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孟非:我的婚姻谁也不要插手?没必要!

澎湃新闻01-07 09:19 跟贴 963 条

2019年春节大型“全息催婚现场”即将来临。

江苏卫视原创代际相亲节目和观众见面,节目请双方父母同时坐镇相亲现场,为儿女择偶做“场内指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新相亲大会》

主持人孟非说,“未来亲家”面对面,“戏剧冲突可能会大一些”,节目可能会更好看,至于“孟爷爷”的风格嘛,以不变应万变。

“可能就是我吧,看上去哪个圈子也不属于”,孟非一边系围巾一边说。

说任何话都显得轻描淡写,其实大脑中已经转了几个来回。在新节目开播前,澎湃新闻记者在南京孟非的工作室见到了他。

做《非诚勿扰》9年了,迎来送去的人不少,唯一这盏“大灯泡”依然闪亮。他的工作室墙上挂着一幅书法作品“随遇而安”,角落里冰箱上摆着一张照片,是当年他和《非诚勿扰》第一年所有编导的合照,民国风,坐在中间的孟非一身白衣很显眼。从团队合照的气场看,能够回忆起当时节目刚播时的火爆程度。

看过一次《非诚勿扰》的现场录制,从头到尾,除了男嘉宾表演才艺要换衣服,基本就是现场直播的水平,节奏行云流水,一句废话没有,导演喊结束时,孟非把麦一递,用最快的速度“逃走”。提到这儿,孟非得意于自己曾有过十年新闻主播的底子,但他也承认,自己有社交恐惧症,因此也抗拒主持颁奖典礼和大型文艺晚会。

《非诚勿扰》

相对《非诚勿扰》,《新相亲大会》不仅要寻找适应电视表达需求的单身青年,还要争取他们的父母也能接受陪儿女上电视“找对象”。 带着爸妈来相亲,主张自我意识的这一代年轻人真能适应吗?陪子女一起相看“对象”,爸妈会否喧宾夺主要求掌控选择主权?步入婚恋主流人群的90后与95后,对恋爱结婚有着怎样的憧憬?一批不惑之年的父母,对理想女婿/儿媳又有怎样的希望……

这么多年,相亲的舞台上站满了形形色色的人,可“孟爷爷”认为自己岁数越大,越不认为那些东西是怪。看多了之后,觉得其实都挺正常。“当那些特殊的个案出现时,我认为我更多的看到的是它的合理性和成因。”

“爱好和能力是两回事,我自己没有发现我有哪方面的特长,如果有的话就是听别人说话,因为我的工作大多数时候听别人说话,只有会听才有可能会说。”孟非对自我的清晰认识大概是他最突出的优点,即便能做到十也只谈到七八,或许留白让呼吸更自由,令思考更单纯。

《新相亲大会》

【对话】

澎湃新闻:《非诚勿扰》是2010年开播的,第九年了,为什么还热衷做“电视红娘”?

孟非:这件事跟我个人出发点没有一点关系。如果没有收视率了,谁都不看了,我再热衷,你认为电视台会让我做吗?不是我热爱相亲,是因为他们把这活儿给我了。

澎湃新闻:会有那种厌倦期吗?

孟非:我觉得今天咱们这个社会特别不习惯一种不变,大家恨不得每个季度都是新的,每年都会出现一些眼花缭乱的新生事物。但我觉得,这个世界的多样性在于,既有眼花缭乱的新生事物,也有一些稳定持续存在的事物,都有价值。新生事物过快的消失,说明它本身的生命力有问题,我说这个话并不是带有某种优越感,昙花一现也很美,有的连昙花都比不上。到现在为止,《非诚勿扰》在全国的市场份额收视份额还在前三,说明有非常稳定的受众群,没有理由把这样的节目停掉,只要观众看咱们就做。现在又有新的更细分的市场。比如说带父母来,我们当时也是尝试。但发现从各方面反响都很好。

《非诚勿扰》的后续故事

澎湃新闻:看了很多形形色色的父母,有些什么建议给他们?

