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狱中发烧日方审讯暂停 其妻子发表声明

subtitle 帮宁工作室01-12 09:08 跟贴 3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编译 |杨玉科笨笨猫

编辑 | 葛帮宁

来源 |法新社Automotive News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事件牵扯着众人神经。

在东京拘留中心度过一个多月后,戈恩开始发烧,一位拘留所医生建议他休息,这促使日本当局不得不停止对这位前任日产汽车董事长的审讯。

尽管2019年1月9日戈恩在法庭上辩护称,针对他的所有指控都是“毫无根据且未经证实”的。但如外界所预料的那样,他在对其继续拘留的上诉中失败,被提前保释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2019年1月10日,雷诺汽车和日产汽车两公司董事进行非正式会议。雷诺汽车董事了解到日产汽车合规调查情况,这个调查是核实高管的薪酬。

日产汽车表示,董事会已经就高管薪酬制定的新临时程序以及增加需要董事会集体讨论的公司决策达成一致,并将其作为改进管理的一部分。

雷诺汽车负责人则表示,截至目前,他们检查了公司2017年~2018年薪酬记录,“已经得出结论,这些薪酬记录既符合使用法规,又没有任何欺诈”。

同日,戈恩的妻子发表一份声明,恳求日本当局提供有关她丈夫健康状况的更多信息。她说,日本当局没有给戈恩的亲属提供关于其治疗情况的细节,也不允许家人与拘留中心的医护人员通话。

来自法新社的消息称,据解放报2019年1月10日报道,戈恩自2012年以来不再是法国纳税居民,而是荷兰纳税居民。该报的观点是,戈恩应该发现了在荷兰纳税的好处,特别是可以逃避针对全部财产征收的财富税(ISF)。

对此,雷诺汽车除回复"这是个人数据"外,没有做出其他回应。法国财政部亦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在日本商界,戈恩成为话题人物,舆论偏向强调戈恩事件的独特性,解读这位汽车巨头独有的故事。

但另一个版本的说法是,戈恩事件就像是冲击波。“戈恩是否有罪暂且不谈,日本司法对待这位业界强人的方式,实在令人震惊”。事实是,日本老板也有被捕并长期被拘留者,但没有人引起过像戈恩这样的轰动。

这不仅仅是戈恩的个人问题,它是影响日本作为一个国家和一个社会的重要问题,著名律师Nobuo Gohara说。

这是戈恩被羁押的第53天,我们将戈恩事件的相关最新报道集纳于此。

01.戈恩发烧 仍面临进一步指控

Automotive news/2019年1月10日

一张审判室的素描图显示,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正在被医生诊治。他出庭时身形消瘦,双颊微陷。

在东京拘留中心度过一个多月后,戈恩开始发烧,促使日本当局不得不停止对这位前任日产汽车董事长的审讯。

戈恩的律师Motonari Otsuru说,戈恩因为长期拘留和审讯而疲惫不堪,一位医生正在照料他。

现年64岁的戈恩,自从2019年11月19日被捕以来,一直被关押在东京一间只有卫生间和洗脸盆的小牢房里。

一位知情人士对路透社表示,日本检方计划周五(2019年1月11日)以另外两项金融不当行为指控戈恩,使指控达到三起。

戈恩可能会被正式指控严重违反信托。由于他在2008年将个人投资损失暂时转嫁给日产汽车,以及他在2018年之前的3年时间里少报其薪酬。

日经日报援引一些未经证实的调查称,戈恩曾经讨论过向一位沙特熟人经营的企业提供30亿日元(约合2781万美元)贷款的可能性,这位沙特人后来为其个人投资提供过担保。

除这些被人们普遍了解的指控外,戈恩还将增加一项早期指控——5年多来,一直到2015年戈恩一直瞒报将一半的收入。

2019年1月9日,戈恩在对其继续拘留的上诉中失败,被提前保释的可能性越来越小。他当前的羁押期到周五(2019年1月11日)结束。

戈恩在本周法庭上辩护称,针对他的所有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是“未经证实”的。

在日本,对于否认指控的被告,在开庭前被保释的情况非常罕见。这种做法招致广泛批评,包括戈恩的辩护团队。

戈恩的日本法律团队中的一员向路透社透露,由于发烧,戈恩没有参加定于周四(2019年1月10日)举行的审讯,拘留所的医生建议他休息。

律师团队的另一位成员告诉路透社,他们将在周五(2019年1月11日)戈恩拘留期到期后申请保释。但即便法院同意这份申请,他最早也只能到下周二(2019年1月15日)才能获释。

戈恩的法律团队负责人Motonari Otsuru周二告诉记者,他预计检方至少需要6个月来准备审判。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消息人士称,日产汽车也将因为最新薪酬报告事宜被起诉。戈恩的前助手,日产汽车董事凯利——与戈恩同一日被捕——上个月已经获释,后被送往医院。

