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折翼:唐朝祥瑞文化令人眼界大开!

subtitle 祥说近代史*12-05 12:11 跟贴 1 条

唐人之所以对珍禽异兽有着强烈的需求,除了宗教因素外,还因为这些异兽蕴含着丰富的政治含义,能在精神层面上满足其需求。在儒家“天人感应”思想的深刻影响下,很多奇禽异兽都被视为祥瑞。

祥瑞,或称“福瑞”、“符瑞”,象征着国泰民安、吉祥如意,常指表达天意、于人有益的自然现象和动植物。祥瑞的引进被看作上天对皇帝德政的赞许与表彰,可以宣扬君权神授,粉饰太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自先秦时代,“四灵”就被视为祥瑞,行军时,皆“前朱鸟而后玄武,左青龙而右白虎”。唐代的军容、仪卫、车舆、衣饰都继承了这一传统,设有凤旗队、飞麟队、鸾旗队、玄武队、犀牛队、龙马队等,旗帜、舆服皆“左青龙右白虎”。

唐人喜好祥瑞,分其为大瑞、上瑞、中瑞、下瑞等四个等级,“大瑞谓景星、庆云、黄星真人、河精、麟、凤、鸾、比翼鸟、同心鸟、永乐鸟、富贵、吉利、神龟、龙、驺虞、白泽、神马、龙马、泽马、白马赤髦、白马朱鬃之类……白象、一角兽、天鹿、鳖封、酋耳、豹犬、露犬、明珠、玉英、山称万岁、庆山、山车、象车……河水清、江河水五色、海水不扬波之类,皆为大瑞”。

《唐会要》载:凡见麟、凤、龟、龙等,“依图书大瑞者,即随表奏”。每逢冬至祭祀天帝之时,祭坛后均雕饰着“龙、麟、朱鸟、驺虞、玄武、鳞、羽、裸、毛、介、水墉、坊、邮表畷、於菟猫”等祥瑞之物的造型。

在唐人看来,大象、狮子为祥瑞。大象,“既有威灵,又弭灾患”。秦汉至唐代以来,帝王神道石刻和陵墓中,常有“石麒麟,石避邪、石象、石马”之类,用以辟邪。中宗末年,玄宗宅外,池水外溢,浸透一顷余,中宗得知后,前往参观,“结彩为楼船,令巨象踏之”。

在唐代,人们也用马和象来牵引帝车,用作宫廷仪卫,飞龙厩每日用八匹马陈列宫门之外,号“南衙立仗马”,并配之以象车。神功元年(697),武则天铸成造九州铜鼎,下诏宰相及诸王亲帅宿卫兵万余人,“并仗内大牛、白象,共曳之”。长安二年(702),招福寺内出现金铜像,睿宗前去观赏。其时,“彩乘象舆,羽卫四合”。

狮子为守护神,常出现于佛寺、道观,道教胜地昆仑山之上,有青龙、白虎,狮子辟邪,大鹿焦羊等神兽。聚窟洲,多神仙、灵官宫,“狮子、辟邪、凿齿、天鹿、长牙、铜头、铁额之兽”。唐代药物学家陈藏器云,燃烧狮子粪可“去鬼气”。

狮子是众兽之王,可降伏百兽,所到之处,“鸡犬皆伏,无鸣吠”。玄宗时,以画兽类著称的画师韦无忝,作狮子图,“百兽见之皆惧”。长寿三年(694),武则天铸造八棱铜柱,“铜龙负载,狮子、麒麟围绕”。

唐人喜欢将狮子绣于衣服上,尤其是武将的官服上,表示他们像狮子一样勇猛。延载元年(694),武则天诏:“左右监门卫饰以对狮子”。唐人还将宠物命名为“狮子”,唐太宗有宝马,名“狮子骢”。杜甫诗“昔日太宗拳毛驹,近时郭家狮子花”,以“拳毛驹”、“狮子花”代指名马。天宝九载(750),玄宗赐安禄山“小狮子、白象各二”。

在唐代,鹤、鹦鹉为祥瑞之鸟。鹤形态优美,善鸣善舞,给人以清逸高远之感,所谓“鹤鸣九皋,声闻于天”。黄帝、师旷以来,就有鹤舞的传统,晋羊枯养鹤,“教舞以娱宾客”。据研究者分析,鹤舞的动作应包括:抬头、弯腰、行走、屈背、鞠躬、跳跃、跑步、振翅、衔物、扔草或小树枝等。

唐代前期,世人对鹤的描写仍集中于对其舞蹈、鸣叫两方面。陈子昂有诗云:“低昂玄鹤舞,断续彩云生。”唐太宗《喜雪》:“蕊间飞禁苑,鹤处舞伊川。”李白诗:“背风振六翮,对舞临山阁。顾我如有情,长鸣似相托。”在唐人的观念中,“鹤是皇室希求国家祥瑞、自身长寿的象征”,玄鹤、白鹤是太平盛世的征兆。唐制:“元鹤为上瑞”。天宝十五载(756),肃宗即位,有祥云出现,“白鹤飞舞”于肃宗所居殿宇外,盘旋二十余匝而去,被视为肃宗即位的嘉兆。

唐人以为,鹦鹉能通梦、感神,预知未来。武则天曾让猫与鹦鹉在一个器皿中饮食,让百官观看。她本想以此展示自己统治下政通人和的景象,没想到饥饿的猫“逐咬鹦鹉以餐之”。因“鹉”与武谐音,武是国姓,鹦鹉被猫吃了这一现象被武则天视为是不祥之兆。

圣历元年(698),武则天梦到一只鹦鹉,两翼俱折。狄仁杰为其解梦:鹦鹉代表武后,儿子相王、庐陵王为其羽翼,若能起用相王、庐陵王,“则两翼振矣”。之后,契丹叛乱,围困幽州,武则天以庐陵王为元帅进行讨伐,契丹听说太子出征,纷纷“自退散”。武则天因此感悟,密诏庐陵王入宫,后立他为太子。“鹦鹉折翼”之梦成了唐皇朝立嗣的缘起。

在唐人观念中,很多虫鱼、龟鳖也具有祥瑞意义。喜好祥瑞的唐人以为几,见嬉子必有喜乐之事。蟢子,“小蜘蛛,长脚也,俗呼为蟢子”。权德舆《玉台体十二首》之十一描述思妇于入睡之际,见到蟢子飞舞,便认为远行的丈夫即将回家,欣喜地精心打扮起来,“双眉灯下扫,不待镜台前”。大历年间,郑絪被拜为丞相,见“蟢子满室,悬丝去地一二尺”。

唐人认为,养龟可延年益寿,“知龟鹤之遐寿,故效其道引以增寿”。武则天时,成王李千里喜欢饲养龟、鳖。玄宗时,有道士进献了一只金色龟。玄宗对此龟敬若神明,后“置之枕笥之中,辟巨蛇之毒”。

在佛、道二教思想的影响下,大象、狮子、鹤、鹦鹉等动物都被唐人赋予祥和、神圣、吉祥、圆满、平安等寓意。唐人墓葬壁画中,常出现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凤凰、孔雀、鹦鹉、云鹤以及十二生肖佣鸟兽图像,作为引导墓室主人灵魂升入永生世界的媒介,它们也是天界或仙境的象征。

这反映出在唐人的丧葬意识和灵魂观念中,动物是不可或缺之物。这些动物图案的存在,不仅起到装饰作用,也传承着避凶就吉的风习,体现出唐人趋利避害的心理需求。

运营/默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