孟非:父母对下一代婚姻的介入,分寸感特别重要。我认为在这个问题上的两种极端都不可取。一种是“我的婚姻谁也不要插手”,说什么都不听,没必要。听听父母的建议有什么不好?另一种也不可取,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一定是不幸的,“如果我爸妈不能接受,我再爱这个人我都不考虑”。这两种态度我认为都不是太理性。

澎湃新闻:这么多年中国人婚恋观有变化吗?

孟非:我认为八九年的时间,社会的婚恋心态还不足以成为一个代际现象。我不认为今天和十年前相比,观念发生了某些变化。城乡、地域、年龄的差距,不同家庭背景的差距可能更大一些。

澎湃新闻:很多年轻人哪怕养猫养狗,都不想结婚生孩子,还有云养猫云养青蛙……这是不是一种变化?

孟非:我不觉得某些新生事物的出现具有时代的代表性。这样的状况在多大范围内存在?具不具有一定代表性?很难说,因为我没有掌握这样的大数据,但出现就有它的合理性,也值得尊重。

今天的日本已经非常鲜明地出现了低欲望时代。不结婚不生小孩,不要同居,不要买房,懒得换车,不想消费,欲望已经控制到极低。我认为中国的年轻人没有这个趋势。可能会存在一些大城市非常时尚人群,而更大多数的比如说公务员群体,普通的职业白领,他们仍然存在着(传统观念)。马上过年了,家里边也会催婚,这个现象可能更普遍一些。甚至在某些南方省份里结了婚必须要生儿子,势力顽强到跟一千年前一样。

澎湃新闻:有人谈恋爱的时候会说,为了下一代要找一个好的基因。

孟非:我特别不喜欢这么说的人……

婚姻里我还是相信爱情的。导致婚姻可以考虑很多因素,但情感因素是第一位的,这是我坚持认为的。当然你说我为了过更好的生活,找个有钱的老公可以少奋斗20年,这不犯罪,但我个人不欣赏,我也不建议大家这么考虑。选择一个更好经济能力的丈夫和选择一颗优质的精子,本质上是一样,都不是以感情诉求为第一前提。我不认为颜值是第一位的,我认为一个有趣的大脑更重要,一个人有内涵,有人生阅历,是个有趣的人,这一点他可能就是优质的基因,但你不能说我得找一个胚胎就是这样的。

台上有对父母,每次看到女嘉宾的时候都说,我们老两口都是教授,你看我们家的基因,看到每一个女嘉宾都是我们家的基因……我就觉得这不是一对老夫妻,而是行走的基因库。

在相亲的时候,人总要强调一些会被人记住的自己的优势。我的感受是,当过度强调某一方面的时候,这都会形成问题。最不应该的是忽略情感因素。如果我对你没有产生那种性别之间的荷尔蒙的关系,你跟我说你的两个博士也好,你的八块腹肌也好,你的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也好,大部分没有意义。

澎湃新闻:《了不起的孩子》是不是你职业生涯的一个比较大的挑战?

孟非:其实蛮难弄的。节目不是给小孩看的,是给大人看的。他们更喜欢看到像我这样的老男人在跟一些三岁四岁的孩子在一起,会形成什么样的局面。我们以前习惯看的是我们小时候看的儿童节目,奶声奶气的跟小孩说话,你想过小孩的感受吗?他会觉得一个50多岁的人,跟我说一样的口音,怪不怪?我觉得孩子就是孩子。跟未成年人沟通,我只习惯于这样的方式,我没有办法做亲切和蔼,跟狼外婆一样的那么沟通。

澎湃新闻:你跟女儿从小也是这样沟通的?

