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已经过去,但你不能忘记这些数字

subtitle 网易数读01-01 02:02 跟贴 1301 条
2018年的一些记录和告别。

各位旅客,2018号列车即将到站。请您携带好记忆下车,换乘2019号列车。

无论是骤然而起的风暴,还是落在视网膜上的闪电与霓虹;无论是蜂窝煤中折叠的乡村,还是波谲云诡大国间的雷霆博弈;无论是异国他乡倾覆的游船,还是乡土地上彷徨的呐喊与恸哭,都被2018年这列永不返程的列车抛在身后。

不再归还的2018年,我们以数字为胶卷,记录下了一些不应被忘却的风景。

2018年,学术界一地鸡毛

2018年,学术界波澜迭生。

2018年伊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被指控性侵。此后,涉及学术界、娱乐圈、公益界、体育界、媒体界、宗教界的35起性侵指控先后发生,贯穿2018年始终。多名公众人物深陷性侵丑闻的泥淖。其中,高校性侵丑闻占到了总数的50%。

这一年,“长江学者”有点忙。

2018年1月初,《知识分子》报道武大千人专家学者举报长江学者李红良两篇《自然-医学》论文关键性猴子实验周期不足,涉嫌造假。10月下旬,又一名长江学者引爆舆论。

南京大学教授梁莹,因撤回百余篇论文和涉嫌抄袭等行为的曝光,被网友戏称为“404教授”。

除了长江学者,中国还有很多以名山大川的学术头衔,听起来可以开一场武林大会。

引爆的网络事件仅仅折射出中国学术科研现状的一角。实际上,学术造假在中国已经非常普遍。

2018年新年之际,中国论文发文量首次超过美国摘得“世界第一”的桂冠,但数量上突飞猛进并不意味着质量同样过关。通过爬取艾普蕾全球撤稿数据库中的30002条撤稿记录(数据截取日期:2018年6月16日)进行分析后可以发现,2007年至2017年间,中国撤稿总量为2319篇,位居第一。

如果考虑到发文数量,中国每千篇论文撤稿率依然高达1.13,意味着每1000篇刊发的中国论文,就有超过一篇被撤稿。而撤稿多是由于抄袭和操控审稿等学术不端行为。

梁莹只是学术不端者中蛰伏的一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1月份,学术界再出乌龙事件。只是这次兹事体大,中国学者“扬名海外”。

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凭一己之力挑战公众良知底线。他的团队将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类受精卵并植入母亲子宫,并宣称“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实际上,有更加简便有效的方法可以使这双婴儿健康出生。基因修改带来了额外的不确定风险。消息公布后,国內外学界围绕实验涉及的伦理、安全问题发出广泛质疑和谴责。

12月18日,《自然》(Nature)公布了2018年度十大科学人物,贺建奎入选,被称为「基因编辑流氓」(CRISPR rogue)。

2018年,食药安全仍难心安

2018年,恰是“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发生的十周年。只是十年时间过去,食药安全仍然乏善可陈,难以让人心安。

2018年,长春长生疫苗事件的爆发将非法疫苗推向舆论高峰。

问题疫苗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2010年山西疫苗乱象的曝光,第一次让公众看到疫苗背后的隐患;2016年山东非法疫苗事件发生,将疫苗再次置入公众视野。

直到2018年,公开调查显示问题百白破疫苗总数达90.03万疫苗、长春长生企业生产违法狂犬病疫苗已长达四年。人们对国产疫苗的不信任感与恐慌感达到顶峰。

毒奶粉事件后,人们转而倾向于消费进口奶粉。然而在疫苗上,有钱也不一定能打得到进口疫苗。

根据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生物制品批签发年报 》,2017年合计签发疫苗7.12亿人份,其中进口疫苗0.18亿人份,进口比率仅为2.53%。中国的进口疫苗稀少与不符合国家《药典》标准而退市以及食药监总局的审核机制有关。

2018年年关将至,丁香医生曝光百亿保健帝国权健,保健品行业的冰山一角露出水面。

中国的保健品,几乎都是骗人的。尽管如此,铺天盖地的保健品广告在我们的生活中依然随处可见,违法违规广告、虚假宣传屡禁不止。2013年度全国“二品一械”严重违法广告监测数据显示,药品中存在的虚假广告最多,为498656条次,占到77%;其次为保健食品,占到11%。

其中,超过四分之一的保健食品,会对产品功效做不科学的宣传、断言和保证。除此之外,2010年至2012年,“夸大保健食品功效或扩大适宜人群范围,明示或者暗示适合所有症状及所有人群”以及“利用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名义或利用医药科研单位、学术、医疗机构或专家、医生、患者、消费者等名义和形象作证明”均为保健品宣传常用伎俩。

只不过,一些保健品公司的问题不仅仅是“虚假宣传”的问题,而是“打着直销的旗号,做着传销的勾当”。

2018年,娱乐圈新瓜不断

在这个娱乐的年代,人们对一年的回忆,总少不了娱乐圈大大小小的瓜。

2018年一月初,娱乐圈就一片兵荒马乱。李小璐“做头发”事件一出,全网沸腾,不久绯闻对象 PG One 遭遇封杀。这一家的事情还没完,11月又卷入薛之谦和李雨桐的大戏中难以脱身。

这一年内,吴秀波、杜淳父亲杜志刚被曝出“出轨”丑闻;炎亚纶因为“翘屁嫩男”再翻红,圈了一大波粉;高云翔还深陷性侵丑闻无法脱身。

2018年,也是CP粉的噩梦之年。CP粉稍有不慎,自以为嗑到了爱豆的糖,结果到最后是一嘴玻璃渣。刘亦菲与宋承宪、倪妮与井柏然、欧豪与马思纯等相继和平分手。年终,杨幂与刘恺威也宣布正式离婚。

