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营德军如何硬扛英国海陆空数千之众?

subtitle 二战新军史12-05 13:14 跟贴 114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1941年2月14日,情人节,隆美尔将军所率领的德意志非洲军团第一批先遣部队抵达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港(Tripoli),以帮助意大利人扭转北非的不利战事。十天之后,德军装甲侦察部队与英军前锋发生遭遇战,击毁英国3辆装甲车和1辆卡车,俘虏1辆卡车,自身无一伤亡,这次小规模的交火行动向北非的英军传达了一个信息:德国人来了,他们和一触即溃的意大利人完全是两码事。

未等主力部队到达,老谋深算的隆美尔即命令手头的第5轻装师猛冲猛打,目的是沿海岸线将英军逐出整个利比亚。4月初,非洲军团的装甲部队主力还在那不勒斯港(Naples)等待装船,但“沙漠之狐”已基本上逆转了利比亚的战局:德意联军收复了除托布鲁克之外的整个昔兰尼加,其麾下两支快速战斗群正迅速向埃及边境线挺进,第一支部队是第15摩托车营,由古斯塔夫-格奥尔格·克纳贝中校(Gustav-Georg Knabe)负责指挥,该营配有一个连的88毫米炮(4门)提供火力支援,第二支是冯·韦希马尔男爵(Baron von Wechmar)指挥的第3侦察营。

1941年4-5月之间,德意志非洲军团的一支装甲侦察队在广袤的北非戈壁展开行动,扬起一片灰尘。德国人的到来迅速改变了北非战场的力量对比,交战双方不得不陷入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之中。

古斯塔夫-格奥尔格·克纳贝(1897.7.8-1972.12.13),1941年6月1日因指挥克纳贝突击队在闯入埃及的卡姆佐-苏勒姆之战中的卓越表现获得骑士十字勋章,1941年11月29-12月1日曾短暂担任第21装甲师代理师长,最终军衔为少将。

第15摩托车营下辖3个武装摩托车连,总共拥有198辆重型摩托和75辆汽车、卡车。1941年4月5日,该营630人与全部装备在的黎波里港下船登上非洲大陆。他们刚一走下“阿利坎特”号运输船(Alicante),就被告知原定长达数周的休假已被取消。克纳贝中校接过隆美尔的手令,上面只有简短的一行字:“立即行动,目标卡普佐要塞(Fort Capuzzo)!”

利比亚和埃及沿海地图,可见卡普佐要塞与苏勒姆位于两国边境线两侧。

士气高昂的摩托车兵们立即出发,这支小小的战斗群一头扎进浩瀚的沙海,在松软地面上艰难跋涉,尽管尘土漫天亦难挡其夺下卡普佐的坚定意志。带跨斗的BMW摩托是该营的主要装备,每辆摩托车的标配是搭载一个3人战斗小组,1挺MG34机枪和3支步枪、数箱子弹、几个背包、几桶水和汽油,这一切人与物都要忍受北非烈日下超过50摄氏度的高温。行军过程中,只有漫天黄沙陪伴他们前进,视线之内除了戈壁滩中的奇形硕石便是扎人的骆驼刺。这支前插部队每行进10千米左右就要停下休息一次,以让车辆发动机适当降温冷却。一旦停车,成千上万的非洲苍蝇和蚊子立即飞上前来“围攻”这些摩托兵,这简直是比英国佬还烦人的“敌人”。经过长途跋涉之后,第15摩托车营于4月11日夜幕降临之前抵近卡普佐要塞,克纳贝中校决定在要塞以西50千米处安营扎寨,并让带电台的侦察小队趁着夜幕掩护前往要塞周边刺探虚实。

1941年4月中旬,随军记者拍摄的克纳贝突击队全副武装、沿着沙漠边缘的道路向卡普佐-苏勒姆一线穿插挺进,图中出现的跨斗摩托全部是BMW R12。为适应北非地区长途奔袭作战的需要,每辆摩托车上都搭载有不少补给品。

