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伤的花朵与移民群体的记忆痕迹 | 茱莉亚·博里索娃

澎湃新闻网12-06 10:45 跟贴 1 条

澎湃新闻 湃客 朱一南

艺术家茱莉亚·博里索娃(Julia Borissova)是圣彼得堡一个周末跳蚤市场的常客。每次她会早起赶到市场,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她虽然四面环看,但目标很明确——1920年代俄罗斯移民的老照片。

博里索娃出生在爱沙尼亚的塔林,目前在俄罗斯圣彼得堡工作和生活。她在跳蚤市场“寻宝”是为了创作自己的作品《奔至边缘》(Running to the Edge)。在1920年代,因为战乱和时局不稳,有不少人离家,选择移民或逃亡。博里索娃以这一群体为创作对象,将买来的移民老照片和一些花朵、花瓣叠加在一起,当黑白或褐色的相纸与明亮的、五颜六色的花朵并置,让人感到鲜活的当下浸入暗淡的岁月。她用这种微妙的对比来引导观看者浸入到一段已经渐淡的历史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Julia Borissova

摄影是寻访“记忆痕迹”最好的媒介之一,借由着普通人记录自己的生命、生活的影像,形成一个群体的集体记忆。但是记忆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悄然暗淡,就像这些被抛入二手市场的老照片,主人已逝,它们也随之飘零。生活的无常与生命的脆弱虽然让人痛苦,但博里索娃用鲜花重新赋予它们美与伤感。

这个项目并非仅仅为了讲述一段历史故事,也不是一味地去关注已经消失的个体。用多种媒材,进行一种“表演式”的创作,是博里索娃近些年来的尝试方向。她这么解释《奔至边缘》:“我的兴趣在于摆脱纪实摄影的局限,我采用了大量且各自迥异的图像,将更多的精力用在阐释、挪用、戏剧性地呈现,等等。在这个项目中,我思考的是对于一个人来说,有一个自己的家,记住自己的出生地并且还能回去,是多么重要与美好。”

艺术家Julia Borissova

作为善于使用多种媒材的艺术家,你尝试过哪些创作方式?

茱莉亚·博里索娃:直到现在,摄影仍然是我的主要工作内容。但我采用了与传统纪实摄影迥异的技巧,形成了不同的风格。从年轻时起,我就一直热衷于从各种艺术形式中吸收灵感,比如电影、书籍、音乐等,然后对它们进行研究。有时,我会自己设计图案,做一些手工艺品,作为项目的创作元素。我依然最喜欢用摄影来创作,因为它可以把我的思考、情绪用很具体的照片表达出来,也很适合来表达一些很抽象的概念例如:记忆、时间、忧伤、渴望 ,等等。

我喜欢杂糅各种元素,比如我会去一些跳蚤市场收集老照片,泛黄的信件或者精美的私人日记。将不同时代的照片和绘画放在一起转换成一张新的图片,我认为这是一种可以不停拓展的视觉叙事方式。在过去几年里,我潜心研究用这种手段创作的“摄影手工书”。我发现这种形式可以让艺术家更自由地创作,将充满想象的图片、符号和真实的照片链接起来,创造一个新的属于自己的故事。

Julia Borissova

Julia Borissova

能讲讲你如何选择老照片?

茱莉亚·博里索娃:在开始一个新项目之前,我会先思考到底什么样的图片是我想要的。一般来说,我会先画一些草图,写一些笔记,这些都会围绕我设置的主题以及对创作结果有个预估。

而且我只购买下那些自己“很有感觉”的老照片,它们全部来自跳蚤市场或者古董商品店。我在看到它们的时候会想:这些照片经历过什么?为何它们最终流落在外?是因为照片的主人去世了吗,那他的主人又经历了什么呢?等等。

如果是我自己的照片这么被扔掉或者遗失,真的会伤心难过。有的时候,我买下一些照片,只为了保护好它们。

就《奔至边缘》而言,你想表达的是怎样情感?

