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 | 我是如何主动成为一个婚托的

subtitle 网易人间2018-12-28 15:05 跟贴 1094 条
人的确是这样,容易放大对方的缺点,对于自身的短板却视而不见,说起要求来,条条都是“必须条件”。婚介机构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赚得盆满钵满。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livings)出品。联系方式:thelivings@vip.163.com

征稿

在过去的两年中,人间刊发了数篇以“骗局”为主题的稿件,几乎每一篇都引发了读者的巨大反响。

从非法集资,到网络、电信诈骗,再到传销,不断有读者向我们讲述自己所经历的各样骗局,触目惊心,令人痛愤。

于是,像「人间有味」一样,我们决定开启一个新的大型连载主题——「人间骗局」,希望能够汇集各样骗术案例,展示并剖析给大家。也希望大家能通过书写自己、或身边的人被骗的经历,纾解自己内心的愤懑,并警示更多的人避开骗子们的陷阱。

让我们一起,撕开人间骗局的假面。

征文长期有效,投稿发邮件至 thelivings@vip.163.com,并在标题标注「人间骗局」。

期待你的来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人间骗局丨连载27

1

2006年,25岁的我,刚在上海工作2年,便遭到家人史无前例的催婚轰炸,几乎每天都能接到好几通电话,明里暗里不外乎“再不抓紧,就成老姑娘啦”、“某某的孩子都满地爬啦”……被催得多了,我自己也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天,随手翻开的报纸上,一则占据四分之一版面、附有照片的征婚广告吸引了我:“海归精英男真诚征婚。楼先生,183cm,海外留学背景,精通六国语言,经营一家高科技公司,收入丰,房车俱全,现寻善良乐观的温柔女生......”

有财、有貌,条件这么好,择偶要求却不高,无非看着顺眼、善解人意、温柔善良。彼时的我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工作轻松,收入勉强尚可,身高165,相貌也算清秀,思量一番,自觉条件还挺适合,遂拨打了这位先生的电话。

电话是一位阿姨接听的,我以为打错了,刚要挂,对方却十分热情地说:“你是来征婚的吧?”

“嗯,对的,请问楼先生在吗?”

“楼先生不在,我是他代理人方老师。你找我是一样的。”

这怎么能一样呢?正犹疑着,那边说道:“楼先生是生意人,平时工作很忙,才全权委托我帮他把关,否则每个电话他都亲自接待,三头六臂也忙不过来呀......”

“这样,你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一下吧......”

方老师三言两语就打消了我的质疑和不满,而我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优点一下子都展示出来——厨艺十项全能、能歌善舞……使劲往自己脸上贴金。

方老师似乎非常满意:“嗯,你挺优秀的,跟我们的楼先生很般配,这样电话里了解毕竟有限,我们约一下时间。”

为了给楼先生留下一个好印象,见面那天,我特意画了点妆。

一进门,看到某某婚介的红色招牌,我有点懵:“不是私人征婚嘛?”

“对呀,我们就是帮楼先生把关的专业机构。”方老师笑眯眯地回答,随手递给我一份表格,“来!美女,把这个填啦。”

我一边填着表格一边问道:“楼先生怎么还没到?”

“他刚出来,路上要一会呢。”

方老师说着拿出几大本的会员资料来:“只见一位先生,很难保证成功率的,我建议你办个会员,我们这边优秀男孩子不要太多的呀……”

资料库里满眼的青年才俊,看得我眼花缭乱。当然他家收费也一点都不含糊, 会员最低起价也要2888。可无论方老师说得怎样天花乱坠,给我打对折、送礼品,我都表示不感兴趣,还是对报纸上的楼先生最有眼缘,总觉得好像跟他有种特殊的缘分, 就格外地固执和坚持,只说:“等我见了楼先生再说吧!”

