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勒姆女巫惨案":食物中毒把无辜者送上绞刑架

看历史01-10 10:17 跟贴 77 条

1691年和1692年冬,在今日马萨诸塞州的塞勒姆村,几个年轻妇女和小女孩多次聚在一起,向塞缪尔·帕里斯牧师家从西印度群岛带来的黑人奴隶提土巴和她丈夫学习看手相和面相。这两个老黑人或许是会符咒和妖术,提土巴声称自己懂得如何发现女巫,能让小孩看出巫术的形迹。

听提土巴这么说后,帕里斯9岁的女儿伊丽莎白(贝蒂)·帕里斯和11岁的侄女阿比盖尔·威廉姆斯就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她们身躯痉挛、剧烈扭曲并无法控制地大声尖叫,甚至出现惊厥。请当地医生威廉·格里格斯诊断后,没有发现她们有神经方面的症状,便宣称她们是“被魔鬼缠身”。此后,像是有传染性似的,社区里的另外一些女孩子也开始出现这些“症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692年,塞勒姆女巫审判的一份证词,在2018年6月11日的纽约拍卖会上创下了创纪录的137,500美元的拍卖纪录。

马里兰大学助理教授玛丽·K·马托西安是一位以欧洲民间传说和家族史为研究方向的学者,她在1982年7、8月号的《美国科学家》杂志上发表的论文《麦角病和塞勒姆巫术事件》中写道:“1692年,在马萨诸塞州的埃塞克斯郡,30名‘被魔鬼缠身’的受害者中有24人出现惊厥,并有受压、刺痛或咬伤感。据英格兰传统民俗,这些都是所谓的‘被魔鬼缠身’最常见的特有症状。因此,它们也是法庭记录中最常提到的症状,因为法庭诉讼的目的是要证明‘巫术’,而不是提供一个完整的病史。”

审讯中检验女巫

审判女巫

塞勒姆的这几个“被魔鬼缠身”的女孩被要求说出是谁在蛊惑她们。在诱导和压力之下,女孩们承认自己被魔鬼缠身,并指认萨拉·古德、萨拉·奥斯本和提土巴3人对她们施行了巫术。于是,这3名“女巫”被带到地方法官乔纳森·科温和约翰·哈索恩跟前去接受质疑。奇怪的是,作为指控者站在法庭上的这几个女孩,也仍然出现痉挛、扭曲、尖叫和扭动。但萨拉·古德和萨拉·奥斯本坚持说她们未曾与魔鬼订立契约,更没有蛊惑这些女孩,她们完全是无辜的。提土巴承认她曾为魔鬼效劳,还说她的这两名同犯也是女巫。她还说,她们曾骑着扫帚,由精灵陪随周游各地,干过各种害人之事,甚至声称还有别的女巫与她一起为魔鬼效劳,来对抗清教徒。

类似的歇斯底里表现随后从这个社区蔓延到马萨诸塞州的其他地方。结果,另一些人也遭到指控,包括公认是教会和社区最正直的玛莎·科里和丽贝卡·诺斯,以及莎拉·古德的4岁的女儿。随后,在对在押者作了数周非正式的听证之后,马萨诸塞州海湾殖民地总督威廉·菲普斯爵士下令于5月27日在塞勒姆镇建立一个正式的特别法庭,来审理萨福克郡、埃塞克斯郡和米德尔塞克斯县的巫术事件。法庭在殖民地副总督威廉·斯托顿主持下,由约翰·哈索恩、塞缪尔·休厄尔和威廉·斯托顿等7名法官组成。

这个女巫之家,实际上是当年女巫审判中一个法官的家,也是小镇上唯一一个直接跟当年的审判有关的建筑。

6月2日,法庭宣判第一名被告布里奇特·毕肖普有罪,6月10日,布里奇特·毕肖普在塞勒姆镇著名的绞架山上被绞死。7月19日又有5名被定罪的人被绞死;8月份有5个人被绞死,9月22日又有8人被绞死,包括玛莎·科里。此外另有7名被控“女巫”的人死在监狱里。而玛莎·科里的丈夫,80岁高龄的贾尔斯·科里因为拒绝对他的提审,遭到严厉的惩罚,被重石压了两天直至去世。

毫无疑问,这些被处死的人都是无辜的。一段审讯记录记载,在审判布里奇特·毕晓普时,布里奇特坚决否认自己是女巫。约翰·哈索恩质问她说:“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一个女巫呢?”布里奇特回答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约翰·哈索恩据此竟然断言:“你怎么能够知道你不是女巫,而且还不知道女巫是怎么样的呢?”可见是法庭将这些无辜的女子制造成“女巫”。于是,哈索恩便以这种无法回答的盘问,将布里奇特·毕晓普等19个无辜的人送上了绞刑架。

