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女性争取祈祷权很好笑?这只是斗争的开始

观察者网01-11 10:14

新年伊始,我们喜马拉雅山那头的邻国——印度,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抗议运动:喀拉拉邦的数百万妇女拉出了一条长达600多公里的“人链”,组织了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妇女聚会”。但是,这场“世界最大”妇女聚会的目标,却让观网很多网友哭笑不得甚至嗤之以鼻——争取进入当地著名的沙巴瑞玛拉神庙进行“祈祷”的权利。相关新闻里获赞数最高的一条“声势浩大却是为了进神庙祈祷,恨几座大山没压到自己吗”就反映出了观网很多网友“看热闹”甚至“看笑话”的心态。

不过,虽然此次“世界最大的妇女聚会”的目标貌似荒谬,但在笔者看来,在争取“祈祷”权的此次集会本身就是印度女性和社会底层反抗社会压迫和争取自身权利的开端,其对印度社会进步的意义是不应该被低估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相关新闻报道

从历史角度看,很多社会进步发端于宗教改革

宗教是一种由于人类存在历史局限性,在不能对自然和人类社会进行正确认知的情况下所产生的对于“支配着人们日常生活的外部力量在人们头脑中的幻想的反映”(恩格斯语)。虽然宗教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的虚幻使得它不能正确地指导人类的实践活动,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也主要扮演着消极作用,但人类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发展规律决定了人类发展仍然将长期囿于各种主客观因素所产生的局限性当中,决定宗教消亡的条件目前还远远没有达到。因此,宗教仍然会作为一种社会现象长期存在。

宗教作为一种系统性社会意识,渗透着人类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人们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具有极强的社会动员能力。同时,由于宗教本质上的虚幻性和荒谬性,一切宗教都存在教义同社会现实和社会发展要求相脱节的特点,加上教团需要维护自身的既得利益(与上帝的沟通权,对教义的解释权所衍生的政治,经济特权),因此在历史上乃至当今的现实中,宗教势力几乎都是社会当中的保守,排他的势力,表现出来对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要求的抗拒。

《十日谈》资料图

然而,宗教势力在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面前表现出的保守,反动,并不表示宗教和宗教势力面对社会进步的现实和要求就不能出现自身的变革,相反,宗教的每一次变化和革新都是对其“神圣性”和“不可动摇性”的突破和否定,从而激发人类对世界的再认识和思考,促成思想解放运动,对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都有着重大意义。如果没有文艺复兴时期文学家和艺术家将上帝“人格化”,没有宗教改革运动打破教士阶层对“救赎道路”的垄断,没有圣经的本地文字化以及其产生的文化普及和人民群众思想素质的提高和自主意识的觉醒等后续效应,西方社会之后以“理性主义”为旗帜,对教权进行彻底否定的启蒙运动以及后续的革命,乃至马克思主义的诞生都缺乏思想上的土壤,人类的思想解放进程就会延后。可以这样说,在人类的历史进程当中,宗教内部的变革是社会进步的重要驱动因素。

争取“祈祷权”,不在“祈祷”而在“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印度喀拉拉邦旨在争取妇女进入神庙“祈祷权”的“世界上最大的妇女集会”,背后重要的支持者是喀拉拉邦首席部长,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成员皮纳拉伊?维贾扬,而部长同志也毫不讳言此举的目的是“践行男女平等”,并号召各行各业的群众都参与进来。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作为印度非常有影响力的毛派政党,能够组织这样争取“祈祷权”的活动,看起来还真是得了中国革命的真传。

在毛泽东同志的不朽著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当中,毛泽东同志就深刻指出当时的中国女性深受政权(反动政府),神权(封建迷信势力),族权(封建宗族势力)和夫权的压迫。由于中国妇女长期受到深重压迫,她们一方面有着迫切地革命要求,另一方面却囿于封建宗法制对其身心的压迫而在主观上不知道如何进行革命,客观上不敢参加革命。而面对这种情况,毛主席做的就是发动妇女进宗族祠堂,打破了“女人不能进祠堂”的封建“族规”,进而打碎了封建宗法制度为妇女套上的精神枷锁,使妇女的意识得到了觉醒,而被动员起来的中国妇女“顶起了半边天”,在中国人民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当中迸发出了磅礴的力量,为中国乃至的发展和进步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回过头来,再看看印度的此次“神庙斗争”,和毛主席当年发动妇女进祠堂颇有相似之处。正如参加抗议活动的示威者所表示的那样“这是一个证明妇女有多强大的好方式,展现我们如何赋予自己力量并互相帮助。我支持让所有年龄段的女性进入神庙,传统或落后的观念不应该阻止女性,想要祈祷的人必须有祈祷的权利。”这次抗议的关键不在“祈祷”,而在“权”,即妇女有权利打破神权和族权的压迫,进入属于公共场所的神庙,也有权废除贬损妇女人格尊严的宗教教条(妇女进入神庙本身,就否定了妇女“不干净”这一侮辱妇女的宗教教条),促进了宗教内部出现变革要求以及人们思想意识的解放。而示威者提出的“支持妇女平等”,“抵制将喀拉拉邦变成疯人院的企图”,“为世俗主义而战”等口号,已经使这次抗议活动跳出了宗教意义,如笔者所说的那样,人民通过争取“祈祷权”向印度社会展现了要求社会发展和进步的呼声。

印度抗议人群? 图自推特

后续的冲突:正义性与正当性的证明

就在这次争取“祈祷权”的抗议活动初见成效,2名妇女成功进入神庙后,保守势力喀拉拉邦各处爆发了针对此次活动的反抗议活动并已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保守势力的激烈反扑,一方面说明此次事件并不像观网部分网友认为的那样“好笑”,印度保守势力的根深蒂固大大超过了国人的想象,而另一方面,更说明了此次争取“祈祷权”的活动真正戳到了保守势力的痛处,此次争取“祈祷权”的抗议活动的正当性和正义性则由此进一步彰显。

在七十年前,我们的革命先辈带领着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一个崭新的中国,这使得七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安稳的以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今天印度人民的这一行动并自由地表达这样那样的看法。但在笔者看来,喀拉拉邦人民所谓的“低水平”斗争,正是我们革命先辈所经历的艰苦斗争的再现,而中国人民的解放正是建立在无数个这样“低水平”的斗争之上的。因此,笔者认为,一方面,我们不应该因为喀拉拉邦人民“低水平”的诉求和斗争而对他们进行嘲笑——因为这等同于是在嘲笑我们自己所走过的道路,另一方面,我们应当具备同理心,对喀拉拉邦人民所受神权的压迫表示同情,同时对他们所表现出来的斗争精神表示支持和赞赏。而这,才是一个有着正义感的新中国人对这个事件应该具有的态度。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