方老师费了半天口舌,也无法说动我,只得把我晾在一边。又等了一阵,我有点坐不住了:“楼先生怎么还没来呀,这都等好长时间啦。”

“我打个电话帮你问问。”方老师对着电话喂喂了半天才说道:“马上就到了。”

我一下子放了心,忙拿起小镜子整理起来。

很快,方老师又走过来:“小姑娘,我们这里要收50元的建档费的。”就填个破表还要50块?但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楼先生了,我还是立刻交了钱。可左等右等,楼先生就是没露面,我只得让方老师再帮忙催一催。

这次方老师挂上电话,却一脸大惊失色:“哎呀,不得了啦!楼先生为了赶时间,撞到了别人的车子,现在正在处理交通事故呢,今天大概是不能见你啦......”

既然是不可抗力,我还能说什么呢?

回家路上,我越想越不对,这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被忽悠了——根本就没有什么楼先生,那张照片应该也是假的,一切不过是个幌子。目的就是骗人上门,精准营销。

因为被骗的数额不多,我也只能自认倒霉,事情不了了之。

2

有人说,这世上至少有20,000人可以成为你的理想伴侣。可问题是,世界这么大,怎么才能遇到这20,000分之1呢?

找对象不是件容易事,独自漂在大城市,身边既没有七大姑八大姨帮忙操持,又缺乏盘根错节的社交关系网,想要遇到一个各方面都比较满意的人,真挺难。因此,距上次被忽悠一年后,依然单身的我在接到某婚介所打来的电话时,便没有像往常那样第一时间挂掉。

来电的陈老师口才很好,人很热情,真把我当做朋友一样,真心实意地为我考虑。她认真帮我分析,句句话都打在我的七寸上:“小妙呀,选择什么样的男人就有什么样的人生。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结婚就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一定要选自己条件范围内最好的那个,多看多选,千万马虎不得的......”

我觉得陈老师活得特别通透,像心灵导师一样。所以,尽管心里还是有些排斥婚介机构,但出于对陈老师的信任,我终于来到她的婚介所。

陈老师气质很好、面相和善,长得有点像赵雅芝,工作室环境很不错,又是一家经营了十几年的老婚介,这让我的信任更增添了几分。

当然,收费也不低,差不多1888元到29888元不等,根据服务分为青铜会员、白银会员、黄金会员、钻石会员、蓝钻超级会员——总之,钱花得越多,介绍的会员就越好,服务也越周全。

其中最低级别的青铜会员只享有3次的一对一的红娘服务,半年线上交友,可主动联系同级别的会员。但如果低级别的会员看中了高级别的会员,想要约见,就必须升级成同等级别以上的才行。而每个老师手头上都有自己的秘密武器——也就是所谓的顶级资源——这些即使是在线上,也是看不到资料的。

我反复考虑了一下,觉得青铜会员没意思,钻石会员又太贵,觉得还是算了。

陈老师却叫住了我:“小妙,我真挺喜欢你的,这么着,我破个例,不收你钱,帮你免费介绍对象……”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我自然很高兴,不断道谢:“那麻烦老师帮我多费心了。”

“那肯定啦。谁让老师这么喜欢你呢!”陈老师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给我介绍一个特别好的男生云云。

正聊得热络,就有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朱老师的那个客户考虑大半个小时了,要么您去撬撬边。”

“哎呀,反正你来都来了,老师也不让你白跑一次,今天就给你安排上……”陈老师冲工作人员点点头,热情地拉着我的手,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拉到了朱老师的办公区。

朱老师看起来也是个老婚介,口才相当了得。对面坐着的那个身材矮小、其貌不扬的男子,正频频点着头,似乎被说动了。

这时候陈老师一把把我推了过去:“侯先生,你看这个妹妹怎么样,我们这边的女会员,条件都顶好的。你今天入了我们的VIP,我马上安排你们约会。”

站在屋中间,被六双眼睛直盯着评头论足,我忽然感觉自己一下成了被贴上标签的商品,很是尴尬。陈老师嘴上还没停:“她也是今天刚入的VIP,我看你们郎才女貌,特意过来撮合一下。我这个人呀,是个热心肠。你爽快地付了会员费,请妹妹吃个饭,说不定就成了呢……”

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她根本没问过我的意见啊!

