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骗保3000多万,这些保单能获赔吗?

subtitle 案理说2018-12-17 17:25 跟贴 13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本文系网易法院频道栏目《案理说》第三十期。

外表憨厚老实,为妻子忙前忙后,总是身穿一些老旧款式甚至有补丁的衣服。就是这样一个给人沉稳、踏实、靠谱的“暖男”,谁也想不到,他能做出杀妻骗保这样置人性于不顾的恶行。

2016年,当时在银行工作的张轶凡经熟人介绍认识了天津姑娘小洁,在交往半年后,两人有了孩子。在怀孕期间,张轶凡更是忙前忙后。

事情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两人带着不足2岁的女儿去泰国普吉岛游玩。没几天传来噩耗,小洁出事了。张轶凡解释道,小洁趁孩子入睡,出去游泳,结果命丧泳池。

小洁的亲人不能相信这个说法,细问之下张轶凡的含糊其辞更令人不安。于是家人立即赶往普吉岛,却发现小洁全身上下遍体鳞伤,指甲多处折断。小洁家人选择了报警,张轶凡被扣留,很快他承认小洁系他所杀。在随后的排查中,家人和警方发现张轶凡为小洁购买了高达3000多万(最终金额未确认)的保单,受益人全是自己。

案件发生在泰国,张轶凡能否被引渡回国?

小洁的父母非常希望将张轶凡引渡回国受审,我们从管辖权和刑罚效力来讨论张轶凡的引渡问题。

管辖权指代这块土地内发生的事情发生了什么,由谁来进行管理。刑法效力分为空间效力和时间效力。空间效力指代什么地域、对哪些人试用。一般分为;1.属地管辖原则,只要犯罪行为或者犯罪结果发生地在我国领域内,我国就具有管辖权;2.属人管辖原则,只要是我国公民触犯刑法,我国都有管辖权;3.保护管辖原则,只要外国人对国家和我国公民犯罪,我国都有管辖权;4.普遍管辖原则,对于侵犯国际社会共同利益的行为,我国都有管辖权。

普吉岛杀人案,属于中国公民在境外杀害了另一位中国公民,中国司法局完全可以按照“属人管辖原则”对此案进行立案管辖。《刑法》第七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外犯本法规定之罪的,适用本法,但是按本法规定的最高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可以不予追究。

尽管我国司法机关对此案具有管辖权,但是泰国对于此案同样具有属地管辖权。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中泰两国在司法协作方面还是比较具有默契的。1994年,中泰两国签订了《引渡公约》,这同时也是中国与他国签订的第一个引渡公约。目前这起普吉岛杀妻骗保案,并不属于《引渡公约》规定试用引渡的除外情况,是可以启动引渡程序的。可是仅仅符合引渡条件,并不代表泰国一定会引渡犯罪嫌疑人张轶凡,况且引渡张轶凡的程序纷繁复杂,中国司法机关也需要权衡考虑是否需要引渡张轶凡回国判案。另外,考虑到张凡在泰国所涉的谋杀罪量刑显然会高于在国内所犯的保险诈骗罪量刑,因此泰方未必会同意引渡。

这起凶杀案发生在泰国,相关的物证、人证、尸体检验等证据统统留存于泰国,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引渡回中国,由中国天津的司法机关进行立案侦察可能会延误办案时间,间接导致证据的消失等问题。因为骗保杀妻恶行的严重性,也不能确保中国政府不会采取与泰国方相商进行量刑惩处,但是引渡回国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此事还有待中国司法机关、外交部门、司法行政部门权衡做出抉择。

张轶凡如果未被引渡回国,将迎来什么情形?

