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我从不是一个PVP玩家 但我愿意为你而战

subtitle 网易爱玩01-08 14:40 跟贴 23 条

本文由网易大神独家授权转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近期被朋友拖回艾星,在凤凰之神重新开始。

“我去你还在玩魔兽!”打着王者荣耀的表哥不经意地感叹。

最难莫过取名时,尝试了几个都被占用。于是尝试了一下“天堂之剑”。

“这名字肯定有人用啦。”

确定,成功!我得意地冲着表哥笑笑。

那是05年,被(QIU)表哥带(HUN)进了艾星这个大坑。

通常来说表哥是不情愿带我这样的负战力一起打游戏(特别是需要投币的),但是出于建立公会雄霸一服的热血和野心,再微小的力量也是不容忽视的。

“咋没见你玩呢?你是不是进错服了??”表哥一眼就看到了偷偷来上网的我。

“唔...我还在考虑。”

“考虑什么?不是你吵着要玩魔兽么,卡都给你充了...你又??”表哥无奈地叹气道。

“呃,不是...我只是....ummmmm...”我一边支吾搪塞,一边娴熟地打开游戏。

表哥看了看我的屏幕上一排1级的角色,“xx之刃”“xx之盾”“xx之矢”“xx之剑”,问道:“怎么没有‘之杖’?”

我挠了挠头:“之杖?不好听啊,叫什么之杖?”

“你丫智障!”

紧接着,表哥告诉了我一句几乎贯彻窝生、堪称最最重要的窝生经验(当然,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这种顾虑了):

“别特喵的开着游戏起名字!【哔——】”

只见表哥闭着眼随意敲了几下上下键之后重重敲了回车。“天堂之剑”,人类战士,也是我的第一个练到满级的角色。

(BWL4号boss清buff的时候被喷死,意外导致模型卡成了枪)

表哥是个典型的硬核高玩,对游戏玩法的理解犀利,操作敏锐。可以不休不眠地刷副本、刷图纸、刷材料。而我,没羞没臊地说就是——恰好跟他互补。

于是,我们之间的等级差距也从最初的20级变成了40级。

但是,这也并非毫无益处,可能正是由于我练级足够慢,操作足够萌,练级的路上反而给公会拉进了大量的新鲜血液。

一日,我正从南海镇跑向阿拉希高地。

雪羽悄悄地说:“大侠等等!!”

我停了下来:“??”

雪羽悄悄地说:“有个BL小德,一直守我,帮帮我打他。”

我:“多少级?”

雪羽邀请你加入队伍。

雪羽悄悄地说:“骷髅的,我看你比我高10级,咱俩差不多能行。”

我掂量了一下背后表哥百忙之中带我任务拿的旋风之剑(没错,傻缺的我曾经因为名字是xx之剑而拒绝使用所有的非剑类武器,而错过了旋风斧这一神器),表哥炉石之前丢下一句话说:“行叭,你现在基本已经无敌了。”

我加入了队伍,毕竟我基本是无敌的。

我跑到小猎人尸体附近,说:“你复活吧,我帮你看着。”

只见小猎人刚站起来,背后闪出一个黑影,他又瞬间躺在地上。

猎人诚不我欺...真的是骷髅级的德。

电光火石之间我也躺在了地上。

“不好意思啊,连累你了。”猎人不好意思地说。

“没事。。。不然咱们拖尸体跑回南海镇吧。”

然而索拉丁之墙距离南海镇还是蛮遥远的,于是我们开始了伏地挺身一般的拖尸之旅。

还没有拖多远,复活等待时间已经变成了2分钟。

我说:“要不要来我们公会?我们这边小号挺多的...”

猎人:“哎,有空的吧,今天不玩了,加个好友下次再聊哈。”

还没等我打出“哦”字,猎人就下线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上过线。

我甚至试探着躲在一坨草丛里复活并飞速点炉石,然而并不能逃过小德的魔爪。

这可咋整。。。

我看了眼好友列表,表哥正在和他一众同学刷斯坦索姆,定然是没空理我。

喊人吧。

我搜了一下地区的人,最高级别的是一个42级术士。

我悄悄地对我爱棒棒糖说:“您好,请问有空吗?我被一个骷髅级的部落小德守尸了,可不可以帮我打他。”

说真的,几乎原封不动说出这样的话还真是满满的羞耻感。

我爱棒棒糖邀请你加入队伍。

“先谢谢了啊,不过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德多少级的。”

“没事,你先复活吧。”术士说道。

“啊?”