陈、朱二人一唱一和,那位候先生最后还真签了钻石会员18888元的服务单。

趁着他去付费,我跟陈老师说道:“这个男人我真不喜欢,还是别浪费时间了……”

“哎呀,小妙,他人是长得丑,家里可是做工程的,有钱。一会你跟他去大饭店,想吃什么点什么,又不吃亏的啦。跟着吃吃喝喝有什么不好吗?”见我一脸不情愿,陈老师继续安抚我:“小妙,今天你就当帮陈老师忙好伐啦?陈老师会记得你好的,保证帮你介绍个青年才俊……”

一听这话,我还能说什么呢?

接下来的整个“约会”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场折磨,可一想到人家是因我掏了钱,怎么着也不好让人难堪,再者,侯先生确实人挺好,各种嘘寒问暖,只是确实没眼缘,以至于心灵再美也很难加上一层滤镜。

3

陈老师为我安排的第二个相亲对象是个台商,见面前,陈老师就已经把他夸到天上去了:“徐总很绅士的,人特别好,事业也很好,年龄嘛,是大你那么一点,不过成熟的男人会疼人,好处多着呢!”

我理解中这个一点也就五六岁,最多也不会超过十岁。可等到见到徐总本人时,我就惊呆了,实在忍不住问道:“您是哪一年的呀?”

徐总多少有点尴尬:“这个……我觉得年龄是相对的,人最重要的是精神状态,实际上我只大你一点,也就二十几岁吧。”

二十几岁也叫一点?都快能当我爹了。

我觉得陈老师多少有点乱点鸳鸯谱,也真实地领教到红娘那张嘴的厉害。但我一分钱也没交,就见了要交29888元才能见到的“超钻石会员”,我敢有意见吗?

再者说,抛开个人体验,站在世俗的层面来看,大概这个徐总在很多人眼里,条件真的算不错的,否则也不会成为公司的主推资源。

我该领陈老师这个人情的。

陈老师给我介绍的第三个相亲对象是上海本地人,照片上的他矮矮胖胖的,本来我是打死都不愿意见的。

陈老师专门拉着我说:“人家可是专门为你入的钻石,你一定给老师这个面子呀。嫁给我们上海人,好处不要太多的呀……”

见面的地点是陈老师安排的,到场的还有男方的妈妈。我多少有些讶异,一个大男人出来相亲,怎么还要父母跟在屁股后面,难道还怕被我骗了不成?

果然,整个相亲,男孩都有点呆呆的,难得说了几句话,也都是前言不搭后语;手里一直自顾自地玩着吃过的口香糖,一会儿拉长一会捏做一团;神态和表情更是和常人不太一样。等菜上了,就一直埋着头吃,吃到满嘴流油都没有停下来。

整个“相亲”的全程,几乎都是他妈妈在说,反反复复地提——“我家在市中心有好几套老房子呢!就快要拆迁了。等到拆迁了,至少也要分个十来套房的。到时候你连班都不用上的,天天看电视玩都行。我儿子就是嘴笨,说话不利索,人一点不笨的,洗、汰、烧他都会的,你嫁到我们家不要太享福呀……”

我对于这种将来时的展望不太感兴趣,也不觉得一个把全部的人生希望都寄托在动迁上的家庭能有多靠谱。就算真成了地主,可以睡着大觉收租子,可找了这样的人,以后生个孩子遗传了,可怎么办啊。

这一次,我对陈老师隐瞒对方智力有缺陷的事很生气。

陈老师却说:“小妙,你还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呢!你知道现在上海的房子什么价?年薪二三十万的,都不敢说自己能买得起房,多少人一辈子就为了那么一套房。老师真是为你好,胖子要不是脑子有问题,漂亮姑娘随便挑好伐啦,哪里轮到你一个外地人?你也是运气好,被他妈妈一眼相中了。”

我不觉得这叫“运气好”,可被陈老师这么一说,又觉得似乎也有道理。

接下来,我连着相了数十个对象,没有一个是符合我的基本条件的,有些甚至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上。这个时候,我已经十分确定了,陈老师根本不是诚心要帮我介绍对象,而是把我当免费的婚托使、甚至关键时候就用我来堵枪眼。

莫名其妙就成了婚托,说心里不内疚那是假的,尤其是事先就知道自己就是去走过场时,总觉得自己像个女骗子。

可人又总会给自己的行为合理化,每到这种时候,我就会想——我自己也是真心在找对象的,谁让你不合我要求了,该生气的是我才对呀。至于陈老师,我虽然对她很不满,可我还是指望着她能给我介绍个好男人,自然也不会轻易得罪她。

