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丸爷爷"离世:他竟拿亲生儿子做人体试验?!

SME科技故事01-09 10:22 跟贴 241 条

上世纪50年代,西方有一位科学家不惜用妻儿做实验,征服了当初堪比核战的恶性传染病。

不久之后,我国也有一位科学家甘愿拿自己和儿子当做实验对象,从而克服了同一疾病。

有意思的是,他们所研制的方法完全不同,却同样使无数儿童免受病魔的困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他们分别是首次研制出脊灰灭活病毒的索尔克,和被称为“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的顾方舟。

可能我们对顾方舟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但我们大多数人小时候都吃过他发明的“糖丸”。

尽管糖丸已于2016年起开始退出历史舞台了,但它确实在过去数十年中护佑着一代代中国人的健康成长。

可惜的是,我们还来不及道声感谢,这位“糖丸爷爷”就于2019年1月2日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享年92岁。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的很多家庭沉浸在新生儿降临的喜悦中。

年轻的父母为自己的孩子忙前忙后,只为他们能健康成长。

很不幸,许多孩子还是在细心呵护下生病了。

他们开始反复出现发热、咽喉痛、流鼻涕等症状。

家长们只是简单地误认为是普通的感冒。

可等到退烧的时候,孩子竟然已经出现肢体变节、瘫痪了。

严重的病例还会出现呼吸肌的瘫痪,引起窒息死亡。

此时,他们才恍然大悟孩子患上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小儿麻痹症。

它在医学上被称为脊髓灰质炎,是由脊髓灰质炎病毒*引起的恶性传染病。

注:该脊髓灰质炎病毒为嗜神经病毒,主要侵犯中枢神经系统的运动神经细胞,使部分肌肉失去神经调节,发生萎缩。

最可怕的是,它多发生在那些幼小的孩童身上。

而且发作前的毫无预兆,更很难判断谁患有此病。

但一旦发作,患儿虽不致死,但极容易落下终身残疾,活在他人歧视中。

未来陪伴这些孩子的可能就是轮椅、拐杖、腿部支架、呼吸器了。

比起其他传染病,它的传染途径相当之广,令人防不胜防。

不光是接触了患儿会感染,还可能会通过粪便、衣服、玩具、便盆、飞沫等方式进行传播。

别以为这个病离我们很遥远,可能我们的爷爷奶奶就曾活在它带来的恐慌之中。

因为自1955年起,这种脊髓灰质炎开始在国内大规模爆发流行。

它最先是使得江苏南通1680人(大部分为儿童)突然瘫痪,其中466人死亡。

随后该病疫情开始在我国青岛、上海、济南等城市蔓延。

不出5年的时间,疫情就已蔓延到中西部地区,发病率不断增加。

萎缩的肌肉、畸形的骨骼、趔趄的步子、歪斜的身子出现在更多无辜的孩子身上。

毫无疑问,它是当时对我国公共健康安全威胁极大的疾病之一。

当务之急便是我国能尽快研发出脊灰疫苗,以最快的方法阻断其传播。

彼时,31岁的病毒学家顾方舟临危受命,开始进行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研究。

在他4岁时,他的父亲就因不幸感染了黑热病而离开人世。

幼年丧父、童年贫苦的悲痛经历,使他走上了医学的道路,并致力为公共医疗事业奋斗。

作为中国第一批留学苏联的学生,他曾师从苏联著名的病毒专家列夫科维奇教授。

那些年的海外留学经历,使他对病毒学、免疫学和疫苗等都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

医学脊灰病毒分为Ⅰ、Ⅱ、Ⅲ三个血清型,当时还不清楚国内流行的是哪种。

一接到重任,顾方舟就立即组织人员,很快就确定了脊灰病毒类型。

他们从北京、上海、天津、青岛等地的患儿粪便中成功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

紧接着,他们首次用猴肾组织培养技术分离出病毒,并确定了是以I型为主的脊灰流行。