孟非:嗯,和节目当中没太大差别。她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我跟她说话就用成年人的方式。姿态上平等,我更愿意说你需要我帮忙吗,而不是我帮你把什么事都做好。包括到现在为止,我们关系也是这样,愿意跟我聊,可以陪你聊到天亮,但我不会主动说,亲爱的,有什么事咱们聊聊。这其实就是我说的分寸,你在去别人需要沟通的时候去沟通,效果是最好的。

澎湃新闻:有个新闻,一位家长因为辅导作业最后出家了。

孟非:我发了这个微博。多有意思!我说你看这个妈带孩子做作业做出家,剩下就是爸爸。接着就是爸爸也出家了,然后家长会通知就去到庙里边,等父母来开会的时候,很像一个法会,那么多尼姑和尚……这个才叫怪现象!

澎湃新闻:家长为什么都这么焦虑?

孟非:这个病在于什么呢?我们的社会的文化氛围,都在追求成功。要做成功的商人,成功的官员,成功的主持人,成功的艺人。所有的父母都喜欢问孩子,今天你学到了什么?哪个家长问宝贝你今天开心吗?没有人问这个。开心有什么,你整个童年开心了,你的成年就完蛋了!我们要什么?含辛茹苦,熬得十年寒窗,终有成功的那一天,这就是我们所有的奋斗的原因。为什么孩子要报那么多班,因为要全面碾压所有的小朋友。??最耳熟的那句话,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从子宫里面就要开始叫优选,从基因开始,一切都是为了选优。我们的教育里边最缺少的两种东西:艺术的养成,爱的培养。

澎湃新闻:我觉得孩子应该有发呆的时间,什么事情都不干。

孟非:我们成年人都没有发呆的时间,你不觉得我们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填满,所以我们也这样要求孩子。当我们要求孩子你别玩手机了,我们是不是一天到晚看手机?所以孩子最多学到的东西,不是哪个学校,不是他的什么兴趣爱好,上什么大学学了什么专业,而是他有怎样的家庭环境,父母的恩爱让他们学到的是家庭幸福有多重要,是否相信爱情。

孟非年轻时也是头发很浓密的

澎湃新闻:网上会有一些你的负面东西,比如前一阵上《朗读者》,有人说你坐姿不好,还有说你开的面馆性价比不是很高,挺贵还不好吃。你一般怎么面对?

孟非:我的面馆开业整整一年多时间,每天平均排队一个半小时,周末要排两个小时到两个半小时,还是那个价格,还是那个味道,这种状况持续了快两年,那些人怎么不说呢?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发生发展过程,不想跟任何人去解释和辩驳。网上天大的好事,24个小时过去了,再大的坏事还有更不好的事把它带走。所以,好好做自己的正经事,开饭馆对我来说叫不正经的事,玩玩的,我又不是搞餐饮的,一时心血来潮搞了这事,天天排队也挺好的,生意不好关了,那还能怎样?我还是做我的主持人。

澎湃新闻:赚钱吗?

孟非:一开始赚了很多钱,到后来不赚钱了之后,弄到最后就什么都没做了。我的爱好真不是特别多。

澎湃新闻:你其实应该去做一档脱口秀节目。

孟非:不想再弄这些事了……不求闻达于诸侯。

澎湃新闻:或许是现在太懒了。

孟非:我的一生都很懒。我今天获得的所有东西都是被人逼着走出来,没有一件事是我努力争取的。对我来说,在我这个岁数我做过的节目和我的同行比起来,真的是很少。我十几二十年没做过几个节目,一方面是懒,一方面是挑剔,还有一方面是对自己能力的担心。你看难得上个央视节目,人家说我坐姿不好,不够我烦的。

澎湃新闻:《四大名助》我觉得特别好看。

孟非:我特别同意你说的,这是这些年做的节目当中我最喜欢的节目,其他节目做的都会有点累,这个节目特别好玩,也比较符合我的性格。因为有四个人(主持)的,他们三个说话我就可以走神儿。

澎湃新闻:你认为自己最好的状态是什么?

孟非:好好守着自己本职工作。单位安排我做什么,就把它做好,做得比他们期望的更好。做一个节目做了九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哪天它不红了,也是一份工作。所以人得经得起(时间的安排),你得好好安安静静地守着。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