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来客|德国国防军之父缘何成为蒋介石崇拜的人?

网易历史12-06 09:41 跟贴 3180 条

编者按:他们来自泰西之地,不是救世主,亦非食人魔,在东方追寻飘渺的使命,却不经意间改变了中国历史。

往期回顾

西方来客|牛津汉学教授:孔子和拿破仑,谁更伟大?

西方来客|四朝大总统的洋顾问,对中国充满了误解

西方来客|清廷的常胜悍将,缘何成了太平天国洋兄弟

西方来客|一名白俄将军在中国的奇妙冒险

西方来客|甲午漩涡的"鬼子大人":百万白银救中国?

西方来客|李鸿章的洋幕僚,如何助中国虎口夺食?

西方来客|你所不解的PKU与THU,来自这个侵华先锋

作者|张大卫,网易历史专栏作者,工业时代陆战史研究者,曾著有《哈尔科夫1942》。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谢绝转载。

在抗战前的中德军事合作中,国民政府聘请了一批德国军事顾问来协助其建立现代化的军队。自从1928年起,德军退役军官鲍尔,克利伯尔和魏采尔先后担任了驻华军事顾问团团长的职务,然而德国军事顾问团团长地位在国民政府中最高者却是自1933年起担任这一职位的泽克特将军。他被蒋介石授予了“委员长委托人”和“总顾问”的头衔,不仅以德国总顾问的身份来处理德国顾问团的一系列事务,还能以委员长委托人的身份来代表蒋介石和各军政部门负责人谈话,下发文件,召开高级军事会议,视察各个军事部门。国民革命军的参谋本部,军政部等中央军事部门都必须向泽克特将军汇报工作情况——这一地位在当时的中央军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引发了不少军内元老的强烈不满,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主任朱培德一度专门去电请示蒋介石。蒋介石则回应称建军不易,需要有着极高学识,经验和品德才能主持,而泽克特将军正是一个这样的人,希望国军高层积极听他的指示配合他的工作。

泽克特的来华不仅收到了国民政府超乎规格的礼遇,更让一直积极准备全面侵华的日本极为恼火,日方认为泽克特赴华后将帮助国民政府训练军队用于对日战争,在各种场合向德方施加压力要求德方撤回泽克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泽克特是何许人也?为何泽克特受到了国民政府如此高的礼遇,又引起了日本方面的如此重视?他之前在德国有何事迹?又是怎样来到中国的?且看笔者为你道来。

同那一时期的大多数德国军官一样,泽克特出生在一个军人世家,他在三十岁时毕业于德军总参学院,在一系列部队指挥岗位和参谋岗位上轮流工作,并在一战爆发前升任中校。在一战爆发时,他担任德军第3军参谋长参加了1914年的西线运动战,并在这一战役中表现出色升为上校。泽克特在1915年初接过了新组建的德军第11集团军参谋长的职务,受命协助第11集团军司令马肯森将军前往东线挽救岌岌可危的东线局势——经过一冬的苦战,奥匈帝国在俄军的猛攻下濒临崩溃,俄军拿下了喀尔巴阡山上的一系列山口,即将由此冲进匈牙利平原,彻底打垮奥匈帝国。然而泽克特敏锐地发觉到此时俄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精心选择了俄军防线上的一个薄弱地段,在大量重炮的支援下发起了进攻,只花了十二天就彻底打垮了当面的俄军,将俄军驱离了德国边境和喀尔巴阡山脚,收复了原属奥匈帝国的加利西亚并拿下了俄属波兰的核心地区,一举逆转了整个东线的局势。泽克特因这一空前的战功获得了德意志第二帝国的最高荣誉——蓝色马克斯并升任少将。

泽克特和马肯森随后马不停蹄地带领第11集团军前往巴尔干前线,统一指挥当地的所有同盟国军队对塞尔维亚展开最终清算。在战役中,泽克特展示出了自己不仅仅具有卓绝的军事素养,同时兼具很强的外交技巧,在战役中很好的协调了德国,奥匈帝国,保加利亚三国军队的关系,只花了一个月不到就将塞尔维亚军队打的落花流水,并占领了塞尔维亚全境——作为对比,奥匈帝国在一战爆发的一年多以来被塞尔维亚军队打的损兵折将,一筹莫展。马肯森将军评价泽克特具有“超强的洞察力,判断果断迅捷却不失精准,作为参谋长和部队指挥官几乎全知全能”。