确定了类型,下一步也就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研制疫苗。

1959年顾方舟一行人被派往苏联考察学习脊灰疫苗的工艺。

可那时,中苏关系正处在紧张的局势之中。

他们没有被允许进入专门的“脊灰”研究所,而是被随便被打发到了普通疫苗研究中心。

在那里,顾方舟还是了解到了世界上已经有两种脊灰疫苗面市,分别是灭活疫苗和减毒疫苗。

50年代,国际上普及使用的是由索尔克研究了化学剂灭活“脊灰”疫苗。

这种方式是用灭活病毒、也就是完全失去活性的病毒作为免疫抗原,通俗地称为死疫苗。

一般情况下,通过肌肉注射3次该疫苗,就获得能良好免疫力。

美国FDA已经证实这种疫苗是安全且有效的,能成功诱发了85%-90%的孩子对病毒的免疫力。

而另一种则由美苏联合刚研制出来的减毒疫苗,也被叫做活疫苗。

这是通过人工条件使病原微生物失去致病性,但仍存活的病毒进行研发的。

将这种减毒疫苗接种到人体后,人体会产生一次轻型的人工自然感染。

由此来引起免疫反应,以获得抵御该种疾病的免疫力。

但一旦活病毒进入人体发生变异,就极有可能会引起脊髓灰质炎。

因此,美国 FDA一直不肯批准进行临床试验,其安全性也就并未明确。

不过无论是哪种疫苗,以当时紧张的国际关系美苏都不会给予我们帮助。

再加上时间紧迫,我国必须先选择其中一种疫苗进行攻破。

可对于究竟是研制“死疫苗”还是“活疫苗”,大家一直都争执不下。

谁也不知道选择哪一种疫苗对我国才是最好的,更不知能否研制出来。

顾方舟查阅了所有能得到的资料,反复比较两种疫苗的优劣。

也是他在最后顶住压力,力排众议选择了研制减毒疫苗(活疫苗)。

很多人简单地认为这只是为了节省成本的无奈之举。

因其成本是灭活疫苗(死疫苗)的千分之一。

其实不然,它更重要的一点是活疫苗能更好地防止疾病的传播。

原来已有多国的观测数据证实,安全的死疫苗确实能更好降低发病率。

但在控制“脊灰”流行的效果却不令人满意。

影响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最关键之处在于死疫苗只能产生体液免疫。

脊髓灰质炎会导致腰椎前动脉阻塞

可肠道对“脊灰”病毒仍然敏感,所以并不能阻止“脊灰”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

我们人体在“脊灰”的防御上,第一道防线在肠道,第二道防线在血液。

由于病毒是先经口进入肠道繁殖,再由淋巴管进入血液,然后达到神经组织。

倘若血液中抗体维持时间短,那么仍有可能被感染,引起流行。

因此,顾方舟才迎难而上,选择研制能更好控制流行的活疫苗,并得到了同意。

1960年,顾方舟一行人抱着不研制出疫苗不离开的决心,拖家带口来到了云南昆明,

原因是这里有一个猕猴养殖基地,可供他们进行实验。

除此之外,就可以说几乎什么都没有,更别说研究场所之类。

再加上当时苏联撤走了所有的资料和科学家。这次他们只能靠自己在艰苦的环境下摸索。

从一无所有,到昆明生物研究所的建成、疫苗生产线的建立等等,天知道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经历多少艰难。

不过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他们成功研制出脊髓灰质炎液体活疫苗,并制订了相关制造及检定规程。

顾方舟将这些疫苗在数千只猕猴身上进行了测试。结果很成功,没有对它们产生任何不良影响。

用猴子做完试验后,就应该轮到人体临床测试了。

几乎不用考虑的,顾方舟和同事们率先在自己身上试用疫苗。

同样地,他们的生命体征平稳,也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这还远不够,脊髓灰质炎的高发人群是小孩,所以必须要在孩子的身上试验才行。

减毒疫苗是经过“减毒”,但仍是活的,在人体内发生怎么样的变异谁也不知道。

这也意味着,就算顾方舟对自己的疫苗再有信心,但很难保证百分之百安全。

但如果不试的话,就永远不确定它的安全性。

疫苗再推迟一步就可能让更多的儿童被病魔吞噬、失去天真的笑容。眼看着疫苗的研究停滞不前,顾方舟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

