态度营销专访丨中国商务广告协会会长李西沙:IPEC成立的初衷与意义

01-03 15:0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北京时间2018年12月13日,2018 IP生态商业国际巅峰盛典在上海电影博物馆盛大举行,本次盛典由中国商务广告协会(CAAC)指导,中国商务广告协会IP生态商业委员会(IPEC)主办,崇明工业园区协办。

作为中国IP生态商业的行业巅峰盛会,本届盛典以“驱核融创”为主题,汇聚了国际IP巨头、全球知名品牌以及IP产业链上下游领军企业代表等众多行业专家,立足国际化、商业化、生态化的视角,全维度深入探讨IP的生态商业赋能效应。

在近年文娱消费的热潮下,以互联网文学、影视、动漫、游戏、音乐等细分领域为代表的互联网内容产业已被推向了风口,成为大家争相奔赴的战场,这些内容伴随着IP热潮,正在一步步走向商业化。“IP商业化”大幕已经开启,在一切皆可IP化的趋势下,IP产业同样面临着困扰与挑战,对于IP智慧成果的尊重,IP商业理念的认知,对于IP生态范围的界定,均处在摸索与试错的阶段。而本届IP生态商业国际巅峰盛典搭建了一个IP产业高效互动平台,共话全球IP商业化成功经验,展望中国IP生态商业的未来,鼓励观念碰撞,促成思维交流,形成跨界探索,为IP生态商业从“有际”到“无界”,跨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大步。

在2018 IP生态商业国际巅峰盛典中,网易态度营销现场对中国商务广告协会会长李西沙进行了深度专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视频
中国商务广告协会会长李西沙:IPEC成立的初衷与意义

网易态度营销:IPEC作为中国商务广告协会的二级机构,成立的初衷是什么?

李西沙:IP委员会确实是今年8月份才成立,筹备和组建的过程时间比较长,大概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来筹备,为什么会有这么长时间?这个跟我们对IP领域的认识,在不断地加深和不断地重视有关系。因为开始一说IP就比较含糊,到底IP是个什么东西?我刚才在讲话当中讲了,大家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这个演员他就是个大IP,谁谁谁就是个大IP,就感觉到底是什么弄得不是特别清晰。所以一说成立IP委员会,我们到底能解决什么问题?我们做什么工作首先要从初心开始。不忘初心,你连初心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不忘,所以必须要从初心开始,弄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成立IP委员会。经过了将近一年多的讨论、调研、观察,以及到后来的筹备,其实我们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也就是说IP这个领域,IP这项工作,IP给我们生活带来的影响,我们看得更加清晰了。我们应该为这个工作做点什么?因为很多所谓的IP所有者,主要是知识产权的表现,我们看到了大量IP所有者的知识产权被侵犯、得不到保护的这种状态。很多创新的成果刚出来,很快就被别人模仿走了。而创新者本身没有得到任何的保护,所说的没有得到任何的保护,就是说IP的成果它是可能出现商业利益的,或者说他会在很多方面出现更大的商业利益,这些创新人反倒自己没有得到任何的利益,都被别人给拿走了。这是我们这个社会存在的一个巨大的问题。不知道我举的这个例子合适不合适,比如50度杯,把开水倒到这个杯子里一晃,马上就降温了,变成50度左右,就可以喝了。这个杯子的发明厂家,现在自己的年营业额大概在一个亿多左右,可是我们市场上真正这个杯子的销售额在七八亿,等于说不知道被谁把这钱给挣去了,显然我们所说的山寨就出现了。这就是所谓的模仿,这种模仿其实是对知识产权的侵犯。刚才律师在讲,知识产权是需要由法律来保护的,没有法律,就没有知识产权,如果你有一个宝物,你可以藏在深山里,你可以藏在保险箱里,可以藏在别的地方,但是知识产权这个东西是无处可藏的,因为他是一个智力成果,出现了以后如果没有法律保护,别人马上就可以模仿。这种知识产权又赋能社会的发展,它对社会的创新和发展是有附能作用的,它是起着极大的推动作用的。但是没有法律保护,没有大家的共识,这种创新力就会越来越弱。我不受到保护,我干嘛要做这件事情呢?这就是我们的一个初衷。第二个问题就是很多发明人或者说知识产权创始人,或者说在IP领域里有一些作为的人,有很多的好的创新的想法。他不知道怎么把它商业化,因为本身这个东西是有商业价值的,但是他不太会把它商业化,就像爱迪生当年发明电灯一样。电灯的商业化并不是爱迪生发明的,而是其他人把它发明,把他的知识产权给商业化了。很多人不会,虽然我们这个时代已经不是爱迪生那个时代了,但是也存在这个问题,也有人不会,这是我们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我们发现IP其实已经不仅仅是所谓的作品、音乐、影视……不仅仅是这些方面的,IP已经渗透到各行各业领域,我们生活的诸多方面都存在着IP。就是所谓的知识产权的创新问题,包括品牌,品牌的发展,其实它也是需要创新的,它也有自己的内涵和内容。IP本身其实也是一种内容,就看你的内容好还是不好了,刚才侯部长在讲IP创新、内容为王,就是说作为一个企业的企业文化,你是要有故事可讲的,你要没有故事可讲,这个企业就没有文化了,所以IP对于一个品牌也是有影响力的。这种东西是怎么出现的?怎么产生的?品牌故事应该怎么去讲?这应该是IP领域的,应该专门有一些人干这个事情。其实大家都散落在各个角落,我们就是要看看能不能把他们聚集起来,一块做这个事情。到最后我们想明白了,就成立了IP委员会,这也就是我们的初心,也希望我们的IP委员会能够为我们国家IP事业的发展多做一点贡献。

