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式死局:从包围后金到被大清反包围

冷炮历史12-06 09:22 跟贴 729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明清战争的早期,明朝不但拥有资源上的巨大优势,还在战略层面执行过很有想法的操作。如果一切进展顺利,那么后金时代的满洲帝国就可能早早退出争霸舞台。然而,明朝的君臣们还是把所以设想都搞砸,将自己从包围者迅速转变为被包围者。

围剿计划1.0

李成梁死后 辽东无人可以阻挡努尔哈赤兴起

1615年,随着镇守辽东多年的李成梁病死,其在任内留下的巨大军事漏洞已无人能够填补。曾经的义子努尔哈赤,悍然袭击抚顺,并将城市里的人口与牲畜掠夺一空。

在回程的路上,他又击败了前来追击的明军,斩杀10000多人。消息传回北京,举国震动。随即,各路有识之士开始策划对努尔哈赤的围剿计划。

抚顺的人口与牲畜 极大丰富了努尔哈赤的资本

由于建州的所位置,正好夹在明属辽东、蒙古和朝鲜之间,非常容易受到以上三个方向的夹攻。明朝针对这点,制定了包围后金的1.0版本计划。从军事角度出发,这个计划并不难实现。

首先,努尔哈赤的部队只有5-6万比较可靠的老兵,其余都是新收编的部队,根本无力抵御来自三个方向的同步进攻。明军在满洲的南翼有着8万人的理论兵力,不远处的河北还驻扎着戚继光亲手训练的2万兵马。仅从纸面数据来看,明朝的胜利应该没有悬念。

围剿后金的战略计划1.0版本

其次,满洲南部的女真人有着相对很高的汉化程度,已经普遍习惯于筑城定居。他们遵循先辈的传统,居住在名为“乌孙克”的城寨中。所以,比长期困扰明朝人的蒙古部落来说,是更容易捕捉的对象。而且因为这类城寨的规模有限,防御力不强,比较容易将其攻克。

此外,南面的朝鲜与西面的海西女真,都是明朝可以征用的辅助力量。前者一直与女真人有边境领地摩擦,既有向北开疆的事迹,也有被女真掳掠人口的耻辱。当专门对付女真部落的精锐骑兵,在几十年前被日军歼灭后,朝鲜就拿不出足够的资源进行重建。明朝突然抛来的橄榄枝,就成为了朝鲜稳定北方边境的重大利好消息。

朝鲜对抗女真的骑兵力量早就被日军消灭

至于西侧的海西女真,更是建州卫的宿敌。作为慈溪太后祖先的他们,上层源自科尔沁的蒙古,有着优良的骑兵传统。在明朝的计划中,海西女真的骑兵也将一起参与对建州的长途奔袭。明军甚至派出了500火枪手去协防海西人的城市,并帮助他们建立了更坚固的石头城墙。

以上这些措施,落实到操作层面就成为了著名的萨尔浒之战。明朝、海西女真和朝鲜的军队,在理论上多达10万,以四面包围的态势压向建州。

萨尔浒战役初期 明军的确攻克过女真的城寨

起初,联军进展也非常顺利,让部分明军还有闲情逸致去搜集普通女真村民的人头邀功。但随着努尔哈赤的内线集中兵力战术,兵力分散的联军很快就功亏一篑。围剿后金的1.0计划便宣告破产。

战后,明军和朝鲜都选择转入战略防守。努尔哈赤则抓住这个窗口时间,兼并了全部海西部落。明朝不得不重新寻找帮手,完成对满洲势力的包围网。这次他们居然选择了曾经的死敌--黄金家族。

海西女真被兼并后 成为了后金的主要骑兵来源

围剿计划2.0

围剿后金的战略计划2.0版本

蒙古帝国崩溃后,留在北亚的蒙古人可以大致分为东、西两个部分。东蒙古依旧严格尊奉黄金家族,使其在理论上继续宣称有全体蒙古人的宗主权。西蒙古则将目光放在西部。他们通过与哈萨克人的交战,保留着更强的实力和完整的汗国体系,因此经常无视黄金家族的宗主权。

为稳固蒙古各部的宗主权,更是也为了眼前的经济利益,一些黄金家族成员选择暂时臣服明朝。他们希望能够利用明朝的雄厚人力资源,压制桀骜不驯的地方部落首领,使北亚形成明朝皇帝-草原可汗-各部首领之间的全新封建秩序。

