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打败日本:美国五星上将尼米兹传奇

点兵堂01-10 12:03 跟贴 606 条

1853年,美国人在日本制造“黑船事件”时,可曾想到88年后日本对自己加倍偿还,制造了一个更黑的事件——珍珠港事变?反正,估计日本人是想到了当年的黑船之耻,如今算是报了仇了。

面对日本的挑衅,美国会怎样应对,由谁出来回击日本?

一、临危受命

“珍珠港事件”后,直接责任人、太平洋舰队总司令金梅尔被撸。

谁来接替这个重要的空缺?

最终人选出人意料——56岁的尼米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尼米兹

他当时只是海军航行局局长,排在他前面的有多达50余位资深军官。罗斯福对他的指示很明确:“赶紧去珍珠港,坚守岗位,等战争打赢了再回家。”

要完成总统交办的任务太难了,太平洋舰队几乎要从零开始,重新组建。出发前,他对妻子凯塞林说:“亲爱的,舰队被击沉了,我不得不从零开始去建设一支新舰队,而且是在战争中建设。”妻子鼓励他:“只要记住爷爷经常告诉你的话,你会成功的”。

不要以为在硝烟中建设、在战火中成长是中国海军的专利,当今的海上霸主美国海军也曾面临过同样的窘境。能否让太平洋舰队重振雄风?尼米兹并无多大信心,他出行赴任时,甚至采用了夫人凯塞林的娘家姓(弗里曼)作为化名。海军部长诺克斯在与尼米兹告别时,声音甚至也在颤抖。

就这样,尼米兹踏上了赴任之路,太平洋上的回流涌动也随即开始了。

尼米兹重建太平洋舰队(“3101”原创手绘)

二、艰难时刻

珍珠港被毁了,士气低落了,威克岛陷落了,敌情威胁无处不在。

太平洋舰队的航母被命令不要进港,而是滞留在海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躲避日军再次发起的空袭。大型舰船只有在急需补充油料和给养时,才允许回来,并且只允许单艘返港,以减少遭袭时的损失。但在外海毫无目标的巡航过程中,这些大型舰只随时都有遭到日军潜艇攻击的可能。

有个非常贴切的比喻形容当时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艰难处境:“如果夏威夷附近的岛屿都被日本人占领,那么太平洋舰队就会变成一群养在盆里的鱼。”

此时,尼米兹的舰队就像失群的狼,有穴不能回,在外游荡又怕遭到猎杀。把舰队调往安全的西海岸港口吗?不!那是美国海军的耻辱。

1941年最后一天的早晨,面对珍珠港内体无完肤的战列舰、巡洋舰,尼米兹不得不在停靠于潜艇基地码头上的“茴鱼”号潜艇的甲板上,升起了四星上将旗。很巧,这个潜艇基地正是20年前他亲自组织创建的。

尼米兹在潜艇甲板上

在满目疮痍面前,华府和舆论的压力纷涌而至。在全体官兵期盼的目光下,强大的敌人气势汹汹而来。守着一个烂摊子的尼米兹该怎么办?

反击!反击!!反击!!!

在尼米兹的案头,一张写着“作战目标,进攻战,突然袭击,接敌点要有优势兵力,简要,安全,运动,节省力量,协同配合”的一张小卡片格外显眼。正是在这些原则的指引下,尼米兹与欧内斯特金上将一同筹划发起反击。在一片反对声中,尼米兹坚定地说:“在我已经准备好开始行动的时候,不需要任何人来教我该怎么做。”在一片质疑声中,他得到了海军军官学院昔日挚友威廉·哈尔西的鼎力支持,“海上蛮牛”还自告奋勇去当先锋打头阵!

欧内斯特·金和尼米兹、斯普鲁恩斯在一起

在经历了一波三折之后,当哈尔西率“企业”号编队悬挂着表示胜利的满旗回到珍珠港时,一切争议都已经不重要了。迎接他的是汽笛齐鸣,人声鼎沸,士兵、水手和船坞工人们排在岸上欢呼雀跃。此时,尼米兹才算是在珍珠港站稳了脚跟,并让世人明白:美国海军真的干起来了!

三、转折之战

太平洋上的转折不是一个时刻、不是一场战役,甚至不是一个节点,而是通过一系列战役的组织与实施,在相对短暂和有限的时间里,通过敌我力量的此长彼消,战场形势的扭转,从而使战略态势实现根本性转变的一个过程。

回想起来,二战各个战场上的转折,其实都是这样发生的。正如《论持久战》对战争进程的阶段划分一样,在太平洋战场上,尼米兹力挽狂澜的壮举也经历了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三个阶段,其中最重要的转折发生在1942-1943年。

在珊瑚海和中途岛,刚刚从珍珠港的重创中缓过气来的太平洋舰队,顶住了山本联合舰队的 “三板斧”,并给予来犯强敌重重一击;

