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隋炀帝"南倾"末日:好头颈,谁当斫之?

网易历史12-07 09:14 跟贴 137 条

本文节选自《唐开国》,作者:于赓哲,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隋炀帝的性格就是容易走极端,顺境下慷慨激昂,逆境下容易颓废保守。天下大乱之后,他不是考虑如何收拾旧江山,而是选择了迁居江都。恐怕此时他的心里,全是对他人的怨恨,怨恨关陇集团的背叛,怨恨百姓的违法作乱,怨恨身边人的无能为力。

江都是当年他平定南朝时候的驻地,他与南方知识分子、佛教界关系良好,他的妻子萧皇后是南梁萧氏,这一切都促使他下定决心来到江都避难。而且此次前来,他已经做好了不再回去的准备。

他带领着百官、后宫,在禁卫军骁果的护送下浩浩荡荡来到江都。在这里,隋炀帝过上了醉生梦死的生活。宫内百余间房,每房都置美人一人,随时准备着丰盛的宴席和乐舞,隋炀帝随意进出这些房屋。

他和萧皇后以及后宫宫女们终日喝酒宴乐。隋炀帝似乎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喝酒之余,还常常流连忘返于花园之间,似乎看不够那些景色。他还曾经对萧皇后说:外间想害我的人不少,但我不失为长城公,你不失为沈皇后。所谓长城公就是陈后主——这已经有亡国的预感了。

有时他又顾影自怜,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忽然说一句:“好头颈,谁当斫之!”(《资治通鉴》)萧皇后惊问:何出此言?他笑笑说:贵贱苦乐,更迭为之,人生不就是如此吗?

他的这种颓废让身边的人感到绝望,尤其是他的禁卫军骁果。骁果是这支部队的番号,这支部队清一色由关中人组成,安土重迁,隋炀帝来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们不再回去了。此时看到隋炀帝如此颓废,而且一点回去的意思也没有,这些骁果十分焦急,他们想回家,想念老婆孩子,并且越来越不想为这个终日沉醉的君主卖命了。军心一天比一天不稳。

隋炀帝看到大家情绪不稳,于是脑门一拍就是一个主意。他下令江都城的未婚女子都停止谈婚论嫁,全部嫁给骁果们。这是乱政,引发了更大的不满。骁果们也不满意,觉得这是在胡闹。

此时隋炀帝的亲信、虎贲郎将司马德戡开始打小九九了。他与好友元礼、裴虔通等商议,都觉得现在形势岌岌可危,骁果随时可能叛乱,而自己身为将领在劫难逃。怎么办?最后他们商量来商量去,决定干脆站到骁果们一边去,成为他们的领导者。

他们打定主意后,就开始招募同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他们的团伙里,这些人甚至狂妄到大庭广众商议谋反,一点也不避讳他人。有的宫女听到了,就来向隋炀帝报告,竟然被隋炀帝斩首。以后再也没人敢向他汇报。萧皇后也劝说众人:“天下事一朝至此,无可救者,何用言之,徒令帝忧耳!”(《资治通鉴》)

隋炀帝就在这样的颓废气氛里迎来了自己的末日。

谋反者们觉得自己的级别都不高,难以服众,于是想起了右屯卫将军许国公宇文化及,想请他出山担任叛军首领。

宇文化及是隋右卫大将军宇文述长子,也是关陇集团成员。杨广为晋王时,宇文述曾参与策划拥立杨广为太子,所以隋炀帝继位后对宇文一家颇多恩待。

宇文化及是个性格懦弱无能之人,叛军们看中的是他的爵位和名号,当把计划原原本本一说,宇文化及大惊失色,汗流浃背,过了一阵子又点头同意了。大概是因为他考虑到假如不答应可能立即会被骁果们杀死,而答应了说不定还能闯出一片天地来。

司马德戡等人决定动手。他们四处散布谣言,说隋炀帝已经定下计策,将宴请所有骁果,用毒酒杀害他们,然后和南方人一起留在江都。

隋炀帝多年来倾向南方的政策此时终于结出恶果。关中人与南方人已经形成鸿沟,所以司马德戡等人的煽动特别有效,骁果们信以为真,一时间气氛紧张万分。司马德戡召集所有军官开会,军官们在会议上纷纷表示,愿意服从司马德戡等人的指挥。于是政变就这样紧锣密鼓地开始了。

醉生梦死的隋炀帝对此一无所知,而燕王惔听说了消息,想连夜进宫报告皇帝。燕王惔是隋炀帝已故长子杨昭之子,他从水道穿越了芳林门,来到玄武门,发现玄武门已经被叛军们把守住了,他谎称自己中风,想来向皇帝诀别。一个大活人跑过来说自己中风要死了,任何智商正常的人都不会信,所以叛军根本没让他进去。

裴虔通等人率军冲入宫中,此时隋炀帝听到了动静,吓得赶紧躲避。叛军们挟持了一个妃嫔,她颤颤巍巍指示了皇帝所在,大家一拥而上,将皇帝的藏身处紧紧包围起来。

隋炀帝眼见已经无法躲藏,于是隔着门喊话说:你们是想杀我吗?

叛军回答:绝无此意。

隋炀帝这才敢开门,见到了裴虔通,他问:你不是我的故人吗?为什么要谋反?裴虔通在隋炀帝还是晋王的时候就已经是他的部下了,所以隋炀帝有此一问。

裴虔通回答说:我们不是谋反,而是想奉陛下回京。

隋炀帝回答说:我其实一直想回京,只是运粮船还没到,无法动身。

叛军们将隋炀帝押送到寝殿,隋炀帝一进门就看到士兵们手持利刃,杀气腾腾,心里就明白了,他说:我何罪而至于此?