察哈尔的林丹汗成为了明朝的拉拢和利用对象

借助这种心态,明朝方面制定了围剿计划的2.0版本。他们希望让察哈尔和喀尔喀的蒙古骑兵,去不断骚扰满洲的西部边界。同时,又要号召后金控制区内的汉人起来造反。甚至还派出了善于搞敌后活动的毛文龙,以沿海岛屿为基地,以朝鲜半岛为大后方,进一步分散后金军队的注意力。如此三管齐下,对方就算没有土崩瓦解,也会因内外交困而无暇攻击明朝。

但明朝却非常不信任自己所需要的藩属。在面对察哈尔的林丹汗时,明朝每年只愿意提供4000两白银。这点钱别说让林丹汗武装部队去进攻满洲,连摆平麾下的各部落酋长都做不到。焦虑的林丹不得不率领部众前来武装讨帐,迫使明朝将佣金提高到每年8万两白银。同时,林丹汗还让使明朝同意供应左翼蒙古部落的钱粮和军饷。这样,明朝每年就需要给察哈尔和他的藩属们总计100多万两白银,占当时辽饷开支的10%-20%。

财政窘迫的林丹汗 只能组建少量精锐部队

结果,明朝反而加深了对黄金家族的不信任,拒绝给予佣金外的其他支持。而且在形式上,明朝也耍了林丹汗一把。他们把所有的佣金都是直接交给了各地方部落,等于架空了林丹汗的实际权力。

最终,后金方面就顺利地对林丹汗的封臣们进行分化瓦解。渐渐失去藩属支持的林丹汗,不得不举部西迁躲避八旗的兵峰。不理解自己失误的明朝,又借机撤除对左翼蒙古的支援,断绝了双方的贸易和雇佣关系。此举彻底激怒了林丹汗,让他拒绝在危难关头出兵帮助明军作战。

皇太极开始对境内汉人实行较为宽松的政策

接着,后金自己也逐渐适应了毛文龙的游记战术,开始组织起针对性的防御。新继位的皇太极还改变了父亲的强制同化政策,下令满人和汉人必须分居。同时提高汉人农奴待遇,并为努尔哈赤的行为道歉。

此后,明朝在辽东敌后建立的皮岛基地,就很难在后金境内获得支持,突袭女真城寨的难度日渐增大。向崇祯夸下五年平辽海口的袁崇焕,发现维持东江镇的成本越来越跟不上他们取得的战果,便动了裁撤的心思。加上各种蛛丝马迹显示,毛文龙已经打算自成一系,便及时将其捕杀。

毛文龙被杀 是明朝自己消除了皇太极的一个隐患

毛文龙死后,袁崇焕主张强化辽东前线的堡垒群和兵力配置。为了满足他的财政需求,明朝直接放弃了2.0版本的围剿计划。已经改换国号的满清,则借着这个天赐良机,一举南下征服朝鲜,逼迫朝鲜国王称臣纳贡。明朝用于牵制满洲后方的一个重要方向,便被轻易拔除。

但失败的2.0计划,并未立刻烟消云散。明朝主动网罗起战略同盟,又不负责任的亲手拆毁。换来的必然是自己一边的首先遭殃。

清军趁机南下 重创了实力不足的朝鲜

已经西迁的察哈尔人,开始攻打不服自己的本地蒙古部落。这些部落打不过察哈尔骑兵,就去明朝的边境打秋风度日。明军不得不分兵防守长城沿线,调走了很多辽东前线的机动部队。

朝中的有识之士们,向崇祯建议不要两头开战,应当恢复给察哈尔的佣金。同时想办法恢复与朝鲜人的联系,重新组织第三次战略合围。

辽东的局势让明军无力分兵支援西北

围剿计划3.0

由于明朝的拆台 已经有不少蒙古人选择加入满清一边

面对非常合理的建议,崇祯一开始是拒绝的。直到他发现西北边境的明军实在打不过蒙古人后,才决定派王象乾去谈判。林丹汗也借机提出了要明朝重新履行封君义务的要求:

1明朝恢复察哈尔的佣金,每年在规定时间内给林丹汗八万一千两白银。

2 明朝没有派兵支援林丹汗,导致察哈尔西迁,所以必须对此作出补偿。所有察哈尔的藩属补给、马匹、装备都由明朝方面出资提供。

3 双方重新开放贸易。

这些条款对正在大量支出辽饷的明朝而言,无疑是个巨大的经济负担。崇祯为此还要专门咨询,这笔钱是否花的值得。

在围攻明军城池的清军部队

但大臣们还是认为,察哈尔和明国有着共同的敌人。林丹希望借助明国的金银稳固他的藩属,实现他整合草原的野心。但明朝也需要利用蒙古骑兵去袭扰清军的侧翼,达到缓解辽东前线压力的目的。现在的明军主力都汇聚辽东前线,内地兵力则被各路反贼牵制。常年欠饷的西北军根本无力对抗林丹。与其多花一笔不必要的军费,还不如用它收买林丹汗,对付双方共同的敌人。