在瓜达卡纳尔岛的“瞭望台”拉锯战中,开始了局部夺岛反击,“爬上了梯子的第一级”(尼米兹和欧内斯特金形象地把对日反攻比作爬梯子,瓜岛就是第一级);

在所罗门群岛的“绞肉机”中,通过消耗日本海军的精锐力量,也顺便将老朋友山本大将送去见了天照大神;

……

尼米兹与山本五十六

这一系列战役的成功实施,不仅遏制了旭日旗疯狂的扩张,改善了西南太平洋上的战略态势,还提高了军心士气,鼓舞了美国民众。更重要的是,为美利坚巨大的战争机器开足马力,像家电生产流水线一样制造飞机舰艇、训练官兵投入战争,赢得了宝贵时间。从1943年6月开始,强大的“埃塞克斯”级舰队航母以每月1艘的速度下水服役。随着F-6F新型舰载机、改进后的雷达与指挥控制系统、快速油料勤务保障舰船的迅速出现,实际上1943年后期的美国海军已经是一支焕然一新的海上力量了。

顺便说一句,在这个实现转折的年份里,尼米兹得到了罗斯福总统的信任,欧内斯特金上将和海军部长诺克斯的支持,还得到了“一对连襟”(姐夫是威廉哈尔西,小舅子是雷蒙德·斯普鲁恩斯)的大力协助。上下齐心,将士用命,尼米兹在血与火的海空钢铁碰撞中,在与麦克阿瑟的纷争与妥协下,在惊涛骇浪与燃烧的岛群间,完成了敌我态势的扭转。虽然离最后东京湾的胜利时刻还剩下艰苦战斗的两年,但是这已经是日本海军覆灭的开始。

四、势如破竹

1943年春季开始,太平洋战场上美日双方处于拉锯状态。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金上将对战局进展缓慢非常不满,在与尼米兹、哈尔西充分协商后,决定对各战区海军部队进行统一整编:

大西洋和地中海的美军舰队被授予偶数编号,太平洋战区的美军舰队被授予奇数编号(这就是今天美国海军舰队编号的最初由来)。其中,哈尔西的南太平洋舰队改称第三舰队,中太平洋舰队改称第五舰队,由斯普鲁恩斯指挥(没错,姐夫和小舅子成了尼米兹的哼哈二将,并协助他走向了最终的胜利),两支舰队均由尼米兹指挥;西南太平洋舰队改称第七舰队,由麦克阿瑟指挥。

尼米兹与哈尔西、斯普鲁恩斯在一起

在获得可靠的军种联合勤务保障能力之后,尼米兹一改前期“逐岛”争夺耗时耗力伤亡大的“线性”作战模式,充分利用己方的战略主动权,发挥数量、质量和机动、保障能力方面的优势,采取“蛙跳”战术,开始“越岛”作战,专捡日军薄弱之处,大开大合,避实击虚,使山本的后继者们焦头烂额,疲于奔命。在尼米兹的面前还有马绍尔群岛、吉尔伯特群岛,还有马里亚纳群岛和菲律宾,还有硫磺岛和冲绳,再往前就是东京!

随着马绍尔群岛、吉尔伯特群岛战役的顺利进行,尼米兹有条不紊地按照战前制定的“橙色方案”(1920年开始,美海军针对太平洋战略方向可能的主要威胁,着手制定了各种方案计划,其中针对日本的方案称之为“橙色方案”,尼米兹后来曾这样回忆1922年在海军战争学院学习时的情形:“我们一直以日本为演习的假想敌,所上的课程内容非常全面,因而在太平洋战争开始后,对于在太平洋海域发生的事件并没有始料不及之感,也不是毫无准备。”),向日本“绝对国防圈”一路高歌猛进。

期间,美军经历了塔拉瓦环礁这样的人间炼狱(此战中海军陆战队出现大量伤亡,后来美海军新一代两栖攻击舰就以“塔拉瓦”命名),但尼米兹的舰队最终攻克了特鲁克(特鲁克号称“日本的珍珠港”,被誉为“太平洋上的直布罗陀”),砸碎了“绝对国防圈”链条上最重要的一环。

在马里亚纳群岛,面对小泽治三郎(被称为山本五十六的接班人)第一机动战队的挑战,斯普鲁恩斯指挥的第五舰队充分发挥舰艇数量规模,尤其是舰载机飞行员技术水平的优势,一举重创对手,不仅击沉了联合舰队最新型的航母“大凤”号,还迫使偷袭珍珠港的“元凶”南云忠一剖腹自尽。在莱特湾大海战(二战中最大规模的海战)中,哈尔西指挥第三舰队,一举击沉了日军4艘航母,彻底剥夺了联合舰队海上机动作战能力。引以为傲的日本帝国海军航空兵名存实亡了,时任日本海相的米内光政哀嚎——“这就是终结!”