“让他打你啊,不然他跑了咋办。”

“哦。”还怕跑了。。?不存在的!这八成是个心理变态。。我这样想着。

等我再跑到尸体跟前的时候,术士已经跟小德打了起来,其实应该说是术士已经把小德吊打了起来。

碾压,小德基本没有摸到术士,就被抽倒在地。我点了复活,走过去踩在他的牛脸上,狂点空格。

“太谢谢你了。”

“客气,小事儿。”

“术爷有没有兴趣来我们公会。”

“是姐。。”

“啊,术姐!来我们公会吧,我们会和谐又团结,大家可以一起下本呀!”

“哈哈,不了,等你变强的吧~~”说罢,术士搓炉石走掉了。

嚯,又是颗粒无收的一个下午,我这样想着。

再见到这个此后一直被我唤作“糖糖”的术士已是一周之后了。

“你怎么这么慢?”术士突然密我说。

“慢...不是好事儿么?”

“!!!!!!!!!!!!”她回给我一大串感叹号。

“我说慢工出细活呀。”

“你们男人啊,呸。”

“哎呀,要带公会里小号啊,多关怀小号,他们才会拉别的人入会不是。”

“你就是小号!”

“哦。。。那不然你关怀关怀我。”

“你们男人啊,呸!”

“=。=;”

“你怎么还在ALX??”

“。。。”

“陪我去凄凉之地呀?”

“别吧,听着这地儿名就很难受。”

“那我带你去尘泥沼泽。”

“你。。阿拉希任务都做完了?”

“没啊,就是觉得那边可能bl比较多。”

吓得我差点把饮料吐出来,但我还是跟着糖糖登上了去塞拉摩的贼船。

“小剑!”

“在!”

“前面有个部落!杀他!”

一个44级牛头人战士。我37级,她42级。

“还是不了吧...我们做任务吧”

还没等我敲出整句话,她已经吃掉了蓝胖子上马冲了过去。

“怂。”片刻之后,她站在牛脸上踩了踩。然后搓了一颗糖交易给我。

“小剑!”

“在!”

“你为什么不喜欢pvp?”

“怂呀。”

“哈哈哈哈,有我保护你你怕什么。”

“你又不是奶妈。”

“但是我有糖呀!”

“。。”

“可你是战士,不能怂,不然以后怎么当MT!”

“那啥,我可以不当MT。。”

“不行!你必须当MT!到时候我带你打MC!”

当MT,打MC。

在公会频道里这是最能让大家兴奋的话题。

可对当时的我来说,尚且是一个个不成形的念想。

表哥满级当天便众筹买了当时十分罕有的千金马。并且公告全会:“大家全力冲击60级,官员会带大家打副本!提升装备!做门任务!争取一个月我们进军熔火之心!!”

可是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大半个月过去,满级的还不足20人。很快那些做完了门任务的先行者们渐渐厌倦了每天无尽的三大FB和充当雷锋带小号。

人员开始流失。

有的人委婉地表示先去大公会混点装备再回来,而更多的人则趁着凌晨无人便悄然离开。

亲友团官员们一筹莫展,但表哥似乎并未受多少影响。每天除了打本刷材料便是站在铁炉堡桥头卖卡收人买装备。

他始终觉得,以他这么NB的战士,怎么可能招不来人呢?

没错,就是招不来人。

一月之期,为了兑现当时的豪言壮语,表哥无奈选择了跟另一个公会联合开荒MC。

结果收效惨淡。

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在糖糖的指引下练到了48级。但是由于她上线时间开始不稳定,经常隔个一两天才会上线一次,所以反倒被我超过了一级。

“哈哈,现在轮到我来保护你了!”我见她上线,便马上来到上次她下线的地方。

“没门。”

我爱棒棒糖对你发起了决斗。。

一场梦游般的失利。

“你怎么不吃糖?刚才吃糖还有机会。。。”

“糖。。。是你做的啊,那不是作弊么?”

“切,你看关键时刻还是要我保护你吧!”

“嗯嗯。”

“那你喜欢糖么?”

“喜欢啊。”

“为什么?”

“大红得花钱呀。。”

“哈哈哈哈。”

“去燃烧平原吗?还是去打神庙?”我问道。

“先不了,会里小号在JJG被BL守了,我得过去帮忙。你先做任务吧。”

“那我跟你一起啊。”

“吓!你不是本人吧!”

“有糖我怕啥!”

说完,两只胖墩墩的狮鹫一前一后地飞往了藏宝海湾。

出了藏宝海湾我就后悔了,虽然这跟我后来经历的几次野战规模不能相比,但是从城门口一直绵延到古拉巴什竞技场的白骨路,也十足地让我的心跳变得飞快。

我们刚远离了卫兵的保护范围,我就被盗贼给闷在了原地,就这样,我也陷入了这场让我懵逼N连的混战。

“小剑,拦截萨满!”

“小剑,打断萨满!”