02.雷诺-日产联盟举行非正式会议

雷诺汽车和日产汽车表示,两公司董事于周四(2019年1月10日)进行会晤,针对雷诺-日产联盟前负责人戈恩涉嫌所谓的金融违规行为进行持续调查,双方进行了交流。

在2018年11月19日戈恩被捕几天后,日产汽车解除了其董事长职务。日产汽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丑闻的曝光致使日产汽车和其法国43.4%股权人之间的关系趋于紧张,日产汽车仍致力于维护这份联盟关系。

在两公司董事的非正式会议上,雷诺汽车董事了解到日产汽车合规调查情况,这个调查是核实高管的薪酬。与日产汽车不同,雷诺汽车以无罪推定为由,继续保持戈恩的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职务。

戈恩和日产汽车董事凯利在日本被指控瞒报戈恩2010年至2015年间4300万美元的额外薪酬,这些薪酬戈恩已经安排稍后付款。

两人都否认延期薪酬协议是非法或者必须要披露的。日本检方有可能以更多罪名起诉这位雷诺汽车董事长。

在周四(2019年1月10日)的会议上,雷诺汽车负责人简要介绍了公司董事正在对执行委员会进行审查。

该负责人表示,截至目前他们检查了公司2017年~2018年的薪酬记录,“已经得出结论,这些薪酬记录既符合使用法规,又没有任何欺诈”。

戈恩目前仍被拘留在日本东京。他可能因2008年将个人投资损失暂时转嫁给日产汽车而被正式指控违反信托。一位知情人士早些时候表示,2018年之前的3年内,他还涉嫌瞒报薪酬。

03.戈恩妻子发表的声明

戈恩的妻子周四(2019年1月10日)发表一份声明,恳求日本当局提供有关她丈夫健康状况的更多信息。

她说:“我最近了解到我的丈夫在东京拘留所里发高烧,但是我的消息只能从新闻报道中获得,因为自2018年11月19日以来,我们(他的家人)都被禁止与他联系”。

她说,日本当局没有给戈恩的亲属提供关于其治疗情况的细节,也不允许家人与拘留中心的医护人员通话。

“我们非常害怕,非常担心,如果他继续忍受这样的恶劣条件以及不公平对待,他的恢复情况将难说。”她补充道。

在本周早些时候的一次法庭诉讼中,戈恩表示,他“受到错误指控,并受到不公正拘留,这些指控未经证实,且毫无根据”。这是这位汽车高管自2018年11月19日被捕以来首次公开露面。

04.戈恩自2012年起不再是法国纳税民

法新社/2019年1月10日

解放报2019年1月10日报道称,在日本被拘留的雷诺汽车首席执行官戈恩,从2012年以来不再是法国纳税居民,而是荷兰纳税居民。

雷诺汽车和法国财政部都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因为税务原因,2012年戈恩选择居住在荷兰。荷兰设有雷诺-日产公司荷兰控股公司(Renault-Nissan BV)。

直到2012年,戈恩一直受到财富税(ISF)的约束,而荷兰不征收财富税。此外,弗朗索瓦·奥朗德执政期间出台高收入特别税(CEHR),戈恩也通过去荷兰纳税避开。解放报补充道,2012年左翼回归政权后,增加了对财富税的纳税比例。

法新社抛出有关纳税问题后,雷诺汽车除回复说"这是个人数据"外,没有做出其他回应。

税务机关既没有确认,也没有反驳这些信息。

负责税务的荷兰财政部发言人2019年1月10日告诉法新社,荷兰法律禁止税务机关和当局披露此类信息。

当天早上,对于此问题的第一个政界反应来自民主运动(Democratic Movement)代表帕特里克·米格诺乐。他说,“为维护法国工业的利益,同时也为即将进行的政治大辩论,戈恩的税务外流问题的最新消息或将引发其辞职或被替换……”

"丑闻"

“这很可耻。”民主运动主席弗朗索瓦·贝鲁(Francois Bayrou)在接受法国新闻频道采访时愤愤地说。“共和国总统在一次讲话中也说过,‘我不知道他具体指的是谁,他说法国公司的领导人应该在法国纳税’”。

“法国公司的高管必须在法国缴税。”法国总统马克龙在2018年12月10日的一份声明中说道。公共行动和公共财务部长Gérald Darmanin指出,上市公司的领导人,或者国家参股公司的高管,都应必须是法国纳税居民。

法国政府持有雷诺汽车15%的股份。雷诺汽车首席执行官戈恩自2018年11月19日因涉嫌违法行为被拘留在日本。

在他第一次出庭后的第二天,也就是本周三(2019年1月9日),东京法院不出意外地驳回了戈恩终止拘留的请求。

声称自己无罪的戈恩当庭表示,他“被不公正地指控和拘留”。在其被羁押期间,雷诺汽车设立临时执行管理层,但戈恩然是其首席执行官。

财政和经济部部长勒梅尔向雷诺汽车询问了一些有关高管薪酬的细节。

在荷兰纳税合法吗?