对于张轶凡的杀妻行为,泰国具有管辖权,泰国警方正在进行调查。管辖权决定了管辖地内是否构成犯罪的问题,根据泰国近年来去死刑化的趋势,如果在泰受审,仅就暴力杀妻这个情节,在泰国很难被判处死刑并执行,如果加上中国方面提供的查实巨额骗保等行径,判处极刑的可能性会提升,但是两国间证据交换与核查手续纷繁复杂。

根据《泰国刑法典》第十章侵犯生命和身体的犯罪规定:杀人判刑15-20年,或者无期徒刑、死刑!杀害父母、警察、公务员、有变态手段杀人者,故意杀人、利益杀人一律判处死刑!张轶凡如果未被引渡回中国,将要接受的最少是15-20年的牢狱之灾,而根据泰国去死刑化的趋势,张轶凡最多被判处无期徒刑。

但是,不是说泰国不被判处死刑,张轶凡只要在泰国接受法律惩处就够。根据属人原则,我国公民在外犯罪,原则上我国刑法都有权管!这种情况不会因为案发地无死刑,我国就不能处理了。这涉及司法主权的问题。简单点说就是,外国怎么判,是人家国外的事情!我们国家依旧可以等你在国外服完刑回国,再按照我国法律进行处理。

张轶凡回国或者引渡回国将要面临的法律惩处

小洁的父母非常希望将张轶凡引渡回国受审,中国从泰国引渡犯罪嫌疑人回国受审或者引渡罪犯是有先例的,只是这样的重性犯罪办理起来手续可能会比较复杂。另外,天津市相关部门目前已以诈骗案立案。

我国《刑法》第198条规定:犯保险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或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而根据张轶凡所犯杀人罪与保险诈骗罪,哪怕张轶凡在泰国被收监服刑后回国仍将面临至少15年左右的有期徒刑或者终身监禁。

而如果张轶凡被引渡回国,将面临的是被以骗保为由的立案侦查,将面临的一定是死刑或者死缓的法律惩罚。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而我国一贯采取数罪并罚的处置方式,很有可能会被判处死刑或者判处死刑缓期3-5年执行,并处罚金2-20万的惩罚。

张轶凡的保单能否获得赔偿

根据警方核对,张轶凡总计购买寿险18份,保额共计3326万元。已核实11份总部在京津两地的保险公司的保单,其余保单的总部分设在珠海、上海、贵州、山东等地。

而这可能仍不是全部。这两日,小洁家人又在张轶凡的电脑里查到两条记录,疑为其通过支付宝平台购买的平安、泰康两家公司的综合意外险,保额均为50万,受益人同样为“法定”。是否还有其他保单,目前尚不确定。那么,这些保单是否能取得合法赔偿呢?且听笔者一一分析。

这18份保险合同中,有一份是小洁为自己投保的寿险,且指定张轶凡为受益人。根据《保险法》第43条第2款规定:受益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的,或者故意杀害被保险人未遂的,该受益人丧失受益权。因为张轶凡故意杀害小洁,属于受益人故意制造保险事故。因此保险公司依然承担保险责任,但保险金是按照继承的方式向小洁的继承人(除张轶凡外)进行给付。

另外,张轶凡在未征得妻子小洁的同意下,是不能给妻子购买寿险的。一旦被证明,小洁并不知晓这些寿险合同的签订,根据《保险法》第34条规定:以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未经被保险人同意并认可保险金额的,合同无效。寿险属于以寿命终结(死亡)为保险责任承担条件的险种,没有妻子的同意,张轶凡不能为妻子投保寿险,签订的这些寿险合同,属于无效合同。

如果是在小洁的授意下签订的寿险合同,而并非小洁的签字或者小洁同意该合同中的受益人为张轶凡,则这些合同仍然有效。具体这些寿险合同是否能最后得到合理的赔保,还得看最后提供的证据。

泰国警方一旦证实张轶凡故意杀害小洁,这几份巨额寿险赔偿合同可能无效。《保险法》第43条第1款规定:投保人故意造成被保险人死亡、伤残或者疾病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投保人已交足二年以上保险费的,保险人应当按照合同约定向其他权利人退还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本案中,张轶凡属于故意造成被保险人小洁死亡,保险公司并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如果这些合同已经交足二年以上保险费,保险公司应按约定向小洁的继承人(张轶凡除外)退还保单现金价值。

综上所述,很可能最后作为小洁家属得到的保险公司赔偿仅仅为小洁签署的寿险合同的50万或者其他已经交足2年以上保险费的退还保单现金价值。死者已矣,生者望能释怀,替她好好活下去。

作者:中国信息协会法律分会高级顾问 于景磊律师

本文系网易独家约稿,享有独家版权授权,任何第三方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