“把你武器装上!!!“

“是拳击!拳击!”

“小剑,把断筋拖出来!”

“小剑!!你复活以后戴上闪光的秘银徽记!!”

“死愿!死愿!”

第N次释放后,我说:“糖糖,你是不是有什么语音打字软件啊??”

“哈哈哈哈,没有啦,习惯就好啦~一会儿先打萨满。”

即便有糖糖的指挥,我们还是扭转不了一直被坑杀的局面。部落是我们的两倍,而且我们这边渐渐开始有人选择下线。

“不然。。。我们先下线算了,喊不来人。”

“那可不行!大不了把他们点卡耗光!”

我叹了口气,那估计我这个月要吃空气了。

我看了眼公会列表,不是级别太低就是正在副本。表哥正在熔火之心,我都已经不知道他打了多久了。

我硬着头皮试探道:“哥,过了吗?”

天下六十一悄悄地说:“过!个!屁!”

天下六十一悄悄地说:“T连怪都不会拉!”

“那啥。。我和朋友在JJG被杀了一下午了。。你一会打完有时间不?”

天下六十一悄悄地说:“。”

没戏。

我失望地点了复活。

这时,表哥在公会说道:“靠!我老弟在JJG被BL轮了!不跟他们继续灭了,来几个跟我打BL的!!!”

“等我过去。”表哥和几个骨干加入了团队。

当一个矮人战士的名字出现在小地图上的时候。用一句现在的话形容当时的状态就是:“表哥还有30秒到达战场,碾碎他们!!”

毕竟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矮子,这是一个既肝且氪的矮子,是一个联盟见了引起OT,部落见了引起释放的矮子。

千金马,奥金斧,狮心头,泰坦腿,牢狱肩,多彩巨龙胸甲。

“还有谁!!”虽然部落看不到,但表哥的战士还是刷屏大喊着,也许是在抒发着连日开荒的压抑吧。

此时联盟的小号们都复活了起来,一边山呼着战士NB一边在部落的尸骨上蹦蹦跳跳着。我趁机说道:“这是我们会长,你们要不要来我们公会呀!满级开荒MC!!”

在小号们一片“吼啊吼啊”中,表哥丢下一句:不用了,我要解散公会。

解散公会。

解散公会。。

解散公会???

表哥的解释是,依靠自己发展公会不现实,当务之急只有并入一个大公会参与开荒。

“但是他可以把会长给你呀!还有那么多小号怎么办。。”糖糖说。

是啊小号们怎么办?

“但他说,他要的是一个帝国,不是一个废墟。。”

“小剑,我们建一个公会吧,小号公会,我教你当MT,带你们打MC怎么样?”

“你又不是战士。”

“嘿嘿,我大号可比你哥厉害哦。”

于是,我们成立了我们自己的公会<众神殿堂>,并且把散落的小号们一个一个加了回来。

运作小号公会的想法很好,但实行起来确实麻烦得很。这也让本来就练级缓慢的我,距离满级又遥远了许多。但是这些,跟糖糖日益减少的上线时间比起来,都是小事。对此隐隐约约总有不好的预感。

但是接下来的一周她又每天都在线,给我做糖,然后打字遥控着我跑图做任务。

紧接着却又是踪影皆无的几天。

“小剑!”某日她突然上线。

“在!杀谁?”

“噗——”

“小剑,你要糖吗?”

“不用了,刚才打本SS给的还没吃。”

“扔了,别人做的不健康!”

“哦。练级去呀。”

“要下了,今天有事儿。”

“哦”

“不用等我啦,我很快就能追上你的,你明天找个队伍把职业任务做了哦。”

我看着邮箱里她的信件,距离60级还有2格经验。其实我是想等到她在线的时候升到满级的。但是先满级了刷点装备,然后给她一个惊喜也不错。

只不过,我预想中的这个惊喜,就像我往后人生中所精心准备的所有惊喜一样,没有能够送出去。

再次收到她的信息已经是两月之后。

“小剑,真是抱歉。本来说好一起打MC,教你做MT,showhand第一把碧空。但是家庭的原因,做不到了,你要保重啊小剑——糖”

半响,不知道为何我跑到了战场军官的面前,窝生第一次排起了战场。

“开始打战场了啊?”正在开荒BWL的表哥密道。

“嗯,突然想杀几个BL。”我回复说。

0杀9死。

“战士你有病啊!!你要碧空干啥!!”

“不好意思,我入会之前说好了的,第一把碧空我要出分。”

分霸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术士生气地离开了团队。

60级的末尾,我把战士号停放在尼耶尔前哨站的露台上,看着黄昏中的雷斧堡垒,夕阳下的玛拉顿和远处菲拉斯朦朦胧胧的参天大树。

假如你在,该有多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