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性别比失衡加剧:从数据中"消失"的女性

腾讯谷雨12-07 09:54

迈入大学的第一批“00后”即将在两年后达到合法结婚的年纪,但同时也面临着严重的性别失衡问题。根据国家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年鉴(以下简称“六普”)数据显示,“00后”(2000-2009年出生)男生比女生多出了近1271万,整体人口的性别比达到了118.91。

那么,118.91这个数字究竟意味着什么?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7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如果把“00后”看做一个国家,凭借118.91的性别比,它将仅次于马尔代夫,成为男女性别比差异第七大(男多女少)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女性的平均寿命高于男性,因此中老年人的性别比往往小于或等于适婚年龄的各年龄层,所以下表中包含了老年人的整体人口性别比往往高于该国"00后"人口性别比。比如,包含了所有年龄段的中国整体人口性别比为106,与文莱、巴基斯坦共同排在了世界第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而细看整个“00后”群体,性别比整体呈现出逐渐增大的趋势。作为“00后”的尾巴,在2009年出生的人口性别比达到了121.06,男生比女生整整多出了近150万。

“00后”性别失衡远超“90后”?江西、河南、海南为“重灾区”

相较于“80后”和“90后”,这样的性别比例是前所未有的。

根据六普数据,“80后”整体的平均性别为101.13;“90后”增至110.76。从下图不难发现,从1994年后,数值开始快速上升,1995年首次突破110,而这样的趋势并未在进入2000年后止住,反而有上升的势头,最终“00后”整体人口的性别比定格在了118.91。

从全国各地来看,“00后”性别失衡问题遍布我国的绝大部分省份。

为了更好地比较“00后”在各省性别差异的情况,我们从六普数据中提取了当年0-9岁(2001-2010出生人口)全国各地区人口数据。

(注:由于普查年鉴数据公布规则原因,无法精确定位到各省地区2000-2009年出生人口,故采取2001-2010出生人口作为分析对象,以确保数据最大程度接近"00后"真实情况)

通过数据处理我们发现,江西、河南、海南、安徽等10个省份2001-2010出生人口性别比超过120,江西省甚至达到了130.77;2001-2010出生人口性别比在110-120区间的省份19个,仅有青海、新疆、西藏三省该值低于110,分别为108.15,105.77以及104.65。

居高不下的出生人口性别比? 95%的人口出生在失衡地区

事实上,造成“00后”性别失衡的源头在于我国近20年高居不下的出生人口性别比。

与前面提到的整体人口性别比不同,出生人口性别比专指刚出生婴儿的性别比,理论上来说,考虑到由于男孩死亡率高于女孩,联合国将102-107设为出生人口性别比的正常值。

1982年,三普时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是108.47,略微超过正常值,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时达到了111,2000年11月第五次人口普查时我国新生儿出生性别比已高达116.9,并在2004年达到峰值121.18,严重偏离正常范围。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近20年来我国的新生儿性别比一直处于全世界最高水平,且远远高于其他主要国家。以2002年为例,中国以116的出生人口性别比位居全世界第三,而同年的世界平均水平为107.63。

进一步分析数据可以发现,在公布数据的192个国家和地区中,2002年出生人口性别比属于正常值102-107共计180个国家,超过107只有12个国家,其中中国排名第三。

聚焦到各省份情况,在“00后”出生的10年间,出生比中、重度失衡的省份数量增加了4个。

当我们将上图数据与该省人口相结合时发现,2010年9省份出生性别比超过120,出生人口占全国出生人口的39.9%;西藏、新疆以及北京市3个出生性别比正常或轻度失常的的地区,出生人口仅占全国出生人口总数的3.5%。换言之,2010年全国有超过95%的出生人口出生在失衡地区。

失衡的背后:“消失”的女婴

根据海关数据,进口扫描仪的数量在1985年至1989年达到峰值,1989年仅高档彩超机就进口了2175台。到1990年代中期,所有县级医院、乡级诊所、计生办都配备了可以在产前识别性别的B超扫描仪。伴随着B超扫描仪的广泛普及,中国在1980年代的出生性别比得到了史无前例的增长,一举远超正常值。

相较于因流产而“消失”的女婴,人口普查中另一组数据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从下图不难看出,2000年我国1996-2000出生(0-4岁)人口性别比为120.17,十年之后,1996-2000(10-14岁)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例下降为116.24,这意味着,和十年前相比女生多了或者男生少了。即便考虑到不同性别婴儿死亡率差异等原因,这样的数据变化也颇为蹊跷。而从下图来看,这样的变化却并非个例。

沈阳师范大学人口学教授王立波认为,相较于流产,更多父母是把出生的女婴以及超生的男婴以各种方式隐藏起来,这些被隐藏的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最终总会以各种方式出现。根据相关论文显示,1989、以及1990年上半年男、女婴漏报率最低估计值分别为2.22%和5.6%,女婴漏报率等于男婴的2.5倍。而随着孩子不断地长大,到了不得不申请户口的年龄时,他们的数据才重新回到了统计数据中。

10年前,性别比例失衡尽管已经被关注,但对社会的不良影响依然十分有限,这主要是因为性别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被限制在了婚前一代(即儿童和青少年)。而近些年,随着性别失衡的“90后”步入婚姻殿堂,“00后”步入成年,其社会影响将变得更加严重。

根据官方数据,截止到2018年,中国的单身人口近2亿人次适婚年龄的男性总人口比女性多了约3500万,目前中国整体上的,不论是从城市、乡村还是镇来说,单身男性的数量都高于单身女性的数量,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根据预测到2020年左右,20-29岁婚育旺盛期的男性青年比女性多约3000万。

一般来说,人口性别比短期失调可以通过婚龄差来调整。但如若失调时间过长,失调值过大,其后果必将导致婚姻市场挤压,相当数量的男性婚龄人口难以婚配,由此可能会派生更加复杂的社会问题。而想要降低影响,最终实现要性别比平衡的目标,真正提高女性社会地位、实现男女平等方为治本之策。

参考文献:

《中国出生性别比的新变化及其思考》石雅茗,刘爽

《Prenatal Sex Selection and Missing Girls in China : Evidence from the Diffusion of Diagnostic Ultra sound》Yuyu Chen,Hongbin Li,Lingsheng Meng

《我国近年来出生性别比升高原因及其后果分析》曾毅,顾宝昌,涂平,徐毅,李伯华,李涌平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