我当时还天真地想,我帮了陈老师这么多忙,她总会领我情的吧。

4

就在我对陈老师意见越来越大时,她真给我介绍了一个青年才俊。

林先生才比我大三岁,就职于五百强企业,长相俊朗、出身名校,绝对是未来可期。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眼前一亮。我想林先生对我也是满意的,因为在刚见面的一刹那,他的唇角就不自觉地弯了上来,笑得很是暖人。

我们一起看了电影、吃了西餐,海阔天空地聊着天。林先生和我印象中的学霸很不一样,说话幽默,又特别会玩梗,和他在一起,开心得感觉不真实。我打心底里觉得,他就是那种我需要跳一跳才能摘到的金苹果,所以,很快就有些不自信起来,尤其是学历,比起他,我念的大学太一般,我坦诚说出后,他反倒安慰我说:“我并不唯学历论呀,我没让你失望就好。”

那一刻,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饭后,我们在商场里漫无目的地逛着,看到夹娃娃机,忽然很想和他一起玩,他也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可几十个硬币投下去,我们都没有夹到半个娃娃,我气咻咻地拍着橱窗:“你怎么这么笨呀,不是从小到大都是学霸吗?快点计算计算,什么力学原理呀,统统都用上。”

林先生笑得直跳脚:“看你傻FUFU的,怎么这么可爱。”

眼看商场要打烊了,林先生对我说:“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我以为他去洗手间,也没当回事,等看到他手里捧着个大娃娃回来,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又不是小孩子……”

林先生却说:“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孩呀。”说得那么柔情缱绻。

我抱着娃娃,欣喜异常,分开时竟有种说不出的难舍。

我对林先生一见钟情,只是觉得恋爱中女方太主动了不好,就没主动联络他。然而,他也没再联系我。忍了好几天,等我鼓起勇气联系他的时候,才发现这位林先生居然直接把我给拉黑了。我觉得有点冤,不断地回放再回放,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惹他讨厌了。

陈老师却安慰我说:“林X什么都好,就是花心,生活作风太豪放,也许他遇到更好的了.......你犯不着为了一棵树木,放弃整片森林。三条腿的蛤蟆少有,两条腿的男人遍地都是,老师帮你介绍个更好的。”

我还是挺难过的,好长一段时间都对林先生念念不忘。

很多年之后,我在机场意外遇见了林先生。

我和他打了招呼,他也一眼就认出了我。交谈中才知道,当时他其实也挺中意我的,是陈老师的一番话让他选择了放弃。

第一次见面之后,陈老师就对他说:“小妙呀什么都好,就是花钱挺大手大脚的,以前的男朋友都给她花破产啦......”

得知真相的我一脸懵:“我怎么不知道我有这么厉害,还有让男人破产的本事。”

“估计她也没少说我坏话吧?”林先生笑着问道。

“嗯,她说你特别花心,不负责任,就是个花花公子,害得人家女生……”

“天哪!我要是那样的人,就不会到婚介所找啦。”

原来,陈老师当时也给林先生安排了很多约会,大多数年龄都比他大不少。然而,他也还真不好说人家不好,只是年龄相貌和他的择偶条件不符罢了。每当他想放弃时,陈老师又会介绍个还不错的给他,就这样反反复复折腾了大半年。

后知后觉的我一脸了然:“她当然不会让你牵手成功呀!婚介所本来男少女多,像你这样才貌双全的香饽饽,自然要物尽其用的。否则那些花了大钱的女会员,见到的都是歪瓜裂枣,早就吵着要退费了......”

