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意外怀孕,我该奉子成婚吗

subtitle 网易浪潮工作室01-06 00:59 跟贴 3962 条
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新闻,明星结婚之后没多久就公布了孩子出生的消息,这时候大家才发现他们原来是奉子成婚。而在我们的身边,也总有好久不见的老同学突然发消息说要结婚了,原因也是奉子成婚。奉子成婚在中国看起来似乎非常普遍,但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呢?

在娱乐圈,奉子成婚好像早就成了一大风俗,不管前期怎么辟谣说“我没有、我不是、你可别瞎说”啊,等到“官宣”之后没几天,准会传出一个“意外之喜”。

比如在一次访谈中,金星问杨幂,“小糯米是计划的产物还是激情的产物”,杨幂就回答说,“我觉得应该是激情下的吧”,妥妥坐实了奉子成婚。这时候金星说,“爱情的结晶,当然是激情下的,不会是计划下的”。

爱情的结晶听起来非常浪漫,但杨幂和刘恺威还是以离婚结束了这段恋情。听到这个悲伤的消息后,杨幂的粉丝们开始转发抽奖,庆祝杨幂终于回到单身——你看,奉子成婚时的男人,也并不总是被人看好。

但这样的选择,可不是像“一克拉碎钻”那样,只有明星们才能选,很多人都可能遇到这样的烦恼,那到底该不该奉子成婚呢?

意外怀孕,要结婚吗

在讨论要不要奉子成婚前,我们要先明确一下讨论到底是什么情况。

首先,这肯定不是被迫发生的性行为,也不是一夜情,你要结婚的对象肯定不是一个你根本没有考虑过的人。

当然 ,已经订婚只是提前要了孩子的怀孕我们也不讨论,因为对象已经是一个你确定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2001年广末凉子出演的电视剧《奉子成婚》就讲了一个在一夜情之后怀孕决定生下孩子的故事,尽管故事的结局是两个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但你知道的,言情剧不可信/《奉子成婚》剧照

真正让大家纠结的无非是这种情况:你跟男友之间摩擦出了火花,你们是恋人关系,但还没有到谈婚论嫁那一步,这个受精卵就不偏不倚地砸在了最尴尬的时间。

怎么办?打掉的话你担心对身体不好,也担心自己会被人指指点点,甚至还担心这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糟糕。但在没有结婚的情况下生下来也并不现实。这时候,你们就想到了奉子成婚。

在中国,奉子成婚绝不是一件稀罕事,你周围可能就有那么几对。2009年全国青年生殖健康调查显示,有23%性活跃的未婚妇女曾意外怀孕,其中91%选择了堕胎。而没有堕胎的,很大可能就是选择了奉子成婚。[1]

不过,针对不同人群的不同调查也会不一样。2013年“流动人口动态监测调查”中,20% -25% 未婚先孕的流动妇女会选择生育,更多的还是选择流产。[2]

2014年11月10日,云南勐拉乡,小节(阴影)和她的结婚照。只有13岁的女生小节(阴影)和她的婚纱照/视觉中国

但2012年一份针对佛山某镇的育龄妇女的调查却发现,有70.71% 的未婚先孕的妇女会选择匆忙结婚。[3]

实际上,越是在经济不发达,人口流动少的地区,人们越容易选择奉子成婚。社会学家阎云翔调查1991-1993年中国某村庄的婚育情况就发现,奉子成婚的主要原因是不想有性污名。为了不让别人议论私生活不检点,就要赶紧成婚。[4]

在存在很多性禁忌的社会中,对意外怀孕最宽容的出路就是奉子成婚[2]。所以,你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当小情侣意外怀孕时,很多人都会把奉子成婚当成一个最好的选择——不用流产,不用被别人说闲话,给所有人都一个定心丸。

男性女性,结果不一样

尽管男生说出“留下孩子”会让人觉得很负责,但实际上,在考虑要不要奉子成婚时,男性跟女性所面临的处境也是不一样的。

对于男性来说,有了妻子收入就可能会增加。所以,即便是奉子成婚,他们也是有好处的。

很早就有研究发现,已婚男性的收入会比单身男性子多。以前学界会认为,这可能不是因为他们结婚了所以收入更高,而是因为他们收入更高,才会被女性青睐,才能结婚。

但2001年的美国《人口经济学》杂志发表的文章发现, 不管是奉子成婚还是其他已婚男性,收入都会显著高于未婚男性,但他们两者之间却没有显著差异。[5]