在经过一年多同奥匈军队在东线的合作后,德军第一军需总监,一战末期德军实际上的指挥者鲁登道夫将军决定派泽克特前去协助土耳其展开下一步的军属行动。泽克特也收到了土耳其陆军总参谋长的任务。在这一职位上,除去协调各个战线上土耳其军队及伴随他们的德军顾问外,泽克特承担的更多是政治上的任务——协调同土耳其内阁的关系,处理德土同盟的一系列问题。直到土耳其退出战争。正是在从土耳其返回德国的路上,泽克特收到了德国战败的消息。

然而,德国战败后泽克特并未能解甲归田,而是承担起了更为艰巨的任务。他受命组织将欧洲各地的德军撤回德国本土,随后带领德国军事代表团参加了凡尔赛和会。在协约国要求德国解散总参谋部后,泽克特接过了新任的部队局局长(即改头换面后存在的德军总参谋长)的职务,并在1920年升任魏玛国防军司令。摆在他面前的是异常艰巨的任务——如何在凡尔赛和约严苛的限制下重建德军。根据和约的规定,德国陆军的总规模不得超过十个师共计十万人,并且废除义务兵役制。士兵必须服役12年,而军官服役期更是达到了25年!德军各型装备的生产也受到了极为严苛的限制并且严禁拥有空军和坦克。

面对这一情况,泽克特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他活用了凡尔赛和约对德军规模的限制,认为一支小规模的职业化军队有利于现代化,若正规军与征召来的后备役军人相结合反倒折损其素质,,他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军队的内在价值将由于普遍义务兵役制度造成的军队数量庞大而受到损害”。按照泽克特的看法,一支理想的军队只需要有足够的兵力抵挡敌军在战争开始时的突袭即可,当战争打响后,这支军队最大的强项将是机动性而非数量,它将以机动力作为“力量倍增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对更大的敌军部队主动发起进攻,寻求一场决定性会战。“现代战略的目标将会是以高度机动的高素质部队在敌方大军展开行动前获得决定性成功”。

正基于这些考虑,泽克特制定了全套的新教范条令,例如《领导力和诸兵种合成战斗》。在这些条令中,泽克特力图将普鲁士-德国的经典战役思路同现代战争的状况加以有机结合,在《领导力和诸兵种合成战斗》一书便赫然写道“只有进攻才能消灭敌人,这正是指挥官和部队高素质的用武之地。从敌军一翼或两翼展开包抄及从敌军后方展开攻击特别有效,可以以此消灭敌军。所有的进攻命令都应当包含指挥官的决心,指挥官对胜利的追求必须传达给最基层的士兵”显然,这正是从腓特烈大帝再到老毛奇,到随后施利芬德军一贯的战役思路。

此时的十万人魏玛国防军则被泽克特视为日后重新武装扩军的基础,每一名官兵都将是未来军队“种子”,每一位士兵日后都以士官、士官以军官、军官以将官为目标训练,因此极为重视官兵的教育水准、操作现代武器、熟悉各种通信手段和战术能力并在军官中沿袭了之前德国陆军兵棋推演,参谋旅行的传统。面对凡尔赛和约对德军重武器的限制,泽克特则采取了展开德苏军事合作,在苏联生产测试坦克,在德国使用坦克模型进行训练等手段加以规避。正是由于泽克特的这一系列工作,他被称为“国防军之父”。日后在二次大战横扫欧洲的德军各种教范、精神和战术几乎都是在泽克特时代便已打下基础。在1940年西线战役取胜后,德军最高统帅部作战处长阿尔弗雷德·约德尔即称“今日的胜利我们必须归功于施利芬和泽克特”,美国军事历史学家高登·亚历山大·戈兰则称泽克特将魏玛国防军“从一个有着忿恨不满、士气沮丧的军官团、种类不同、缺乏协调的各种部队的集合体变成一支品质纯一、严格训练的部队,至少在质量上来看,欧洲无有匹敌者。