对于婚介来说,资源是核心。一个婚介生意能不能红火,就看手头上有多少好资源。因此,稍微像点样的会员,红娘给他们安排约会能多得飞起来,但就是不让轻易牵手,就算真看对眼了,也会想办法给搅黄。

反正到了最后,只要能够完成合同约定的任务,他们的工作就算是做完了。

5

到了此时,我在陈老师的婚介所已折腾了大半年了。陈老师和她的同事们还在故技重施,利用我签了好几个单子。

有一次我刚到婚介所,就碰见一个衣着邋遢的年轻人在那里咨询,他的头发油腻腻的,似乎几天没洗的样子。

他进来还没几分钟,陈老师就把他的家底扒了个明明白白。通常,一进婚介,老师就会非常热情地了解客户的个人情况,尤其关注收入、房产、财务状况。这时候千万别以为她们有多关心你,之所以问这么清楚,只不过是方便根据你的经济能力来报价——收多少钱其实并没有什么标准,完全是看人——有钱的、好说话的就多收一点,遇到经济条件很差的也不会轻易放过,总有方法让你心甘情愿掏钱的。

看见我在一旁,陈老师转头便对年轻人说:“找对象还能怕花钱吗?知道你收入不高,陈老师也做做好事,你就交1000块好了,我给你1888的VIP会员,马上给你约会安排起来……我们这边从来就没这个价钱的,要是老板知道了,真得骂死我……”

年轻人竟然点了点头,真去交了钱。

前几次利用我签单,我不计较,因为看对方的情况,好歹在这里还有成的可能。但这次明显就真的是骗人了。

我对陈老师雁过拔毛的行为十分不满,明确表示:“谁爱去谁去,我可不帮你骗人。”

陈老师使劲拉着我手:“小妙,帮帮忙啦,陈老师平时对你怎么样?你这次帮了我,我一定给你介绍个大帅哥……”

她再三保证,我才勉为其难地跟那位年轻人出去约会了。

一路上,年轻人不断地问我想吃点什么,我实在不想欠他的,便指了指路边的肯德基:“就那里吧。”

交谈中我才知道,他初中没上完就来上海打工了,现在在做废品回收。谈话间,年轻人扬起被风吹日晒摧残得潮红粗粝的脸,认真地给我说:“做这个真的很有前途的,上海有钱人特别的多,很新的家具、电器没过时都扔了,直接就能拿过来卖。有些好一点的社区,还能经常捡到奢侈品......”

我好心提醒他:“你真不应该来婚介所,你应该在生活中找,或是你老家……”

他说:“我是看了广告来的呀。今天的晨报,我觉得我挺符合条件的,就过来报个名。”说着他从包里翻出一份报纸来。

我一看就笑了。那是一张妖娆的美女图,标题是《白富美诚觅真心爱人》:“女,26岁,肤白貌美,自营企业,家中有房有车。千金易得,知音难寻……不要求你多帅,也不要求你有钱,只要有一颗真诚善良的心。”

人啊,真不能把生活想象得太美好啦,天上只会掉冰雹,从来就没有掉馅饼的。

6

后来,陈老师又陆陆续续地给我安排了一些相亲对象,也都不合适。

想来也是,在这个剩女超多的城市里,但凡长得平头正脸的男人,估计没出校门就被人抢光了,哪里会来婚介所碰运气。我也基本上摸清了陈老师她们的套路,就是打几巴掌再给个甜枣,这么吊着我。说白了,我不过就是她们利用的工具罢了。

而这家四处吹嘘自己“资源超多”的婚介,手头上的“好饼”其实也没多少。就算是收费级别高的蓝钻超会员,也不过是:五六十岁的公司董事,离异过三次的企业家……至于那些所谓的俊男美女,多是拿来钓客户的,或者干脆就查无此人。

就在我再一次萌生退意的时候,陈老师为了安抚我,真给我介绍了一个大帅哥。帅哥工作差、收入低,唯独有一样很突出,就是长相确实很不错。

陈老师再打来电话,我便说:“不需要再看啦。”

陈老师再三说:“多看几个也能多点选择,有个老板介绍给你。”

“人不能太贪心、样样都想要吧。”我毅然决然地拒绝了。

那时候我自己刚刚开始经营一家小花店,店面不大,瑟缩在街头一角,生意马马虎虎。等我把帅哥带去花店的时候,他的态度就有些变了:“陈老师说你是自己做生意的,你就是做这个生意的呀?”