很可能,并不是因为老婆选择了优质股,而是因为老婆能把潜力股变成优质股。

2012年5月19日讯,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在自己的脸书页面更新了婚恋状态为已婚,公布与妻子普莉希拉·陈合影。普莉希拉·陈本身就是非常优秀的儿科医生/视觉中国

但作为女性,就不一样了。奉子成婚意味着你接下来就要成为母亲,为此是要付出代价的。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贾男的研究发现,在同样条件下,有生育经历女性的年收入会比无生育经历女性低24.6%、小时收入低22.9 %,生育也会使女性当年的平均工资下降18%。[7]

有了孩子,男性照样可以升职加薪,女性却要为此失去晋升甚至工作的机会。所以,当然不能听到一句“我娶你”,就答应了奉子成婚。等你掐指一算就会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别人的闲话可以停,但接下来的麻烦未必会停。

奉子成婚,会幸福吗

毕竟,“永远相爱”的承诺并不一定真的牢靠。恋爱中的人总是容易高估爱情的伟大,而忽略现实的残酷。而很多的奉子成婚,就是在这样的盲目乐观中,早早地走向了结局。

虽然中国对奉子成婚的研究并不多,但我们可以从其他国家的研究里吸取一些经验。

对美国北卡罗来纳州20万白人第一胎生育的研究发现,奉子成婚的离婚率远高于普通婚姻(先结婚后怀孕)。这种差距在孩子一岁时就已经非常明显了,到5岁时,奉子成婚的累计离婚率为15%,普通婚姻则为8%,到10年,这一比例分别为30%和19%。[9]

即便是控制了受教育程度、年龄等因素后,对这些白人样本的研究仍显示,奉子成婚的离婚率比普通婚姻高出17%。[9]

为什么会这样,研究给了几个解释:可能是因为奉子成婚是一个以孩子为基础,而不是以伴侣为基础,他们的承诺可能已经超过了实际水平。而且,相比于更成熟的婚姻,养孩子足以让两个可能还没那么了解和亲密的人崩溃。

突然要养一个孩子,再能打的男人也要崩溃/视觉中国

还有可能是,相比于那些有计划怀孕的夫妻,奉子成婚的夫妻可能本身受教育水平更低,更年轻,他们可能本身就有更高的离婚率。[9]

不仅是奉子成婚,只要是意外怀孕,都会影响到夫妻之间的关系。当一方或双方都觉得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做父母的时候,突然的怀孕就会让婚姻关系受到威胁。

意外怀孕不仅会改变夫妻双方休闲、交流和就业的方式,还要学一堆知识,做一堆准备。没计划的父母,就只好手足无措。[10]

学习怎么带孩子也是需要费一番心血的,比如让很多爸爸们带孩子,都得从头开始学/《爸爸去哪儿》截图

想让“爱情的结晶”来守护婚姻是不可能的了,它就是来考验爱情的。但受影响的又何止是小两口。

2018年一份对阿根廷、巴西等10个国家的研究发现,相比于那些在婚前就怀孕的家庭,在婚后1年至3年出生的孩子就业率更高,从事高技能职业的概率也更高。[11]

当然,奉子成婚所比较的,都是“完美的婚姻”,一个有准备的有计划的婚姻,但总有各种不同的情况,会改变事情的走向。

风险之外,也有特例

毕竟,以上说的都是概率,但对个人来说,谁知道自己到底是算在离婚的概率中,还是没离婚的概率中呢?

虽然奉子成婚的离婚率比普通婚姻高,但是在不同的社区表现也不一样。比如同白人相比,对黑人的研究则显示,奉子成婚与普通婚姻在离婚率上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原因还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当地女性们发生关系的对象,本身也很接近于可能会结婚的对象。[9]

2016年7月19日,陈晓和陈妍希在北京举行婚礼,虽然被认为是奉子成婚,但陈妍希说,其实是先有了结婚打算,后来才有了这个“意外之喜”/视觉中国

而且,如果在奉子成婚前已经有了同居的经历,而不是怀孕后才开始同居的话,分开的概率也会更小一些。

在抚养孩子这件事上也不是那么绝对,还有一种例外的情况。当孩子爹本身就很好,比如更高学历、更高收入,本身就属于能进入婚姻的人,这时候奉子成婚对孩子的养育就不会更糟糕。[12]