于是在1628-1630年之间,明朝先后给了林丹汗106.1万两白银,却又在无意中又打击了林丹汗。那些资金原本是分别交给喀尔喀、土默特和鄂尔多斯等蒙古部族。明朝现在却选择直接将款项拨给林丹汗的察哈尔部落。结果,分配方式的前后不一,让涣散的蒙古人都开始记恨林丹汗。整个东蒙古的颓势便无可挽回。到1632年,皇太极再次西征击败了林丹汗,使其逃亡河套地区。察哈尔的大部分人口都开始成为清朝属民。

明朝的自乱阵脚 给了清军两次南下朝鲜的时间

两年后,皇太极又第二次攻打朝鲜。日益壮大的八旗军所向披靡,短短12天便攻到朝鲜首都汉城附近。朝鲜国王不得不逃到南汉山城,并于第二年投降。这次,朝鲜不仅彻底服软,还宣布改奉清朝为宗主国,抛弃了对明朝的所有义务。这也标志着明朝三次战略合围计划的彻底失败。

此外,明军在战争中不仅要面对建州女真的步兵威胁,还要提防海西与蒙古骑兵的包抄,以及朝鲜火枪手的射击。

朝鲜军队从此成为了清军的仆从部队

封君失格与藩属弃义

明朝的优秀操作 让自己成为了被包围者

平心而论,明朝的计划并不是没有可能实现的。无论是早期的后金,还是后来的大清,都在整体资源方面远远不如明朝本身。八旗制度在很大程度上将资源与权力做了集中,反过来也不利于同时应对各方向上的重大威胁。

然而,相比满洲来说,明朝对属于自己一边的藩属却更不放心。出生于草根的朱元璋,虽然宣称自己是蒙元继承人,并封了很多子孙为藩王。但明朝的主流排外意识,让士大夫阶层在政权内部迅速壮大。第二代君王建文帝,就已经开始执行大刀阔斧的削藩改革。显示出两宋以来,日益狭隘化的儒家,已经很难从规模上控制住。

明朝的外交能力低下 从朱元璋时代就打下了基调

等到朱棣上位,几代帝王开始有条不紊的削藩,士大夫理想中的垂直化扁平社会基础也就日以稳固。明英宗时对西南土司的改土归流与军人集团在土木堡的集体仆卦,进一步加速了这个进程。

在这样的整体氛围中,明朝朝廷本能的不再允许存在多级社会。对于自己鞭长莫及的远方,可以继续以朝贡之礼与贸易封锁来进行处理。对于自己触手可及的近地,则要努力用流官和郡县化改革来加以格式化。对于具有黄金家族血统的蒙古,则更是定位于终身对手。反过来,蒙古人即便是暂时对明朝称臣,也不过是基于利益的权宜之计。

文官士大夫们一直在帮皇帝建立扁平化社会

从嘉靖时代起,明朝皇帝不仅失去了起码的国际战略眼光。更是对封君和封臣之间的义务,表现的一无所知。所以,崇祯不仅对满洲没有和谈的强烈想法,也对可以帮助自己的蒙古是极不配合。既不想花钱帮助朝鲜提升战力,也不愿意看到毛文龙在化外之地割据。

类似的情绪,甚至还让士大夫们出面阻挠徐光启招募来的葡萄牙炮兵为明军作战。也让崇祯在李自成东征时,不愿意暂时屈从后者要求,将之封王合法化。期间,当远在河南的唐王朱聿键起兵勤王,还被崇祯亲自下令废为庶人囚禁。这些事情表面上看都有千差万别的理由,但本质上都是要求自己对权力的绝对控制。皇帝与士大夫们看似在斗智斗勇,其实维护的是同一盘大棋。

作为宗室的唐王朱聿键 连带兵勤王的资格都没有

最终,明朝人不仅葬送了自己可以建立起来的战略包围体系。还通过自己的拆台,帮助满清成功控制了更多地方。当自己从包围者变成了被包围者,失败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作者: 忠君爱国吴三桂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