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级才开数学课"小学校长:学生数学并不比谁差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12-06 17:48 跟贴 266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75岁高龄的吴震球已是满头白发,还奋战在教育第一线,担任着其创办的湖北赤壁正扬小学校长。

吴震球17岁开始教书,站在三尺讲台上38载,登上教师界最高荣誉殿堂;55岁时因工作变动,南下任一所大型民办学校常务副校长;60岁时回赤壁借款创办正扬小学,打造自己心中的“教育王国”。

这样一位名满赤壁的特级教师,深知《义务教育法》中明确规定:学校和教师按照确定的教育教学内容和课程设置开展教育教学活动。这意味着:在一二年级砍掉数学课,就可能涉嫌违法。

可他在72岁时又冒了这个“大不韪”:实验班的学生一二年级不上数学课,三年级开始上。腾出来的课时上说话、阅读、艺体、常识等课程。

3年多过去了,实验班的“小白鼠”已上四年级,数学平均分比普通班高出11.5分;语文平均分比普通班高15.3分。

这种现象虽赢得了教育主管部门和专家的肯定,但外界质疑声没断过。

12月5日,吴震球对上游新闻记者(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说,“外界说我违法是有道理的,但我的理解是我在推行课改。我就喜欢和娃娃们呆在一起,一天不见他们就难受。来正扬小学上学的学生家长都是信得过我的。质疑就质疑吧,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六个理由

小学课程,吴震球什么都会教,尤其擅长数学。不过,最会教数学的他却笃信:一二年级不该开数学课。

“一下学两门,上午没学好下午学,下午没学好明天补学。老师批评,家长责骂,同学笑话,十天下来,不快乐了,产生厌学。”吴震球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幼儿园时,孩子的主要任务是游戏,在玩耍中学习。一年级一直是语文、数学两门主课“并开”,使得幼小衔接坡度过陡,低年级学生负担过重压力过大,不利于学生身心正常发育。

吴震球介绍,低年级年龄阶段孩子的思维特征是形象思维,他们喜欢读读背背、唱唱跳跳,不适合学习以逻辑思维为主要特征的数学。打个比喻:一年级教材中有个9+4,教材要求:看9想4,把4分成1和3,9和1凑成10,10加3等于13。这是典型的逻辑思维链,超越了一年级学生的思维水平。

“他人读题依赖症的影响潜移默化,有些孩子到了中学,做题还有不认真审题的现象。”吴震球介绍,一二年级学生学习数学基本上是在不认识字的情况下进行的,在学校老师读题、在家里家长读题、考试时监考老师读题。这样一来,不读题学生就不会做题,这样容易形成读题依赖症。

现如今的一二年级数学教材中有一部分是学前教育学会的,有一部分是孩子自然成熟的生活尝试,这些没有必要编入教材浪费学生时间,“认知人民币,孩子这么聪明,会不知道一块和十块钱的区别?”

“先易后难,先简后繁是规律。之前的教材中都是先认识正方形再认识正方体,现在的教材先认识正方体再认识正方形。”吴震球说,一二年级教材中个别内容违背常理。

吴震球的第六个理由是:教材中数学知识呈现级次过多过细前后跨度太大,妨碍学生系统掌握数学知识。

26年前的实验

这六个理由深深存在吴震球的脑海里。26年前,他就开始了第一次实验,那时他是实验小学校长。

1992年,县城最好的小学实验小学,招了5个班的学生。吴震球找到了时任教委主任的胡学镛,讲了他的课改想法:“一二年级不开数学课了,让娃娃们多点时间学语文、多教他们几首歌曲……”两人一拍即合,在5个班中随机安排2个实验班。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此次课改实验被纳入了湖北省“八五”教育科研立项课题。

在咸宁经商的吴伟是实验班的学生,他对这段过往的记忆尤其深刻。“一年级时,别人在做数学作业时,我没作业,我就偷跑出去打‘魂斗罗’,玩得很开心;到了二年级,我妈发现我好多简单的算术法都不会,她很着急,我哪管那么多,我说是老师不教,不怪我。到了五年级,就赶上了普通班的进度。我现在虽然经商,可我还是爱好国学,朋友调侃我是儒商。”

吴震球回忆,那一届,实验班的孩子语文成绩一直都比普通班的要好。他们到了三年级,数学成绩比普通班的要差;到了四年级,只差一点;到了五年级,基本持平;到了小升初时,两个实验班的语数成绩人平分高于普通班三至五分。

正当吴震球想大干一场时,他的工作发生了变化,实验没有继续下去。

“几十年来,我心里一直没放下的是,这项实验没有继续下去。”吴震球回忆起这段往事时,眼神中流露着遗憾。

再次实验

2003年,吴震球又回到了赤壁,借款创办了赤壁正扬小学。到2015年时,该校已成为湖北省知名民办小学。

吴震球觉得条件成熟了,他又开始了课改:一二年级不上数学课,三年级才开始上。

秋季刚刚开学,一年级三个班的学生家长都被请到了学校。当吴震球宣布消息时,家长们炸了锅。

学生杨宸郡的爷爷杨向玉回忆说,听到这个消息,家长心里很是担心。吴校长讲了三个理由:要靠读题,老师、家长、学生都累;孩子的认知还是靠形象思维;初中到了初二才开物理,初三才开化学,为什么小学一二年级不能只开语文。