卡普佐要塞外围的英军罗斯-罗伊斯装甲车,这本是一座意大利要塞,1940年12月英军发动反攻击溃意大利军后将其占领。

4月12日上午,第15摩托车营的纵队向东方疾驶而去,不久之后沙漠中的堡垒卡普佐映入非洲军团士兵的眼帘,其侧影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德国人突然现身利比亚-埃及边境让英军大吃一惊,不明虚实的他们第一反应是以最快速度往埃及撤退。这座原本由意大利人建立的据点现在已是一片狼藉,伫立其中的军官宿舍与士兵营房依然宽阔,只是人去屋空,它最初的意大利主人大多数此时正在东非的英国战俘营中思考人生。德军一鼓作气冲入要塞,摆在克纳贝中校眼前的是大批遗留的英国物资,不仅有整齐码放的被服和弹药,冰箱里还堆满菠萝、威士忌和烤火腿——这些可口的美食足以让摩托车兵们驱走一路疲劳。克纳贝当晚在作战报告上写道:“4月12日中午12点10分,我军正式占领英军要塞卡普佐。要塞占据险要地势,四周皆是荒芜戈壁。此时利比亚境内的英军除托布鲁克外再无其他大型据点。胜利归功于德国战士们的坚定意志与完美技战术。”

12日傍晚,隆美尔的第二道命令下达,为了防止英军在撤退途中构筑坚固阵地,并为德军合围托布鲁克创造更好的牵制条件,第15摩托车营第二天需要继续进军,攻占埃及境内的英军据点苏勒姆(Sollum),彻底搅乱英国人的方寸。对苏勒姆的进攻将由第3侦察营和第15摩托车营联合执行,并且得到一些配属部队的加强,包括第33反坦克营下属的由莫德中尉(Moder)指挥的3辆装甲侦察车与1辆装甲通信车,以及第4防空连的2门20毫米机关炮,这支混编的突击队由克纳贝中校统一指挥。

4月13日恰好是欧洲宗教节日复活节,天刚见亮,克纳贝突击队的上空就飞来一队战机。一些刚醒来的士兵误以为是德军侦察机,他们甚至向天空大喊:“复活节快乐!”不过此时的北非天空不属于德国人,来者是英国战斗机。英机的一番扫射击毁3辆摩托车,车组成员也非死即伤,直到旁边的88毫米炮发出怒吼才将它们驱回埃及境内。这段插曲过后突击队开始迅速行动,莫德中尉率领他的装甲侦察排一马当先,他在抵达埃及边境时向克纳贝报告:“多处边境哨所均空无一人,也未设置路障,只有苏勒姆城与其南部高地还在英军手中”。

英国北非沙漠空军装备的P-40战斗机,北非战役中英军在空中力量方面一直占有优势,让德国非洲军团叫苦不堪。

非洲军团的装甲侦察部队,他们机动灵活,神出鬼没,在沙漠作战中经常作为一把利刃撕裂英军的防线。

克纳贝突击队于13日下午1时25分跨过埃及边境,他们是踏上法老领土的第一支德国军队。突袭苏勒姆被证明是一个正确选择,虽然英军占有数量上的绝对优势,但德国人的突然出现使得他们方寸大乱,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第15摩托车营第2连沿卡普佐-苏勒姆公路从南面包抄,途中与英军增援部队相遇,他们以迅猛的突击将这支英军截为两段,然后分别击溃。第15摩托车营第1连则直接进攻苏勒姆城,88毫米炮连作为直接的“精确打击力量”支援该连的行动,它们在苏勒姆西北角设好射击阵地,紧密监控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战斗并未持续太久,慌乱的英军主力很快弃城而逃,接下来德军摩托车兵对诸条街巷进行扫荡,并占领城外靠近海岸边的高地。当天下午3点45分,克纳贝中校通过无线电向非洲军团总部报告:“我部已于下午3点15分占领苏勒姆。”此时距离第15摩托车营接受这项任务还不到1天时间。

非洲军团的88毫米炮在8吨半履带车的牵引下进入射击阵地,第15摩托车营配属的4门88炮在夺取苏勒姆和接下来的防御战中都大显神威。

出于多方面因素考虑,克纳贝突击队于当晚奉命停止前进,掘壕据守。首先德军燃料所剩不多,不足以支撑进一步的进攻行动;其次埃及英军实力雄厚,孤军深入无疑是自寻死路;最重要的一点是死守卡普佐-苏勒姆这一线阵地将会把英国援军吸引和阻挡于此,为隆美尔第一次围攻托布鲁克争取宝贵的时间。