女巫曾经呆过的地牢

塞勒姆这场历时5个月的审判,完全是一场荒谬的把戏,也是极端残酷的迫害,是美国历史上的一大丑闻。《红字》的作者,著名作家纳撒尼尔·霍桑作为这场审判法官约翰·哈索恩(1641—1717)的第三代孙子,深为他祖先的迫害行径感到羞耻。霍桑在自传性长篇随笔《海关——<红字>之引言》中这样写到他的祖先:“……他还是个残忍的迫害狂……他的儿子(指约翰·哈索恩)也承袭了这种迫害精神,在牺牲女巫的行径中十分惹人注目,以致人们说女巫的血会公道地在他身上留下污迹。我不知道我的这两位先祖是否考虑过忏悔和哀告上天宽恕他们的酷行;或者他们是否在另一个世界里,在酷行的沉重后果下呻吟。不管怎样,我当前身为作家,作为他们的后人,特此代他们蒙受耻辱,并祈求从今以后洗刷掉他们招致的任何诅咒……”(胡允桓译文)为表明自己有别于他的这两个祖辈,纳撒尼尔·霍桑甚至在从祖辈继承下来的姓氏Hathorne(哈索恩)中间加进一个“w”,成为Hawthorne(霍桑),以表示人们通常所说的,与祖辈“划清界限”。

到了9月份,群众性的歇斯底里气氛开始缓和,公众舆论开始谴责这些审判,加上因为巫术的指控扩大到包括他自己的妻子,菲普斯总督于10月29日下令终止法庭的审判程序,代之以新建一个全部法官均来自塞勒姆以外的高级司法法庭,并于1693年1月至2月重启审讯。新法庭共审理了20件案例,被起诉的56人中,只有3人被定罪,但没有被判刑。随后,马萨诸塞州议会撤消了对所有“在押犯”的有罪判决,并给予被处死者的家属赔偿。

三百多年后,人们修建了塞勒姆审巫纪念园,石块上分别刻着含冤而死的人的姓名。

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人们不免要问,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悲剧,特别是,这些天真的女孩怎么会真的出现抽搐、痉挛、扭曲、惊厥等“被魔鬼缠身”最常见的特有症状呢?历史学家和医学史家曾经做过很多研究,也发表了大量的研究论文,普遍的看法认为原因有多方面,如人与人之间的敌意情绪、人本身的歇斯底里气质和心理因素等。

早期美国史的专家詹姆斯·邓肯·菲利普教授在他1933年的专著《十七世纪的塞勒姆》中就曾指出,塞勒姆案件是群众的巫术信仰被利用,使有些人在压力之下,“承认了被指控的巫术,就只好供述说某个她曾经在想象中的魔鬼聚会上见过的某人是女巫,就可以将她最不喜欢的人挑选出来,尤其是当她知道,只要说出这人的名字,她立即会被处死。”同时,歇斯底里作为一种感觉过敏状态,像是会传染似的,很容易会跟随他人出现抽搐、痉挛、惊厥等非症状的症状。

但近年的研究相信当时那些女孩出现这种“被魔鬼缠身”最常见的特有症状,包括上述心理因素,而最大的可能是麦角中毒。

麦角中毒的黑麦

当一种叫麦角菌的真菌侵入黑麦的子房后,黑麦便会形成坚硬的褐色至黑色的角状物——麦角,误食这种麦角,即会中毒,称“麦角中毒”。加利福尼亚大学心理学系的福特基金会研究员琳达·卡波雷尔在1976年4月2日出版的顶级杂志《科学》上发表的论文《麦角中毒:是撒旦在塞勒姆释放出来的毒吗?》中写道:

“长期麦角中毒是由于食用被污染的黑麦面包而导致的常见病症。在一些流行病中,似乎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这种疾病。儿童和孕妇最容易受到影响。

麦角中毒有两种类型:坏疽和痉挛。这种情况常出现在中世纪的流行病中,并且有许多名称,包括‘圣安东尼之火’。

惊厥性麦角中毒的特点,包括皮肤上的爬行感、手指刺痛、眩晕、耳鸣、头痛、感觉紊乱、幻觉、痛苦的肌肉收缩导致癫痫样痉挛、呕吐和腹泻……所有这些症状在塞勒姆巫术的记录中都提到过。”

事实是,不但在中世纪,据德国医学史家奥古斯特·希尔施(1817—1894)在他的里程碑式的巨著《历史地理病理学手册》中的记载,从公元591年至1789年,麦角中毒流行达132次。以后,美国独立战争期间,驻扎在纽约州的士兵由于食用了受麦角污染的面粉而致病,1828年美国监狱里也爆发了一次麦角中毒。玛丽·K·马托西安完全认同琳达·卡波雷尔的看法。她在《麦角病和塞勒姆巫术事件》中对“琳达·卡波雷尔提出1692年‘被魔鬼缠身’的症状,实际上是患了一种叫做惊厥性麦角中毒的疾病”的看法,作了详细阐述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可能就是一次称为痉挛性麦角中毒的食物中毒的爆发,导致了1692年的巫术指控。”

这是缺乏科学知识导致历史性大悲剧的一个典型事例。

作者:余高凤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