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上映的这十部好莱坞电影输惨了

澎湃新闻网01-07 10:49 跟贴 5 条

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全球电影市场的票房首度超过了410亿美元。除了中国市场以9.06%的增幅继续扩张外,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的美国也一扫2017年的颓势,总票房达到创纪录的119亿美元,增幅为7%。

北美电影市场能在2018年重振信心的一大重要原因在于,大制作票房不济的情况大幅减少,而2017年有多达六部超亿美元投资的电影血本无归。不过,一年下来,炮灰也不在少数。比如以下这十部,制作成本加上宣发费用(通常为制作成本的一半到与之相当)相较票房,简直惨不忍睹。它们失利的原因各有不同,档期、宣发等外部因素固然存在,更多的问题还是出在影片本身。

值得一提的是,这十部电影中有一半没有引进中国内地,可见如今中国市场的缺席对票房造成的影响不容忽视;而从另一个角度——其中一半曾引进中国来看,我们观众面对好莱坞制造也变得越来越理性,不会再无条件地为水准欠佳的电影买单。当然,救市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比如成本高达9400万美元的《古墓丽影:源起之战》全球票房为2.7亿美元,其中北美票房仅5825万美元,而中国市场贡献了7849万美元。

《湮灭》(Annihilation)

出品方:派拉蒙

制作成本:4000万美元

全球票房:4306万美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即便这部科幻片走的是极简主义路线,但有娜塔莉·波特曼这样的大牌加盟,40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也算是“良心价”了。只不过,相比此片的野心和88%的“烂番茄”好评率,3273万美元的北美票房实在过于惨淡了,若不是中国市场的1033万美元,连制作成本都追不回来。要说原因的话,放在市场反应较冷的2月档,又撞上《黑豹》这样的现象级大片,真是难逃一死。

《时间的皱折》(A Wrinkle in Time)

出品方:迪士尼

成本:1.03亿美元

全球票房:1.32亿美元

2018年好莱坞各家电影公司的营收已于日前出炉,迪士尼集团不出意外以30.9亿美元独占鳌头。不过,这也不代表好莱坞老牌巨头万无一失,只不过赖于《复仇者联盟3》、《黑豹》、《超人总动员2》(分列2018年全球票房的第一、第二和第四位)的强势表现,瑕不掩瑜。事实上,相比往年,迪士尼在2018年失手的次数要更多,3月上映的《时间的皱折》就是其一。

囊括安徒生文学奖和纽伯瑞文学奖的经典原著、全美最著名的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和奥斯卡影后瑞茜·威瑟斯彭的加盟、2018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免费推广……一手的好牌最后却是一败涂地。要分锅的话,最大的一口必须归到导演艾娃·德约列头上。这是从独立电影(《塞尔玛》《第十三修正案》)起家的她参与的首部大制作,她过去习惯的场面调度与节奏推进的方法,实在不适合奇幻类型的商业大片。希望这次迪士尼帮她交的学费能让她接下来执导DC的漫改超级英雄电影《新神族》时(The New Gods)避免重蹈覆辙。

《虎胆追凶》(Death Wish)

出品方:米高梅

制作成本:3000万美元

全球票房:4800万美元

有影评人开玩笑说:“只要布鲁斯·威利斯不叫约翰·麦克莱恩,即便他拿着枪,观众也不买账。”然而,这部电影票房失利的真正原因不在于他不叫“约翰·麦克莱恩”,而是在于“他拿着枪”——在呼吁禁枪的浪潮席卷美国的大背景下,一部宣言以暴制暴的复仇动作片未免太过不合时宜。首当其冲,占据半壁江山的女性观众就不会为了这样的电影买单。

《游侠索罗:星球大战外传》(Solo: A Star Wars Story)

出品方:迪士尼

制作成本:2.5亿美元

全球票房:3.9亿美元

相比上一部“星战外传”《侠盗一号》的10亿美元票房,《游侠索罗》的成绩无疑是不及格的。虽然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它都不是一部烂片,但顶着“星战”的名号,它又不够好。也许,问题根本不在电影本身,而在于迪士尼的过度开发。即便全球“星战粉”数不胜数,但一年一部的节奏难保不吃撑。

《阿尔忒弥斯酒店》(Hotel Artemis)

出品方:全球之路

制作成本:1500万美元

全球票房:1274万美元

要说2018年最倒霉的电影公司,非有中资背景的全球之路(Global Road Entertainment)莫属。其出品的四部电影《阿尔忒弥斯酒店》、《午夜阳光》、《汪星卧底》和《机器猛犬》,无一成功,且公司面临资金链断裂、破产重组的危机。而这四部电影中最可惜的莫过于就是《阿尔忒弥斯酒店》。

影片以未来的洛杉矶为背景,讲述专为罪犯疗伤的阿尔忒弥斯酒店里发生的奇事。如果这个剧本落在昆汀·塔伦蒂诺或是罗伯特·罗德里格兹手里,加上朱迪·福斯特、斯特林·K·布朗、索菲亚·波多拉、杰夫·高布伦这些各具特点的演员的助力,没准又是一部Cult片经典。话说回来,就算是现在这么一个高开低走的版本,也不至于看不下去。影片上映时宣发的失位,要为它的票房失利负不小的责任。