2018年9月27日,在电影《影》的发布会上,邓超孙俪共同出席。虽然是奉子成婚,但他们也一直都给人恩爱夫妻的印象/视觉中国

而上文中对10个国家的研究也表明,如果母亲生活在城市地区,有高等学历,就可以减少意外怀孕对孩子带来的不利影响。[11]

你可能看到过很多奉子成婚还幸福美满的明星夫妻,比如邓超孙俪,他们的经济条件本来就足够保障孩子生活在一个稳定的家庭环境中。这也告诉我们,有了钱,养育孩子的问题就少多了。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奉子成婚却可能意味着双方从心理到经济都没有足够的准备,根本就没办法应对突然大幅增长的开销。到那时候,就真的是“贫贱夫妻百事哀”了。

怎么选择,仔细想清楚

到这里,我们的答案就已经很明确了:要不要奉子成婚,要分情况讨论。

无论是已婚还是未婚,意外怀孕都是一件会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当然是做好避孕措施,这样就没有任何烦恼了。

真到意外怀孕的时候,女性尤其要慎重地考虑,因为你要承担的风险更大。男性就记得给自己女朋友支持。

同样是奉子成婚,颖儿却在节目中爆料说,付辛博脾气不好,两人经常吵架,过得小心翼翼/视觉中国

跟计划内的怀孕相比,奉子成婚有更大的风险,所以你要想清楚了,这并不是一个真的好选项。

如果你有稳定有保障的经济实力、有稳固的伴侣关系,可以在经过慎重思考后共同应对这个问题。但如果你自己都还没有准备好,那么我们还是想要劝你说,不要。

不要孩子的话,就找正规医院流产,遵医嘱。

如果你最后还是决定留下孩子,那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扯结婚证,办理相关的手续。然后,赶紧学习孕期有关的知识,两个人都要学,尽量减少各种不确定和风险。

休谟曾说过,理智永远是激情的奴隶,你在意外怀孕时,恐怕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在奉子成婚上,还是要告诉自己,生孩子不是小事,让理智占上风一次吧。

参考文献

[1]Guo, W., Wu, Z., Qiu, Y., Chen, G., & Zheng, X. (2012). The timing of sexual debut among Chinese youth. International perspectives on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196-204.

[2]李丁, & 田思钰. (2017). 中国妇女未婚先孕的模式与影响因素. 人口研究, 41(3), 87-100.

[3]简敏婷, 李晓宁, 周舒冬, 叶小华, 徐英, & 许雅. (2015). 已婚育龄妇女未婚先孕情况及影响因素. 中国公共卫生, 3, 282-284Jian.

[4]Yan, Y. (2002). Courtship, love and premarital sex in a north China village. The China Journal, (48), 29-53.

[5]Ginther, D. K., & Zavodny, M. (2001). Is the male marriage premium due to selection? The effect of shotgun weddings on the return to marriage.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14(2), 313-328.

[6]贾男, 甘犁, & 张劼. (2013). 工资率,“生育陷阱” 与不可观测类型. 经济研究, (5), 61-72.

[7]Gibson-Davis C M, Ananat E O, Gassman-Pines A. Midpregnancy marriage and divorce: Why the death of shotgun marriage has been greatly exaggerated[J]. Demography, 2016, 53(6): 1693-1715.

[8]Guzzo, K. B., & Hayford, S. R. (2012). Unintended fertility and the stability of coresidential relationships.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41(5), 1138-1151.

[9]Nguyen, C. V. (2018). The long-term effects of mistimed pregnancy on children’s education and employment. 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 31(3), 937-968.

[10]Su, J. H., Dunifon, R., & Sassler, S. (2015). Better for baby? The retreat from mid-pregnancy marriage and implications for parenting and child well-being. Demography, 52(4), 1167-1194.

[11]Reed, J. M. (2006). Not crossing the “extra line”: How cohabitors with children view their union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68(5), 1117-1131.

[12]Rackin, H., & Gibson‐Davis, C. M. (2012). The role of pre‐and postconception relationships for first‐time parents.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 74(3), 526-539.

作者:刘小倩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