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寿命尚未达到顶点?

环球时报-环球网2018-12-17 08:56 跟贴 171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825年,英国人本杰明·冈珀茨(Benjamin Gompertz)将年龄与死亡率之间的关系简明地概括为指数型增长:年龄每增加8岁,死亡率就会提高1倍。冈珀茨的死亡率定律至今仍指导着我们对自然死亡率的认识。值得注意的是,冈珀茨当时给他的定律设定的适用范围是30至80岁,那么80岁之后呢?

生物学家早就观察到,许多常用的实验昆虫,如果蝇、黄蜂及豆象,在衰老过程中存在一个有趣的现象——死亡率随年龄增长到一定阶段后,增速就下降了,进而进入一个平台期,不再增长。过去两个世纪,大量人口学研究也发现了类似现象,80岁后,人类死亡率增长开始减慢,而部分包括了极高寿人群的研究认为,到达110岁,死亡率就不再增长了。一些数学模型甚至预测,110岁后,死亡率有可能转而下降。

然而,人类衰老、死亡普查研究的数据质量一直倍受质疑,大范围收集人口学信息时,高龄者认知能力的下降、对年龄的夸大,使得误报、谎报的情况十分常见,而想对浩如烟海的数据逐一求证,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虽然有关极高寿阶段的死亡率的研究极受关注,但由于缺乏有力证据的支持,一直没有很强的说服力。

最近,一项高质量人口统计学研究终于填补了这一空白。罗马大学的人口学教授伊丽莎白·巴尔比(Elisabetta Barbi)和罗马第三大学的弗朗西斯科·拉戈纳(Francesco Lagona)领导的团队,利用意大利国家统计局的社保数据开展研究,从2009年1月1日起对意大利全境所有年龄大于105岁的公民(共3836人,其中3373位女性,463位男性)进行了长达6年的跟踪记录。所有参与者均有出生证明,研究结束时,共2883人离世,民事官员提供死亡证明。统计学分析显示,6年间,这些极高寿的意大利人的死亡率无明显增长,稳定在50%左右。这说明,对于极高寿者来说,死亡率平台期确实存在。相关研究结果已于6月29日发表在《自然》(Nature)杂志上。

死亡率不再增长,意味着人类的寿命可能并未到极限。研究结束时仍在世的953位老人,年龄均已超过111岁(其中最年长者115岁),假设死亡率一直维持在50%,那9年后,即9次50%的考验后,他们中将很有可能仍有人在世,接近或超过目前有明确记载的人类最高寿者——122岁的法国女性珍妮·路易斯·卡尔门特(Jeanne Louise Calment)。“如果该研究观察到的平台期是准确的,”法国健康与医学研究所的人口学家让马里·罗宾(JeanMarie Robine,未参与本项研究)说,“就说明人类的寿命将是没有极限的。”

根据巴尔比和阿戈纳团队观察到的趋势,随着人类总体寿命的逐渐提高,到达105岁的人数每增加一倍,人类历史上的最高寿命就可能被提高1岁。联合国人口司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球在世的百岁老人接近50万位,是1990年时的4倍多,他们预测这个数字在未来30多年内还将增长8倍,在2050年达到370万。我们能否在有生之年见证人类的寿命记录被多次刷新?罗宾心中尚存疑惑,他表示,目前尚难以确定在意大利的发现能否扩展到全球范围,因为来自法国、日本和加拿大的数据(尚未发表)中的死亡率平台期“并没有如此直观”。

为什么会存在死亡率增速下降以至出现平台期的现象呢?美国演化生物学家乔治·C·威廉姆斯(George C. Williams)提出的关于自然选择与基因作用的假说,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解释。自然界中,拥有大量优势基因的生物能获得更多生育机会,他们的基因通过后代留存下来。但许多基因并非只控制单一性状,同一基因在生命早期有优势特性,却可能在生命晚期对存活不利。比如较多的睾酮使得成年雄性更强壮、好斗,更受雌性青睐,但也意味着在生命晚期会有更高的前列腺癌风险。然而,这些多效基因能否在种群中得以保存,完全取决于它们在生物有生育能力期间的表现,即能不能有效产生后代,并不会因为对晚年生活造成威胁而被淘汰。所以现实中,不管人类还是其他动物,到达没有生育能力的老年阶段时,都陆续受到众多原本无害甚至有利的基因的威胁,死亡率不断加速攀升。经过一段时间,携带这些基因的个体相继因各种疾病离世,还在世的极高寿者,极少再面对这种考验,所以死亡率的增长减缓甚至停止了。2002年,加利福尼亚大学欧文分校的生态学教授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se)团队的果蝇实验显示,生育能力终止得越早,死亡率的平台期出现就越早,这说明平台期现象与多效基因密切相关。

意大利科学家的这项研究对探讨人类寿命极限的意义,还有待更多来自其他地区的数据的进一步验证。长远来说,凑成足够的110岁以后更高寿研究样本的人可能就在你我之间。

撰文:刘心宇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