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汉国皇族真的是西亚穆斯林后裔吗?

冷炮历史01-08 10:23 跟贴 123 条

五代时期,刘氏家族在岭南地区建立了十国之一的南汉。这个享祚仅半个世纪的短命王朝,以阉人政治和牝鸡司晨而让后世学者津津乐道。由于当时战乱频繁,传统的谱牒学受到毁灭性打击,所以南汉皇族刘氏的族属问题便成了国内外史学界一桩悬而未决的迷案。

目前,对南汉王室的族属问题存在三种说法:传统中原说、岭南俚僚说、大食(波斯/阿拉伯)说。第一种说法得到出土文物的有力佐证。第二种说法也已刊载在2009年出版的《剑桥中国宋史》中。而最后一种说法则在20世纪80年代以来渐受质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南汉国发行的银币 造型类似铜钱

南汉统治源自大食的说法,最早见于日本学者藤田八丰的著作《中国南海古代交通从考》。藤田八丰在该书中称,南汉皇族刘氏与黄巢、蒲寿庚等人一样,都是大食人。理由如下:

“非我族类”。宋《北梦琐言》记载,北方贵族韦宙准备把侄女嫁给南汉代祖刘谦时,韦宙的家人曾以刘谦“非我族类”为由加以阻拦。

“番鬼是也”。清《南海百咏》记载,南汉后主刘鋹曾为本人和其子塑铜像,工匠做得十分肖似本人。《恭岩扎记》又说,刘鋹父子的铜像面目可憎,俗称“番鬼是也”。

媚猪”。《清异录》记载,刘鋹非常宠爱一个外号叫“媚猪”的波斯女子。

“广州藩坊刘姓人”。宋《萍州可谈》记载,唐代广州藩坊有一刘姓胡人娶了宗女。藤田八丰判断该刘姓胡人与南汉王族刘氏颇有渊源。

南汉国军配有成建制的象兵部队

南汉王族刘氏的“刘”是大食人名的音译。但这条理由,藤田八丰本人也认为过于牵强。他坦承自己并不懂相关语言,“刘”是否为大食人名的音译,有待后人再加考证,提出此说不过是为了抛砖引玉罢。

《中国南海古代交通从考》在20世纪上半叶问世后,关于南汉皇族刘氏族属的观点就立刻受到国内外史界的热议。有赞同者亦有持异见者。赞同者如中国的陶懋炳先生,人民出版社于1985年出版了他的著作《五代史略》,书中便沿用藤田八丰的观点。

唐宋时期的广州 的确有不少胡商常驻

反对藤田八丰的人很多,自20世纪以来就不乏对他的论据进行逐条反驳者。因为反对者的意见多雷同繁复,笔者在此只摘一二。

日本学者河原正博认为,大食人是信仰伊斯兰教的人群,而南汉官方却是崇佛的。所以,南汉皇族刘氏与“大食”出身不符。他的论文《南汉刘氏祖先考》肯定《北梦琐言》的“非我族类”之辞。但认为彼“族类”不是大食人后裔,而是当时岭南地区被称为“俚僚”或“蛮”的百越先民。

南汉时期的千佛铁塔

刘美崧是支持“岭南俚僚说”的中国学者。他从人种体貌特征的角度出发,质疑藤田八丰的第2条理由。其论文《南汉主刘氏族属为俚僚》,引用《南汉书后主本纪》所记刘鋹外貌“体质丰厚,眉目俱疏”。对照《新唐书西域传下》所记大食人“男子鼻高,黑而髯”,判定二者外貌不符。接着,他又指出南汉皇族有同姓通婚的婚俗与独特的墓葬地点,从文化上佐证南汉皇族刘氏应是岭南本地土酋。

藤田八丰的第3条和第4条理由倒很少被反驳,应是学者们对其不屑一顾。毕竟,如果君主娶外族女子便是外族人,那么娶了买木热艾孜木的乾隆皇帝岂不成了维吾尔人?大清皇帝岂不成了穆斯林的埃米尔、苏丹或者哈里发?

唐朝时西域胡商的相貌一贯比较粗犷

《萍州可谈》的刘姓胡人与南汉王族刘氏的关系更不可考,眼下仍无更多史料文献或出土文物能证明二者之渊源。所以,从实事求是的学术精神出发,藤田八丰的一家之言不应被轻信。

根据传统史料和近年出土的一系列文物,结合河原正博与刘美崧等人的研究,南汉皇族刘氏极有可能是“蛮化”的南迁北方家族。上世纪出土的《刘华墓志》和本世纪出土的《天皇大帝哀册文》,都有力证明南汉皇族刘氏来自北方。

南汉高祖天皇大帝哀册文

在刘氏家族南迁的过程中,随着与当地原住民的接触不断加深,南北文化在这个家族身上出现交融糅合的趋势。所以,同千年前自诩百越君长的南越国君主一样,南汉君主拥有北方移民和南方土人的双重身份。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