尽管在硫磺岛付出了28686人的伤亡代价(太平洋战争中美军唯一一次伤亡人数超过日军的战役,日军22000余人被歼),尽管在冲绳以“神风特攻队”为标志的“菊水特攻”到达了顶点(来袭敌机接近8000架次,33艘舰艇沉没,360余艘受伤),但星条旗终于在折钵山上升起,日本帝国的“国门”冲绳被“一脚踹开”。美利坚的钢铁战舰终于在尼米兹这个“海上骑士”的驾驭下,走到了太平洋战争最后的胜利终点!

五、胜利时刻

随着两朵恐怖的“蘑菇云”在广岛、长崎上空升起,原已制定的进攻日本九州和东京平原的“奥林匹克”和“王冠”计划随即取消。1945年8月15日,裕仁天皇发布《停战诏书》。

对尼米兹来说,太平洋战争结束了,但美国陆海军内部的纷争却刚刚开始。就在日本投降的同日,杜鲁门总统任命麦克阿瑟为盟军最高总司令,负责主持和安排日本投降仪式并占领日本。对此,在太平洋战争中出生入死、勇担重任的美国海军严重不满。

海军部长福莱斯特当即提出建议,要求投降仪式必须在海军的舰艇上举行,由尼米兹代表美国出席受降仪式并签字。为了给杜鲁门一个台阶下,他建议把那艘以杜鲁门总统老家命名的战列舰用来作为受降仪式的主会场。这一建议让尼米兹,也让“密苏里”号战列舰名垂青史。9月2日上午,“密苏里”号战列舰的主桅上破天荒升起了两面五星上将旗,在尊重麦帅这个盟军最高司令官权威的同时,也清楚地向他表明,这是尼米兹的地盘。

尼米兹与麦克阿瑟一同步入受降会场

为表彰尼米兹在太平洋战争中建立的卓越功勋,华府将1945年10月5日定为“尼米兹日”,当天1000架海军战机从胜利游行队伍上空掠过,排出了“尼米兹”英文字母图形。杜鲁门亲自为他授勋,而尼米兹则谦逊地表示:“我们只打了一场小仗,却得到了最高的荣誉。”

老上司欧内斯特金称尼米兹为“出任海军作战部长的‘无可置疑的人选’”,并向杜鲁门表示,“如果不任命尼米兹为海军作战部长,他就必须向美国人民作出解释”。鉴于尼米兹的社会影响力和战后美国社会的现实需求,杜鲁门总统撇开了海军部长福莱斯特关于海军作战部部长只有通过海军部长才能接触总统的规定,常常以官方和社会活动为由,在白宫直接召见尼米兹。

在为期两年的短暂任期内,尼米兹审批了优先发展核动力潜艇的项目,这被视为核海军建设的开端,对美国海军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1947年11月13日,尼米兹海军作战部部长任期届满,又被杜鲁门任命为海军部长特别顾问。不过,尼米兹秉承“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原则,决定从海军作战部部长任上直接退休。1950年6月,在决定出兵朝鲜并派遣第七舰队进驻台海后,杜鲁门亲自登门邀请尼米兹再次出任海军作战部部长,但被婉言谢拒。尼米兹推荐好友谢尔曼出任此职,杜鲁门当即采纳了他的建议。

海军五星上将尼米兹

十几年后,有记者在采访尼米兹时问道:“上将,你认为你还愿意为海军奋斗终身吗?”尼米兹十分爽快地回答:“是的,我想会的。我仍旧在尽力而为,我并不为现在还未掌握的事物而忧愁。如果再给我一次生命,我仍将遵循我的祖父查尔斯·亨利·尼米兹的期望,在所不惜地投身于大海。”顺便说一句,在尼米兹出生后接受洗礼的仪式上,其祖父查尔斯曾以一种异乎寻常的豪迈声音面对宾客声称:“朋友们,为了美国海军未来的将军——我的孙子干杯!”当时大家以为是一句酒后的玩笑话,谁也没想到几十年后竟然成为现实。

尼米兹和爷爷查尔斯

1966年2月20日,81岁的尼米兹在伯克利的家中走完了生命历程。弥留之际,这位来自德州深山里的海军五星上将要求死后葬礼从简,并把他埋葬在太平洋岸边的国家公墓,希望在公墓里可以朝夕不停地眺望他曾创造出盖世伟业的蔚蓝海洋。葬礼当天,70架海军喷气式战机从墓地上方低空掠过,19响礼炮划过寒冷的天空,向这位永远的“海上骑士”敬礼!

"海上骑士"的墓地,与阵亡士兵在一起

1970年代,为纪念尼米兹,美国政府将当时最现代化的超级航空母舰命名为“尼米兹”级。时至今日,这10艘“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仍是美国海军称霸世界海洋的中坚力量。

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

作者许述,解放军中校,军事历史专业博士,《中国国家历史》和网易签约作者。在军校读过,在基层干过,在机关待过;以从军为业,以键盘为朋,以争胜为本;在军内外媒体发表文章50余篇,接受过包括凤凰卫视在内的多家电视台采访,参与过多项部队重大课题的编写。五年酝酿,半年分娩,于是有了《这才是美军》。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