4月13日傍晚德军派出的侦察哨反馈,英军装甲侦察车已在要塞附近出现,其后有坦克与炮兵部队。一个晚上,苏勒姆城外就集结起大量英军,包括25辆坦克和大批装甲车,步兵数量超过一个营,除地面炮兵火力之外还能得到沿海的海军炮火抵近支援。反观克纳贝突击队,数日行军作战使得人员与摩托损失都已达到30%,重武器唯有4门88毫米炮作为救命稻草,非洲军团的空军和坦克部队还远在数百公里之外,显而易见防御形势极其严峻。

1941年北非战场集结中的英军装甲部队,近景处是2辆十字军巡洋坦克。

掘壕据守的非洲军团士兵,他们在空旷的沙漠地形中构筑了一个机枪阵地,严阵以待的MG34处于重机枪状态。

4月14日,仅在德军夺取苏勒姆一天后,该城遭到猛烈的炮火打击。陆地方向的英军炮兵大概有一个营,海上的火力来自英国地中海舰队驱逐舰与巡洋舰的抵近舰炮增援。不但炮兵打击持续不断,掌握制空权的英国皇家空军也趁机赶来以助声势。经过一天的狂轰滥炸之后,英军在4月15日中午12时35分发动重夺苏勒姆的攻势,他们精心筛选出一支装甲突击纵队,力图先夺取城外的几座高地。德军官兵依托防御地形消耗英军,4门88炮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接连在远距离取得战果——薄皮的英国巡洋坦克在88毫米炮弹面前如纸糊的玩具一般,拥有78毫米前装甲的玛蒂尔达步兵坦克依旧如切黄油一样被轻易贯穿。战至下午,英军损耗严重,首次反击企图被挫败。

4月16日的白天相安无事,入夜过后,经过约1小时的陆海联合炮火准备,英军再次扑向苏勒姆。此次夜袭采用步兵为主,不但人数众多,而且动用了喀尔廓雇佣军,这帮凶悍的尼泊尔人配备锋利的弯刀,准备同德国人展开近身肉搏战。可这次英国人的如意算盘依旧落空,没有占到半点便宜,他们惊叹眼前严阵以待的德军火力精准,而且每个阵地的守卫者都具有视死如归的勇气和气势,死战不退。眼看夜袭无果,英军无赖之下又只得撤回远方休整,克纳贝突击队仍是苏勒姆的主人。第二天一早德军清点战场,发现仅一处反坦克炮兵阵地前就留下了18具喀尔廓人的尸体。英军明白眼前的这股德军人数不多但是块难啃的骨头,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都未再敢轻举妄动。

1941年4月的卡普佐与苏勒姆之战,来自第15摩托车营的官兵不但是进入埃及的第一支德国军队,而且在持续十几天的行军、进攻和防御战中表现可圈可点。他们的英勇表现为德军在北非的下一步行动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非洲军团赢得了最初的声誉。突击队指挥官克纳贝中校因为在卡普佐与苏勒姆作战期间的杰出表现,于1941年6月1日获得骑士十字勋章。

随着德军第5轻装师试图迅速拿下托布鲁克的尝试失败,隆美尔明白在自身实力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前,他还无法攻克这座重兵防守的坚固要塞。4月25日,德军由苏勒姆前出至海尔法牙关(Halfaya),在沿线布下铁丝网和雷区。之后英军发起反攻,利比亚-埃及边境的这几处据点接下来数度易手,反复被非洲军团和英军夺取和放弃。北非战役注定是一场旷日持久、比拼资源的拉锯战,这场残酷的争夺将一直持续到1943年。

非洲军团官兵查看被击毁的英军玛蒂尔达步兵坦克,这种坦克的正面装甲可以抵御德军小口径反坦克炮,但面对88毫米高射炮的平射则完全毫无抵抗力。在坚守苏勒姆的战斗中,克纳贝突击队配属的4门88炮对进攻的英军坦克造成了毁灭性的杀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