正是由于泽克特在一战中取得的赫赫战功和他战后在重建德国国防上所作出的瞩目贡献,蒋介石自然想聘请泽克特来协助他展开整军。1933年5月,在经过国民政府再三邀请后,泽克特以私人名义访华并同蒋介石展开了一系列会谈。随后泽克特草拟了整编国民革命军的建议书,并由德国大使陶德曼转交给蒋介石。陶德曼称“这份备忘录的内容十分吸引人,即使是外行也是如此。他充分展示了即使只逗留了很短的时间,泽克特将军对中国的军政局势便做出了精准的判断,他以准确的观察力详细提到了国民政府和德国顾问之前的一系列努力”。

在报告中,泽克特指出现行指挥机构的管理以及军官团在当时国军中的地位都需要进一步的改进,军队只能置于蒋介石一人的统帅下,以树立起最高权威。这番建议正中蒋介石下怀。

泽克特随后指出当时中国军队的数量太过于庞大,应当全力建立起一支数量少,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部队。泽克特建议通过建立起一支精锐的教导旅作为种子部队,优先装备进口武器进行整编,随后再逐步推行到全军、同时中国应当在欧洲大军工厂的帮助下建立起自己的国防工业。最后,泽克特建议增加在华德国军事顾问的数量,同时提高其工作效率,并进行必要的组织变动。

蒋介石被泽克特的这番建议所折服,在泽克特访华回国后写信给泽克特希望聘请来华担任顾问。除去这份建议书以外,蒋介石更多地看上了泽克特在德国军队中的巨大能量及重建德国军队时在德国政界和工业界积累的海量人脉,在他看来泽克特提出的整军方案能够从德国会的更多支持,引进更多的德国军火并进一步扩大同德国在军事,经济,政治上的联系。泽克特也十分清楚地感受到了蒋介石的诚意,在给他家人写信他得意地称自己在中国被当做了“军事上的孔夫子——一位充满智慧的导师”。

不过,由于日本政府向德国外交部抗议,当泽克特同德国外交部商讨赴华担任军事顾问伊始的具体事宜时,外交部长牛赖特认为这将影响德日关系,要求泽克特拒绝中方的这一聘请。泽克特因此婉拒了蒋介石的邀请并推荐了其他人选。然而蒋介石执意要求泽克特前往中国担任这一职务,并也通过外交途径向德国施压,称泽克特如果不能赴任将严重损害中德关系,并暗示法国人正在积极谋求获得中国军队总顾问的职务,如果泽克特无法上任中方将会聘请法国的贝当元帅,并且将军队中的德国顾问换成法国顾问,采购法国军械。面对这一巨大的政治经济影响,加之德国军方希望从中国获得急需的战略原料,同时借中国订单扩大德国军火生产规模从而对德国外交部施压,德国外交部只好同意让泽克特前往中国上任,但要求泽克特只做短期停留,不签正式合同。

泽克特于1934年4月4日正式抵达中国,如前所述,蒋介石给了他超乎规格的礼遇,而德国军方也全力支持他的工作,增派了一批德国军官赴华协助泽克特的工作。泽克特竭力让蒋介石相信德国军事顾问团如同中世纪的条顿骑士团一样忠诚,蒋介石可以通过他们将军令下达到各个下属部队。

泽克特拿出当年重建魏玛国防军的思路给国民党中央军制定了整编方案。他决定整编出6个师的种子部队作为和平时期的基干,按现代化的训练标准展开训练,随后再进一步扩编到18个师。但以陈诚为首的部分中国军官却指出应当立即整编出三十个现代化师。对这一方案泽克特认为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他向蒋介石力陈己见,甚至以辞职相威胁才让蒋介石得以同意。此外,他还积极为南京当局制定了发展国防工业的计划,详细列出了整编各师所需要的军火产量及一系列兵工厂的建设进度表。

泽克特在德国的墓碑

然而,泽克特此时已经年近70,他抵华不久后便病倒了,而且病情十分严重,以至于不得不停止了工作。1934年末,泽克特便以医嘱不宜高强度工作为由向蒋介石递交了辞呈,但蒋介石没有批准。第二年年初,由于日方不断向德国施加外交压力,德国外交部再次要求泽克特归国,泽克特又一次以养病为由向蒋介石请假回国,并将德国军事顾问团的总顾问职权转交给了法肯豪森,但直到1937年春天法肯豪森才正式接过了这一职务,此时泽克特已经去世近半年了。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