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首个遗体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诞生,至今健康

澎湃新闻12-06 10:31 跟贴 1 条

澎湃新闻记者 贺梨萍

12月4日,英国著名临床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在线发表了一项史无前例的重磅研究:世界首个已故捐献者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顺利诞生,截至目前,该女婴已健康成长一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柳叶刀》论文

该项研究由巴西圣保罗大学(Universidade de São Paulo)医学院的Dani Ejzenberg博士领导完成,Ejzenberg也是此番发表论文的第一作者和通讯作者。“使用已故捐赠者可以极大地扩大这种治疗的可及性。” Ejzenberg表示,“自愿并承诺在自己死后捐献器官的人数已远远超过那些活着的捐赠者,这提供了更广泛的潜在捐赠者。”

巴西圣保罗大学医学院的研究团队在论文中指出,本研究结果为利用已故供者的移植治疗子宫不孕症提供了概念验证,为所有由于子宫问题导致不孕的妇女开辟了一条新的健康妊娠的道路,同时不需要活体供者或对活体供者进行手术。

研究团队和女婴

这项遗体子宫移植手术始于两年多之前。2016年9月,32岁的先天性子宫缺乏症妇女在巴西圣保罗大学das Clínicas医院进行了子宫移植手术。该名妇女具体病症为Mayer-Rokitansky-Kuster-Hauser ,即MRKH综合征,也叫苗勒管发育不全,是一类由苗勒管发育过程中变异而出现的先天性畸形,它导致子宫丧失、阴道上部发育不全。

在接受子宫移植之前,2016年4月,这名32岁的MRKH综合征妇女进行了一次体外受精,并冷冻保存了8个优质囊胚。彼时,该妇女已结婚5年。

捐赠者是一位因脑卒中逝世的45岁女性,生前顺产过3个孩子。

论文中描述,患者接受子宫移植术后恢复良好,在医院观察8天后出院。为防止移植后出现免疫排斥反应,患者在术后使用泼尼松龙(Prednisolone)和球蛋白(thymoglobulin)诱导免疫抑制,随后使用他克莫司(tacrolimus)和霉酚酸酯(MMF)。移植5个月之后,用硫唑嘌呤替代MMF。

患者术后第一次月经发生在子宫移植后37天,此后定期(26-32天)。术后7个月,医生将体外受精胚胎移植进患者子宫。论文中描述,子宫动脉、胎儿脐动脉、大脑中动脉多普勒超声未见血流速度波形异常,妊娠期间未见胎儿生长障碍。移植后或妊娠期患者未发生排斥反应。

2017年12月15日,也就是在孕周近36周(完整孕周一般为40周)时,患者接受了剖腹产手术,顺利分娩出一名为体重2550克的女婴。该女婴在快速评估新生儿心率的阿普伽新生儿评分(Apgar score)上表现优异,评分为1分钟9分,5分钟10分,10分钟10分。论文中提到,该婴儿在出生后健康发育,产后7个月(研究团队撰写论文时)一切正常。

女婴于2017年12月15日经剖腹产诞生,体重2550克。

另外,移植的子宫在患者接受剖腹产手术的同时被切除,随后也暂停了免疫抑制治疗。这在其他活体子宫移植案例中同样,移植子宫一般都是“暂时性”,生育完1到2名孩子后就会被重新摘除,降低移植后带来的风险。

实际上,整个子宫移植领域目前尚处于早期阶段。研究团队写道,据我们所知,这是世界上第一例已故捐赠者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

在此之前,全球仅有11 名妇女在接受活体捐献者子宫移植后拥有了自己的孩子。最早的子宫移植手术于2012年9月在瑞典哥德堡的萨尔格伦斯卡大学医院(Sahlgrenska University Hospita)成功完成。最早的移植子宫孕育婴儿于2014年在瑞典诞生,成为辅助生殖和器官移植领域的里程碑事件,也激励了世界各地的子宫移植中心和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除和活体子宫移植一样将面临免疫排斥风险之后,遗体子宫移植还面临着另一项风险:子宫在没有血液供应的情况下能存活多长时间?研究团队在论文中提到,此前没有通过死亡供者子宫活产的病例,这使人们对其可行性产生了怀疑,包括在长期缺血后子宫是否仍然存活。

此前的活体移植,子宫都来自在世的女性,通常是受者的家庭成员或朋友。但任何捐赠者都必须接受子宫切除术,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以前需要10到12个小时,现在需要4到6个小时),这同时伴随着很大的风险。除获取器官之外,根据血型和其他特征将其与受体匹配并完成手术,这一过程也还需要时间。来自活体供者的移植通常被安排在相邻的手术室进行。

研究团队在论文中描述,子宫缺血,也就是说停止供血,持续了近8个小时,几乎是活体供者移植的两倍。

研究团队表示,如果移植团队能够可靠地使用已故捐赠者的子宫,就可以扩大器官的可及性,并降低活体捐赠者在手术切除子宫时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其他研究团队也曾尝试利用已故捐赠者的子宫,但此前都没有成功。2011年,土耳其的研究人员从一名已故捐赠者那里进行了子宫移植,但最终没有成功怀孕。克利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生殖内分泌学家Rebecca Flyckt博士及其在克利夫兰诊所的同事也进行过两次来自已故捐赠者的移植手术。在第一个病例中,移植后因发生感染不得已将子宫从受者体内取出。至于第二个病例,Flyckt并没有透露太多,只能说受者情况良好。

Flyckt博士表示,“这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这证明了已故捐赠者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来源。”“对于整个子宫移植界来说,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分娩,”贝勒大学子宫移植外科医生Liza Johannesson博士表示,“这是一次里程碑式的诞生。”

原标题:《柳叶刀》:去年首个遗体子宫移植孕育的婴儿诞生,至今健康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