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真假拿破仑:黄热病让法国人失去了美洲跳板?

网易历史01-10 09:52 跟贴 30 条

本文节选自《帝国的十字路口:从哥伦布到今天的加勒比史》,作者:[美]卡丽·吉布森,译者:扈喜林,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索·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对于卢维杜尔来说,19世纪的第一年是高奏凯歌的一年,他控制了这个殖民地的全境。同时,另一位将军在混乱的法国革命形势中维持着国家的秩序。1799年,拿破仑·波拿巴(Napoleon Bonaparte)任命自己为法兰西第一执政,任命卢维杜尔为整个圣多明各岛的总司令。然而没过多久,双方开始互相猜忌。拿破仑担心卢维杜尔不听命令,担心他领导整个岛屿独立,尤其是卢维杜尔决定正式接管该岛屿西班牙一侧之后。不过在这之前,卢维杜尔就已不顾法国,打算与英国开战,美法两国当时正在进行主要在海上开展的非正式的“准战争”(1798~1800)。他还擅自与英美签订了秘密的贸易协定,为的是从美国

进口食物和货物,避免英国的海上封锁。

1801年1月6日,西班牙总督瓦昆·加尔西亚——虽然西班牙一侧的殖民地已正式割让给法国六年,但加尔西亚一直留在原西属圣多明各——接到卢维杜尔的照会,该岛屿已完全处于法兰西管辖之下,卢维杜尔准备用武力来实施这一法令。他带领部队前往岛屿东部,几天后宣布“我已经极为顺利地以法兰西共和国的名义接手了位于圣多明各岛的西班牙领地”。西班牙总督加尔西亚别无选择,只好屈服。双方在1月22日举行了交接仪式。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又有很多西班牙克里奥尔人离开圣多明各,主要前往西班牙帝国的其他港口。2月时离开这个“真正的西班牙大庄园(Real Hacienda)”的两名官员说:“离开的原因很充足:大雨、悲惨的处境、交接的混乱、政府先前的冷漠……整座城市一派恐怖和惊慌,好像等待着洗劫、死亡与暴力。”

2月时,加尔西亚也离开了这座岛屿。他搭乘一艘丹麦船只,带着家人和秘书尼古拉斯·德·托莱多抵达委内瑞拉的马拉开波。随他而来的还有来自西班牙坎塔布里亚地区的148名步兵。对于很多人来说,离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部分原因是游弋在附近伺机抢劫的英国海盗。很多人到达目的地时已经一无所有,被迫乞讨度日。佩德罗·桑切斯·瓦尔沃德就属于这种情况。他先前在伊圭、圣地亚哥等城市担任助理牧师。他说,1796年他打算离开圣多明各时,正赶上西班牙与英国打仗,他的申请被拒,难以成行。他写信给马拉开波官员,希望对方能资助一些金钱,他说他曾积极帮助“汝方王室军队镇压黑人杜桑·卢维杜尔”。现在,他不得不引用他的忠诚为自己和家人,包括两位成年女性和五个孩子,求得一些帮助。他说,英格兰海盗抢走了他们的一切,“从首饰到仅有的衣服……现在只好乞讨为生”。1801年3月底,1247人、10个政治团体和部队,以及坎塔布里亚军和118名政府官员、250名没有护照者抵达这个委内瑞拉港口。

同年7月,卢维杜尔为他控制下的整个岛屿制定了一部宪法,要求“岛上不能有一个奴隶”,并且“所有人从出生到死,享有终生自由,终生都是法国人”。通过这一条,他明确表示继续与法国保持从属关系,这完全不像《独立宣言》。针对西班牙一侧当时仍在先前制度下劳作的奴隶,他授予他们自由身份。西属圣多明各奴隶劳动规模此前一直比法属圣多明各小很多,这时候大约有30000名奴隶,很多家庭只有一或两个奴隶和他们住在一起,这不同于岛屿西部盛行的大型种植园。同样,岛屿东部自由的有色人种数量也相当大。目前,有关西班牙一侧奴隶和自由的有色人种对卢维杜尔颁布的奴隶解放和平等政策反应的证据很少,不过,很多拥有土地和钱财的克里奥尔人迅速离开,不愿意面对法国人的统治,不愿意接受一个出身奴隶之人的领导。

