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镇压工人运动,俾斯麦发明劳动法和社会保险

subtitle 巴山夜雨麻辣锅12-06 12:19 跟贴 4503 条

自从1848年革命被镇压下去以后,马克思、恩格斯被迫逃离德国去写《资本论》,德国工人运动则一时沉默无声。直到过了10多年,才又出现新的领袖拉萨尔(1825-1864)。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拉萨尔)

拉萨尔这人,出身犹太商人家庭,从小就梦想建功立业,充满个人英雄主义的气概。拉萨尔是黑格尔的信徒。在政治上,他痛骂资产阶级的敲骨吸髓,认为农民是一群不可救药的反动分子。拉萨尔的观点是,工人应该组织自己的政党,去参加选举,投票把自己的代表选进议会。为此拉萨尔拥护普鲁士国王和俾斯麦,被称为“王家社会主义者”。

同期,马克思等人创立了国际工人联合会(即第一国际),指导各国工人运动,号召推翻资产阶级统治。马克思的信徒威廉.李卜克内西(1826-1900)和倍倍尔(1840-1913)等人建立了“诚实人派”。他们这一派是反对俾斯麦和普鲁士王室的。

德国统一后,工商业继续飞速发展,产业工人增加到几百万。由于德国的封建传统,资本家们像对付农奴一样压榨工人,工作强度大,条件恶劣,工资低。工人兄弟们都觉得,应该团结起来和资本家们干!

1875年,拉萨尔派和诚实人派合并成立“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这次合并不满意,因为合并后的党纲向拉萨尔派的“妥协”思想让步太多。

但不管如何, 1875年成立的这个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后来改名社会民主党),使得德国这些食不果腹的社会底层,也终于有了在议会中支持“自己人”的机会。

在1877年帝国议会选举中,社工党获得了50万选票,12个议席。尽管这只占全部议席的3%,却已经足够让统治者胆战心惊了。倍倍尔等工人领袖在议会上公开宣扬社会主义,更是踩中了资产阶级的痛脚。于是俾斯麦在1878年通过“非常法”,禁止一切社会主义宣传,政府可以不按法律随意逮捕和流放社工党员。

(倍倍尔)

当初拉萨尔派和诚实人派合并建立社会民主的,马克思和恩格斯之所以不满意,就是担心拉萨尔这家伙对君主奴颜婢膝,只怕要当投降派。果然,在俾斯麦的镇压下,社工党中的拉萨尔派纷纷屈服,他们有的号召“服从政府”,有的甚至主张“自行解散”。

面对“白色恐怖”,马克思、恩格斯指导倍倍尔、李卜克内西等人,领导工人阶级坚决斗争,一方面转入地下秘密战线,另一方面组织罢工、游行示威。到1890年,终于迫使德意志帝国废除了“非常法”。

那一年,社会民主党获得了143万票,35个议席,一跃成为帝国议会的一流大党。100多年后的今天,社民党依然是德国的两大党之一。

(李卜克内西)

社民党成立之初的10多年,就是在和俾斯麦对掐。不过“铁血宰相”俾斯麦对工人倒也不是一味镇压。

这位政治高手明白,工人首先需要的就是能吃上饭。只要老人孩子不挨饿,反抗劲头就没那么足了。因此俾斯麦采用“胡萝卜加大棒”两手。他的秘密武器,就是劳动法和社会保险。

在严厉镇压工人运动的同时,俾斯麦推动劳动立法,规定6天工作制,不得拖欠工资,不得采用童工。随后他更立法确立了社会保险,使得工人在残疾、老龄、疾病、死亡时能获得一笔救济金,一家老小不至于生活无着。

俾斯麦创立的社会保险方案,开了世界先河,到今天成为广大打工族的保障所在。这么着,德国的工人虽然平均工资少,生活苦,但靠了这保险,倒是免于堕入最悲惨境地的风险。当然,俾斯麦的面包不是白吃的。他规定,凡事领取了救济金的工人,就失去投票选举的权力。换句话说,面包和投票权,你只能要一样。这对于社民党也是一种打击。因为在经济不景气的年代,就会有部分工人为了领取救济金,不能再给社民党投票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