内容不属实,并愿意以经济方式补偿一笔分手费,之后双方达成协议,期间吴秀波以银行账户被冻结为由支付了小部分补偿。随后,吴先生给陈昱霖打电话,要求其回国商议后续事宜。陈昱霖5日回国后,刚到机场就被朝阳区公安局带走,吴秀波早已报案称受到陈昱霖以曝光隐私为要挟勒索钱财,陈昱霖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

2018年1月19日下午,陈昱霖父母对外晒出照片,称18年10月8日吴秀波与陈昱霖已达成和解协议。

敲诈勒索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根据刑法对于敲诈勒索罪的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当然敲诈勒索罪也必须满足三个条件:

1、以非法占有为目的;

2、采取威胁或者要挟等手段;

3、被害人产生恐惧情绪交出财产。

刑罚对于内容形式没做规范,包括以被害人及亲属生命、身体自由、名誉等进行威胁,威胁行为让被害人产生恐惧心理,只要产生威胁心理一旦成立,即成立敲诈勒索罪,并不一定要实施威胁他人的行径。因此,陈昱霖以曝光隐私为手段要求吴秀波支付天价“分手费”的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

但是也还存在一种情况,受害人先许诺,后反悔指责对方敲诈。但是关键在于受害人有没有证据证明其受到了威胁或者要挟,如果有证据证明是受到威胁或者要挟而被迫承认或者许诺,则对方构成敲诈勒索。如果没有证据证明,则应当作为民事纠纷处理。

案件第三瓜:陈昱霖不仅涉嫌犯罪,吴秀波送的钱物还需要返还

不少看客可能会觉得,吴秀波婚内出轨与陈昱霖7年相恋,耗费人家姑娘这么多年青春,要一定的分手费或者青春补偿费未尝不可,这又是敲诈勒索,又是要人家返还财物,有点欺人太甚了吧?

给大家明确一点。法律上不存在“分手费”、“青春损失费”这些情人分手后的补偿。

我国实行一夫一妻制,对于夫妻之外的情人关系或者没有配偶但两人属于同居关系的,法律不予保护。

如果两人感情结束后,男方出于愧疚心理自愿给予补偿并就分手费达成了协议。这个行径,法律不予干预(法律不干涉一方自愿给另一方钱款),即协议已经履行,法院不会让获得钱的一方退赔;如果协议没有履行,只有一个承诺或者签了协议,持协议的一方要求对方支付分手费等,法律是不予保护的。但是需要注意的是:

1、分手费是一方自愿给予,如果不属于完全无偿的赠与,法律很难认可和支持;

2、即便是一方自愿给予,如果这一方尚有婚姻持续,则不能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去赠与第三人,这也是生活中常见的原告状告第三者撤销赠与的情况。

3、如果索要分手费时,对另一方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则可能涉嫌敲诈勒索罪。

当然,如果情人之间育有胎儿,在分手后一方可能以孩子抚养费名义进行索赔。或者,一方身体遭受伤害,分手时可以用自己身体损害要求赔偿,同样可以得到法律的保护。

在吴秀波与陈昱霖的事件中,所有的吴秀波给与陈昱霖的钱都是吴秀波与他妻子的夫妻共同财产,吴秀波是无权处置夫妻共同财产的,也就是无权在没有经过何震亚同意情况下赠与陈昱霖财产。因此,何震亚可以要求陈昱霖返还钱财,因为,陈昱霖从吴秀波处得到的财产属于不当得利,没有法律保护依据。

另外,陈昱霖的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公安机关、法院有权追缴相关的赃款赃物,并返还给受害人。即便没有追缴赃款赃物,何震亚同样可以从民事权责起诉陈昱霖要求返还不当得利的钱财。

作者:中国信息协会法律分会 张君律师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