卢维杜尔立刻着手提升岛屿东部土地的产量,同时恢复遭受战争破坏的西部土地产量。虽然1791年发生了那么多不利事件,但是到了1801年,蔗糖出口规模大约已经达到1789年水平的13%,咖啡产量达到了先前的56%,甚至棉花产量也达到了先前的35%。这一成就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卢维杜尔大力鼓励获得自由身份的劳动者继续在种植园干活,劝说剩下的个别白人种植园主留下来,并成功劝诱了一些已经离开的避难者回到岛上。然而,在岛屿东部,他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尤其是那里的多米尼加人一直用土地来牧牛,靠将牛皮出售给法国人生活。他们不想改变土地的使用方式,从事种植园农业活动。卢维杜尔认为多米尼加人的土地使用方式“很落后”。于是,他颁布了土地改革政策,要求改变土地分配方式。但是,这些改革遭遇了愤怒的抵制。这时候,岛屿西部也出现了问题,那些曾经的奴隶,很多人对继续在种植园里干活深恶痛绝。1801年10月,一些极为失望的劳动者,在卢维杜尔的侄子默斯的带领下进行反抗。卢维杜尔与身边的高级副官德萨林、亨利·克里斯托弗率兵镇压。默斯和很多其他参与者被处死。

这时候,法国的拿破仑怒不可遏,他无法忍受那位曾经的奴隶居然自命为终身总督,并自称“圣多明各的波拿巴”。他感觉自己别无选择,必须派兵征服那个岛屿。而卢维杜尔则一直在向法国官员表示自己无意独立,然而对方根本不相信。1801年12月31日,拿破仑派他的妹夫,即查尔斯·勒克莱尔陆军上将带领10000名士兵前往圣多明各岛,目的是征服卢维杜尔,将种植园归还给先前的主人,并恢复奴隶制。同行的还有卢维杜尔的老对头——安德烈·里戈。卢维杜尔怀疑拿破仑打算采取某些行动,于是提前作了准备。他根本不相信拿破仑的话,因为听说拿破仑准备恢复奴隶制。当英国根据《亚眠条约》(Treaty of Amiens, 1802)将马提尼克岛归还给法国时,拿破仑根本不想废除那里的奴隶制,而是要继续保留它,很快又传来了有非洲人被运到瓜德罗普岛的消息。

勒克莱尔起初进展顺利,卢维杜尔的很多将军向他投降,但是卢维杜尔、克里斯托弗、德萨林坚持战斗,战争迅速升级。双方的伤亡都很重,卢维杜尔和其他两人的资源逐渐耗尽。5月,三人宣布投降,等待夏季——和疾病——到来。但是,卢维杜尔没有待在岛上看着黄热病怎样消灭法国军队。克里斯托弗和德萨林后来向法国人告密,说卢维杜尔在策划一起暴动。卢维杜尔被绑架,进而被押送到法国的侏罗山茹城堡监狱。在那里,他饱受寒冬的折磨,死于1803年4月。卢维杜尔被囚禁和死亡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欧洲,很多人在关注新闻报道。听到卢维杜尔被捕的消息,英格兰诗人威廉·华兹华斯(William Wordsworth)深感同情,提笔写下一首诗,表达对这位黑人将军的敬意。

杜桑,人们中就属你最为不幸!