《高蒂传》(Gotti)

出品方:垂直娱乐

制作成本:1000万美元

北美票房:434万美元

作为专业影评网站,“烂番茄”上的大部分电影都遵循这么一条规律:评分高的票房不一定好,但评分差的票房一定惨。所以,好评率吃了个零蛋的《高蒂传》,票房连1000万美元的成本都赚不回来,一点也不冤枉。

影评人杯葛这部电影的主要原因在于全片试图美化黑手党的剧情处理方式,加上出品方垂直娱乐涉嫌买水军以观众之名在“烂番茄”上打较高的分数,更激起路人的反感。纵观整部电影,也只是可惜了约翰·屈伏塔的卖力演出。

《罗宾汉》(Robin Hood)

出品方:狮门影业/顶峰娱乐

制作成本:1亿美元

全球票房:7342万美元

罗宾汉的故事隔三差五被搬上银幕,不过近两部的票房表现都不甚理想。2010年由罗素·克劳主演的那版在全球坐收3.2亿美元,但制作成本却达到了惊人的2亿美元。而这部由塔伦·埃格顿主演的“青春版”成绩更糟。3000多万美元的北美票房加上4000多万美元的海外票房,连本都回不来。即便影片目前还没有完全下档,但考虑到后续并没有在中国内地上映的计划,亏本已成定局。

说到底,罗宾汉这个题材在今时今日有点烫手。一方面观众对故事了然于心,不免审美疲劳;另一方面,欧美学界对这个人物的争议持续不断,他“拿着并不属于他的财产来做他的慈善事业”(安·兰德)的做法,被认为不符合时代精神。虽然这部最新版为了迎合新一代的观众,在视觉效果、动作场面、主人公的着装风格等方面都力求做到与时俱进,但簇新的表象包裹的依旧是老掉牙的劫富济贫的故事,对人物的剖析并没有较前作更进一步。

《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The Nutcracker And The Four Realms)

出品方:迪士尼

成本:1.2亿美元

全球票房:1.69亿美元

2015年的《灰姑娘》和2017年的《美女与野兽》让迪士尼尝到了童话改编真人版电影的甜头,但2018年的这部《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却使迪士尼狠狠摔了一跤。

失败的最大原因还是在于剧本的先天不足导致情节与人物的虚弱。跟《灰姑娘》和《美女与野兽》改编自迪士尼经典动画,本就故事饱满、人物立体不同,脱胎自芭蕾舞剧的《胡桃夹子和四个王国》需要在改编时下大工夫,或是将原本的剧情拓展得更为丰富曲折,或是索性颠覆解构,但本片的编剧没能清楚地选择一条路走到尽头,而是一直在两条路上彷徨不前,以至于剧情发展欠缺逻辑,画风诡异奇特。此外,拉斯·霍尔斯道姆和乔·庄斯顿两位导演一人负责先期拍摄,一人负责后期特效的工作方式,对于一部亟须在画面和剧情上形成有机统一的奇幻题材影片来说,也并不足取。

《欢迎来到马文镇》(Welcome to Marwen)

出品方:环球影业

制作成本:3900万美元

北美票房:914万美元

环球影业在2018年上半年凭着《侏罗纪世界2》赚得盆满钵满,眼看2018年快走到尾声了,却接连迎来两记重创。相比商业类型片《掠食城市》,披着文艺外衣的《欢迎来到马文镇》的票房惨淡程度也是不遑多让,首个周末北美票房仅235万美元,第二周即跌出票房榜前十。外界估计,算上宣发费用,环球要为这部电影赔进5000万美元。

该片出自《阿甘正传》的导演罗伯特·泽米基斯之手。你说他的水准一下子倒退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似乎不太可能,但这次他确确实实没能赢得影评人的心——“烂番茄”的好评率最初仅有16%,之后才慢慢上升到29%,而此类影片的受众恰恰是最看重影评网站打分的那群人。

《掠食城市》(Mortal Engines)

出品方:环球影业

制作成本:1亿美元

全球票房:6313万美元

在灾难般的北美首映周末(仅获得750万美元开画票房)后,就有媒体断言《掠食城市》会是2018年亏钱最多的电影。好在这部电影已确定将于1月18日登陆中国内地院线,还是农历春节前的最后一部引进大片,虽说无望扭亏为盈,但多少会为环球影业弥补些亏损。

《掠食城市》改编自英国儿童文学作家菲利普·瑞弗的同名畅销小说,呈现了一个谨守“城市达尔文主义”的未来世界。多年以前,大导演彼得·杰克逊就将这部小说的影视改编版权收入囊中,不过最终他将自己撰写的剧本交给了多年的合作拍档克里斯蒂安·里弗斯执导。然而,影片上映后,最为人诟病的恰恰是乏善可陈的剧情设定,被影评人狠批“没有灵魂”。

作者:庹焉臻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