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战则界村:国军重创日军益子挺进队

网易历史01-03 09:31 跟贴 3417 条

作者|璿,抗战史研究爱好者,对徐州会战,华北国民党军敌后抗战,安徽地区抗战有较深入研究。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日军的益子挺进队在抗战史中可以说是众人皆知,但是这个挺进队的结局却很少被人提起。根据很多网络上的文章,在传说中43年元月八路军派出暗杀小队这队全部用匕首手刃结果性命。很遗憾,笔者在日军相关联队史和部队史中都为能找到相关证据或者事件描述,特别是223联队战殁者名册中,并没有43年初(1-2月)就没有几个战殁者。倒是在日军部队史中发现,益子挺进队中3个小队长中的两人均战死在一个月后的则界村战斗中,而益子挺进队的核心,益子重雄的步兵第223联队第9中队在则界村战斗中遭遇重创。则界村战斗中这个益子中队到底遭遇了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益子挺进队是个临时组成的队伍,该挺进队日军以第九中队三个步兵小队为基干(106人),另附日军宪兵2人(宪兵曹长雨宫英义,上等兵稻子吉明)所率领的汉奸特务队(16人)。在日军这次C作战二期作战结束后,这个临时的部队便解散,益子中队便回到223联队长指挥下,第3小队回驻地驻守,第1,2小队继续参加针对太行山以南的国民党军第24集团军的第3,4期作战。

面对日军凶猛的围剿,时任第24集团军总司令庞炳勋下令各部分散,退避潜伏起来,实行所谓的“敌来我走,敌退我追”战术。此外还令106师所部转移到敌人后方去活动,牵制日军行动。

时任106师师长的李振清却临阵抗命,否定了这一战略。决心在则界村附近利用工事对日军扫荡的部队进行一次迎头痛击,让日军不敢轻易的分兵扫荡。

李振清将军,本是军队中行伍出身,长期跟随庞炳勋,因作风强硬善打硬仗,有“李铁头”的美名,且深得庞炳勋器重。

则界村附近为丘陵地带,以西有一小村落名为火烧庄,庄北面有一个天主教堂,教堂四周有石砌的教堂围墙。李师长命令对教堂四周阵地进行改造加固,决定以教堂为中心利用地理优势作为与日军决战之地。师长李振清更是以身作则,将师部直接设在了教堂内一座石砌的空坟内,这等于将师指挥所直接置于战斗一线,亲自督战。

日军第36师团步兵第223联队联队长高木正实大佐率联队本部和第三大队扫荡至则界村附近,从一高地上看到了这座四周都是围墙的天主教堂。此时国军将士都隐蔽在教堂四周的工事里,日军高木联队长从望远镜中根本看不到中国军队行动的迹象,但是教堂四周出奇的静谧,反而让他觉得不寒而栗。

7月1日白天几次试探性进攻失败后,日军高木联队长立即判断出教堂藏有国军主力,为了避免白天进攻,敌情不明,地形限制等不利情况,决心对教堂阵地进行夜袭。

日军指挥官高木联队长回忆到,“对于这次近似于赌博的夜袭,我部派出了以智将文明的伊藤大队长为首,部队里屈指可数的刚勇猛将益子中队长等精兵强将。从中部正面突入地阵的是以斗将闻名,战斗经验丰富的户叶中队长。为了进攻顺利,进攻部队还配备阿部工兵部队,携带有利于堑壕战的火焰喷射器,炸药随行进攻,以期一战成功。”

狡猾的日军指挥官使用了声东击西的办法,以第3,11中队为正面攻击的部队,而益子重雄的第九中队作为侧翼偷袭的尖刀部队,为此中队专门准备了攀登墙壁的绳索,梯子。

2日20时左右,借着夜幕的掩护日军开始了全面的进攻。日军利用炮火优势对教堂附近寨墙和阵地进行破坏性轰炸。很快,寨墙的西南、南面等各处均遭破坏,正面攻击的日军第3,第11中队借着炮火掩护开始向教堂阵地发起冲锋。223联队长在指挥所通过望远镜看到教堂附近被教堂寨墙南面一带被凄厉的枪声和爆炸声所包围,他所预想中的混战乱斗终于开始了。