等晚上回到家时,我的QQ里就多了很多留言,都是帅哥写的:

“对不起呀,我们分手吧。我们真的不合适。陈老师说你是做生意的,是个女强人,我想我误解其中的意思……我还是喜欢强一点的女生,丑没关系,关键要有钱。 因为丑病可以治,穷病却难医……”

其实也难怪帅哥会产生误解,我一个开小店卖花的,在婚介那里,摇身一变成了企业家呢!

从此,我便与婚介所彻底斩断了关系,倒是陈老师经常打来电话,说后来,那帅哥很乐意做他们的婚托。不同的是,他求仁得仁,真找了个愿意带他“飞升”的富婆。

7

一晃就到了28岁,家里催婚的号角更加密集,2009年,为了实现早日脱单,我开始关注一些交友网站。

一天,女友们约我到了一家“高端猎婚”的实体店了解情况。店里环境整洁、高雅,工作人员清一色的正装,确实很不一样。当然既然沾上了“高端”二字,收费也更贵了。

接待的红娘耐心解释说:“我们是按难度收费的,女孩子年轻漂亮条件好的,付两万块就可以。年纪上了三十岁的,就属于难度大的。难度大的,我们收费是十万起。”

“这么贵?!” 朋友质疑道。

“量身定制自然贵呀,贵有贵的道理。我们数据库里有上亿的用户,专业团队协作,比你们大海捞针般地找,有成效多了!”

说着她给我们展示了内部的会员资料,里面有富豪、企业家、富二代,不乏寻常人在生活中很难遇到的那批人。女友们都很心动,我却有些不以为然。类似的套路,我之前就见过不少,资料里的这些人,就算是真实存在的,也不是想见就见的,而且人家的要求都高着呢,普通人还是少做千秋大梦的好。

但我的一位女友被说动了。

一开始,婚介机构的服务让女友很满意。专门给她捯饬了一下形象,拍了整套的形象宣传照,后期P得连她爹妈都不认识,总算和美女靠上了边。个人信息这么一编辑,确实很亮眼。

第一位男士,是一家装修设计公司的老板,45岁,除了离异年龄大点,身高、相貌各方面都还不错,事业也做得红红火火。整体来说,女友对他很满意的。只是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这位男士除了大谈生意经,就是问女友有些什么样的人脉:“反正我们认识了,有机会一起合作,有好的资源,多多介绍给我呀。”

女友简直搞不懂他是出来相亲的还是谈生意的:“你就不说说对我的看法?”

这男人挺实在,对她说:“我觉得你人挺好的,很愿意交你这个朋友。可我喜欢的是25岁左右的美女,有没有钱不重要,反正我有。本来我不想见你的,老师让我务必帮帮忙,下次一定帮我介绍个年轻美女。我想认识一下也不错,就当交个朋友。”

女友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个月后,机构终于又塞了一位餐饮店老板给她。这人的经济条件完全符合女友要求,也明确地表示愿意和女友交往,可就是带着三个孩子。女友还是不愿意。

又过了一个月,红娘安排了第三位男士给女友。眯缝眼,塌鼻子,脸上坑坑洼洼的,女友气不过,一路哭着去了婚介公司,歇斯底里地要求马上退钱。红娘反倒觉得自己冤,因为那位男士也找到了红娘,抱怨说:“怎么给我介绍了个这么丑的!”

女友非要退钱,交涉了半天,光领导就见了几拨,都没有谈妥。

打电话给律师咨询,律师就劝:“你还是别折腾了,像这种大公司出来的合同,都是经过专业律师团队审核过的,能有多少漏洞让你抓?打官司耗时耗力不说,你还真讨不到什么好处。事实上从你签下合同的那一刻起,主动权就不在你手里了。”

我这才明白,人的确是这样,容易放大对方的缺点,对于自身的短板却视而不见,说起要求来,条条都是“必须条件”,身高、相貌、财富一个都不能少,却不想想自身的能力能不能支撑自己对他人的要求。而婚介机构,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赚得盆满钵满。

自此,我再也不相信任何婚介机构了。

编辑:唐糖

题图:视觉中国

点击此处阅读网易“人间”全部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vip.163.com

关注微信公众号:人间theLivings(ID:thelivings),只为真的好故事。

作者:兰璇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