网易态度营销:您认为IP商业生态在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和挑战?

李西沙: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就很多,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是一个共享社会,共享社会讲的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共享,都要共享,不要吃独食。专利产品也好,IP商业化也好,你生产的什么东西也好,包括你的思想也好,包括你取得的各种经济利益也好,都要共享。因为社会已经发展到共享的这一步了,你不共享,你靠自己去做是不可能的了。每一个人都有参与的一份,而且每个人在参与的过程当中都有各自不同的角色,都有共同享受和分担的每一个领域、每一块社会活动的任务,抱团取暖。但是我们又是一个越来越个性化的社会,个性化和共享多少感觉有点矛盾。到底是个宣扬你的个性化,还是宣扬共享,这是有一定的矛盾的。在很多人的日常工作当中,在处理这个问题上就会出现一些问题。在(别人)共享的时候他去共享,但是在他自己的一些业务工作当中,他不愿意跟别人共享,或者说自己秀自己,总让别人帮自己,自己给别人的付出可能没有那么多,或者并不要求自己为别人付出多一点。社会上国际上也是这样,美国就是这样的,我们强调的是多元化经济,美国就说“不行,我得以美国利益优先”。其实哪个国家都是要以自己国家的利益优先的,但是以自己国家利益优先的时候,不能不承担国际义务,这是一样子的。包括我们每个人,自己要是有家庭的话,不可能说我家都活成捡破烂的了,还整天关心别人,你也没有资格关心别人啊,你也要把你的家庭建得更好一点。但是不能说光把你自己的家庭建设得好得一塌糊涂,对社会没有贡献,第一是不可能的,第二也是不应该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这样:大家都想通过我们的IP委员会,得到一些什么,但是参与IP委员会的活动就不是特别的积极。这就是共享与贡献之间的矛盾问题,我们需要解决这个问题。IP委员会成立到今天,做了很多工作,但是社会影响力方面我们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包括我们今天举行了这个会议,不是商业化的,是纯粹公益性的,有许多企业支持,包括网易也在支持,但是这个会议不是挣钱的,只有这样,我们从自己做起,告诉大家我们要这样做,也给大家做榜样,我们也希望我们所有的会员也这样做。这样会员可能会更多,会员参与的程度越高、会员越多,我们委员会发挥的作用就越大。我们现在的会员还不是那么多,不是那么多的原因就是我刚才说的。大家还在看,我总想到你的会议上来取得什么好处,总想到这组织里得到什么好处,给我搭个平台,让我讲一讲。但是真正说你要为IP行业做点贡献的时候,就没有了。这不是我们的诉求,我们不需要这样子,我们需要能够为IP行业一起做贡献的朋友们和我们一起走,这样我们才能做得更好。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