他决定让自己刚满月的儿子,成为首位试验对象。

但他心里也比谁都清楚,一旦失败了孩子会染上脊髓灰质炎导致残疾,甚至是死亡。

也因为如此,他狠心给儿子服用疫苗这件事都是瞒着妻子进行的。

不过,妻子终归还是得知了儿子被他拿去做试验的消息。

令人动容的是,妻子不光没有怪罪他,还宽慰他儿子一定会平安的。

在顾方舟的呼吁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了疫苗。

他们为了救更多的孩子,拿用自己的亲骨肉来做试验的精神无不令人动容。

很难想象,在等待结果的过程中,顾方舟及同事们历经了多少煎熬。

一段时间后,他们对孩子们进行了检测。

检测报告地宣布,孩子们不光没事,还获得了预防小儿麻痹症的免疫力。

此时,大伙儿心头的大石才算真正落了下来。

很快,第II期试验也立即在2000人中进行开展,全部成功。

这也意味着中国自己的脊灰疫苗诞生了,我们终于不必不再活在恐惧中了。

1960年12月,首批500万人份疫苗生产成功,并送往了全国11个城市。

正当各城市的流行高峰不断减弱时,顾方舟却丝毫不敢大意。

他敏锐地意识到,为了防止疫苗失去活性,需要冷藏保存。

这给中小城市、农村及偏远地区的疫苗覆盖增加了很大难度。

另一方面,疫苗是液体的,装在试剂瓶中运输起来很不方便。

再加上服用时也存在问题,家长们要将疫苗滴在馒头、干粮上。

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

如何才能制造出方便运输、又让小孩爱吃的疫苗呢?

经过苦思冥想,顾方舟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将活疫苗做成小孩爱吃的糖丸。

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并通过了科学的检验。

很快,中国人研制的脊灰糖丸疫苗问世了。

除了好吃之外,这个糖丸疫苗也是液体活疫苗的升级版:

它在保存效力的前提下,还使在常温下能存放多日,解决了之前冷藏难的问题。

为了让偏远地区也能用上糖丸疫苗,顾方舟还想出了将冷冻的糖丸放在保温瓶的“土办法”运输。

这一系列措施也让糖丸疫苗迅速扑向我国的每一个角落。

减毒的病毒还能可以在人群中传播的,也就是有些孩子不吃、漏吃糖丸也能被感染减毒病毒而获得免疫力,有利于快速形成群体免疫。

1965年,全国农村逐步推广疫苗, 脊髓灰质炎发病率明显下降。1978年我国开始实行计划免疫, 病例数继续呈波浪形下降。

但顾方舟并未松懈,还继续从事着脊髓灰质炎的研究。1982年,顾方舟成功研制“脊灰”单克隆抗体试剂盒等,以便更好地消灭该病。

1990年,全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规划开始实施,此后数年病例数逐年快速下降,基本很少了。

2000年,“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在卫生部举行,当时已经74岁的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同年10月,经官方证实,中国本土“脊灰”病毒的传播已被阻断,成为无脊灰国家。

不过,糖丸疫苗毕竟是活疫苗,对免疫力低下的孩子会存在小概率的致病性。

大概100万分之一的人会落下下肢瘫痪的后遗症。

现在因为国情已经是无脊灰了,所以再继续用有风险的活疫苗就不合适了。

因此全国自2016年5月1日起已经暂停糖丸的发放,逐步会推行安全性更高灭活疫苗。

退出疫苗舞台的糖丸也成了我们这一代人独有的回忆了。

谁也不能否认正是这颗小小的糖丸,控制了中国脊髓灰质炎的流行,使我们能健康长大。

所以无论何时,我们给这位“糖丸爷爷”顾方舟道声感谢都不算太迟。

尽管如今他已安详地离开,但他一生付出的心血所承载的大爱仍在感召着世人。

只是不得不承认,我们也正逐渐向过去那个艰苦峥嵘的时代告别......

*参考资料

使命与奉献——记“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顾方舟教授[J].生物工程学报,2012,28(03):376-382.

纪录片 《大家 之顾方舟》20120212使命召唤

上万幼儿无法打免费疫苗 “糖丸” 退出历史舞台.中国新闻网

顾方舟口述 范瑞婷 整理《一生一事:顾方舟口述史》

病毒学家顾方舟逝世,发明“糖丸”消灭了中国小儿麻痹症 来源:共青团中央

作者:SME情报员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