叛军们回答:“陛下违弃宗庙,巡游不息,外勤征讨,内极奢淫,使丁壮尽于矢刃,女弱填于沟壑,四民丧业,盗贼蜂起;专任佞谀,饰非拒谏:何谓无罪!”(《资治通鉴》)一口气将隋炀帝几大过犯都概括出来了:生活奢侈,饰非拒谏,执意伐辽,生灵涂炭。

此时隋炀帝最小的儿子赵王杲正在隋炀帝身边,这孩子只有十二岁,哪里见过这种剑拔弩张的场景,吓得哇哇大哭,裴虔通上前一刀将其砍死,鲜血溅了隋炀帝一身。隋炀帝此时终于拿出了一个君王应有的威严,他对叛军们说:天子有天子死的方式,决不能死于锋刃。将我的鸩酒拿来。

原来,隋炀帝早就料到有这一天,事先已经准备了毒酒,交给宫女专人保管。他曾对妃嫔们说:如果哪一天遭遇不测,你们先喝此酒,我跟着喝此酒,不能死于贼人之手。

但是此时掌管鸩酒的宫女早已经跑得不知踪影,无奈之下,隋炀帝解下身上一条练巾,交给了叛军,叛军们一拥而上,将隋炀帝勒死。

隋炀帝是一个颇具才华、颇有战略眼光的皇帝,不是印象中一般的昏君。他统治之下,隋朝的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大业五年的各种经济指标甚至让后来的唐太宗都难以望其项背,唐朝要一直到唐玄宗时期才算赶超了他。隋炀帝率先看到了关陇集团的局限性,率先意识到了中国经济重心的南移,可谓高瞻远瞩,但是他不知道,执行比计划更重要,任何好的谋略都必须考虑可执行性,都必须考虑自己执行力的边界在哪里。他的性格里有好大喜功、文过饰非的一面,对基层民众的疾苦漠不关心,将所有重大战略举措一起进行,又执意伐辽,导致民不聊生。而操之过急的爵位、勋官改革和大规模启用关东、南方人士的举动又引发了关陇集团的不满,对谶言的恐惧又导致他对关陇集团成员屡屡举起屠刀,最终落得众叛亲离。他死的时候,文武百官不来帮他,禁卫军不来保卫他,真正是孤家寡人。

隋炀帝倒地后,叛军们撤走。此时大多数嫔妃、宫女和宦官都跑散了,只有萧皇后和身边的宫女目睹了整个过程。悲痛不已的萧皇后只能和宫女们一起收敛隋炀帝尸身。仓促之间想找个棺材都找不到,只好拆解了家具木板,做了一口简陋的薄棺,将隋炀帝草草埋葬。

2013年,扬州市曹庄某工地施工时挖到一座古墓,经过抢救发掘,发现这竟然是隋炀帝和萧皇后的合葬墓。墓中发现了一方墓志,进一步证实这就是隋炀帝的墓葬。

此处已经不是当年隋炀帝第一次被埋葬的原址,而是经过唐人改葬的地点。萧皇后在唐朝贞观年间去世后,灵柩自遥远的长安被运到了此处,与自己的夫君埋葬在了一起。

要说起这位萧皇后,也是命运多舛,虽然贵为皇后,却身不由己,被时代的潮头撞击得东倒西歪。萧后乃著名的梁朝昭明太子萧统后代,西梁明帝岿之女。二月出生,江南风俗“二月生子者不举”,就是说二月生的孩子不吉利,克父母。所以萧后被亲生父母遗弃,由明帝六弟萧岌收养。不多久,萧岌夫妻俱死,于是萧皇后被其舅舅张轲收养。张轲甚贫,萧后的青少年时代日子非常艰难,亲自参加体力劳动。

后来隋文帝要为晋王杨广选妃,派使者前往西梁,梁明帝给所有女儿占卜,却发现没有一个得到大吉的。要知道,此时西梁从属于隋朝,否则以它不到千里的地盘早都被陈朝所灭,所以政治联姻对于西梁来说至关重要。梁明帝着急了,此时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女儿一直在舅舅家,于是赶紧把她也列入名单,占卜结果大吉,于是灰姑娘的故事出现了——萧氏成了晋王妃,后来又成为隋帝国的皇后。隋炀帝对南方的喜好,应该说部分原因来自对自己的皇后的爱,可以说,这一对夫妻感情还是比较好的。

在杨广夺嫡过程中,萧氏也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当时为了掩人耳目,杨广和同党的往来,对外宣称萧氏懂医术,同党带着自己的夫人以看病为由往来于晋王府,紧锣密鼓进行谋划。除了这个之外,萧皇后一生谨小慎微,没有干政乱政的行为,但是也没有什么主见,对于隋炀帝的所作所为,她是心有余力不足,无力劝谏。甚至在形势危急的时候,她也只能选择和夫君一样,放任自流,以鸵鸟政策应对乱局,最后的结果就是丈夫身死国灭,而自己则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她先是被宇文化及挟持,后来宇文化及被窦建德消灭,她又被窦建德俘虏,后来在隋朝和亲公主义成公主运作下,萧皇后又被突厥接走,突厥失败后又被唐军俘虏,回到了长安。好在当时的皇帝唐太宗对她礼遇甚厚,总算有了一个安定的晚年,一直到寿终正寝后才得以回到扬州。

一代传奇君王隋炀帝和萧皇后的墓葬就这样重现人间,令人百感杂陈。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