上半年,“清尘夫妇”(阚清子与纪凌尘)在综艺节目《亲爱的客栈》里大秀恩爱、互喂辣条、虐煞单身狗,下半年8月份,纪凌尘的分手感言“你爱过大海,我爱过你”成为网络热梗。蒋颈夫上一条发于9月17号的微博还在甜蜜地抱怨女朋友“点了饺子吃不完”,下一条11月20日的微博就已经是为家暴女友而作的道歉信了。

娱乐圈,分分合合,有人“曲终散场”,也有人“终成眷侣”。

2018年,景甜和藏獒“张继科”的跨界之恋轰动一时,大甜甜的男友粉与张继科的女友粉抱团痛哭;郑爽调侃新男友张恒“蹲着撒尿”登榜热搜第一。谢娜、张杰,付辛博、颖儿,吴奇隆、刘诗诗等添了新丁,迎来了可爱的小生命。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忧。2018年,最惨的莫过于两位大腕,范冰冰与陈羽凡。

小崔舍命爆料,众星无税可逃。在范冰冰“消失”的第123天,这个“中国税务部门近年来处理的个人逃税款金额最大案件”总算有了定论,范冰冰一人补税近9亿。

11月份,陈羽凡吸毒被抓,官方发布“此系谣言”声明不到24小时被重重打脸。搭档兼好友胡海泉连问10个“为什么”。原定于11月28日的羽泉20周年演唱会也被取消。

自此,《失恋三十三天》达成“全员恶人”通关任务。

2018年,新政靴子落了地

政府忙着向演艺界追缴税款的时候,个税起征点终于从3500元涨到了5000元,社保也将要变成税务局的职责。

2015年,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贾康曾经指出:中国实际个税纳税人口只有2800万,占总人口不到2%。而这不到2%的纳税人口中,以工资薪金为主要来源的工薪一族成为纳税主力。

但在中国,工薪阶层所占比重并不大。根据中国家庭金融调查研究中心《中国工薪阶层信贷发展报告》,中国工薪阶层仅占全国就业人口的26%,真正纳税的是工薪阶层的“一小撮”。

2017年,中国劳动税楔已经高达37.81%。

5000元的起征点难以改变工薪阶层是缴税主力的局面,不过,新的个税抵扣政策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一些税负压力。

新增的子女教育、继续教育、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赡养老人、大病医疗6项专项附加扣除,使得减税力度与家庭支出程度挂钩。

除新税改之外,愈演愈烈“抢人大战”也带来了一波人才优惠政策。

2018年,西安、南京、长沙、武汉、成都、杭州、郑州等多个城市“送钱送户口”,基于宽松的落户政策,提供上千套人才公寓和住房补贴,基于就业创业补贴等。

能不能留住人还不好说。不过,对于应届毕业生而言,不幸赶上了“史上最难就业季”,有利好政策总是好的。

不过,新的个税抵扣政策对刚入职不久的大学生来说并不友好。父母未满六十岁,大城市的房买不起,居住的合租房也只能给一个人抵扣。

房客郁闷,房东也很紧张。合同报上去了,房屋租赁税,可能就逃不掉了。

2018年,习惯了说再见

11月4日,古天乐发文感慨:“2018年对香港人来说,真是充满了离别的哀伤,实在太多巨人逝去,包括早前的刘以鬯先生和高锟先生,前几天的金庸先生,还有今天电影界巨人邹文怀先生,他们都是香港真正的精英。”

然而,2018年的别离远不止这些。

当年人人传唱的《吉祥三宝》的演唱者之一,布仁巴雅尔因心梗去世;香港女歌手卢凯彤坠楼身亡;童年里最熟悉的央视主持人、长脸叔叔李咏也因患癌早逝;“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带给几代人武侠梦的金庸老先生在香港溘然长逝;曾有“靓绝五台山”之称的蓝洁瑛猝死家中多时才被发现,终年只有55岁。

对于90后而言,《海绵宝宝》中章鱼哥的配音演员、《樱桃小丸子》的作者、《一休哥》的配音演员、与“雪姨”齐名的荧幕反派专业户计春华的去世,似乎在提醒着他们童年时光早已逝去。

与此同时,师胜杰、单田芳、丁广泉等多位老艺术家的病逝,父辈时代的大师纷纷陨落。

国外也并不平静。

2018年3月10日,世界失去了时尚巨擘纪梵希;4天之后,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也被时间匆匆带走,从此《生活大爆炸》再无霍金的本色出演。年关将至,噩耗接踵而来。11月12日,漫威之父斯坦·李在好莱坞一家医疗中心去世,享年95岁;月底,见证了一个时代政治风云的美国第41任总统老布什也与世长辞。

然而,比起生老病死,天灾人祸带来的别离更让人惋惜。

普吉岛沉船事件,共49名中国游客遇难。9月份山竹登陆,截止18日17时,造成广东、广西、海南、湖南、贵州5省(区)近300万人受灾,5人死亡,1人失踪,160.1万人紧急避险转移和安置;5月5日与8月24日,两名少女被滴滴顺风车司机奸杀;10月28日,一女子与司机发生争执抢夺方向盘,造成车辆失控坠江,全车15人全部丧生。

总之,潦草的分离、不情愿的告别挤满了2018年。

回望这一年,遗憾太多、离别太多、痛点太多。也因此,翘首以盼的2019年承载着人们沉甸甸的、更多的希冀。

不过,根据“真香定律”,2017年人们就叫嚣着“最坏的时代”来临。当站在2019年的节点回望过去,也许你会发现,已逝的过去的、不再归还的2018年,有点潦草但还不赖。

作者:张梦真 赵鹏路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