这时第三中队正面由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焰,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不绝于耳。但是火线只在城墙内外徘徊,并没有向纵深前进的迹象。原来国军方面发现日军炮火轰击的位置,也及时对阵地进行了调整,并将预备队向南面增援,日军虽然一度利用火焰喷射器攻入教堂阵地内,但636团王金深团长亲率预备队增援,以乘机侧击逆袭,遂将侵入阵地的日军击退。攻入阵地的工兵小队全员战死,正面攻击的日军伤亡惨重,并陷入了一场僵持的苦战之中。

正面焦灼之际,从东面偷袭的益子中队已经偷偷的摸到了东面的寨墙下,第一小队长佐佐木源一所部迅速接近东墙边国军阵地,迅速发动奇袭。益子中队也不愧为作战经验丰富的部队,以组织好的掷弹筒和机枪压制火力,冲锋的步兵投出手雷后冲入阵地进行白刃战,东面国军守备队猝不及防,仓皇之下丢失了一个东面一个重要据点,被偷袭进入阵地的日军第九中队占稳了阵脚。夜间,李振清师长以教堂阵地内预备队1个连对益子中队所占据的据点其进行反击,刚刚赶赴教堂北面的增援部队635团一部开始由北向南,从侧翼对正在攻击教堂的日军部队进行逆袭,正巧遇到第三大队长将大队本部和各队传令兵合编成的一个战斗小队正打算增援被国军围困的益子中队,635团的凶猛攻势立刻将这个临时编成的战斗小队冲散了,这个小队的临时指挥官石田军曹在白刃战中被国军将士砍死。日军遭到国军侧翼的逆袭,正面的攻势立即陷入停滞,不得不开始后退坚守在教堂西南面柳三沟一带。就连日军指挥官步兵第223联队长高木大佐也被国军狙击手击中大腿。

正面的夜袭行动已经完全失败,但是益子中队仍然占据着教堂阵地一角。益子重雄号称是223联队中屈指可数的刚勇猛将,益子中队也在其指挥下死守着阵地。一个多月前作为益子挺进队先锋的佐佐木源一少尉在防御中显得极其疯狂,他一边战斗一边大声呵斥着部下“宁死不退”。这时国军正好投掷过来一颗手榴弹,手榴弹炸开的弹片,炸伤了他的面部和大腿。但是佐佐木仍带伤在第一线指挥部队击退了国军的反击,但在随后的防御战中,他还是在核心阵地防御中被国军子弹击中头部死亡,另一个小队的代理小队长大和屋恭夫同样也在防御战中被击毙。就在这惨烈的阵地战中,双方鏖战到了天微微亮。日军从太原派来助战的战机盘旋在这个小小村落的头上,向国军阵地倾泻着炸弹。223联队第1大队和第2大队各部也开始向则界村附近靠拢,日军意图包围并全歼则界村附近顽强抵抗的国军部队。

图左为益子重雄,图右为第一小队小队长佐佐木源一(战死于则界村)

106师李师长审时度势,认为给予日军迎头痛击的目标已经实现,在继续坚守必然会被日军包围歼灭。为避免不理态势,106师以685团殿后,交替掩护向后撤退,而日军223联队占领则界村后由于部队损失很大战死65人另外一个工兵小队全部战死,伤亡总计300余人。联队长重伤后更不敢分兵继续扫荡,陆续由林县附近撤回原驻地,战后223联队长高木正实大佐因伤送回日本本土,联队长一职由吉野直靖大佐接任。同时106师损失也很大,战伤我伤亡宋英农营长以下500余人。

参加此战斗的曹武石一郎事后回忆到这场战斗“是昭和十四年(1939)十二月河头村以来最大的恶战,激战,苦战。这次战斗得到的教训极大,作为一个下士官,参加过无数战斗,但都没有超出这次战斗规模。”为了纪念在这个战斗中牺牲的中国抗日将士,更应该将这个小战斗整理记录下来。

参考资料:

1.《步兵第223联队史》

2.《益子中尉的战斗经过概要》

3.《李振清回忆录》

4.《第二十四集团军42年太行战役战斗详报》

5.《第四十军42年太行战役战斗详报》

6.《第106师42年太行战役战斗详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