根据税务律师Stéphanede Lassus的说法,“在私人飞机上度过大量时间的高管‘环球旅行者’们的情况很复杂,尤其是当他们获得丰厚报酬并且须在几个国家缴纳税款时”。

“国际税收协定就是为了避免他们受到双重征税。”税收专家向费加罗报透露道。

税务律师StéphanedeLassus提出:“我们应该研究研究他的日程,找出戈恩在哪里生活的时间比较长。”

关于戈恩在荷兰纳税,税务律师Stéphanede Lassus解释说:“虽然还不清楚他的案例,但在荷兰缴税,成为荷兰的纳税居民理论上是合法的,条件是与荷兰有家庭或者财产关系”。

“戈恩得选择一个国家,也许他在荷兰度过的时间比在法国多呢?”律师补充道。不过,“有必要研究他的日程,以了解他最常居住的地方在哪里”。

不管是在荷兰,还是在法国,规则都是——如果在该国纳税,每年至少在该国停留183天。

戈恩属于这种情况吗?没人知道。所以,事实很清楚,只要戈恩符合最低居留天数,在荷兰以税务为目的居住并非违法行为。

荷兰财富税比法国宽松

解放报提出的一个观点是:戈恩应该是发现了在荷兰纳税的好处,特别是可以逃避针对全部财产征收的财富税(ISF)。

然而,正如税务律师Stéphanede Lassus所说,其实“荷兰税收中也有一种财富税(ISF)”,但“它只涉及从一年到下一年的财富增长,而不是针对全部财富”。

“我们只为增加的财富付钱。”律师总结道,戈恩是否已向荷兰缴纳了财富税?问题仍然存在。

尽管荷兰是一个税收地,“戈恩肯定在法国也纳税”,因为“在法国公司领取薪水,必须在法国缴纳税款”,律师说道。

据解放报称,作为雷诺汽车首席执行官,戈恩在法国的收入是700万欧元,仍然在法国征税。

“由于他不再是国民,雷诺汽车每年拿出其薪酬固定部分的20%(2017年为120万欧元)作为纳税准备金,最终针对其全部财产的税收,由戈恩作为纳税人来声明支付。”

05.

戈恩事件让外国企业家心寒

戈恩是外国领导人在日本罕见的取得巨大成功的人物之一。这位明星大佬的突然下马震慑了其他大佬们,后者担心自己也会被困在无法掌控的日本游戏规则里。

在商界,2019年11月19日乘私人飞机抵达东京后突然被捕的戈恩成为大家的话题人物。

在日本,舆论偏向强调戈恩事件的独特性,解读这位汽车巨头独有的故事。“这是一起个案”,大和证券金融机构主席Seiji Nakata表示,“我与其他外国老板们有联系,他们对这个问题没有表示出悲观情绪”。

但法新社采访的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的说法。

“在法国顶尖毕业生圈子里,戈恩事件就像是冲击波”,一位驻日本的公司领导人说。“戈恩曾经是一个偶像,是法国式成功的象征,戈恩事件深深地影响着正在进行各种培训项目的年轻人,至少对企业或管理方面的年轻人冲击很大。”

“双重标准”

戈恩是否有罪暂且不谈,主要是日本司法对待这位业界强人的方式,实在令人震惊。被捕后,戈恩已被拘留50多天,而同样涉嫌财务问题违规的其他大佬,比如东芝的领导人,甚至都没有被质询过。

“这给人的印象是双重标准,戈恩承受这些就因为他是外国人。”接受采访的这位经理告诉记者。

事实上,日本老板也有被捕并长期被拘留者,但没有人引起过像戈恩这样的轰动。

“看到这样的司法程序,企业负责人感到很焦虑”,一个驻日本的法国团体代表称。

他曾处理过此类案件,他认为,检察官的权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问题来自日产汽车态度。日产汽车先进行内部调查,然后直接提出对戈恩的指控,并没有面对戈恩去处理相关问题。

“如果你是一位高收入的企业高管,我想看到这一幕,你会害怕来日本工作。”他说。

现在许多人都害怕成为令人费解的日本司法系统的受害者。“我们处于某种法律层面上的不安全地带,因为当局的权利自由度很大”。

吸引人才

富士通研究所(Fujitsu Research Institute)经济学家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表示,尽管如此,外国公司并不会逃离日本。

据舒尔茨估计,“在日本致力于改革、制定自由贸易协定以实现更大程度开放的历史机遇下,外国企业不会放弃投资项目”。

另一方面,高素质专业人士也提出问题——日本的监管环境,尤其是税务问题,已经很令人头痛,现在戈恩案例又暴露出日本司法系统的不透明性。分析师判断,这对岛国吸引国外人才的能力产生了消极影响。

“已经采取措施试图解决问题”,舒尔茨说,“我们计划在下周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加强治理,已经对这种情况进行反思,这是必要的”。

反过来,岛国也不再积极寻求吸引外援以避免重演日产汽车悲剧。当然,在2000年世纪之交,戈恩确实挽救了日产汽车,而现在却因为所谓的“贪婪”让日产汽车陷入混乱。

其实在戈恩事件之前,日本就已经不很乐意招聘外来人才,这是日本国特有的文化现象。

日经日报在最近的一篇专栏中称,缺乏多样性“影响了日本的全球竞争力,他们必须努力加快减少对萎缩的国内市场的依赖”。文章作者George Olcott曾任东京庆应义塾大学客座教授,并担任多家日本公司董事会成员。

(文中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