无论你听得到农夫吹着口哨

在犁田,或者被关在幽深地牢——

躺在那样的地方,声音穿不进;

苦恼的首领!你哪来这份耐心,

但是你别死;哪怕给上了镣铐,

你的眉间偏偏要露出微笑。

虽然你本人栽倒,难以再起身,

仍该安心活着。你留下的力量

将为你工作;看天空、大地、空气;

连一阵微风也不会把你遗忘;

你有伟大的盟友同你在一起;

而你的朋友则是痛苦和得意,

是爱和人类不可征服的思想。

不过,卢维杜尔死在了勒克莱尔后面。后者于1802年11月死于黄热病。拿破仑派罗尚博陆军上将前去接替工作。不过,即使卢维杜尔不在,接下来的暴力冲突也难以避免。法国真的要在其所有殖民地恢复奴隶制的消息让这场冲突更为激烈。获得自由的人离开种植园参加战斗。老天也站在他们一边。疾病让法军大幅减员。让形势更复杂的是,英国与法国之间的敌意再度上升。拿破仑无法同时应付两个强敌。英国军舰封锁了海港,到1803年11月底,罗尚博将军的攻势缓和了很多。德萨林成功保住了奴隶们的自由。而法国,派到这个岛上的大约60000名士兵中损失了差不多50000人。拿破仑决定将精力放在欧洲战场,于是将法国的路易斯安那领地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虽然已经失去了圣多明各,但法国还控制着其他岛屿,并继续允许这些岛屿保留奴隶制。

圣多明各岛的形势让周围岛屿上的种植园主和官员大为惊骇,因为谁也无法保证圣多明各岛上的骚乱不会引发其他地方的暴动。牙买加总督乔治·纽金特的妻子纽金特夫人的日记反映了这种焦虑。1801~1806年间,玛利亚·纽金特的日记讲述了在加勒比地区度过的那段忧心忡忡的往事。在1803年12月13日记下的文字中,她内心的紧张显而易见。她写道:“……晚上,接到很多让人不快、惊恐的消息,说的是在外假释的法国犯人和这座城市里的黑人。其中的一个黑人——一个荷兰人的黑鬼——悄悄离开了祷告的座位。一名工作人员看到,他在朝窗外的一个卫兵打手势。这件事,再加上整天流传的各种传言,说是法国囚犯和自由黑人达成默契,要和黑鬼奴隶们一起闹事,真是让人心惊肉跳。”

1804年1月1日,德萨林用当地语言给这个岛屿起了一个名字“Ayti” ,意思是“多山的国家”,即向世界宣布成立海地共和国。他在声明中说:“我已经报复了美洲。”紧接着,他制定和颁布了一部激进的宪法。该宪法规定“永远废除奴隶制”,接下来,进一步说,“所有……海地人自此以后有了一个统一的名字,这就是‘黑人’”。德萨林想一举结束奴隶与自由的有色人种之间长期的对抗关系——现在他们都自由了。虽然这些高尚的字眼写在了文件里,然而在现实中,这个新成立的国家将很快再次由于肤色问题陷入分裂。海地革命前的大约30000名白人中,大多数已逃离该岛。那些极少数留下来或后来被卢维杜尔劝诱回来的白人没有被德萨林治下的黑人社会接受,很多人立即遭到杀害。不过,德萨林放过了一些白人,这些白人后来也成为这个黑人社会的成员。伦敦《泰晤士报》刊登了一篇关于这种打击种植园主最后攻势的报道:“纵帆船玛丽安号的道奇船长……于5月14日、15日发布消息说,根据皇帝的命令,弗朗索瓦角剩余的所有白人居民遭遇了一场大屠杀……14日夜……这些不幸的人被勒死在床上。那些嗜杀的凶手并不满足于此,还用刺刀戳刺他们的肚子。”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这个刚建立不久的国家争夺内部控制权的斗争。不久,德萨林自行加冕称帝。这一举动在民众中反响很不好。1806年,他遇刺身亡。国家进一步分裂。黑人领袖亨利·克里斯托弗占据了国家的北部,而穆拉托人将军亚历山大·佩蒂翁统治着南部地区。虽然这种妥协持续了一段时间,但是加勒比地区争取自由的斗争所持续的时间要比这长很多。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