茱莉亚·博里索娃:在创作《奔至边缘》时,我脑海里一直萦绕着一些问题——我们的记忆到底是如何起作用的?时间的流逝会让记忆逐渐丧失一些细节,当回忆往昔之时,很可能会添加一些想象出来的细节替代真实发生过的事,而形成一个新的记忆。我则试图用具体的图像来解释这个过程:给老照片加上花瓣,花瓣就像是想象出来的记忆,老照片也因此有了新的含义。

对我来说,这些照片不仅仅是“在照片上撒点花瓣”这么简单。我会想象每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去感受内心深处与之发生的共鸣。在这个系列中,我用色彩明亮的花瓣来代表现实,来装饰老照片上的面孔。我们不认识这些人,但是看过这张照片的人,都会记住他们和花在一起的样子。

所以,我的创作理念是,通过摄影这一被公认“真实、可靠”的媒介,来为那些无名的人表达一种哀悼。

Julia Borissova

Julia Borissova

能讲一下你对拼贴这种艺术手法的理解吗?

茱莉亚·博里索娃:拼贴可以营造出多个层次的观看效果,这也是我的创作特色——让一张照片能被从各个层面解读。而哪些原材料可以被用在拼贴中,也是我在工作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我一直在尝试用一些自然元素和照片结合,如此照片就不再是一张纸片,拼贴让其本来记录的瞬间拥有了更长远的意义。

这些花朵,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吗?

茱莉亚·博里索娃:花朵和花瓣标志着现在,但与此同时它们又在非常强烈地象征着“虚无”。与这些花朵进行叠加的,是1920年代因为战争和时局不稳,不得不离开家的前苏联移民的生活照片。这些不是我的个人记忆,而是一个国家的集体记忆,照片是有一定历史背景的。

我想让观者能感受到一种略带感伤的情绪或者氛围,来打量照片中的面孔。同时将作品的意义聚焦在“脆弱”和““消失”这两个概念上。

Julia Borissova

是不是可以说,只是写实的摄影不能特别有力地表现某些主题?

茱莉亚·博里索娃:我到没有想过“单纯的摄影不足以表达某些主题”。对我来说创作技巧或者表达方式,都是为了主题服务。一般来说,我所做的创作都是基于虚构的理念。我用了多种媒材而不仅仅是照片本身,是为了同时呈现 “过去”与“现在”,向观者阐释关于时间的理念,所以我很喜欢在作品中保留那些难以言传的意义。

能说说你这些年都进行了哪些摄影实验吗?

茱莉亚·博里索娃:创作中我会尝试使用各种材料,不仅仅是花。

在之前拍摄的DOM系列中,我特地种了些植物作为拍摄元素。在俄语中,Dom是房子、家的意思。我当时想将“家”这个概念置入到戏剧化的背景中,来营造一种魔幻感。于是我拍摄了很多前苏联常见的“赫鲁晓夫楼”。在赫鲁晓夫时代,他引进了一种经济型集体住宅,而这种住宅就被普通人冠以他的名字。

在苏联,这种楼型的建设始于1959年,一直持续到1985年。到今天为止,在俄罗斯所有的住宅楼中,这种楼型占比依然能达到10%。但它们现在已经破败不堪,虽然没人喜欢这种房子,但还是有很多俄罗斯人住在里面。我想,我应该将它们留在作品里。于是我拍摄了很多这类房子的照片,然后将之置于我种的植物上,这些植物的脉络组成了画面的背景,像大火一样,给人无穷无尽之感。

在这么多年的创作中,我愈发沉迷于“超现实”的感觉,借由各种素材来创造幻觉。当你的目光穿透图片肤浅的表面,看到更深沉意义时,才真的会被它感动。

Julia Borissova

Julia Borissova

有哪些艺术家,是你非常喜欢的?

茱莉亚·博里索娃:我喜欢的艺术家有Tacita Dean,Yayoi Kusama,Annette Messager,Christian Boltanski,Kiki Smith,Anselm Kiefer,等等。还有很多艺术家鼓舞了我,当然对于艺术来说,创作应该是源自艺术家内心驱动的,而不是去注意别人在做什么。

Julia Borissova

Julia Borissova

本文首刊与摄影世界,图片来自网络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