听完消息后,很多家长表示认同,经自愿报名,有两个班的孩子报了实验班。

正常情况下,一周8节课时的数学课砍掉,增加说话、阅读、唱游、美工等课程;三年级开始,用第一学期学完一二年级和三年级上册部分教材、第二学期学完三年级剩余教材,从四年级开始按国家正常进度进行,实现4年学完六年内容的目标。

为此,吴震球编写了三年级上册的教材。他在教材的前言上写着:“数学是科学之母……数学既然这么重要,为什么我们在一二年级只学语文不学数学呢?今天,老师告诉你们一个很重要的道理——不是所有重要的知识都要在起始阶段学习;哪一个阶段学什么必须根据学生的身心发展水平和认知规律逐步安排。老师问你们,吃饭对于我们来说应该是最重要的吧,但为什么妈妈不给饭婴儿吃,只喂奶给婴儿吃呢……”

这本教材分为七个单元:万以内数的认识和加减法;质量单位的认识和计量;表内乘法和除法;长度单位的认识和测量;混合运算;长方形和正方形的认识和周长;总复习。

这批2015年开始被实验的“小白鼠”现在已上四年级。

12月5日,上游新闻记者随机询问了四一班的5名学生,他们均说,上来就学万以内数的认识和加减法并不吃力。

多名受访的公办小学数学教师称,吴校长编写的这本三年级上册教材是科学整合的成果。

阶段报告

今年11月26日,由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小微教授领衔的专家组来到正扬小学评估。

吴震球说,这次评估能够顺利进行,与赤壁市委市政府、教育局的重视分不开,“市委书记拉着我去了分管副市长的办公室,副市长帮我对接了评估会的各项工作。教育局的领导到会发言,主持。”

能顺利通过评估也是一波三折。

2015年秋季开学后,本有两个实验班,后来一些家长担心孩子落下了数学课,打起了退堂鼓;到一年级下学期时,实验班变成了一个。这些家长之所以坚持,是因为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是吴震球的学生。

2015届实验班的孩子三年级期末考试交出了这样一份成绩单:数学平均90.1分,比普通班高11.5分;语文平均90分,比普通班高15.3分。

“这个成绩并不很真实。我普通班的孩子照样是好孩子,他们不比谁差,是个别老师工作不太负责,一年半内我连续辞退了2个老师,造成了普通班经常换老师。我觉得欠他们的,现在我让六年级毕业班的老师下到四年级去带普通班。”吴震球说。

吴震球所说的并不真实的成绩照样说服了家长,2018年,待吴校长第四次开实验班,学生家长争着把孩子送进实验班。

评估会结束时,与会专家湖北中小学素质教研中心主任靖国平评价说,中小学课程改革,是要让孩子减负增效、提升学习能力。从正扬小学的实验看,效果明显。下一步,要加大实验的样本数,加强对数据的采集、分析,改进教学方法,对综合素养进行观察评价后,再逐步稳健推广。

上游新闻对话吴震球:找到最适合孩子的教学课程是大势所趋

即便专家对正扬小学的课改给予肯定,即便当年的“小白鼠”数学成绩不差反好,也消除不了外界的质疑声:违反义务教育法、耽误了孩子的数学课。12月6日,吴震球借用了屈原的一句话: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上游新闻:义务教育法对如何开展教学有明确规定,砍掉数学课涉嫌违法。

吴震球:这样说有道理,我能理解。但我认为我是在课改,在实验,这并不违背义务教育法的精神。我砍掉了数学课时,让孩子学说话、阅读、艺体、常识等。这样做的实质就是尊重孩子的成长规律、尊重孩子接受知识的规律。课改之前,我就预料到要承受很多压力,我会一直承受,还有我的教师团队也会和我一样承受。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上游新闻:你创办的是民办学校,有声音说你的课改是为了赚“资本”。

吴震球:正扬小学2003年就创办了, 700多个孩子,其中的300多个孩子,要么他爸爸妈妈是我学生,要么爷爷奶奶是我学生。他们愿意来我这里,是因为认可正扬小学。我这里是小班教育,又轻松又快乐。正扬小学早就不比公办小学差了,我不需要赚资本,我“吴震球”三个字就是最大的资本。

上游新闻:课改要是失败了怎么办?

吴震球:2015年那届参加课改的孩子在读四年级,还有两年,还没到最后,一切皆有可能。但目前来看,他们数学并不比谁差。我也相信两年后,他们也不会差。

上游新闻:你觉得你的课改有全面铺开的可能吗?

吴震球:我相信有这样的一天,不一定是我这个版本,但找到最适合孩子的教学课程是大势所趋。我今年75岁,我觉得我可以活100岁。我还可以课改25年,我一天不课改,浑身难受,对课改我有瘾。这种瘾就是想让孩子学得更好,更快乐。

原标题:“三年级才开数学课” 湖北一民办小学课改争议调查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